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47章 你不是死了吗?
    面部的肌肉因为过分愤怒而不停地抽动,方慕忍了又忍,最后忍无可忍。

    也不管电梯已经到达顶层,且打开了门,外面的宾客还能将电梯里发生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方慕骂了声,“方俞生,老子要弄死你!”便提着拳头,对着他的脸,一拳拳地砸下去。

    方俞生也不再由着他打。

    他也不是出气筒。

    方俞生开始反击,尽管被揍了许多下,尽管右手再次被方慕打伤,枪伤被撕开又火辣辣的疼,但方俞生还是跟方慕扭打了起来。

    这一仗,迟来了十五年。

    上一次打架,是因为那一双眼睛。

    这一次,却是因为一个女人。

    两个人在电梯里疯狂的扭打,出手没有章法,完全是凭心而为。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他们彼此衣裳凌乱,脸颊又肿又红,方俞生的鼻头被方慕一拳打塌,方俞生则将方慕的牙齿打掉了三颗。

    血溅到电梯里,电梯厢都在摇晃。

    所有嘉宾都站在大厅里,垫着脚张望这一幕。现场寂静的很,鸦雀无声,谁都不敢出声。

    偌大的会场,竟然都能听到那两个人的骂咧声和打架的动静。

    方慕骂方俞生——

    “老子早想弄死你了!今天不打死你,老子不叫方慕。”

    方俞生则骂方慕——

    “你个婊子生的货,一辈子坏事做尽,活该妻离子散!”

    方慕又骂——

    “我操你妈!”

    方俞生回一句——

    “你妈万人操!”

    所有人:“…”

    方平均见两人越骂越不像话,操起身旁一个老者的手杖,走过去就往他们兄弟俩腰上,一人打了几棍子。“都给老子闭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方平均几棍子打下去,那两个人愣了愣,随即瞬间清醒过来。

    两个人迅速分开,都扶着电梯墙壁站起来。

    理了理不成形的衣服,两个人鼻青脸肿的冲方平均喊了声小叔,就不再吭声了。

    方平均沉着脸看看方慕,又看看方俞生。

    “方慕,你这几年的副总真是白做了,就你这蠢行为,还想接管方氏!你也别做什么方氏企业的老总了,改作猪氏企业得了,长鼻子大耳朵长尾巴的那个猪!”

    方慕脸色很难看,却没有反驳方平均。

    怼完了方慕,方平均又开始堆方俞生,这次脸色就更难看了。

    “你也是,三十出头才结婚,大龄晚青年一个,班不上事不做,成天呆在你那破楼里当小姐。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婚礼现场也能打起来。你这么能耐,你咋不上天?”

    方平均对方俞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他是莉莎的儿子,但这个儿子,太丢莉莎的脸了。

    被指责是大龄晚青年的方俞生,听到这话,大气不敢出。

    见两个侄儿都缩起脑袋当起孙子来,方平均还是气不过,他拿着手杖在方慕和方俞生的脑袋前面,比来比去,最后,他冷嘲热讽憋出一句,“方平绝果然是年轻时坏事做多了,老天爷才派了你们两个蠢货来折煞他!”

    方俞生跟方慕依旧是不吭声,完全是一副任骂任打的样。

    方平均还能说出更过分的话,徐萍菲怕她越说越丢脸,便赶紧朝柳玉递脸色。柳玉收到徐萍菲的暗示,忙走上前,快速夺下方平均手里的棍杖,她一边将棍杖还给老人,一边对方平均说,“好了,少说两句,俩孩子都受伤了,还是赶快上医院看病要紧。”

    方平均哼了哼,果然就作罢了。

    方慕跟方俞生同时走出电梯,两人分乘不同电梯,上医院去了。

    待乔玖笙半夜醒来,没发现方俞生的身影,她起了床,走出卧房,问躺在沙发上的锦姨,“锦姨,俞生呢?”

    锦姨眼神闪闪躲躲,被乔玖笙发现了。

    乔玖笙脸一沉,声音也跟着压低,有几分动怒的迹象,“他干什么去了?”

    锦姨见瞒不住,才交代了,“俞生少爷跟二少爷在电梯打了一架,俞生少爷的鼻梁骨被二少爷打断了,二少爷的牙齿也被俞生少爷打掉了几颗。现在,两个人都在医院。”

    乔玖笙:“…”

    她睡了一觉,到底错过了什么!

    乔玖笙连夜跑去医院,看到坐在病床上,手缠绷带,鼻子上贴着白纱布的方俞生。

    一见到方俞生那惨样,乔玖笙就眯起了眸子。

    她靠在门框上,朝里面那人冷笑,嘲讽说,“能耐啊,新婚之夜你不陪我,反倒跑这儿来了。”乔玖笙冷哼,“我可能是世上新婚夜过得最可怜的新娘了。”

    方俞生没能陪乔玖笙过新婚之夜,本来就心虚。他低着头,正在琢磨明儿该怎么补偿乔玖笙,就听到了乔玖笙的声音。

    猛地抬头,方俞生回头来看着乔玖笙,见到她嘴边那一抹嘲弄的笑,他更是心虚。

    “阿笙…”方俞生说话瓮声瓮气的,特别可怜。

    乔玖笙努了努嘴,快步走过去,她左手食指勾起方俞生的下颌,让他抬头,好能仔细打量他。

    方俞生还是那个方俞生,只是毁了容,眼圈旁一块青紫色的肿痕,嘴角也有伤痕,鼻子抱着白纱布,看上去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疼么?”乔玖笙到底还是担心他的。

    鼻梁骨都被打断了,肯定是疼的。

    方俞生呜呜两声,不敢说疼。

    乔玖笙收回手指,说了句,“听说你鼻梁骨被打断打歪了,你现在也是整容方了。”

    方俞生哼了哼,“那也还是帅的。”

    乔玖笙不说话。

    她只想打死他。

    病房里没有其他人,乔玖笙挨着方俞生身旁躺下,方俞生赶紧也躺着,想要抱她,被乔玖笙一巴掌打开了手。方俞生也不敢抱她了,就挨着她,嘴里故意发出闷哼疼声。

    乔玖笙听了也难受,就问他,“疼得很?”

    “嗯。”的确很疼,打人的时候不觉得,等到了医院,彻底冷静下来,方俞生就知道疼了。

    乔玖笙骂了声活该,但还是伸出手,握住了方俞生的手。

    好吧,洞房夜只能在医院过了。

    叹了口气,乔玖笙这才问他,“说说吧,怎么回事?”

    “我们在电梯里碰上,他拿我眼睛找事,我就说了句,自从遇到我家阿笙,我就变得幸运起来了。就这样,他就动手打我了。”方俞生说的言简意赅,他直接忽略了是他主动挑衅方慕,并且还把方慕比作了那个心善的上帝的事。

    但乔玖笙却一口戳破了他的谎言,“不止吧,你肯定还说了其他刺激方慕的话吧?”

    方俞生沉默。

    他家阿笙真聪明。

    “好吧,我就说了句,感谢上帝将这么好的阿笙送到我的身边。方慕听了,恼羞成怒,就跟我打起来了。”方俞生想到什么,手指在乔玖笙掌心点了点,委委屈屈地说,“他还骂我妈了。”

    “可我听人说,你也骂他是婊子生的了。”

    方俞生:“…”

    “他说操你妈,你也骂他妈被万人操了。”

    来的路上,锦姨几乎将后面发生的那些对话,一字不落地讲给乔玖笙听了。乔玖笙只是不知道事情的起因而已。

    方俞生猜测,肯定是锦姨多嘴,全部告诉了乔玖笙。

    他忍不住反问,“难道方慕不是婊子生的?”

    为了安抚方俞生,乔玖笙赶紧点头,“是的,是婊子生的。”

    “哼。”

    方俞生冷笑,“只打落他三颗牙齿,算他运气好。”

    乔玖笙感到头疼,方俞生一直都是能忍的,乔玖笙是真没想到他会跟方慕打架。

    “方慕知道你是乔玖笙了。”方俞生忽然说。

    乔玖笙嗯了声,并不觉得意外,早在婚礼现场,听到方慕唱歌,乔玖笙就猜到方慕多半是发觉了这事。

    “他对你还余情未了。”方俞生眼里迸射出杀意,想到有个男人时时刻刻在一旁觊觎着他的老婆,方俞生心里就不爽。“阿笙,你得记着,你是我妻子,是我孩子们的妈妈。”

    方俞生目光深深地注视着乔玖笙,又说了一句,“你别忘了,你的命,是我给的。”

    你的命,是我给的。

    这句话,乔玖笙从方俞生嘴里听到了许多次。

    每一次,他说这句话,都带着不同的意思。

    只有这一次,乔玖笙从他的语气里听到了紧张跟在意。

    “方俞生,你不信我,是么?”乔玖笙语气平平淡淡,但方俞生听到她这么问,心里却一阵慌乱。

    “阿笙。”方俞生赶紧解释,“我不是不信你。只是…”

    方俞生忽然闭上嘴。

    他望着乔玖笙的眸子里,少了自信跟狂妄,反而多了不安和遗憾。“你毕竟跟他有六年的情分在。”方俞生语气里藏着深深的不甘和无可奈何。

    那个六年,是方俞生心里的刺。

    明明她是属于自己的,结果却被方慕那小子占了便宜。

    乔玖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灰心的方俞生。

    她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转身,亲了亲方俞生的脸颊,乔玖笙手指在他手上的鼻子上点了点,方俞生疼得倒吸冷气,却听乔玖笙说,“方俞生,我早就不喜欢他了。”

    方俞生眼前一亮,追问她,“那你喜欢我么?”

    乔玖笙没吭声。

    方俞生不肯泄气,继续追问,“快说,你喜欢我。”他眸子一暗,“你不说的话,我就…”我就…他也没办法。

    “喜欢。”

    乔玖笙轻轻地说了两个字。

    方俞生一愣。

    待意识到乔玖笙说了什么话后,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像是飘在云朵之上。

    “真的?”方俞生开心地扬起嘴角,他仔细品味了一遍那两个字,又悄悄地按了戒指上的玫红色宝石,对乔玖笙说,“你再说一遍,我喜欢听。”

    乔玖笙:“喜欢。”

    方俞生纠正她,“要戴上名字。”

    乔玖笙觉得方俞生是智障。

    “乔玖笙喜欢方俞生。”她又说了一遍。

    方俞生满意了。

    过了会儿,乔玖笙忽然说,“方俞生,你摇摇脑袋。”

    方俞生不明所以,还是照做了。

    乔玖笙盯着他看了半晌,露出疑惑的目光。

    “怎么了?”方俞生一头雾水,不明白乔玖笙让他摇脑袋做什么。

    乔玖笙摆摆手,说,“我就想听听,你摇脑袋的时候有没有水声。”乔玖笙觉得方俞生今晚有些傻,脑袋里装的都是水,活脱脱一个智障。

    哎,方慕打得太狠了,都把方俞生给打傻了。

    方俞生脸一黑,收到了暴击伤害。

    第二天早上,乔玖笙起了个早床,去给方俞生买早餐。

    她提着几个食盒回到医院,刚走出电梯,就在医院门口撞见了方慕。方慕站在花坛边上,穿着一件黑色衬衫,身长腿长,忽略他脸上的乌青伤痕,也是一个大帅哥。

    乔玖笙一下出租车,就看到了他。

    她一低头,想要假装没看见,还绕过花坛,走了另一条路进住院部。

    方慕瞧见了,眼底一暗,迅速追了过去。

    乔玖笙下意识加快步伐。

    方慕也紧追不舍。

    最终,方慕在住院部的大门口,拦截到了乔玖笙。

    乔玖笙只能停下步伐,抬头,注视着一脸受伤,神情悲伤的方慕。

    再次面对方慕,乔玖笙的心情十分复杂。

    勉强勾起一个浅笑,不冷不热,却十分好看,乔玖笙开口说,“二弟…”

    乔玖笙刚开口喊了个二弟,就被方慕出声打断了。“你不是死了吗?”方慕的声音又低又哑,像是重感冒患者一样,听的人心里难受。

    闻言,乔玖笙抿起了嘴角。

    ------题外话------

    方慕:你不是死了吗?

    乔玖笙:难怪你找不到老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