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48章 还想断只手是不是?
    “你不是死了吗?”

    听到方慕这话,乔玖笙明智地选择不吭声。

    说多错多。

    方慕见她还要跟自己装傻,脸上露出一种叫做哀伤的神色。

    乔玖笙看着他,目光很平静。

    他现在很痛苦吧?

    可他现在的心痛,又怎敌上一世,乔玖笙一个人被关在囚牢里,看着电视上的他,温柔地对乔玖音说我愿意时的万分之一的心痛。

    方慕往前走来一步,他眸子紧盯着乔玖笙那张陌生的脸,到底经历了多少匪夷所思的事,才不得不改头换面躲躲藏藏?方慕不敢深想,他眼里的悲痛也更深。

    “小笙…”方慕伸手,手指还没有摸到乔玖笙的肩膀,乔玖笙就往后退了一步。

    见状,方慕心里陡然一空,开始尖锐地疼。

    他与她之间,出现了半步的距离。

    这个距离安全而疏离。

    “呵…”方慕自嘲一笑,“现在,我得叫你一声大嫂了,是不是?”

    乔玖笙一扭头,说了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便擦身从方慕身旁走过去。

    她刚迈出去两三步,身后忽然盖来一道黑影,跟着,乔玖笙被一双悍臂搂入怀中。

    身后的人,将她抱得很紧。

    曾经,她也曾在这个人怀里撒过泼打个滚。

    乔玖笙低头看贴在她腹部的那双手,想也不想,抬腿就踩方慕的脚。一边踩一边说,“方慕,给我松开,我可是你大嫂!”本以为方慕听到这话,会理智些,结果方慕却像是吃了炸药似的,将他抱的更紧。

    “你别说了。”方慕听到大嫂两个字,简直就是心如刀割。抱着急切想要与自己撇清关系的乔玖笙,方慕不受控制地红了眼睛。他将下巴放在乔玖笙的肩膀上,轻声说道,“小笙,你别假装不认识我,好不好?”

    卑微低下的口气,让乔玖笙感到陌生。

    忽然,似乎有泪,砸到乔玖笙的脖子上。

    乔玖笙怔了怔,停止了挣扎。

    他哭了…

    可那又如何?

    她曾经流过的泪和血,又岂是方慕几滴眼泪就能赎罪的?

    很快,乔玖笙又开始用力挣脱。却没成功。她不得不出言提醒方慕,“二弟,放开我。这里是医院,人多眼杂,你不在乎,我还要脸呢!”天地可鉴,她是真的对方慕没想法了,她现在满脑子就对方俞生遐想翩翩。

    方慕偏不放,反倒将她抱得更紧。

    “小笙,告诉我,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一直都活着,你没有死…”方慕说不出是庆幸还是难过,她活着,这很好。但她却做了他的大嫂,这又让方慕痛苦不已。

    曾经爱到即将嫁娶的女人,转眼间就成了自己敌对大哥的女人,成了他的大嫂,这真是世上最讽刺的事。

    方慕不愿接受这个令人崩溃的事实。“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受了委屈和欺负,你大可以来找我。你为什么不找我?嗯?”方慕说着,眼尾又滚出泪珠,他鼻音很重地用心疼而又怨恨的语气职责乔玖笙,他说,“你宁愿去找那个瞎子,也不肯来找我…”

    乔玖笙沉默地看着脚尖。

    “我去找过你。”乔玖笙突然说。

    方慕表情一怔。

    他猛地松开乔玖笙,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像是怕她逃了。人走到乔玖笙正前方,方慕低头,目光紧盯着乔玖笙的脸,语气急切而茫然地追问,“什么时候?”

    乔玖笙目光从脚尖上移开,她仰起头,视线落到方慕一片茫然的脸上。她笑了笑,用万分平静的语气说道,“在你跟我姐姐的婚礼上。”

    方慕脸色一白。

    乔玖笙笑得越发灿烂美丽,那笑容是方慕熟悉的,脸却是陌生的。方慕看着她的笑,心里却是一紧,他听到乔玖笙说,“我去找你,我看着你将戒指戴到她的手指上,看到你与她吻得难分难舍。”

    乔玖笙的笑,终于少了几分娇灿,显得有些苦楚。走投无路的她是去找过方慕的,只是方慕的所作所为,让乔玖笙彻底绝望了。若不是道万不得已,乔玖笙又怎么会去找方俞生。

    那个时候,在乔玖笙的心里,方俞生简直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

    尽管他看着混世又儒雅,但乔玖笙比谁都明白,方俞生这人有多歹毒。

    她找上他,是打算将一条命豁出去。

    但乔玖笙也是幸运的,她没想到方俞生竟然会忘了他心里那个白月光,爱上了她。乔玖笙更没想到,她在经历了悲苦而漫长的上一世后,竟然还会对一个人动心。

    想到这里,乔玖笙心里感慨颇多。

    大概上一世太苦了,这一世,老天爷给她赏了个方俞生。

    乔玖笙望着方慕的目光,越发变得清晰明朗起来。她说,“方慕,我去找你,不过是再往自己伤口上撒一次盐。”

    方慕脸色惨白。

    那脸,本就受过伤,现在又失了血色,就显得格外滑稽和悲伤。“你、你找过我?”方慕声音都变了,他既觉得难以置信,又懊恼不已。

    乔玖笙讥诮地笑,“是啊,我那个时候还幻想着你或许能发现乔玖音不是我。结果呢?”乔玖笙伸出手指,戳了戳方慕的胸口,说,“在你眼里,乔玖笙和乔玖音并无不同。”

    方慕摇头,下意识想要狡辩,“不是的…”开了口,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他早发现乔玖音跟乔玖笙之间的不同,只是觉得太匪夷所思,不敢深想罢了。

    乔玖笙并不将他的狡辩放在心上。

    她收回手,神色蓦地变得严肃,她字字清晰的对方慕说,“还有,请不要用瞎子这个带有侮辱意思的词语来形容我的丈夫。”

    指着自己的心窝子,乔玖笙明明白白告诉方慕,“从我嫁给方俞生的那天起,他就是我生命力最重要的人。而你,充其量就是一个前任男友。方俞生,他是我男人,是我孩子的爸爸,是我爱的人。任何人都不许在我面前侮辱他,哪怕是你。”

    乔玖笙说这话的时候,神情一片凛然。

    她的目光坚定、认真,语气也霸气严肃。

    那模样,像是谁再敢诋毁方俞生一句,她就敢撕烂那人的嘴脸。

    她这样维护方俞生,倒叫方慕感到匪夷所思、难以置信。

    瞳孔一缩,方慕声音一紧,用阴冷地口气问乔玖笙“你爱他?”他不肯信,也不敢信。不等乔玖笙说话,方慕的脸色又变得固执疯狂起来,他道,“你爱的人是我!小笙,你爱的人是方慕,不是方俞生!”

    这话,他是咆哮吼出来的。

    吼完,方慕的眼眶更红了。明明在去年车祸之前,她还对他说着甜言蜜语,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年间,她就爱上了别人。

    方慕刚才刻意带上自己的名字,固执地想要让乔玖笙承认他的话。

    他越是这样,就越发显得可笑可悲。

    乔玖笙摇摇头,再次重申一遍,“不,方俞生才是我爱的人。”见方慕根本不相信,乔玖笙不得不多说一句,“方慕,曾经,我的确爱过你。”

    “可是现在,我已经不爱你了。”

    说完,乔玖笙趁方慕失神的瞬间,打掉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大步越过他,快速朝电梯那边走过去。

    方慕哪肯放她离开。

    他猛地一转身,迅速抓住她的手腕,用近乎疯癫的语气对乔玖笙说,“不是的小笙,你一定是搞错了,你爱的是我,是我啊!你看清楚了,我是方慕,是你的慕哥哥!你忘了么,你答应过要嫁给我的!小笙…”

    方慕胡乱地拔了下额间垂落的发丝,将脸凑到乔玖笙面前,急切地说,“你看看,你看清楚这张脸,我是方慕啊!小笙,你好好看看我,你告诉我,你跟方俞生都是逢场作戏,对不对?”

    “你根本就不爱方俞生,你只是迫不得已才跟他在一起,你们一定是做了某种交易。小笙,其实你心里一直爱的都是我!”

    这样慌乱卑微的方慕,拽着乔玖笙的手,像是拽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的样子,让乔玖笙感到害怕。

    她怀疑他疯了。

    乔玖笙用力地去扳开方慕的手,结果没成功。

    乔玖笙感到心慌。

    她仰头注视着方慕,又说,“方慕,你接受现实吧。从你娶了我姐姐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没有资格让我爱了。”

    乔玖笙又甩了甩手臂,还是没有甩开方慕,她又说,“你口口声声说我爱你,你就不觉得讽刺吗?你都有孩子了,你身旁不止有过乔玖音,还有过胡瑶。这样的你,凭什么值得我爱?”

    乔玖笙想到什么,又说,“我爱方俞生,是真的。如果我不爱他,我就不会心甘情愿怀上他的孩子。”

    “方慕,放手吧。”

    乔玖笙所言,句句诛心。

    方慕心里其实明白,乔玖笙没有撒谎,她那样洒脱的人,哪会委屈自己?她既然说她爱方俞生,那就是真的爱了。只是方慕不肯承认罢了。

    “还有,收起你的眼泪。”乔玖笙看着方慕那双流泪的眼,心里只有感慨,却并无感动,“你的眼泪打动的是你自己,不是我。”

    闻言,方慕怔然。

    “你是恨我,才故意这么说的,是不是?”方慕无法忽略自己那像是被匕首剜心一般剧烈的痛,他心里还存着最后一丝侥幸,他始终是不敢相信,乔玖笙说不爱他了,就真的不爱了。

    对上方慕执拗的视线,乔玖笙心里更是不安。

    但她不敢惊怒方慕,不敢跟他吵架。

    她稳了稳心情,再开口,语气很平静。“我不恨你。”乔玖笙这次没有撒谎。

    她是真的不恨方慕。

    她爱了六年的人,到头来却分不清她和乔玖音。对于方慕,与其说是恨,不如说是失望和遗憾。这不值得让乔玖笙恨,她只是觉得怅然、失望、不值得罢了。

    她真正恨的,是为了个男人,连亲妹妹都狠心伤害的乔玖音。

    见周围人越来越多,又怕方俞生在病房等得着急会跑下来,若是被他撞见这拉拉扯扯的一幕,那更是有理说不清。乔玖笙心里有些着急,她冷下脸来,对方慕说,“方慕你放手。”

    乔玖笙想要拿开他的手。

    方慕的手却像是铁钳子,根本扳不动。

    “方慕,请你弄明白,我不是你的小笙。我现在是你大哥的老婆,是方家的大少奶奶。你这样拉着你大嫂,让别人看见了怎么说!”方慕最是在乎脸面的人,乔玖笙想,她都这么说了,方慕肯定会放手了。

    结果——

    方慕依然抓着她,目光里是一片看不懂的疯狂。

    乔玖笙急得想骂娘。

    就在这时,另一道声音响起——

    “二弟,掉了三颗牙齿你还嫌少,还想断只手是不是?”方俞生的声音,忽然从电梯那边传了过来。

    乔玖笙顿时松了口气。

    心一安,乔玖笙扭头看向方俞生,目光坦然、磊落。

    方俞生瞥了她一眼,心说:出来买个早餐也能给我招桃花,你就不能安生点儿?

    ------题外话------

    双生夫妇不虐!

    不虐!

    虐就不是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