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49章 为方俞生做嫁衣
    方慕心里的小火山,总算是找到了发泄点。他咬牙切齿地喊了声,“方俞生…”然后,就拿丝毫不加掩饰的含着恨的眼神,注视着越走越近的男人。

    那人穿着医院的病号服,脸上都是青紫的伤痕,鼻子上还缠着纱布,可他看上去,依旧高高在上,老神在在。

    无视方慕那冒火的眼神,方俞生走到两个人的中间,拿完好的左手,态度亲昵地按了按乔玖笙的肩膀,低头在她耳旁说,“老婆,被骚扰了,怎么不打电话报警?”

    乔玖笙被老婆两个字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她眨了眨眼睛,诚实地说,“手没空。”她一只手提着早餐,另一只手被方慕拽着,怎么打电话?

    方俞生笑了笑,随即,脸一沉。

    他飞快朝方慕和乔玖笙相握的手上,伸去左手。

    一道锋利,在方慕手背上轻轻一划。

    方慕瞬间松手,有血,从他手背上滴落。

    血液在他和乔玖笙之间的地板上溅开,开成朵朵红色的花。

    方俞生淡定地将左手上的小匕首,放在裤子上擦了擦,一边擦一边说,“二弟,不该碰的别碰,这次只是流血,下次就该是断手了。”

    方慕流血的右手捏成了拳头。

    他看看方俞生,又看看他怀里乖巧安静的乔玖笙,忽然诡谲一笑,“方俞生,你就狂吧!”方慕深深地看了眼乔玖笙,那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狠意。

    方慕转身离开了,没说一句废话。

    乔玖笙盯着地上那一小摊血液,对方俞生说,“方慕不会善罢甘休的。”

    方俞生忍不住捏了捏乔玖笙的脸颊,一脸愁相,他说,“你怎么就这么能给我惹事呢?”话说完,方俞生想到什么,脸色微变,问乔玖笙,“他没有冒犯你吧?”

    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乔玖笙没敢告诉方俞生,她被方慕给抱了。

    “没有,就是被他牵了手。”这个被方俞生看见了,撒谎都不成。

    方俞生没说话,只带着乔玖笙上楼。

    回了病房,将门一关,方俞生第一时间带着乔玖笙进洗手间。他打开水龙头,挤了些洗手液,对乔玖笙说,“伸手。”

    乔玖笙眯眯眼,还是乖乖地将手伸了出去。

    方俞生将洗手液抹到她手上,一遍遍地搓、一遍遍地清洗。

    乔玖笙全程都不吭声。

    她望着方俞生充满冷意的双眸,直到手都被搓红了,她这才说,“还洗的话,咱俩就完了。”

    闻言,方俞生终于变得清醒过来,眼瞳也微微缩了缩。

    他盯着乔玖笙发红的手,低声说了句,“抱歉,我控制不了我。只要想到他碰过你,我心里就难受。”

    乔玖笙不知想到什么,忽然说了句,“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被他碰了,你会不会不要我?”

    方俞生脸色猛地生变。

    这个碰,自然不是简单地碰。

    方俞生没说话。

    但他的反应,却让乔玖笙明白了意思。

    乔玖笙冷笑,“很好,看来我们是一样的人。”乔玖笙将手从方俞生手里抽出来,她拿起干毛巾擦手,一边擦一边对方俞生说,“方俞生,希望你一直干干净净的,如果你敢沾染别的人,那咱俩就完了。”

    谁还没有个脾气?

    就许他方俞生有洁癖?

    闻言,方俞生脸色一正,“你放心,除了你,我不会碰其他人。”

    乔玖笙没说话。

    方俞生见她生气了,也猜到自己刚才的反应一定伤到了她。方俞生眯着眸子,想到什么,心里突然生出警惕。

    他担心方慕会整幺蛾子。

    方慕肯定了解乔玖笙的性格,知道乔玖笙有心里洁癖,如果她的男人碰了别的女人,阿笙一定不会原谅。所以,就方俞生这些年对方慕的观察发现,他身边至始至终都只有乔玖笙一个人。

    他从来没有指染过别的女人。

    想到这里,方俞生心里警惕更深。说不定,方慕会利用这一点,来破坏他们的感情!当然,也有可能,方慕会想尽一切得到阿笙,以此来激怒他。

    不管是哪种,都是方俞生不想看到的。

    方俞生忽然抓住乔玖笙的手,跟她说,“最近这段时间,你不要离开我身边。不管白天还是黑夜。”

    乔玖笙不傻,一听他说这个,立马就明白了意思。

    *

    方俞生旧伤未好,再添新伤,这次,医生也不许他出院。

    他一直在住院住了半个月,等鼻子上的伤彻底好了,肩上的枪伤也无大碍了,这才准许他出院。

    方俞生出院这天,正巧方平绝也出院。

    晚上,方俞生和乔玖笙是去主楼吃的饭。

    今晚,方家所有人都来了。

    这段时间,方家经历了许多事,已经许久没有办过家庭聚餐了。这次聚餐,气氛却很沉默。

    方平绝的腿截肢了,这实在算不上是喜事。方俞生和方慕半个月前才打了一架,两个人从见面开始,全程无交流,整个屋子里的温度,都降到了零度以下。

    快吃完饭的时候,方平绝突然说,“我已经联系了秦晔秘书,拟定了一份股份转交书。”

    闻言,所有人都愕然抬头看向他。

    方平绝无视所有人的注视,他一边擦嘴一边说,“我名下有方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将它分作六份。”方平绝的目光,淡淡地扫过自己的四个孩子,说,“我亏欠大儿子俞生母子俩太多,我将其中百分之六的股份,转交给方俞生。”

    闻言,方俞生只是挑了挑眉,无惊也无喜。

    方平绝又说,“百分之四的股份转交给我的妻子萍菲。”

    徐萍菲一愣。

    这时,方平绝解释道,“萍菲跟着我这些年,受了不少委屈,她生了两个孩子,又将俞生和方慕带大。对方家功劳不小,这百分四的股份,就当是我送给她结婚二十多年的礼物。”

    “平绝…”徐萍菲想说点儿什么,方平绝却将手盖在她的手背上,他轻声说,“你拿着吧,若是我哪天突然走了,你孤身一人,还能有个依仗。”

    闻言,徐萍菲眼眶微红,没再拒绝。

    方平绝这话,充满了悲凉和讽刺意味。

    他这次能捡回来一条命,是侥幸。

    方平绝不确定会不会有第二次意外,所以,趁他还有一口气,先交代好后事,走了也安心。

    闻言,方平均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方慕和方俞生。

    方平绝又看向方俞安,他道,“俞安,虽然我一直觉得打那什么竞赛不是正途,但你喜欢,我也不能将你押回公司上班。我给你百分之三的股份,就算你以后打竞赛没有出息,也饿不死。”经历了这场事,方平绝倒是看开了。

    “爸…”方俞安挺不好意思,脸都红了,又气又恼。

    方平绝无视方俞安,又转头看向性格大变的方俞卿。望着方俞卿,方平绝的眸光有些复杂。

    他又不傻,方俞卿和姜唯这事,他看得出来,有隐情。

    但既然姜家那孩子承认了,也算是保住了俞卿的名声。

    没有父亲不想自己的孩子好。

    他只能对不起姜家那个孩子了。

    “俞卿,你跟姜唯这事,我不做评价。许公子那事,是我不对,我这人不会对人说对不起三个字。我赠给你百分之三的股份当做嫁妆,你自己保管着,以后嫁了人,在婆家也有底气。”

    谁也没想到方平绝竟然还给方俞卿留了股份。

    听到这个决定,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意外。

    本来,心里对方平绝还抱有诸多怨气的方俞卿在听到这话后,忽然又红了眼睛。

    手里拽着股份,对她只有好处没坏处。她不会傻兮兮的拒绝,她当场就点了头,轻声地对方平绝说,“谢谢爸。”

    方平绝见方俞卿看自己的眼神里,终于少了一些埋怨,这才安心。

    这时,方平绝的目光,终于落到了方慕身上。

    方慕至始至终都没有出声,见方平绝看过来,他也只是抬起头,一脸平静地注视着他。他的眼里,再也没有往日刻意装出来的恭顺。

    现在的方慕,原形毕露,冷得像是一头来自西伯利亚的狼。

    对着方慕,方平绝连假笑都笑不出来。

    他目光很复杂,他说,“方慕,小时候让你流浪在外,跟着你母亲过了些苦日子,是我的责任。这剩下的四成股份,就给你了。”

    这语气,倒像是施舍。

    闻言,方慕皮笑肉不笑地跟方平绝道谢,“谢谢爸。”

    他该感恩戴德么?

    并不。

    方平绝若诚心想补偿,就不会这么分配股份了。

    方俞生手里本就有他爷爷转交的百分之十二的股份,以前,除了方平绝,他就是第二大股东。现在,他又得到方平绝赠予的百分之六的股份,他一个人的手里,就占有方氏将近五分之一的股份!

    而方慕,他手里本来有爷爷留的百分之三的股份,这些年,他断断续续买了方氏百分之三的股份,加上方平绝今晚给的,他手上共有方氏百分十的股份权。

    这样算来,方俞生的股份,依然比他多!

    他为方氏做牛做马多年,到头来,竟然是为方俞生做嫁衣!

    呵…

    将方慕的反应瞧在眼里,方平绝忍不住冷笑。

    你方慕让老子断了一条腿,老子也要夺了你的权利!

    父子俩狗咬狗,方俞生坐在一旁看笑话,心情还算不错。

    方平绝让万浪和徐萍菲将他扶到轮椅上坐下,他捶了捶腿,说,“不日,我将从方氏退位,正式休息。以后,不管你们谁坐上那个位置,我都希望那个人,能给自己的兄弟姐妹留一条路。”

    方平绝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方慕和方俞生两个人,说,“凡事留一底线啊,孩子们。”

    方慕跟方俞生都安静地听着,面上一派平静,至于他们心底怎么想,谁都不知道。

    “我累了,老万,送我回房。”

    “是,先生。”

    方平绝一起身,徐萍菲也跟着起来。

    他离开后,餐厅里终于有人了点儿声音。

    方慕看向方俞生,皮笑肉不笑,他眼中蒙着一层阴翳,嘴里却说,“恭喜大哥,成为方氏最大头股东。”

    方俞生斜睨方慕,微微一笑,笑得优雅而风趣。

    “也恭喜二弟,成为老二。”

    老二…

    方慕只当没听见的,几日不见,他更能忍了。

    今晚气氛实在是太古怪,吃完饭,连茶也没喝,大家便默契的提前离开了。方俞生和乔玖笙走出主楼的时候,方慕也跟了上去。

    追上方俞生两口子,方慕直接无视了方俞生,他对乔玖笙说,“小笙。”

    乔玖笙不吭声。

    方俞生沉下脸来,看方慕的目光特别厌恶。

    狗皮膏药都没他这么烦!

    方慕就像是没看见乔玖笙眼里的冷淡,顾自说,“我听说,爷爷前天摔了一跤。”

    他口中的爷爷,是指乔家的老爷子。

    闻言,乔玖笙脸色微变。

    方俞生也皱起了眉头。

    见乔玖笙一脸担忧,方慕又解释道,“据说,爷爷摔了一跤后,病情更加严重了,现在彻底瘫痪在床上,连话都说不出来,就连大小便都要靠人料理…”

    ------题外话------

    深度诱婚:萌妻不上钩 by神非羽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沉稳成熟禁欲系男人把一个沉静淡定的小女人迷得晕头转向的故事。】

    重生前,她只是云城上千万人口中不起眼的存在。

    重生后,她依旧是不起眼的存在,但是虏获了一个非常亮眼的男人,这个男人,有钱有权有料,爱玩深沉,还比自己大了十一岁。

    殷越泽,殷氏现任掌权人,深沉贵气,低调无比,传言中他天性凉薄,难得情深,因此他的身影只会出现在财经版,永远那么高不可攀。

    宋悠然表示传言都是胡扯,她眼中的殷先生天性火热,情深似海,不用攀自己就能压上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