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52章 你爸爸始终是你爸爸
    他还没回到酒店,就接到了戚不凡的电话。

    对方只说了一句话——

    “乔玖音出门了。”

    戚不凡坐在车里,看着乔玖音出门。她穿一件水蓝色的连衣裙,头发做成了大波浪卷,画了一个十分精致明媚的淡妆。

    她没有开车,而是坐了一辆公交车。

    方俞生对戚不凡说,“跟上她。”

    “好。”

    乔玖音上了公交车,没过多久,就发现有一辆车在跟踪自己。

    她面色一沉,眼神不再乱瞟。

    这时,手机响了。

    乔玖音拿出手机,对那头的人说,“方俞生发现那个死掉的人不是她了。”

    那头一静,一时片刻没有动静。

    乔玖音冷笑,“方慕,方俞生比你想象的聪明,他不好糊弄。”

    方慕冷笑,“他发现了就发现了,大不了,我把她藏起来,藏一辈子,不让她跟方俞生见面。她的身边只有我,她依然属于我。”

    乔玖音说,“方慕,你疯了。”

    乔玖音觉得自己已经够疯了,没想到,方慕比她更疯癫。

    若非自己太多把柄捏在方慕手里,乔玖音又怎会为方慕做事。

    曾经的夫妻,如今竟成了互相利用的人。

    方慕没说话。

    见那车子依然跟着自己,乔玖音又说,“方俞生养的那条狗在跟踪我。”

    “把你地址发给我,我帮你甩脱他。”

    乔玖音说了地址。

    挂掉电话之前,方慕突然说,“乔玖音,别耍花招,不许伤害小笙。我要一个健健康康、完完整整的小笙。”

    乔玖音正要冷笑,方慕语气一冷,他威胁乔玖音,说,“如果小笙缺了一根手指头,你的儿子也会缺少一根手指头。”

    “你…”乔玖音气急,反倒笑了,只是笑得有些狠辣。“好得很,方慕,为了她,你连亲生儿子都能伤害。你还真是一个好父亲。”

    方慕没吭声。

    公交台前意外的站了许多人。

    乔玖音被人挤到最后面,戚不凡不缓不慢地跟着,瞧见时不时有人上下车,他没见到乔玖音下车,便没有停车。一直等车子开到终点,戚不凡始终不见乔玖音下车,这才意识到出了问题。

    他跑下车,跑进终点站停靠好的公交车上,只在车上看到一个打瞌睡的孕妇和一个老太太。

    戚不凡顿时变了脸色。

    戚不凡立马上车,一边给方俞生打电话,一边开车沿着公交线路寻找什么。

    电话一通,戚不凡就说,“先生,跟丢了。”

    听戚不凡说跟丢了人,方俞生气得当场骂他是猪脑子。

    戚不凡这次没有反驳。

    他的确是猪脑子。

    方俞生迅速恢复冷静,他告诉戚不凡,“把那条公交线路整理出来,交给警察,让警察去找。”方俞生挂了电话,想到什么,又打开手机的情侣定位系统,见属于乔玖笙的那个人像依旧是灰暗的,他不禁感到心慌。

    为什么,阿笙一直没有打开她的定位?

    乔玖笙戴着戒指,只要她点一点,方俞生就能得到她的准确定位。她的定位始终没有反应,她到底是遇难了,还是出了其他状况。

    方俞生不敢深想。

    *

    戚不凡离开后,公交车上的孕妇忽然站起身,在终点下站,然后走到垃圾桶旁,脱了身上的孕妇装,露出里面是水蓝色的连衣裙。乔玖音抬手招了辆出租车,逃之夭夭。

    一间公寓被打开。

    狭窄的公寓里,囚禁着一个神色憔悴的女人。

    女人的一双手被两条绳子捆绑住,双手分开,彻底限制了她逃脱的可能。

    见到门开,那女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娇媚精致的脸。

    这是乔玖笙,是没有戴面具,以真面具示人的乔玖笙。

    她脸上的面具,在会所的那天,被乔玖音给取了下来。

    那天,乔玖音化作她,从会所正门口离开,然后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开出租车的人,正是去年在车祸后,带走乔玖笙的那个男人。车子开到半路,男人和乔玖音同时下车,将偷来的男尸和女尸放在出租车上,做出司机与乘客的样子。

    然后,乔玖音将项链挂在女尸的脖子上,点燃了出租车的油箱,制造了车祸爆炸的假象。

    这本是天衣无缝的安排。

    奈何方俞生这人狡猾得很,根本不相信乔玖笙死了。

    戴面具时间长了,乔玖笙真正的肤色有些偏苍白,茶色的瞳孔里目光略有些虚弱。被关了两天,这两天,她连水都没有喝一口。

    可想而知,她有多虚弱。

    穿水蓝色长裙的人,摇曳着长裙走近,缓缓在乔玖笙身跟前蹲下。

    乔玖音摘掉乔玖笙嘴上的毛巾,一根手指抬起乔玖笙的下颌,她看着面前这张太过熟悉的脸,冷笑一声,才开口说,“戚芸笙…大嫂?”她抿抿唇,皱眉问,“你以为你伪装成戚芸笙,就能打败我?”

    “小笙,最终,还是我赢了。”

    乔玖笙沉默着看着乔玖音,没有吱声。

    见她默不吭声,唱独角戏的乔玖音却又不满意了。她手指收回,站起身来,冷着脸问,“小笙,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乔玖笙说话了。

    她说——

    “姐,能给我一口吃的吗?”

    乔玖音:“…”

    出息呢?

    乔玖笙又说,“看在你差点难产,我送你去医院的份上,先给我一口吃的,成么?”乔玖笙低头看自己的肚子,说,“我可以饿,但我肚子里的孩子不能饿。”

    乔玖音也看向她的肚子。

    大概是想到了那一晚,自己濒临死亡,只有乔玖笙挺身而出,救了她和孩子。乔玖音心里感到很复杂,她皱皱眉头,到底还是进厨房去给乔玖笙弄了一碗面。

    乔玖笙见乔玖音往锅里下面,说了声,“太少了,吃不饱。”

    乔玖音想将面前的一锅开水泼她脸上。

    有得吃就不错了,还他妈要求多!

    乔玖音煮好了面,端过去给乔玖笙,她正准备喂她,乔玖笙又说,“你行行好,解了我手腕上的绳子,让我痛快吃一碗面成么?”

    乔玖音谨慎地注视着她。

    她不信乔玖笙。

    这丫头诡计多端,信不得。

    “实在不放心的话,你给我解了一只手行不行?”

    乔玖音这次同意了。

    右手解放,乔玖笙也不管乔玖音怎么看,拿起筷子就开吃。她早就饿得饥肠辘辘,天大地大,吃饱了让孩子吸收营养最大。乔玖笙一边吃一边说,“你将我弄到这儿来,我家俞生知道不?”

    乔玖音嫌弃她吃相难看,干脆扭开头。

    见她扭头,乔玖笙眼睛一眨,第一时间用右手按了按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打开定位和录音。

    乔玖音回过头,看到乔玖笙在用右手给左手手背挠痒,她就更嫌弃了。

    乔玖笙这么二,方慕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还有,方俞生那人,从来都是拿鼻孔看人的,他又怎么看得上乔玖笙?

    乔玖音越想越纳闷,越想越不甘心。“我本来让你假死,迷惑方俞生。结果那人太聪明,发现了。”

    乔玖笙继续吃面,心想:你爸爸始终是你爸爸,方俞生也不愧是方俞生,是个聪明人,不容易被糊弄。方俞生就是要比方慕精明,不愧是被麻省理工提前录取的天才。

    “如果我说,绑架你这件事,是方慕的主意,你信么?”乔玖音看着乔玖笙,想要在她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难过或受伤。结果——

    那人依然低头快速吃她的面,听见这话,完全没有半点惊讶的反应。

    “信啊。”乔玖笙抬起头,她已经吃完了面,还不觉饱,忍不住连筷子上的汤水都添了。

    乔玖音瞧见了,忍不住蹙眉。

    乔玖笙又说,“方慕那人心狠手辣,做什么都不稀奇。”她耸耸肩,又道,“再说,我又不爱他了,他不管做什么,我心里只有气,没有恨和痛。”

    乔玖音表情有些复杂。

    乔玖笙说这些话的时候,不像是在撒谎。

    她乔玖音把方慕当宝,结果乔玖笙却把方慕当草。

    这种对比落差,真是糟透了。

    “你刚才说,你制造了我假死的画面。”乔玖笙歪歪头,问乔玖音,“就跟去年车祸一样,你随便偷具女尸来作假?”

    乔玖音冷笑,“这次假死骗不了方俞生,上次车祸却骗过了方慕。所以小笙啊,他也没有那么爱你。”

    乔玖笙只当没听出来乔玖音说这话的真正用意,她问,“所以,你是承认,是你制造车祸,故意想杀死我?”

    “不。”乔玖音摇头,“我没打算杀死你,我只是制造了车祸,想要做出你已死的假象。然后,将你囚禁起来,我再以你姐姐的身份接近方慕,慢慢开导他,日日陪伴他,总有一天,他会爱上我。可是你半路逃了,将我计划彻底打乱了。但是看到方慕一下飞机就赶来看你,还露出那么惊慌在意的模样,我不忍心就这么错过机会。于是…”

    乔玖笙接了她的话,“于是,你就撒谎了,你告诉警察和方慕,你就是乔玖笙。你代替我的身份,嫁给了方慕。你又怕我会出来拆穿你,便一直派人在四处寻找我的下落,想要找到我,将我终生囚禁起来,是不是?”

    乔玖音表情变了又变,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是。”她轻笑,“事实上,那个曾经跟你约定终身的男人,并没有发现你和我的不同。”

    “你知道么?”乔玖音像是回忆起什么幸福的事,脸上露出了开心而怀念的笑容,“慕哥哥那么冷漠的一个人,在床上,竟然那么温柔。”

    乔玖笙心里作呕,面上却很冷静。

    “我还有一件事不理解。”

    “什么?”

    乔玖笙终于问出了令她感到匪夷所思的事,“为了一个男人,你竟然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毒手。乔玖音,值得吗?”

    乔玖音表情出现了片刻的迷茫。

    过了会儿,她笑了,她说,“小笙,你知道吗,虽然我们是双胞胎,但从小到大,你都比我幸福。”

    乔玖笙皱眉,没有说话。

    乔玖音兀自说道,“因为你性格像妈妈,爸爸总是最偏爱你。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他都会先问你喜不喜欢,你若是喜欢,那就是你的。你若是不喜欢,才会是我的。”

    “明明都是女儿,为什么,我就要落后你一截?”

    乔玖笙哑然。

    这个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父母嘴上说着要一碗水端平,但他们也是人,也有自己的私心。乔惊人喜欢性子更像师飘飘的乔玖笙,自然就更宠爱她,因此忽略了大女儿的心。乔惊人若是知道,他无意间展示出来的偏心,间接促使乔玖音养成了如此扭曲的性子,他会不会悔恨终生?

    乔玖音又问,“你知道吗,十三岁那年的钢琴比赛,为了拿到冠军,我苦练了三个月,就为了能让父母看见,他们的大女儿虽然性子不活泼,但也很优秀呢。结果呢?”乔玖音讽刺一笑,落寞地说,“结果他们竟然带着你去勐海度假,也不肯来看我比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