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53章 伤害我,你后悔过么?
    乔玖笙想出声为父母辩解几句,开口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乔玖音说的这事,乔玖笙倒是还有印象。

    她隐约记得,那一年,她们班上有女生出国去马尔代夫玩。回来后,女生不停地对他们炫耀,说海边有多漂亮多好玩。那个年纪的女孩子都有几分攀比心,乔玖笙听了,心里又羡慕又向往。

    回到家,她便缠着乔惊人,要他带她去海边玩。乔惊人素来宠她,就答应了,提前买机票的时候,也买了乔玖音的。

    因为事先许诺了乔玖笙,所以后来乔玖音确定了决赛比赛日,前来邀请乔惊人的时候,乔惊人很是为难了一番,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信守承诺,拒绝了乔玖音。

    他对乔玖笙守信了,却也让乔玖音失望了。

    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

    见乔玖笙沉默,乔玖音也不笑了,望着乔玖笙的一双眼睛里,全是埋怨和费解。“从小到大,你永远都是家里的开心果,掌上明珠。无论是父母,还是爷爷,都把你当宝贝。而我和大哥,明明都很懂事,他们却总是关注不到我们。”

    乔玖音想到什么,又说,“起初,大哥还向着我,可自从你去了趟勐海后,再回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连大哥都开始偏向你。”

    “你喜欢吃的,大哥总要我让给你。你喜欢的东西,大哥第一时间替你弄来。我们14岁生日那次,就因为你心情不好,大哥就要求我取消了生日宴会。你知道吗,为了那场生日宴会,我准备了多久,又邀请了多少朋友!结果,就因为你心情不好,就因为大哥的一句话,我不得不跟亲自打电话跟每一个朋友道歉。”

    “你让我在所有朋友面前丢脸。”

    那个年纪的女孩子,谁不爱慕虚荣?

    乔玖音低声下气的对每一个朋友道歉,那时候,她心里真的对乔玖笙感到很不满。她将电话打完,便狠狠的哭了一场。

    她想不通,都是父母的子女,大哥的妹妹,为什么所有人都向着乔玖笙。

    明明她们长得一木一样啊!

    这件事,乔玖笙却是不知情的。十三岁到十五岁之间,她的记忆一直很模糊,乔玖音说的这些事,乔玖笙根本没有印象。

    她愣愣地注视着乔玖音,有些歉疚,但很快,这份歉疚就消失了。

    老爹老娘老哥啊,你们害我不浅啊。

    不公平的事情,太多太多,乔玖音叹息一声,又道,“可这些,我都可以不跟你计较,但只有一件事不能。那就是方慕。”

    乔玖笙朝她看了一眼,明智的保持沉默。乔玖音现在这个状态有些古怪,她怕自己多说多错。

    真把乔玖音惹毛了,她肯定会犯浑。

    上辈子,乔玖音心情不好,对她又打又骂,连她舌头都敢挖,这辈子,她也不会有多善良。

    乔玖笙的安静乖巧,令乔玖音很满意。

    许是想到什么温暖开心的事,乔玖音的脸上少了几分不甘,露出了浅浅的笑意来。“你可能不记得了吧,我第一次见到方慕,是你带着他一起,载我出去吃饭。”

    乔玖笙想了想,发现果然是不记得了。

    乔玖音又说,“其实一开始,我对方慕并没有想法。只是听你说她的种种好,有些好奇罢了。我们一起去吃饭,点餐的时候,我们同时点了一份沙河蛋糕,可服务员告诉我们,蛋糕只有一份了。”

    乔玖音忽然一顿,显然是在等乔玖笙问话。

    乔玖笙也上道,便很配合的轻声问了句,“然后呢?”

    听到她问,乔玖音果然更开心了。“方慕当时就说,要把蛋糕让给姐姐,因为是姐姐先点的。因为是我先点的,所以它理应归我,而不会因为你比我小,是我的妹妹,就让我无条件让给你。”

    乔玖音见乔玖笙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她自嘲一笑,说道,“小笙,你永远不明白,对我来说,方慕那话代表着什么。”

    乔玖笙其实是明白的。

    一个人,在家里长期受到长辈和兄长的冷落跟不公平对待,陡然遇到方慕这样按规矩办事的人,乔玖音心里难免会动心。

    乔玖笙不禁暗想:感情老子受了两世的苦,归根结底,罪魁祸首竟然是一块沙河蛋糕?

    操他娘的沙河蛋糕!

    “你跟方慕一起,陪他过了六个生日,除了第一年,你觉得好玩,给他做了一个蛋糕之外,之后五年,哪一次不是我帮你做的?”乔玖音想到这个就来气,“你送给他的那些礼物,哪一样不是我帮你挑选的?”

    乔玖笙有些心虚,这么说来,她的确是挺混蛋啊。

    “可每一次,将蛋糕端给方慕的时候,我都有告诉他,我是请你做的。送他礼物的时候,我也明确跟他说过,是我和你一起去挑选的。”乔玖笙挑眉,心里不服,“我并没有将所有好处都揽在自己身上啊。”

    “是。”乔玖音愤怒,“你明明都诚实的告诉他了,可方慕还是看不到我的好,他的眼里依旧只有你。哪怕你借花献佛讨好他,他也只会觉得你可爱。可我呢?他见到我,最多也就说一句:蛋糕很好吃,谢谢你。”

    乔玖笙纳闷,“这也是我的错?”

    她感到不可理喻。

    “每年要到他生日的时候,我都会提前一个月去准备材料,用尽一切心思做出一个美味的蛋糕,就为了让他多看一眼,多吃几口,多跟我说几句话。”乔玖音想到那些年,暗戳戳喜欢方慕的自己,不禁感到不值和委屈。“明明我爱他比你更深,他的眼里始终只有你。”

    “他对你的一心一意,既让我难过,又让我喜欢。”

    她也想要找一个一心一意爱自己的人,可那个人不喜欢她,他满心满眼都只有乔玖笙。

    乔玖笙!

    乔玖笙!

    次次都是乔玖笙!

    乔玖音不明白,她到底比乔玖笙差在哪!

    听到乔玖音这么说,乔玖笙反倒懵了。

    那么,乔玖音到底是因为妒忌怨恨,想要将爱她的方慕抢过来。还是因为真心爱方慕,才想要跟他在一起?

    乔玖笙弄不明白,她估计乔玖音自己都分辨不清。

    或许,乔玖笙已经成了乔玖音心底里的一颗刺,时时刻刻都在扎她的心。

    扎得太疼了,乔玖音为了拔掉这颗刺,愿意用尽一切办法吧。

    “我实在他喜欢他了,尤其是在我们三个人呆在一起,他的眼里却永远都只有你的时候,我就更喜欢他。”乔玖音想到那些年,她像个透明人一样在一旁,抱着痛苦的心,欣赏乔玖笙与方慕恩恩爱爱,就觉得苦涩。

    “我努力去学习你说话的神态,去适应你喜爱的那些服装,我常常在私底下模仿你,就是希望方慕有一天也能多看我一眼。可是他也跟爸爸哥哥他们一眼,眼里只有一个你,没有我。”

    “我以为我可以像以前一样,继续忍下去,等你们结婚了,或许我也就心死了。”

    “可是毕业后,当我得知你们很快就会结婚,我才知道,我做不到看着你们幸福恩爱。”眼瞅着方慕就要向乔玖笙求婚了,乔玖音心里恐慌又不甘,她没有她想的那般大度,她得不到的人,凭什么乔玖笙就能得到。

    嫉妒、不甘,以及对方慕深深的爱慕,彻底将乔玖音心里最后一丝善良湮灭。

    她心里不禁生出一个念头来:如果小笙彻底从方慕身边离开,方慕会不会注意到跟小笙长得一模一样的自己呢?

    这样的念头,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反倒越来越强烈。

    最终,乔玖音变成了魔鬼,她朝自己的亲妹妹伸出了魔爪。

    乔玖笙无言的注视着已经疯了的乔玖音,她明白,这个人是彻底坏透了。

    坏到了骨子里,坐牢都不能把她给扳正过来。

    不过,乔玖笙本来也不打算扳正她。

    她想搞死她,就是没那个机会。

    “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乔玖笙说。

    乔玖音注视着她,明明美得像朵粉色蔷薇,目光却像罂粟似的,美则美矣,却让人头皮发麻。“问。”虽然她嫌弃乔玖笙话多,但念及这个人很快就要被方慕的人接走,她这辈子或许都不会再跟她再见面,也就大度起来。

    乔玖笙问,“伤害我,你后悔过么?”

    乔玖音表情一滞。

    她的神色,有片刻的迷茫。

    那毕竟是自己的妹妹,看到她被甩出车外,掉落大河的时候,乔玖音心里是后悔害怕的。不过,那些懊恼,在三番四次被乔玖笙在暗处恐吓过后,反倒变成了恨意。

    乔玖笙看到乔玖音目光连番变化,有迷茫,有悲伤,还有恨意,就是没有悔恨,她就死心了。

    “我还有…”

    乔玖笙话还没说完,乔玖音就瞪了她一眼,“废话怎么这么多。”

    乔玖笙赶紧将右手举起来,急切申明,“就最后一个问题。”

    “问吧!”乔玖音语气极不耐烦。

    乔玖笙挪了挪位置,找了个让自己觉得舒服的位置,这才问道,“都说虎毒不食子,主动抛弃了那个孩子,这几个月来,你晚上有没有做过噩梦?”

    这话一出,乔玖音表情瞬间剧变。

    “你怎么知道?”

    她声音里带着紧张和惊恐。

    乔玖音不觉得这是方慕告诉乔玖笙的。她认为那件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被方慕知道,已是意外,但乔玖笙又是怎么知道的?

    表情几度变化,乔玖音想到什么,忽然问乔玖笙,“那次在医院,你是故意提到那个被盗的…孩子,好引起方慕的怀疑?”

    乔玖笙嘴角挂着讳莫如深的笑。

    乔玖音瞬间明白了一切。

    这傻白甜竟然也知道耍计谋!

    乔玖音眉头一皱,想到什么,突然问,“你问我这些做什么?”在乔玖音的认识里,乔玖笙一向是个没城府的天真丫头,或许有几分娇蛮和小聪明,也有智商,但绝对算不上‘高智商’。

    上次在医院,乔玖笙故意说那些话吸引方慕的注意,这已经超过她的智商范围了。

    现在的乔玖笙,已经不是乔玖音所熟悉的那个乔玖笙了。

    那么她刚才所作所为,应该也是别有目的。乔玖音目光一凝,疑声问乔玖笙,“你又在耍什么手段?”

    乔玖笙耳朵动了动,听到了屋外传来的车声,她嘴角的笑容,变得狡黠而灿烂起来。“恭喜你,终于意识到你被耍了。”

    “什么?”

    乔玖音错愕不已。

    她这话什么意思?

    乔玖笙歪歪头,她拿右手关掉了录音,然后笑成了一颗璀璨的星。乔玖音注视着她摸戒指的动作,感到疑惑,她在做什么?

    “姐。”乔玖笙笑意吟吟看着乔玖音,忽然说了句,“26年…”

    “什么26年?”

    乔玖音感到不安。

    乔玖笙摇摇头,没有解释,只是说,“姐,你靠过来点儿,我有个秘密,一直没有告诉你。”

    ------题外话------

    最后一天,月票和免费的评价票会在月底清零。

    姑娘们,别浪了你们的票子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