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54章 该狠的时候绝不心软
    乔玖音一脸戒备地盯着乔玖笙,没有走过去。

    乔玖笙继续说,“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突然从医院里逃出去么…”

    话没说完,乔玖音就朝她走了过去,她将脸贴在乔玖笙脸庞,问她,“为什么?”这也是她一直疑惑的问题。

    “你再过来点儿,我跟你说。”

    乔玖音沉吟片刻,依言靠了过去。

    她刚将头凑过去,乔玖笙忽然伸出自由的右手,按住乔玖音的头,跟着,她一口咬在乔玖音的耳朵上,开始疯狂地撕拉。

    “啊——”

    乔玖音的耳朵传来剧痛感,她的耳朵,硬是被乔玖笙活生生撕开了一条口子。

    乔玖音开始拼命的挣扎,嘴里也发出痛不欲生的叫声。

    这时,乔玖笙捧住她脑袋的右手松开,她表情一狠,右手盖在乔玖音的脸上。曲起食指和中指,乔玖笙的手在乔玖音脸上摸了摸,最后,她在乔玖音愤怒挣扎的时候,准确地将那两根手指,插进了乔玖音的眼眶里。

    “啊!”

    乔玖笙的惨叫声,冲破房顶,将天空都撕裂开一个口子。

    乔玖笙的两根手指死死地插在乔玖音的眼眶中间,她感受到眼球被她的手指挤爆了。

    她心里发怵,手上的动作,却没有片刻迟疑。

    该狠的时候,乔玖笙绝不会心软。

    狠狠地将乔玖音左边的耳朵撕了下来,乔玖笙嘴里咬着她的耳朵。乔玖音疼到癫狂,她胡乱地用双手打乔玖笙,乔玖笙怕伤到孩子,便抽出二指,坐回了小床上。

    乔玖音痛得跪坐在地上。

    血从她的眼眶里流出来,落在她水蓝色的纱裙上,染红了布料。

    她捂住眼睛,悲痛地叫个不停。她感受到血在往外流,可她看不到任何东西,她只觉得痛,痛到不能承受。

    “啊…”乔玖音捧住脑袋哭个不停。

    “我的眼睛…”乔玖音说完话,几乎痛得快要晕死过去。

    她的话语间,充满了绝望,就如同上一世被割掉舌头,只能用一双眼睛绝望的看着这个世界的乔玖笙一样。

    乔玖笙坐在小床上,拿血红的眼睛注视着面容扭曲,惨叫不停的乔玖音。

    她倏然笑了。

    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26年…”开口时,乔玖笙的声音带着沙哑之意,“整整26年,我都被你关在那小屋子里,吃不饱穿不暖,夏天,我热到周身发臭。冬天,我冷到骨骼发寒。”

    那屁大点的屋子里,破旧的马桶永远散发着一股臭味。

    冬天,那破了洞的窗户口,时常灌进来寒风。

    乔玖音对她苛刻到,都舍不得多给她一件抵挡风寒的棉袄,冷到关节发痛。

    她永远都吃不饱,长期的吃不饱导致她营养不良,才49岁,头发几乎全部掉光了。她不再年轻貌美,她的手,老得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妇人那样,沧桑丑陋。她的身躯瘦到只剩下骨头,皮肉松垮不再紧致…

    乔玖笙看着自己一天天变丑、变老。

    她想死。

    她听说,撞墙会死人。她撞了无数次,换来的只是额头一道道的伤疤。

    她仍然苟延残喘着,想死都死不掉,没人能体会到乔玖笙的绝望。

    “我看着你嫁给那个原本说要娶我的男人,我看着你像个高傲的公主一般走到我的面前,炫耀你怀了他的孩子!你把我关起来还嫌不够,你竟狠心割了我的舌头!”

    “乔玖音,你现在很痛,是吗?”乔玖笙笑道泪流满面,“告诉你,我也曾这么痛过!”

    “就像我无法体会到你被家人冷落忽视的那种感觉,你也无法体会到我被活生生割掉舌头,血流满地的那种痛苦!”

    乔玖笙抽噎一声,看着满地滚爬的乔玖笙,她深吸一口气,却是再也笑不出来。

    她哭着对乔玖音说,“你是我的姐姐啊,是与我同卵双生的亲姐姐!这个世上,我们本该是最亲近的人,可你呢?”

    “你为了个男人,谋杀我、囚禁我、折磨我、虐待我。”

    “乔玖音,你到底是不是人,你那样对我,你的心就不会痛吗!”最后那话,乔玖笙几乎是吼出来的。

    吼完,她像是彻底没了力气一样,跪在床上。

    她望着模样疯疯癫癫,不停地呢喃着:“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我的耳朵没了、我好痛、救救我、乔玖笙,你好歹毒…”之类的话的乔玖音,也是泪中带着凄凉伤心的笑。

    报了仇,她开心吗?

    她只觉得痛心!

    姐妹相残,这何其讽刺!

    乔玖音根本就没听见乔玖笙在说什么。她痛到神志不清,她只知道抱着头在地上打滚,嘴里不停地念道,“小笙,救我啊!”

    “小笙,我眼睛好痛,我好痛,小笙,你放过我吧…”

    乔玖笙流泪看着乔玖音,哪怕心里痛得很,她也无动于衷。

    救我…

    上一世,她在被割掉舌头的时候,也曾跪在地上求过她。

    可她呢?

    她就像个聋子一样,装聋作哑。她将刀伸进她嘴里的时候,可不见半点不忍。

    …

    从乔玖笙打开定位的那一刻开始,方俞生就接收到了她的位置。

    他第一时间联系警察,与他们一同前往手机上显示的那栋小区。

    他们的车刚停到楼房下面,就听到一阵石破天惊般的惨叫声。

    乔玖笙的真实声音跟乔玖音的声音差别不大,方俞生粗听还没分辨出来,他唯一思索,确认那是乔玖音的声音后,便安了几分心。

    这栋楼房共有八楼,没有电梯。还未到八楼,就听到屋内有女人的痛叫声和另一女人的哭泣声。

    在哭的那个,是乔玖笙。

    在叫的那个,是乔玖音。

    警察撬开门锁,一群人鱼贯而入,看到小屋内的画面,都觉得不适。

    方俞生目光匆匆略过在地上痛苦打滚的乔玖音,最后定格小床上,跪坐着的乔玖笙身上。她看上去似乎还好,没有受到虐到。方俞生特意多看了眼她的双腿,没见到大量的血迹,确认孩子们都还安全,这才放心。

    他的目光在乔玖笙嘴角的血液和她身旁的半只耳朵上。

    一眼,方俞生就明白了这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脚踩在乔玖音流出的血液上,走到小床边上,将哭得近乎失去理智的乔玖笙抱在怀里。

    “好了,阿笙,都结束了。”方俞生尽量放轻自己的声音。

    乔玖笙像是没听到他的声音,她靠在他怀里,嘴里不停地说,“明明是姐妹啊…”

    “怎么能这么对我?”

    “怎么能呢?”

    方俞生不知道上一世乔玖笙的那些经历,只当她是在说车祸那件事。他心里钝痛,不由得将乔玖笙抱得更紧。

    尽管乔玖音是犯罪分子,但警察还是第一时间给医院打了电话,将乔玖音送去了医院。

    方俞生也抱着乔玖笙下了楼,去了医院。

    乔玖音的眼球都爆了,那双眼睛自然是没法治好了。

    她瞎了。

    而被乔玖笙活生生撕下来的那只耳朵,如果及时缝上的话,还能起个‘装饰门面’的作用,但警察却没在事发现场找到那只耳朵。

    事实上,方俞生在抱起乔玖笙的那一瞬间,就将那只耳朵给顺走了。

    去医院的路上,路过一条河,他面无表情、一脸平静地将那只耳朵扔进河沟里去了。

    乔玖笙到了医院,稍微冷静了些。方俞生直接带她去住院部,先用温热的水打湿毛巾,轻轻地擦掉她嘴边的血液。全程,乔玖笙都没有吭声,她只是望着某处,陷入发呆模式。

    医生来给她做了检查,确认她并无大碍,只是受了些惊讶(?),便让方俞生安心。

    等医生走了,方俞生这才问乔玖笙,“阿笙,你在想什么?”

    乔玖笙眼珠子转了转,她扭过头来,对上方俞生担心的目光。

    想了想,她说,“我要刷牙。”

    愣了愣,方俞生才点头。

    “好。”

    他让戚不凡去买了牙刷和牙膏,亲自兑好温水,看着乔玖笙刷了一遍又一遍。

    见她再刷下去,牙齿就要出血了,方俞生这才抢走她手里的牙刷,蹙眉说道,“好了,今天不许再刷了。”

    乔玖笙仰头看着他,目光有些厌恶,“还有血…恶心。”

    方俞生一皱眉。

    他突然捧住她的脸,低头攫住她的唇,舌头伸进去,将她口腔每一处都掠过。过了一会儿,方俞生松开乔玖笙,他捧着她的脸颊,望着乔玖笙的眼睛,一字一句,缓缓地、清晰地告诉她:“现在,你的嘴里很干净。”

    乔玖笙像是终于察觉到了累,直接一闭眼睛,栽倒在方俞生怀里。

    方俞生接住她,把她抱到床上。

    看着她入睡,方俞生这才叹了口气。

    等乔玖笙醒来,第一时间就觉得饿,喊着要吃东西。方俞生让戚不凡去买了些饭菜,乔玖笙看到那菜里有猪肝,她看着那猪肝的颜色,想到什么,忽然推开餐桌,跑去洗手间一顿狂呕。

    深觉自己又在无形中犯了错的戚不凡,赶紧溜了。

    方俞生见乔玖笙才吃两口饭就全部吐了,挺心疼她。

    “你想吃什么?”他露出个有些难为的神色,对乔玖笙说,“我去给你做。”

    乔玖笙瞅了他一眼,说,“我想吃桂花糯米藕、蛋黄焗南瓜、筋骨牛肉卷,再来一道佛跳墙。”

    方俞生一脸冷漠地打破她的美好幻想,说,“煮方便面或者是煎牛排,二选一。”

    这选项有点儿残忍。

    乔玖笙思来想去,还是说,“煮方便面吧,加个鸡蛋和蔬菜。”

    方俞生嗯了声。

    “行。”

    乔玖笙又补了一句,“煮两包。”

    方俞生目光落到乔玖笙小腹上,问了声,“要不煮三包?两个孩子一人一包,你也要一包。”

    “方俞生,这次出院,你记得让戚不凡修个猪圈。”乔玖笙指着她自己,笑着说,“猪就该呆在猪圈里。”

    这是在讽刺方俞生拿她当猪养。

    方俞生摸摸鼻子,有些想笑。

    “你再睡会儿,我去给你弄东西吃。”

    方俞生在郡阳市没有固定住所,每次来都住在酒店。想着乔玖笙是郡阳市人,以后来这边机会多,便让戚不凡去新建好的楼盘里买一套百多个平米的精装房,以后也有个落脚地。

    戚不凡去买房,方俞生提着方便面回酒店。

    酒店有厨房,他花了点儿时间做好面,提着面回医院,在医院大门口,撞见了乔家人。

    乔森沉着一张硬朗的脸,当他看到方俞生的时候,表情就更显得复杂了。

    方俞生朝他点点头,提着汤面进了住院部。

    乔森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眉头一蹙,他对身边的季卿说,“这他妈到底算什么事?”

    季卿没吱声。

    直到现在,乔森都还是懵的。

    谁来告诉他,二妹和三妹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去年明明已经宣布死亡的二妹,竟然没有死,反而顶替了三妹的身份,嫁给了三妹的男朋友!而本该嫁给方慕的三妹,竟然在车祸后失踪了,还换了一张脸,嫁给了前男友的大哥!

    ------题外话------

    乔玖音:这个傻白甜竟然敢阴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