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55章 乔玖音的结局
    二妹跟方慕散伙了…

    三妹跟方慕的大哥生活美满,夫妻恩爱…

    二妹和前夫又合伙来绑架三妹,结果偷鸡不成倒蚀把米,反倒被三妹咬去了一只耳朵,弄瞎了一对眼睛…

    到底孰是孰非?

    家里爷爷眼瞅着就要掉气了,两个妹妹又上演了一出连剧本都不敢这么写的大戏,乔森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

    而在病房里,乔玖笙只顾着低头吃面,根本不知她家老大已经愁得脑仁都疼了。

    方俞生煮的方便面,特别美味,这或许跟他们都姓方有关系。

    乔玖笙只吃了一口,就朝方俞生竖起大拇指。“味道很美味啊,老骚货。”没看出来,他有当大厨的潜力。

    方俞生忍不住曲起右手的食指,轻轻地敲了敲乔玖笙的脑袋瓜子,纠正她的称呼,“把骚货换成公。”

    老公…

    乔玖笙依然喊,“老骚货。”就是不叫老公。

    方俞生也不坚持继续纠正她,算了,她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只要不是前夫,其他什么都行。坐在床尾,方俞生似是无意地提了句,“我来的时候,在医院门口遇到了你大哥。”

    吃东西的动作一停,乔玖笙抬头看着方俞生的脸,问他,“老大跟你说什么了?”

    “什么都没说。”说完,方俞生想到什么,忍不住摇头失笑,他道,“我要是摊上你们这样两个妹妹,我大概只想去死一死。”都说长兄如父,乔森肯定头都大了。

    方俞生挺同情乔森的。

    乔玖笙抿抿唇,没接话。

    她吃完面,才觉得胃里饱饱的。

    摸摸肚子,乔玖笙对肚子里面两个小家伙说,“这是你们爸爸做的,喜欢吃的话,以后让你们爸爸做更好吃的。”乔玖笙瞄了眼方俞生,笑眯眯地说,“俞生,以后去学学做饭吧,你孩子们很喜欢你做的。”

    方俞生:“…”

    请不要喜欢我做的饭,谢谢。

    起身,方俞生一边收拾餐盒,一边对乔玖笙说,“你打算怎么处置乔玖音?”

    乔玖笙没犹豫,态度干脆,语气冷血地说,“交给警察,让她把牢底坐穿。”

    方俞生勾唇淡笑。

    很好,对待敌人,坚决不心慈手软。

    他就爱这样的女人。

    “如果你大哥替她求情了?”方俞生不经意的问。

    乔玖笙冷笑,“替她求情?”乔玖笙反问,“那谁来替我受过的苦买账?”靠着枕头,乔玖笙看着窗外飘摇的细雨,记忆飘回她刚重生的那一天。

    她醒来,发现自己坐在车上,窗外的雨很大,她凝视着乔玖音年轻依旧的脸颊,心境很恍惚。一时,她有些分不清上一世的悲惨经历到底是一场梦,还是真实经历过。

    结果,还不等她搞清楚这一切,乔玖音就对她下了杀手。

    两世为人,她早就不是曾经那个娇惯的傻白甜了。

    “车祸后,我为什么宁愿找你寻求庇护,也不肯回郡阳市找老大?”乔玖笙勾起一个冰冷的笑意,“因为我不想老大难为,我跟乔玖音都是老大的妹妹,老大知道了乔玖音做的事,一定会很失望。但除此之外,他又能为我做什么?”

    “帮我对付乔玖音?算了吧,对他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他顶多是将乔玖音叫回来,严加管教罢了。”

    “可我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乔玖笙脸彻底冷了下来,见方俞生看着自己,乔玖笙丝毫不避讳她对乔玖音的恨和憎,“我要她下地狱,我要她尝受所有我曾经受过的苦。而老大无法帮助我复仇。”

    乔玖笙仰起头,对上方俞生淡然平静的目光,又说,“只有你能让我活下去,让我报仇。”

    方俞生轻笑出声,开玩笑似的跟乔玖笙说,“那我真庆幸,我对你来说,还有利用价值。”她不来找他,他或许会再一次错过她。

    方俞生忽然一愣。

    再一次错过她?

    他有些困惑,他为什么要用再字?

    方俞生觉得自己或许遗忘了什么,但他一方面又无比确信自己的记忆没有问题。他深深地看了眼乔玖笙,表情有些古怪。

    乔玖笙放下枕头,打算躺一会儿。方俞生飞快地瞄了眼病房外,这才拿着食盒去清洗。

    门外,乔森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

    他到的时候,正好听到方俞生询问乔玖笙打算怎么处置乔玖音。

    乔森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所以刚才病房里的对方,他全都偷听到了。

    乔森的手,在门把上松了又捏紧,然后又松开。如此反复几次,最后他还是垂下了手。

    是啊,他来替阿音求情,那小笙这一年吃过的苦,流过的血,又该谁来买账?

    阿音自己做错了事,也是该付出代价了。

    医院每道病房门都有一个正方形的镶玻璃的探望口,方俞生看到一道黑影从那探望口一闪而过,便知道乔森已经离开了。

    事实上,方俞生早就知道乔森站在门外。他故意在他来的时候问乔玖笙,就是想让门外的乔森听到乔玖笙的真实想法。这样,就能避免乔森找乔玖笙替乔玖音求情。

    乔玖笙又是个心软的,她若是一时心软答应了,那多不好。

    方俞生就是要绝了乔玖音的所有退路。

    当天晚上,乔森来探望乔玖笙。

    兄妹俩再次见面,却是相顾无言,彼此都感到心情沉重。

    乔森有很多关心的话想要问乔玖笙,他想给乔玖笙一个迟来的拥抱,他想对乔玖笙说道歉。一时间心绪难平,反倒说不出话来。乔玖笙也看着他,沉默了许久,嘴角浅浅地勾起了一个笑。

    “老大。”乔玖笙还是那个乔玖笙,却又不是乔森认识的乔玖笙。

    乔森觉得,眼前的这个小笙,似乎变得格外年老。

    虽然她的模样依旧年轻,但她皮囊下的血肉骨骼,已经进入老朽状态。

    乔森皱眉,不愿意再看这副样子的乔玖笙。

    “这一年多时间,委屈你了。”乔森说完,又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对不起,大哥没能第一时间将你认出来。”想到自己几次见乔玖笙,都没有将她认出来,乔森心里是愧疚的。

    乔玖笙不是很在意,她摇头淡然地笑,还开导他,“毕竟模样不同,就算你察觉到什么,也不会深想的。”

    乔森倒也没有反驳。

    说了这些话,两人之间又沉默下来。

    过了会儿,乔森又主动找话题。

    他看向乔玖笙的肚子,说,“爷爷还没有病倒前,阿卿给他看过两个小宝宝的B超照。”说完,乔森忽然一皱眉,他忍不住问乔玖笙,“你大嫂,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之前乔森没觉得哪里有问题,刚才说到B超这事,他才察觉到季卿的异常。

    季卿这人,从来不管闲事,若她不知道戚芸笙就是乔玖笙,断然不会把她的B超拿回来给家里人看,更别说,还答应将为爱加冕借给乔玖笙了。

    乔玖笙失笑,说,“大虎子也有不虎的时候。”

    乔森面色有些尴尬。

    不过,这一声大虎子,算是把这一年多的疏离,给彻底打消了。

    乔森假装冷下脸,斥责乔玖笙,“叫大哥,不许叫大虎子。尊老爱幼,读的书都读哪儿去了?”

    乔玖笙偏要固执地叫一声,“大虎子。”

    乔森沉默了两秒,面无表情地回了句,“三狗子!”

    “大虎子!”

    “三狗子!”

    “哥。”乔玖笙忽然改口。

    乔森微微一愣,有些惊讶。

    乔玖笙很少正儿八经的管他叫哥,他有些受宠若惊。同时,他也从乔玖笙这声哥里,听出了坚决的意思。乔森面色微沉,果不其然,他听到乔玖笙说,“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没经历过我吃过那些苦,就没有资格开口让我原谅乔玖音。”

    乔玖笙俏丽妩媚的脸颊上,多了一层乔森从未见过的狠绝,“我跟她之间的恩怨,已经到了不可调节的地步。要么我死,要么她进监狱。”

    乔森满嘴苦意。

    “就…真没有缓解的余地么?”

    乔玖笙不吭声,但眼里的决然,已经告诉了乔森答案。

    乔森眼神一暗,心里一片发苦。

    “父母早逝,爷爷所剩时日已不多。很快,我就只剩下你和阿音两个亲人了。你远嫁滨江市,阿音又…进监狱的话,我们这个家,就真的拆散了。”都说长兄如父,这些年,乔森心里也承受了许多。

    当年勐海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他已经二十四岁了。

    他心里也是痛的,但他能怎么办?

    他必须承担起一切。

    只因为他是哥哥。

    因为是大哥,所以他不能哭,他若哭了,下面两个妹妹怎么办?他不仅不能哭,还得在二妹面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还要在三妹面前温声轻语,生怕说重了话、说错了话,刺激到她。

    谁都过得不容易。

    乔玖音只看到家里人对他的不公平,却没有看到乔森的苦苦支撑,没有注意到从勐海回来后,乔玖笙一日日憔悴消瘦下去的身子,以及她夜半时分醒来的刺耳尖叫。

    乔森的话,让乔玖笙心里发酸。

    但那又如何?

    “哥,不管怎样,我永远都是你的妹妹。”乔玖笙摸了摸肚子,说,“我困了,我得睡了,哥,你也忙去吧。”

    这是下逐客令了。

    乔森叹息一声,缓缓站起身,离开了病房。

    等他一走,乔玖笙就睁开了眼睛,她望着窗外染了霓虹色彩的黑夜,心里一阵发酸。

    这个家的确是破碎了。

    大虎子、小二黑、三狗子,再也拼不成一个三角形了。

    乔森离开乔玖笙的病房,又去了眼科住院楼。他站在病房门,看着病房里发完脾气,刚刚累到睡过去的乔玖音,没有推开门进去。乔玖音直到现在都无法接受她眼睛已瞎的事实。

    她醒了就砸东西,没完没了地砸。

    乔森黯然转身,迎面看见季卿走了过来。

    “阿卿…”乔森第一次感到这么累。

    季卿牵着他的手,带着他离开住院部。两个人上了车,季卿背靠着车椅,让乔森躺在他的大腿之上。乔森看着朦胧的车灯,耳旁,响起季卿温柔的声音,季卿一直在乔森的耳边,轻声哄他,说,“乔森,你累了,你需要休息。”

    渐渐地,乔森睡了过去。

    见他睡着,季卿有些心疼的抚开乔森紧皱的眉头。

    …

    乔玖音再次醒来,眼前依然一片漆黑。

    她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当前时间,是白天,还是黑夜。

    门似乎被推开,走进来几个人。

    乔玖音心里琢摸着这些人的身份,就听到一道冷肃铁厉的男人声音,对她说道,“乔玖音小姐,经调查,我们判定你涉嫌策划参与三起盗尸毁尸案、一起故意杀人未遂案,以及一起故人杀人案。”

    三起盗尸毁尸,一起在去年三月,另外两起是在五天前。

    杀人未遂,是指故意制造车祸事故,试图谋杀乔玖笙,虽没有成功,却致使乔玖笙身受重伤。

    故人杀人案,则是在医院产房,故意放弃抢救活婴一名。

    警察宣读了案件详情,然后对乔玖音说,“因嫌疑人身体未康复好,批捕日期将推后二十天。这期间,将由我局邢菲同志负责监督嫌疑人。望嫌疑人配合我们工作…”

    乔玖音呆坐在床上,听到警察们匆匆离开,她呆呆傻傻的模样,如同丢了灵魂。

    ------题外话------

    大家五一多多休息哦~

    推荐好友叶苒文文:《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

    他是个残废,她是个瞎子。

    所以,当他们凑成一对的时候,世人惊叹:天造地设!

    傅悦也这么觉得。

    她是和亲公主,傅悦知道,如果不是姐妹们都嫁人了,秦国只要嫡出公主,这份差事是轮不到她这个眼瞎的公主头上的,当然,她都二十岁的老姑娘了,青春如流水啊,再不嫁人就老了,和亲就和亲呗,只要嫁的人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她就没意见。

    可是天不遂人愿,她虽然嫁了个没缺胳膊的,可是却是个断腿的……

    咳咳,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残废腹黑王和一个瞎子单纯妃日常尬聊,尬着尬着尬出感情的故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