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56章 难以启齿的童年经历
    乔玖笙第一时间得知了乔玖音被警察问候的消息,闻言她也只是苦涩一笑,心里并无半分快意。

    上一世的仇,突然得报,一时间,乔玖笙竟觉得茫然。

    那么下一步,她该做什么?

    似乎就在这一瞬间,她就失去了生活的期待。

    这种消极的念头,仅仅只出现了一瞬间,便被乔玖笙给打散了。

    胡想啥呢?

    她肚子还揣着两个小家伙,身边还有个方俞生,爷爷还等着她去陪,还有许多美景等着她去欣赏。她在这儿伤春悲秋个屁!

    出院后,乔玖笙跟方俞生在郡阳市住了几天,这几天,乔玖笙都在陪乔云帆。

    与此同时,滨江市那边,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首先,方氏内部大乱。

    方慕打算独立门户,在他的授意下,许多掌管方氏的高层领导纷纷辞职。

    其次,有多家报社,都收到了一个自称是程柯的男人的电话邀请。在电话里,程柯隐晦地提到,他有关于方氏副总方慕的猛料要爆。记者追问是什么事,程柯又不肯明说,只含糊其辞地提到囚禁、侮辱、折磨等令人遐想连篇的词。

    不知怎的,这事走漏了风声。

    一个在多年前被判定为死亡的男人再次出现了,这既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又让人感到神奇。许多灵敏的人,都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程禾影视公司虽然已经倒闭,不复存在,但社会上关于程柯那些风流往事的传说却一直都存在。

    程柯的一生,真正活成了一句话——

    哥不混社会多年,社会却处处留有哥的传说。

    程柯这样的人物,要爆料一件跟方氏副总有关的猛料,这个消息被人无意传出来,瞬间引起许多人猜测。

    方慕有什么猛料捏在程柯手里?

    一些出现在那天的牌局上,听到过巫闻说的那些有关程柯虐童传闻的人,在听到这个风声后,不由得想到龌龊的一面——

    据说,曾有艺人为了巴结程柯,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做了程柯的枕边人。

    方慕的母亲就是女明星穆晨,穆晨跟过程柯一段时间,有没有可能,传说中那个将自己孩子送去给程柯做枕边的人的女艺人,就是穆晨?

    这个猜想,虽然大胆、令人恶寒,但越是让人觉得恶寒的猜测,越令人兴奋、激动!

    方慕模样生得好,想来他小时候应该也很好看。

    这么一想,似乎处处都很合理。

    方慕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架空方氏高层领导层,并没有关注这些八卦。

    当他接到梁奇文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隐晦地询问他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人的时候,方慕这才意识到出了问题。

    “怎么了?”方慕问梁奇文。

    梁奇文似乎觉得难以启齿,怕伤到方慕的自尊心。

    他沉吟了片刻,最后还是将有关程柯的那些传闻,说给了方慕听。

    方慕接电话的时候,看似平静,挂了电话后,他却猛地将电话砸到了办公室的墙上。

    “程柯…”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他在喊程柯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露出一种狠戾、恨意来。他恨不得像用牙齿和舌尖撕碎程柯这两个字一样,撕了程柯这个人。

    方慕第一时间联系侦探,秘密地在全城搜索程柯的下落。

    一连三天,都一无所获。

    方慕越来越心忧。

    第三天的晚上,他下班回到家,在过马路的时候,看到一个穿西装、身材中等,却有一个大肚的中年男人时,脑子里忽然跳出一个魔鬼。那魔鬼挥舞着手里的铁叉,对他龇牙咧嘴地说:“撞死他!他该死!”

    方慕表情蓦然间变得狠厉起来。

    他忽然加快车速,无视红绿灯,直朝那个人撞了过去。

    “啊!”

    那个人来不及躲,吓得一屁股坐在斑马线上。

    车子的车头,却险险的停在他的脚前七八公分处。

    中年肥胖男子愣愣地看着那宾利车的车头,脸上冒冷汗。男人抬头,对上车子里驾驶座上那个冷厉男人的脸,吓得打了个冷颤。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

    充满了邪恶、恨意与杀意。

    男人哆哆嗦嗦爬起来,顾不得索要精神损失费,拖着肥胖的身躯,摇摇摆摆地跑了。

    他得抽空去烧个香,否则会噩梦连连。

    身后的车子催促不停,方慕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才差点就一时失去控制,杀了人,也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一丝懊恼爬上心头,方慕一拳砸在座椅上,这才开车离开。

    回到家,方慕又接到侦探的电话,得知侦探还没有找到程柯的藏身之处,方慕想杀人。

    方俞生!

    这王八蛋!

    绝对是他将人藏了起来!

    方慕这个晚上,连方善都没看一眼,直接裹着被子就睡着了。他睡到半夜,迷糊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前站着一个肥胖的男人。

    方慕所处的位置,也不再是他自己的别墅,而是另一栋明明很眼生,却又让他熟悉到骨头都忍不住发凉的别墅里。别墅里,只有他和面前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

    男人穿着奢侈品牌的定做西装,却像是肥猪穿靴子,不伦不类。

    他手里戴着一双白色的手套,站在灯光下,朝方慕露出一个虔诚而又变态的笑容。

    “好孩子,来我这里。”男人对他说。

    方慕浑身发抖。

    他捏紧了拳头,看着年轻时候的程柯。

    方慕低头,看到自己的一双手,小得可怜。

    明明知道这是一个梦,梦里的事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方慕还是体会到了一阵绝望。他知道自己已经强大了,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早就被他打败了,还被他给关了起来,沦为了千人骑的悲惨结局,但他还是害怕。

    十岁的方慕,害怕四十岁的程柯。

    十岁、十一岁这两年,是刻在方慕骨头和心脏上的恐惧时光。

    他年少时候,还时常梦见这些画面,后来他越来越强大,就很少会再梦见那些画面了。

    方慕注视着程柯,他的身体一边颤抖,却还是慢吞吞地朝他走了过去。因为他知道,倘若他不听话,就会被打。他永远不会忘记皮鞭抽打在他瘦弱的身板上的感觉。那般痛、痛到撕心裂肺,让他想死。

    所以后来他得势了,第一件事,就是搞倒程禾影视娱乐,然后将程柯这个变态囚禁起来。

    心情不爽了,拿鞭子抽他!

    商场失利了,拿鞭子抽他!

    把小笙惹气了,也抽他!

    偶尔,他特别开心,又或是特别悲伤,就会喊上几个男人,看着他们将程柯压在身下,一遍遍、一次次、周而复始地侮辱。

    这些,都是程柯欠他的。

    “乖孩子,脱掉衣服…”

    恶魔站在身边,他的命令,方慕无法抗拒。

    方慕一点点剥了衣裳,看了那个男人拿变态又痴迷的眼神凌迟自己的全身。

    当肥胖男人戴着白手套的手,沿着方慕的肌肤,一寸寸抚摸、一边抚摸,一边说着变态不能入耳的话,方慕绷紧了身躯,想要奋起反抗,想要杀了他!可他已经试图反抗过,最后他都失败了。

    失败的后果,很可怕。

    他被程柯折磨一整宿。

    当程柯迫不及待地解开皮带,对他做着恶心的事时,方慕终于忍不住,小脸憋成了猪肝色,一声痛呼,从他嘴里发出来。方慕知道这只是梦,他想要醒来,可是他醒不过来。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程柯侮辱、折磨自己。

    尽管知道这是梦,但方慕还是从头到尾的经历了一场酷刑。

    终于,方慕醒来。

    他凝视着黑夜,眼里露出像小兽一般脆弱的目光。

    “唔…”

    他拽紧了被子,深深地吸了一口带着热气的空气,喉咙里似乎没有了那股窒息的感觉,脸色这才好转。

    方慕在床上躺了会儿,他走出房间,路过着装镜的时候,停下脚步,朝里面看了一眼。里面的人,身姿轩昂,体格魁梧,再也不是十七年前那个孱弱的小男孩了。

    如今的他,已经成长大,羽翼丰满,他已经不怕程柯了。

    方慕目光逐渐变得坚定。

    他离开房间,去了书房,打开K网——一个专门提供给杀手和雇佣主交易的网站。

    任何人,都能来这个网站点名要别人的命,只要你付得起高价。

    谁都可以来接任务,谁先成功,谁就能拿到雇用资金。

    方慕几乎是赌上了自己的全部身价,只为悬赏方俞生的人头。

    他打了一半的定金进网站,几乎就在他付款的同时,他的悬赏任务,第一时间挂上了暗杀网的顶端。血红色的几个大字,十分醒目——

    三亿美金,暗杀方俞生。

    血红色九个大字下面,是关于方俞生的生平介绍。

    几乎是在消息挂上去的同时,便被一个叫做‘Black’的人给领取了。本来,还有其他人想要领取这个任务,一瞧见领任务的人是Black,所有人都选择了旁观。

    方慕得到网站提示,定金已到对方账号,便第一时间联系了Black。

    F:【什么时候行动?】

    Black:【五天后,我会来Z国】

    F:【行。】

    F:【需要我配合么?】

    Black:【不用】

    下线后,方慕忍不住点燃一根烟。

    他打开落地窗,走出去,站在阳台上,感受着盛夏寂夜难得的清凉。

    …

    院方准许乔玖音明日就可以出院,也就是说,明天她就要被警方带走。

    乔玖音呆坐在床上,面无表情,心如死灰。

    她就那样静静地坐着,等着明天的到来。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一道轻缓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乔玖音右耳动了动,听到那个人走到她的床边,停下了脚步。

    是谁?

    乔玖音仔细凝听,但她毕竟不是方俞生,还做不到用耳朵辨人。她苦笑,问,“你是谁?”

    乔森敛眸看着乔玖音,沉默了许久,才叹了口气。

    听到声音,乔玖音坐姿微僵,喊了声,“大哥。”

    乔森在病床前蹲了下来。

    他将手放在乔玖音的双腿上,仰头看着乔玖音。

    乔玖音眼睛上的纱布已经取下,两个眼眶往里面凹地明显,一只耳朵也没有了,耳廓上有一圈丑陋的疤痕。说实话,这样的乔玖音,看着挺可怕的。

    瞧见她惨状的模样,乔森心痛不已。

    乔玖音猜到乔森在打量自己,她心里一慌,忍不住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惊慌地对乔森说,“大哥,你别看我!别看我…”她脑袋往左边一偏,努力遮住自己丑陋的左耳。

    乔玖音声音带着哭腔。

    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丑陋,尽管看不见,但她可以想象。

    她这么爱美要强的人,自然接受不了自己如今这丑陋难看的面貌。

    乔玖音下意识流露出来的自卑反应,令乔森心酸难过。乔森抬起双臂,捧住乔玖音的脸颊,对她说,“阿音,别怕,别躲着大哥。”

    “大哥…”乔玖音想朝乔森露出一个平静的笑容,但她试了试,无论如何都扬不起嘴角。乔玖音放弃了最后的挣扎,她索性将手从脸上拿下来,睁开一双眼睛。

    乔森陡然看到两个空洞的眼眶,也是一惊,嘴里不受控制地发出了轻轻的惊呼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