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58章 方美丽跟方可爱
    对于乔玖音来说,或许法律对她的制裁,并不是真正的惩罚。

    真正的惩罚,是到老到死,她都没法亲眼看一眼儿子,没法触碰到儿子。

    远处的一辆车里,乔玖笙和方俞生并排坐着,乔玖笙注视着方慕抱着方善坐进宾利车里,远远离开。她勾了勾唇,说,“俞生,我们要多做好事,为我们的孩子积福。”

    方俞生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捏她的手指尖,柔软的一点软肉,捏在掌心十分舒服。“好。”

    等他尽快处理完最后一件事,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干坏事。

    想到什么,乔玖笙又问,“乔玖音被我咬了耳朵,弄瞎了眼睛,我会不会去坐牢?”

    方俞生摇头,“不会,我已经让人上下打点好了。”

    “那就好。”

    乔玖笙可不想生完孩子后,还要去牢房里做月子。

    乔玖音进监狱的这天晚上,乔云帆病情忽然加重。已经坐车抵达机场,准备返回滨江市的乔玖笙和方俞生,在接到季卿的电话通知后,又第一时间往回赶。

    庄园里的保安和帮佣,看到乔玖笙,表情都有些复杂。

    曾经,谁人不羡慕乔家一对双生子貌美如花、感情甚笃。可这些时日,乔玖音和乔玖笙的事,闹得满城皆知,又上报又上电视,现在人人都知道乔家双生子的那些龌龊事。

    曾经那些人对乔家有多少羡慕赞扬,现在就有多少诋毁轻蔑。

    推开乔云帆的房门,乔玖笙正要进去,方俞生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看了眼来电人的名字,拉住乔玖笙的手,对她说,“你先进去,我有个电话要接,等会儿,我有话跟你说。”方俞生的神色严肃,乔玖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点了点头。

    乔云帆的呼吸变得很粗重,出气重,呼气几乎不可闻。

    见乔玖笙来,乔森往边上让了让,给她留了一个位置。

    季卿将乔玖笙拉到身边,对乔云帆说,“爷爷,小笙回来了?”

    乔云帆眼珠子似乎转了转,嘴角流出一丝口水,眼圈却又有些发红。

    他大概是从帮佣口里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加重了病情。

    他不能说话,但他垂在床上的手指,总在轻轻地抖动。

    乔玖笙看着爷爷,有许多安慰不舍的话想要说,但话到嘴边,她却失去了开口的勇气。

    这个家,已经破碎了。

    她无脸面对乔云帆。

    乔云帆就那样望着天花板,渐渐地,眼里连一丝光亮都没有。

    看这样子,乔云帆老爷子是熬不过今天晚上了。

    身为长孙,家里唯一的一个成年男人,乔森要负责处理乔云帆去世后的所有事务。他没有时间一直陪在这里,他还得跟管家一起去准备后事需要的东西。乔森离开后,屋内顿时就只剩下季卿和乔云帆两个人。

    季卿忽然说,“应该就是今天晚上了。”

    乔玖笙点点头,她也看出来了。老爷子的呼吸越来越长,越来越重,能不能撑过上半夜都是问题。

    季卿端了一把软椅子,递给乔玖笙,“你坐会儿,一直站着也吃亏。”

    “谢谢嫂子。”

    乔玖笙在椅子上坐下,季卿按了铃,对楼下的帮佣说,“麻烦李嫂送一杯咖啡、一杯蜂蜜西柚水上来。”季卿又补了句,“蜂蜜西柚水要加热。”

    “好的少奶奶。”

    季卿给自己也搬了张椅子。

    等帮佣将水送上来,季卿拿起咖啡喝,见乔玖笙低头喝西柚水,她就忍不住说,“阿音她…”瞄了眼乔玖笙,见她并不抗拒聊起这个话题,这才继续讲道,“其实我早就发现了阿音有问题。”

    乔玖笙抬头看着她,蹙眉,表情充满了疑问。

    季卿解释,“我们去滨江市那次,在喝茶的时候,阿音下意识挑了一杯菊花茶,却无视了近在眼前的西柚水。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奇怪,只是没有深想。后来,爷爷对你喊小笙,我看到阿音脸色不对劲,这才敢往深处想。”

    “你大哥是个粗汉子,他这些年,既要掌管珠宝公司,又要分心照顾爷爷,还得看着你们姐妹俩。对他来说,你们开心长大,健健康康,不往错路走,他的任务便是完成了。他是男人,总没有女人们那么心细,他没能将你认出来,你别介意…”季卿担心小笙会因为这事对乔森产生不满。

    人心,真的说不准。

    她之前以为乔玖音太爱方慕,看到乔玖笙死了,才想顶替她的身份,嫁给方慕。但她也没料到,乔玖音为了得到方慕,竟然对乔玖笙下了狠手。

    弑杀自己的亲妹妹,是个人,都很难做到吧。

    季卿是心理医生,一直都知道人的心理很复杂,也见过许多心理扭曲的人,只是她没想到,这样的人,会是自家的妹妹。

    她以为自己已经将人心看透了,可经历了这次的事,她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嫩了。

    担心乔玖笙会对乔森产生成见,季卿不得不替他开脱。

    乔玖笙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天真的小丫头了,她一听季卿这么说,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摇摇头,乔玖笙说,“我理解的,大哥也是人,做不到了解身边的每一个人。”乔玖笙冲季卿笑笑,说,“他只要了解你,将你照顾好,就够了。”

    闻言,季卿一挑眉,倒是没有反驳。

    “对了,你家俞生呢?”

    乔玖笙朝门外看了眼,说,“他有点事,等会儿就来。”

    没过一会儿,方俞生就来了。

    他看了眼躺床上,奄奄一息的乔云帆,将手搭在了乔玖笙的肩上,提议道,“要不你眯一会儿,我在这儿看着,情况有变的话,我就叫醒你。”

    “不了。”乔玖笙摇头,她并不觉得困,也可能是心里挂念着乔云帆的情况,也睡不着。“一起吧。”

    “好。”

    方俞生也拉了把椅子过来,三个人陪着乔云帆,偶尔聊两句。

    “知道孩子性别没啊?”

    “还不知道呢。”方俞生看着乔玖笙的微微隆起的腹部,说,“这次回滨江市,去查查看。”

    “好啊,知道性别了,可以提前准备好东西。”

    “嗯。”

    “准备给孩子取什么名字?”

    乔玖笙说,“女孩就叫方美丽跟方可爱。”

    方俞生挑眉,“太随便了。小名可以叫美丽和可爱。”

    “大名叫美丽和可爱也行啊。”乔玖笙坚持。

    方俞生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没有反驳,只问,“那如果是男孩呢?”

    乔玖笙道,“男孩就你负责取名字。”

    想了想,方俞生说,“男孩的话,哥哥就叫方子程,弟弟叫方子恺。”

    闻言,乔玖笙忍不住调侃一句,“为什么哥哥不叫方有钱,弟弟不叫方发财?”

    方俞生这么爱钱的人,生的孩子名字里不带钱财两个字,乔玖笙就觉得奇怪。

    方俞生脸一沉,“你是在拐弯抹角骂我吝啬?”

    自从被酒醉过后的戚不凡骂过后,方俞生就对吝啬、爱钱、抠门这些字眼,特别的敏感。

    乔玖笙理智的不说话了。

    再说下去,就要挨抽了。

    季卿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她后悔了,她意识到她就不该询问这个话题了,简直就是找罪受。她就一脸微笑地看着这两个人花样秀恩爱,心想,等我有了孩子,我也得拉着乔森满世界秀恩爱去。

    说着说着,方俞生看见乔云帆忽然张大了嘴巴,他立马说,“爷爷情况很不好。”

    季卿扫了眼乔云帆那样子,立马打电话通知乔森。

    乔玖笙握住乔云帆的手,喊了声爷爷。

    乔云帆张大嘴,只往外出气,不见呼气。他眼睛瞪得很大,嘴张大,头微微朝后仰,忽然就断了呼吸。乔玖笙一慌,急切地又喊了声爷爷,忍不住哭了出来。

    季卿也在抹眼睛。

    几秒种后,老爷子忽然一声长吸气,又缓了过来。

    见状,乔玖笙跟季卿都揪起一颗心,希望乔森赶快赶来。

    接到电话的时候,乔森正在清点店家送来的纸钱,他挂了电话,跑到楼上,就看到乔云帆吊着最后一口气,像是在等他。

    乔森走过去,一膝盖跪在地上,握住乔云帆的手,抬头注视着他的脸。“爷爷,你走吧,别撑着呢。”乔森双手紧紧握住乔云帆的手,又说,“我们都长大了,你可以放心走了。”

    乔云帆眼珠动也不动,呼吸逐渐变得均匀、轻缓。

    不过一分多钟,便彻底没有呼吸。

    方俞生伸出手,在他鼻子下面停了片刻,他收回手,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腕表,低声说,“晚上11点23分,爷爷走了。”

    乔云帆一走,消息便传播了出去。

    当夜,乔家旁支亲戚都从世界各地赶回来。

    入殓师前来乔家,在乔森的帮助下,给乔云帆穿上寿衣,放进了棺材。

    依照郡阳市这边的葬礼习俗,乔云帆死后要在家里停灵三天,再运往殡仪馆进行火化仪式。农历八月的天气尚还很闷热,乔云帆被装进冰棺里面,供所有前来祭拜的亲朋好友吊唁。

    郡阳市和滨江市送葬仪式有许多不同,他们这边有人去世,所有亲朋好友前来吊唁的时候,都要对死者磕头跪拜。死者的家里人,要在客人磕头的时候,跪在灵堂两侧,磕头回礼,以示感谢。

    乔森是长子,这三天,他便一直跪坐在灵堂旁,方俞生则代替怀孕的乔玖笙,跪坐在灵堂里。

    第三天,方慕来了。

    他来的时候,几乎所有客人都来了,见到他,大家表情都有些古怪。

    乔家二小姐的前任是方家二少爷,乔家二小姐的丈夫是方家大少爷,同时,方家二少爷还是乔家大小姐的前夫…

    方慕于情于理都应该来参加葬礼,只是见到他,大家面色依然古怪。大家下意识将目光投到乔玖笙、方俞生和方慕三个人身上,来回地转。

    无视大家好奇的目光,方慕径直进了灵堂,在冰棺前跪下,磕了个头。

    方俞生以乔云帆外孙女婿的身份,回以磕头礼。

    磕头的时候,方俞生心里有些飘飘然——

    因为,他有资格以乔云帆外孙女婿的身份跪在这里,而方慕却失去了那个资格。

    方慕抬起头,对上方俞生平静的目光,眉心跳了跳,他好像在方俞生平静的目光里,看到了挑衅和得意。

    你就狂吧!

    方慕今天已经得到了Black的消息,他已经入境Z国,方俞生最多也就只能再蹦跶几天了。

    起身,方慕走到乔玖笙跟前,他见乔玖笙两眼通红,心里有些心疼。

    “小笙,节哀。”

    乔玖笙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刚点完头,就发现方俞生拿着一双凌厉的眸子盯着这边,她赶紧摆正身子,目视其他客人,不再搭理方慕。方慕心里一阵惆怅,他回头瞪了眼方俞生,嘴角勾起一个狠冷的笑。

    吃过午饭,乔森抱着老爷子的遗像,灵柩车前来乔家,拖走老爷子的遗体,前去火化。

    当天下午,乔云帆下葬。

    当天晚上,乔玖笙和方俞生都在乔家庄园留宿。

    ------题外话------

    推荐友文《隐婚99分:一品傲妻》骨思玦。

    本文男女双洁,1对1,爆笑甜宠文。

    (小片段)

    宫凌泽,“阿棠,我觉得我们可以三年抱俩!”

    唐棠立马退离某人十米远,并无情的讽刺,“然而结婚半年,一次没中。”

    当夜,宫凌泽努力了很久,用行动证明了是他的问题还是机缘的问题。

    几天后,某人厚颜无耻,

    “阿棠,可能是姿势不对,我们再试试其他的。”

    唐棠摸了把酸痛的腰,滚,宫凌泽,你个王八蛋,老娘天天四五点睡,会折寿的!

    不生了不生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