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59章 私定终身
    这些天人多事多,乔玖笙没有休息好。她洗了澡,头发都不想吹,倒头就要睡觉。

    方俞生将她拉起来,给她吹头发。

    乔玖笙躺在方俞生的腿上,昏昏欲睡。

    将乔玖笙的头发吹干,方俞生拿起她的右手,放在手中把玩。乔玖笙任由他玩弄,将要睡着的时候,忽然间察觉到手腕一凉。乔玖笙惊讶抬头,看到手腕上,多了一块玫瑰金镶钻的女士手表,表带是酒红色,表壳镶嵌了一圈小钻。

    若在以前,乔玖笙看到这表,脑子只会有一个念头——好看。

    自从跟了方俞生,乔玖笙再看这块表,脑子就只有一个字——贵!

    “你吃错药了?”竟然给她买这么奢侈的东西。

    方俞生嘴唇一抿,一脸阴沉地说,“是啊,老子贷款买的,还分期付款。”

    见他生气了,乔玖笙赶紧给他顺毛,“很好看,我很喜欢,你有心了。”见方俞生脸色还没彻底转晴,乔玖笙又道,“你对我最好了,我可喜欢你了。”

    闻言,方大少爷心里总算是舒坦了。

    他低睨着乔玖笙手腕上的表,忽然说,“生日快乐,你25岁了。”他让她25岁就当了妈妈,方俞生很有成就感。去年中秋节,他跟她还是协议夫妻,带着乔玖笙去主楼那边,在方慕和乔玖音面前秀了恩爱,也没有过生日。

    今年,方俞生早就预定好了这块表,想要送给她当生日礼物。因为老爷子的过世,乔玖笙忙得忘了自己的生日,方俞生却没有忘。

    乔玖笙一愣。

    她这才想起,今天是她的生日。

    “谢谢。”

    她转了个身,抱住方俞生的腰肢,深深地在他腹部吸了吸气,才闷声说,“我真的很喜欢。”

    方俞生摸摸她的头发,忽然问道,“我的表呢?”

    “什么表?”乔玖笙抬起头看着他,一脸迷茫。

    方俞生不得不提醒她,“那块,你收藏了十年的表。”

    乔玖笙这才想起之前允诺方俞生的话。

    他记性可真好。

    乔玖笙从床上爬起来,离开房间,去了她自己的收藏室。这间收藏室,是她小时候的游戏房,后来长大了,就改成了收藏室。方俞生跟着她身后进来,见她从一个象牙白色的小柜子里,拿出一个绒盒。

    捧着绒盒走到方俞生面前,乔玖笙将盒子递给他,“这里。”

    方俞生接过盒子,打开——

    一块男士机械手表,放在绒面之上。

    表底是星空蓝色,上面有一匹飞扬的骏马,纯黑色的皮表带上,却有两道浅浅的划痕。

    方俞生拿指腹轻轻地抚摸表身,目露怀念之色。他当场摘下自己手腕上的腕表,将那块蓝色的手表递给乔玖笙,跟她说,“你给我戴。”

    乔玖笙接过手表,为方俞生戴上。

    表带不长不短,刚刚好。

    “咦?”乔玖笙挺惊讶,“跟你的手腕大小挺合适的。”

    方俞生笑了笑,嗯了一声。

    拿起他的手,乔玖笙摸了摸那块表,说,“这块表的背面,有一个很小的刻字,是个A。”乔玖笙露出不解的眼神,她一脸疑惑地说,“奇怪啊,这块表哪儿来的?A又代表什么?”

    乔玖笙觉得自己或许遗忘了什么。

    她以前在家的时候,时常对着这块表发呆。

    这么贵的一块表,捡是捡不到的,肯定是别人送给她的。

    是谁送的?

    乔玖笙一认真想就头疼。

    方俞生怕她真的想起来,赶紧说话打断她的回忆。“不要想了,我们该去睡觉了。”

    “…好。”

    被方俞生搂在怀里,乔玖笙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大概是心里惦记着那块表的来历,乔玖笙睡得并不熟。她似乎做了个梦,梦见尚且年稚的自己,朝一个人伸出手,还说,“给我一个定情物呗,我都把手机给你了。”

    然后,似乎就有个人,将一块手表递到了她的手里。

    一道沉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那个人说,“我身上只有这个,上面有我名字的首写字母,你保管好了,要是弄丢了,我可就不娶你了。”

    乔玖笙忽然醒来,她望着黑暗,耳旁是方俞生的呼吸声。

    定情物…

    乔玖笙有些心虚,不敢面对方俞生。

    怎么办,好像在认识方慕以前,她还与其他人私定终身过…

    若是被方俞生知道了,他会不会找她麻烦?

    乔玖笙猛摇头,催眠自己快些睡着,睡醒后,就将这事忘干净。反正她不说,方俞生也不会知道。

    再说,她都结婚了,都要当妈妈的人了,还追忆初恋做什么?

    他们打算今天回滨江市。

    洗漱完毕后,乔玖笙打算下楼去吃早餐,方俞生忽然抓住乔玖笙的手,跟她说,“等一会儿再下去,我有件事跟你说。”

    乔玖笙停下脚步,看着他。

    方俞生靠着门,望着她,竟然说,“这两天,我身上可能会发生危险。”

    闻言,乔玖笙神情立刻一正。

    “你怎么知道?”她问完,想到方慕,便问方俞生,“是不是方慕有动作了?”

    方俞生没有说是,也没有否认。

    乔玖笙下意识握住他的手臂,嗓子一紧,低声问道,“他打算对你做什么?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他要杀我。”方俞生嘴角挂着一抹风轻云淡的笑与乔玖笙讨论着自己的生死,“他找了真正厉害的杀手,这次,他是真的要弄死我。”

    “你怎么知道的?”乔玖笙感到惊讶,找杀手这种事,不应该是很隐秘的事吗?

    方俞生神秘的笑,“阿笙,无论这几天我身上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担心。”

    乔玖笙能不担心吗?

    她现在就开始心慌了。

    “方俞生,你别吓我,你就明白告诉我会发生什么,给我个心理准备。你不说清楚,我会多想的。”

    “如果我说,我对方慕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也已经想好了对策,你信么?”方俞生问她。

    乔玖笙愣了愣,然后才点头。“信。”

    “那就行了。”方俞生抱住乔玖笙,将下巴搁在乔玖笙的头上,蹭了蹭,轻声说,“阿笙,相信你男人。”

    乔玖笙心里还是没底,她告诉自己一定要相信方俞生。

    “好。”

    因为方俞生说的那些话,乔玖笙吃早餐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

    乔森以为她是在难过爷爷的去世,便安慰道,“人老了,总是要走的,小笙,看开些。”

    乔玖笙胡乱点头,吃了饭,就跟方俞生一起去了机场。

    去机场的路上,乔玖笙一直绷着身子,脑子里胡乱地想着,这去机场的路上会不会出意外。上一世,乔玖音和孩子们就是死在去机场的路上。方慕找的那个杀手,会不会半路炸车?

    终于,到了机场,乔玖笙稍微松了口气。

    在候机厅等了一会儿,他们和戚不凡一起登机。

    当戚不凡拿到头等舱的机票的时候,惊讶的差点将眼球瞪出眼眶外。“先生…”戚不凡捏着头等舱机票,激动地语无伦次。

    方俞生冷笑,觎了他一眼,讽刺道,“你不是说你没看过蓝天白云么,给啊,今天让你也坐坐头等舱,看看蓝天白云。让你看看,给你看了蓝天白云,我到底会不会破产,会不会死。”

    戚不凡:“…”

    他勾着头,跟着夫妻二人登上飞机。

    一落座,戚不凡就忍不住长吁一口气。这头等舱,果然比经济舱爽啊。

    上了飞机,乔玖笙又开始惴惴不安。飞机起飞的时候,她忍不住抓紧方俞生的手,担忧地问他,“俞生,你说那杀手会不会制造个飞机遇难事故?让咱们高空玩爆炸?”

    方俞生敲了敲她的脑袋,“睡觉!”早知道她会紧张成这样,方俞生一开始就不告诉她了。

    被打了,乔玖笙反倒静下心来。

    “也是,方慕没那么大的胆子。”这可是几百号人啊,方慕再狠,也不敢背上几百条的人命。

    戚不凡睁眼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心说,这钱花的真值啊…

    下了飞机,乔玖笙彻底安心了。

    回去的路上,她将方俞生的手放在自己腹部,对他说,“你感受下,刚才孩子动了。”

    闻言,方俞生表情微微一僵。

    “会、动了?”他手贴在乔玖笙腹部,小心翼翼的,呼吸都不敢重了,像是怕惊扰到里面的两个小家伙。

    乔玖笙点点头,“之前在飞机上,我就感受到了,很轻的动了几下。”

    方俞生等了近五分钟,两个孩子也没有半点反应。

    他有些失望,撤回手来,对乔玖笙说,“他们可能不喜欢我。”

    乔玖笙失笑。

    戚不凡却在心里吐槽:因为你太抠门了,他们不喜欢你,喜欢你没糖吃。

    这次乔玖笙回方家,大家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原来这个被他们私下里议论过无数次的大少奶奶,竟然是乔家真正的二小姐。原本,她是要嫁给二少爷的,现在却成了大少奶奶,这转变,让人无法接受,觉得荒唐,却又唏嘘。

    乔玖笙和方慕谈恋爱那会儿,方慕从没带她来过方家,所以她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方家的大哥方俞生。不过在参加宴会和酒会的时候,倒是见过徐萍菲几面。

    这次回来,徐萍菲面对她的时候,脸色也挺尴尬,她开口吧,却不知道到底该叫乔玖笙什么比较好。

    芸笙?

    还是玖笙?

    瞧出她的纠结,乔玖笙体贴地开口解了她的忧愁,“徐姨,叫我小笙吧。”

    徐萍菲见她态度如常,暗想倒是自己忸怩拎不清了。

    “小笙。”徐萍菲喊了声,又安慰了她几句,大意就是说她受了苦,现在苦尽甘来,要跟方俞生好好过日子。然后,又开导她,说老爷子病了多年,走了也是解脱之类的话。

    乔玖笙听了,心里很受用,“谢谢徐姨。”

    徐萍菲这个后妈倒是跟一般人不一样,乔玖笙对徐萍菲一直都挺有好感。

    “孩子们都还好吧?”这段时间,乔玖笙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事,徐萍菲一直都挂念着她和孩子,还打过好几个电话关心她。乔玖笙摸了摸肚子,说,“今天感受到胎动了,我明天跟俞生一起去做产检。”

    “那好。”说完,徐萍菲又问,“需要我陪么?”

    乔玖笙摇头,婉拒了,“你在家多陪陪爸吧,俞生陪我去就好。”

    “那也成。”

    第二天,乔玖笙没有吃早餐,穿上宽松的连衣裙,踩着平底鞋,带上所有资料,跟方俞生一起去做产检。

    本来,乔玖笙想要戚不凡送他们去的,但方俞生不知出于何种目的,给拒绝了。“让司机送我们去就行,他今天还有其他事。”见他这么说,乔玖笙也就不坚持。

    两个人坐在后车厢,方俞生一直都握着乔玖笙的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到了医院,乔玖笙在医生那里做了常规检查,然后去缴费,做了孕妇唐筛检查。她抽完血,方俞生赶紧给她将手臂按住。按了会儿,乔玖笙说,“我想去上个厕所。”

    方俞生点点头,帮她拿着东西。

    上完厕所,乔玖笙又跟方俞生一起去做了B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