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60章 竟然有这种奇葩
    他们今天来的是一家私人医院,只要有关系给好处,医生都会告诉你孩子的性别。

    做B超的时候,方俞生也跟着进去,在一旁观看。

    “耶,你们的宝宝在动哦。”医生看着屏幕里,小腿一动一动的胎儿,对方俞生说,“方先生,你来看。”

    方俞生盯着屏幕,看到了乔玖笙肚子里的两个胎儿。

    一个安静些,一动不动。另一个活泼好动,小腿一抖一抖,动作不大,但能看到。

    方俞生心都软化了。

    好…萌!

    好小!

    做了B超,医生又说,“记得下次来做四维,是排畸检查。”

    方俞生一听排畸两个字,立马严肃起来。“好。”有了乔玖音的例子,方俞生是对排畸这个东西,十分在意。

    医生又说,“是两个男孩子,恭喜啊。”

    乔玖笙拿着报告单,有些失望,“我还想着,或许是对龙凤胎呢。”

    方俞生摸摸她的头发,想到什么,笑得很期待。“那就再来一胎?”

    乔玖笙瞄了眼方俞生的肚子,说,“你问问庄龙,有没有法子,让男人怀孕。”

    方俞生感到惊悚。他立马改口,一脸真诚地说,“不了,我觉得一胎得俩,就挺好的了。人要知足。”

    乔玖笙只是看着他,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做完B超,乔玖笙揉了揉瘪瘪的胃,说话都有气无力的,“走走走,吃早餐去!”

    “好。”

    这家私人医院距离市区比较远,司机开了半个多钟头的车,才找到一家早餐厅。三个人一起上楼去吃早餐,点好了早餐,方俞生手指在戒指上摸了摸,最后,他摘掉戒指,对乔玖笙说,“帮我拿一下,我去洗个手。”

    “好。”

    乔玖笙将戒指放进包内,目送方俞生去了洗手间。

    过了会儿,早餐做好了。

    乔玖笙见方俞生还没出来,就跟服务员说,“另一份早餐等会儿端来。”

    “好。”

    她给自己点了一份炸皮鸡蛋挞,两个菠萝包,芹香津白饺。乔玖笙快要将饺子都吃完了,还没见方俞生出来,终于意识到不对。她对司机说,“王哥,麻烦你去去洗手间催催俞生。”

    “好。”

    司机放下筷子,大步走向洗手间。

    不一会儿,司机回来了。

    他一脸愕然,对乔玖笙说,“方先生不在洗手间!”

    乔玖笙一愣,手里的饺子掉在桌子上。

    她尽量保持冷静,放下筷子,无视男女有别,直接进了男洗手间。她站在盥洗池旁喊方俞生的名字,里面没有人回应。司机在乔玖笙的授意下,敲响每一道厕所门,有人的厕所里,传来别人的声音,没人的厕所里面,空空如也。

    乔玖笙后背一凉。

    尽管方俞生早就提醒过她,这段时间或许会出事,但她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方俞生失踪了!

    他是被掳走了?

    乔玖笙下意识想要掏出手机看方俞生的定位,她打开包,目光扫到包内的一枚黑色戒指上,表情一滞。

    方俞生没戴戒指…

    失去了方俞生的位置,乔玖笙心里很慌乱。

    她脸一沉,第一时间对司机说,“王哥,打电话报警!”

    “夫人,这还没有24小时呢!”

    “24小时?”她冷哼,“等着给他收尸么?”

    方俞生明知道会有危险,也提前告诉过她,但他没有告诉乔玖笙详情。乔玖笙猜测,方俞生是想让她自己看情况处理,这个时候,她不能表现得太安然若素,也不能太六神无主。

    她尽量表现出一副担忧的样子,走进了警局。

    “我要报案。”

    乔玖笙站在警局里,对值班的警察说。

    那警察抬起头来,一张俏脸,妩媚动人,桃花水眸格外狭长、迷人。看到乔玖笙,吴佳人露出一个惊讶的目光,“是你?”

    乔玖笙也有些惊讶。“吴小姐,你什么时候调到这里来了?”

    吴佳人调到总局,正式升为一名民警,这是一个月前的事。

    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吴佳人见到是乔玖笙,就知道事情可能会有些严重,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这人的老公就在被人追杀。吴佳人忙问乔玖笙,“发生什么事了?”

    乔玖笙稳定心神,将今早发生的事情,一个细节不落地告诉吴佳人。

    “你确认方先生真的被绑架了?”

    乔玖笙点头,并说,“明明说是去洗手的人,竟然消失在洗手间,这难道不是失踪么?”

    吴佳人略一沉吟,这才询问一句,“事发时,是在哪个餐厅?”

    乔玖笙说了餐厅名。

    吴佳人当即前往餐厅,要求查看监控。

    她将监控看了个遍,只看到方俞生进来,没看到他出去。吴佳人心一沉,第一时间回到警局,立了案。

    方俞生失踪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方俞生失踪的没有一丝踪迹,警局认为,掳走方俞生的人,绝非一般人。对方,很有可能是个行事老练的惯犯,甚至,极有可能是个专业的杀手。总局立马成立了专案小组,针对方俞生失踪案件进行调查、搜索。

    乔玖笙报了案,回到小楼,手机时刻保持畅通,绝不错过任何一个电话。

    连续三天,都没有方俞生的消息。

    警方的人,也找不到他的下落。接走方俞生的人手段太干净,餐厅是在二楼,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带走方俞生的。

    对方带走了方俞生,始终没有进一步动作。

    有人大胆猜测,或许,方俞生已经被杀了。

    对方绑架他的目的不为钱财,只为人命。

    乔玖笙本来对方俞生失踪这事,并不太担心,毕竟方俞生提前给她打过预防针。可是,连着三天都找不到他人,乔玖笙终于心慌了。

    方俞生也是人,他也做不到事事完美,就算计谋再完美,然百密终有一疏,也有可能会造成难以承担的后果。会不会,是哪里出了错,方俞生真的被方慕的人给抓了起来,他的计划失效了?

    越想,乔玖笙心里越乱。

    可也是巧了,那天从警局回来,乔玖笙就没有再看到过戚不凡。据锦姨说,戚不凡被方俞生派出国去办事去了。

    乔玖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茶饭不思。

    这几天,一直都有警察呆在方家,希望对方会打电话来谈筹码。终于,在第三天的下午两点钟左右,方家接到了电话。

    接电话的人是徐萍菲。

    那人只对徐萍菲说了一句,他说:“要想方俞生活命,就让方平绝拿三亿出来!”

    徐萍菲一愣,对方竟然是为财?

    她出神的瞬间,乔玖笙夺过了电话。乔玖笙见警察开始追踪这个人的坐标,这才不动声色地问电话那头的人,“你是谁?”

    那人冷哼,“我是谁,你问方平绝就知道了。”

    坐在轮椅上的方平绝听到这话,倒是一脸懵。

    绑架方俞生的人,是他的仇人?

    方平绝一生树敌太多,要他听声音辨明敌人,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这样一号人物。

    乔玖笙看方平绝那反应,就知道她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她诚实地告诉电话里面的那个人,说,“父亲不知道你是谁。”

    那头的人:“…”

    这种你记恨对方一辈子,对方却连你是谁都不记得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你问问你父亲,二十八年前,他为了一个叫穆晨的女人,找人弄残了一个叫泉真的男艺人。这事,他还有没有印象?”

    乔玖笙开了外放,方平绝听到这话,努力想了想,才想起来,似乎的确有这么一个人。

    二十八年前,穆晨刚怀上方慕,那会儿方平绝跟她打得火热。有一个叫泉真的男艺人,胆大包天,竟然对穆晨动手动脚,想要侮辱她。方平绝知道后,就让人打残了泉真,还将他封杀。

    乔玖笙一看方平绝那表情,就明白,的确是有这么一号人物。

    她对电话里面那人怒声说,“是穆晨个方平绝得罪的你,你要绑也要绑方平绝和方慕去!”

    闻言,方平绝拿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乔玖笙。

    乔玖笙心里着急,也没有在意。

    那人安静了会儿,才说了句,“谁不知道,方俞生才是方氏最多股份持有者,劫持他比劫持方慕又用。”

    乔玖笙:“…”

    不愧是绑匪,都知道挑肥羊下手。

    不过,这样一个残疾,他有本事绑走方俞生?

    乔玖笙心里纳闷。

    方平绝忽然说,“我要先看到我儿子。看不到他,不会给钱。”

    那人忽然一阵安静,过了会儿,他开口大骂,“方平绝,你真是心肠歹毒,难道你儿子的命比不上三亿,你到底是不是人…”那人噼里啪啦一通骂后,就挂了电话。

    这时,警察说,“位置找到了,在贵阳小区。”

    警察赶到贵阳小区,敲响了紧闭的大门。

    “谁啊?”里面传来一道不耐烦的问话声。

    吴佳人朝身旁的男警,低声说,“就说送快递的。”

    那男警便说,“送快递的,是泉先生吗?”

    “来了。”

    不一会儿,门应声打开,露出一个有些消瘦颓废的男人脸。男人走路有些跛脚,满脸胡茬。他一看到门外一大堆警察,就傻眼了。一名男警擒住迅速泉真,吴佳人与其他人一起涌入房间,在杂乱的屋子里搜索一通。

    结果,并未看见方俞生的身影。

    “人呢!”男警一拳打在泉真的腹部,厉声问道,“你把方俞生藏哪儿了?”

    泉真脸白了。

    他忽然惊慌地喊道,“我错了!我错了!我没有绑架方俞生。我是听人说方俞生被绑架了,到现在都下落不明。有人猜他可能已经被仇人给杀死了,我…我就想着,也许我可以趁机捞一笔,所以我就…就…”在男警荒唐而愤怒的目光注视下,泉真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其他警察听到泉真这话,气得不知道是该骂娘还是笑。

    竟然还有这种奇葩!

    吴佳人第一时间打电话将这边的情况告诉方家人。

    乔玖笙听到这消息,也是一阵无语。

    徐萍菲忍不住瞪方平绝,直瞪得方平绝心虚。“看你做的好事!尽给你孩子们惹事!”

    方平绝不敢说话。

    很快,方慕便知道了这个小插曲。

    他听了,只是一笑而过。

    电话响了,方慕拿起电话,听到里面传出来一道冰冷的男人声音,“F?”对方声音冷得像是金属,平铺没有起伏,像是机器人。

    方慕浑身绷紧,问对方,“Black?”

    “是我。”对方的中文讲的很好,方慕不禁猜测,对方或许是个中国人。

    “F,按照你的要求,方俞生已经被我带走,是杀,还是残?”对方说话直接,直奔目的,这才是杀手的作风。

    方慕眸子一眯,说,“杀了。”

    “Ok。”那人想到什么,又说,“我需要与你接通视频,必须当着你的面杀了他,才算交易成功。”

    闻言,方慕浑身血液都开始沸腾了。

    “好!”

    挂断电话,方慕打开电话,与Black接通了视频。

    ------题外话------

    方俞生:呵呵o(* ̄︶ ̄*)o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