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61章 吉人自有天相
    方慕的人像,出现在Black的视屏里。

    他穿着浅蓝色的衬衫,领带工工整整,显然是刚下班。

    或许是因为激动,那双近来总显得疲惫阴沉的点墨双眸中,神采变得奕奕。他整齐梳向脑后的微长发丝,稍微塌下来几根,显得有些颓废,但又因那过分闪烁的眸中装着极度兴奋的色彩,令他整个人看上去,少了些飞扬俊狂,添了令人不适的亢奋。

    镜头后,Black盯着方慕看,半晌,他移开目光,俯下身,转动镜头。

    于是,这端,方慕就看到镜头里,景致飞快地转化。

    看样子,Black好像呆在一间公寓里,面积不大,装修普通,平平无奇。

    终于,镜头定格。

    镜头的忠心,出现一个被绑在椅子上的人。

    那人穿着休闲的卡其色衬衫,黑色略宽的长裤,他四肢被一根细长结实的绳子捆绑在椅子上,无法动弹。椅子靠背足有一米高,男人的头被Black用绳子绑了起来,为了防止方俞生发出声音,Black还在他的嘴里放了一个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小球。

    咬着拿球,方俞生无法发出半点动静。

    哪怕被绑在椅子上,方俞生的一双腿依旧够长够撩人。

    三日不见,方俞生也够狼狈的。

    一张精致温润,生得完美无俦的脸,因为挨了揍,添了几道乌青。他张着嘴,闭着眼睛晕了过去,看上去倒像是一条垂死挣扎的狗。

    那永远梳得整齐的大背头,变得凌乱,头发散落,几缕浅棕色的发耸搭在耳朵上,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他的身上,终于失去了令方慕看了就厌恶的矜贵气,一副任人蹂躏后的狼狈模样,倒叫方慕看得津津有味。

    这样的方俞生,让方慕看了,心情甚好,他忍住深牵唇角,暗道:方俞生,你也有今天。

    等方慕打量够了,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在视频里,将视频占满。

    方慕蹙眉,等那黑影往后退,方慕这才看清,那是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高大男子。

    他很高,足有一米九。

    模样平淡无奇,丢在人群中毫不打眼,身上的那一套黑色劲装,衬得他脸颊越发的冷漠无情。黑衣男子的眼睛里面,装着无尽的漠然与不屑,这样的眼神,只有见惯了生死的人才有。

    这才是真正的杀手!

    长相普通,放在人群中找不出一处亮点。但他们,都有一双如鹰般隼锐桀骜的眸。

    这样的人,你与他擦肩而过,只会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路人。殊不知,在你转身的那一霎那,他们的眸便会充斥上嗜血的光芒,他们会突然掏出致命凶器,迅捷而准确地袭击你的心脏,给你致命一击。

    方慕一看到这个人,就下意识屏住呼吸。

    他自认为自己也是个够狠的,但在Black面前,他还是不够看。

    “Black?”方慕的声音,变得严肃而发紧。

    他没有察觉到,他看着视屏里那个男人的目光中,竟然多了害怕和忌惮。

    高大的黑衣男子点了点头。

    他站在镜头前,面无表情地摆弄他的枪和匕首,他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匕首,似乎是在掂量,哪一种工具用起来比较趁手。他一边打量一边对方慕说,“人你看到了,没错吧?”

    方慕点头,“没错。”哪怕是晕了过去,依旧让他看一眼就讨厌,这样的人,绝对是方俞生没错。

    闻言,那人也放下了手枪。他似乎是终于做好了抉择,最终选用了匕首。

    转了转泛着银光的匕首,Black抬头,鹰眸注视着方慕,他张开薄唇,说了声,“目标方俞生,暂且没死,是否立即执行死刑?”在谈论方俞生生死的时候,Black语气漠然的像是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那风轻云淡就能定论一个人生死的魄力,倒叫方慕暗自佩服。

    这个时候,方俞生悠悠的醒了过来。

    他看到对着自己的镜头,像是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他猛地挣扎起来。但是他被Black绑得死死的,无论他怎么挣扎,那椅子始终纹丝不动,只有一身肌肉在跳动。

    方慕见他挣扎,忍不住在镜头这边抬起手,朝对方招了招。

    视屏里的方俞生,忽然瞪大了一双绿眸。

    他绿眸里充满了愤怒、不甘、以及恨意。

    瞧见方俞生一副拼命想要挣扎,却只能干瞪眼的模样,方慕朝他得意一笑。他将视线转向Black,语气中有藏不住的兴奋,他道,“杀了吧。”

    Black点点头,他目光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像是无波的古井里的死水。

    方俞生听到那三个字,先是一怔,接着更加惊慌焦急地挣扎起来。

    那样子,将贪生怕死四个字,演绎的相当完美,恰到好处。

    无视方俞生的反抗,Black拿着匕首,朝他走过去。步伐不急不缓,十分惬意自在。

    方慕见Black朝方俞生走了过去,忽然又出声提醒他,他说,“Black,记得处理干净,不要让任何人查到找到他的尸体,也不要查出这事跟我有关。”他花了三亿美金,可不想给自己惹一身腥。

    闻言,Black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方慕一眼。

    方慕看不懂他的眼神,甚至有些畏惧他的注视,就在他忍不住想要移开目光的时候,Black终于点了点头。

    Black说,“雇主放心,我拿钱办事,绝对干净。你记得把剩下的一亿五千美金打给我就行。”说完,Black拿着匕首,走向方俞生,方慕看到Black将匕首抵在方俞生的脖子上,就要往里面捅进去,看到方俞生的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脸白似灰…

    忽然,屋内一暗。

    方慕的别墅里,忽然停电。

    笔记本上链接的wifi断线,通话戛然而止,卡在了Black拿刀抵着方俞生脖子的一幕。

    方慕盯着笔记本电脑,愣了愣。

    怎么刚好在这个时候停电?

    盯着电脑发了半晌呆,方慕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下了楼。见保姆点着蜡烛在收拾厨台,方慕问保姆,“停电了?”

    保姆恭敬地回道,“是的先生。”保姆抬头看了眼窗外,又说,“好像整个别墅小区都停电了。”

    方慕嗯了声。

    他打电话给物业管理,询问这事,物业管理那边说,“抱歉方先生,今晚咱们这片区域都停电,高压电路出现故障,最晚也得明天才会抢险好。我们正准备启用发电机,最迟半个小时内会送电,给您带来不便,请多包涵。”

    “没事。”

    方慕不再怀疑,既然是大面积停电,那或许只是巧合吧。

    城市的某个角落里,戚不凡用电锯将一颗古树截断,在古树要倒下的时候,提前跑到安全区域。他看着那棵树倒下,压断高压电线,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他,看到电光四射的场面,心头也跳了跳。

    这事真不是人干的,刚才高压电线断的那一瞬间,戚不凡差点以为自己会命丧于此。尽管他提前跑到了安全区域,但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行,他得让先生给他加工资,低于二十万一个月他就辞职!

    收起电锯,戚不凡逃之夭夭。

    果然,不到十五分钟,别墅小区里便通了电。

    家里灯光瞬间亮起,方慕从烟盒里抽了一根烟,走到阳台,点燃,含在嘴里。灯光将他的身影拉得斜长,倒映在深蓝色的落地窗上。他靠在栏杆上,眺目望着远处滨江市的高楼大厦,心情特别美妙。

    解决了方俞生,他感觉浑身都舒畅了。

    将一根烟抽完,方慕转身回房。

    坐在床边,他拿起床头柜上乔玖笙的照片看了眼。

    照片上的乔玖笙,二十岁左右,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衫,背后是一片玫瑰花海,她笑得却比艳丽的玫瑰更加瑰丽。

    “小笙,很快,你就会回到我身边了…”

    拿手指沿着照片上女孩的眉眼、颧骨、鼻头和唇角一遍遍地抚摸,方慕的眼中,聚拢起疯狂摄人的光芒。

    这一晚,方慕睡了一个好觉。

    他又一次梦见了第一次看到方俞生的画面。

    这一次,他不再卑微低贱。

    当方俞生拿琴弓挑起他下巴,露出一个不屑鄙夷的目光时,方慕提起拳头,朝他揍了过去。两个人在梦里狠狠地打了一架,最后,方慕获胜。

    翌日清早,方慕起床,想到昨晚那个梦,忍不住笑了。

    他精心挑选了一件墨蓝色西装,搭配烟灰色长款西装外套,还在胸口别了一枚胸针。对着镜子,方慕井然有序地穿上衬衫、长裤、西装外套,佩戴好胸针。他没打领带,却戴了一块漆黑色的手表。

    阳光斜了进来,落在他的身上。

    方慕回头,敛眸注视着晨曦微光,将表带调好。

    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方慕自己开车去公司。的车刚停到公司门口,就被一大堆记者围住。这些记者,都来自不同领域,有财经报的,有娱乐报的,有社会报的…

    车内,方慕微微蹙眉,有些疑惑。

    这些记者来做什么?

    方慕将车停好,推开车门,长腿刚伸出车外,就被记者齐齐堵住。

    他被包围起来,水泄不通,就连阳光都没法钻进来。

    “方慕先生,打扰下,是否能留给我们点儿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财经报的记者,还算有礼貌。

    方慕略微沉吟,然后点点头。

    “当然。”

    他整个人从车内钻出去,镜头对准他狂拍,还有人打开了镁光灯。

    许是因为他是穆晨之子的缘故,他很好的遗传了他母亲对镜头的敏感度。站在镜头前,他丝毫不慌乱,一举一动皆是行走的海报。养眼、完美而吸引人。

    “相传,方氏股东变更较大,现在方氏最多股份持有者是方俞生先生。方俞生先生目前失踪下落不明,请问,你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有何看法?”

    财经报关注的,永远是方氏的发展。

    方慕唇角一抿,冷漠的脸上,罕见的多了一抹浅淡的…伤。

    “首先,我要申明一点,大哥虽是公司最多股份持有者,却不是公司的管理者。我们公司人才济济,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人就转不开,我相信我们公司的员工,能引领方氏,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似乎,是觉得自己这样说太公式话,方慕又补了句,“大哥目前处于下落不明的状态,但我相信他吉人自有天相,会平安归来的。”

    都知道方慕跟方俞生关系不好,所有记者都清楚,方慕刚才说的那些话,只怕都是假话。

    但就算是假话,他们也得一字不差地记下来。

    “方先生你好,我是今日新闻的记者。”一个记者,将话筒递到方慕面前。

    方慕注视着那个年轻的记者,点了点头,“你好。”

    那记者回了句你好,这才开始他的采访,“外界盛传你与方俞生先生之间不合已久,前段时间方氏内部变动很大,方俞生先生越过你,一跃成为方氏第一大股东。有人猜测,这次方俞生先生的失踪,或许跟你有关。请问对此,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