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62章 爱你是最干净的事
    方慕讽刺的笑,对着记者问了句,“我看上去像是很蠢的人吗?”

    记者一愣。

    方慕又道,“除非我是脑子被猪吃了!我怎么会对自己的大哥不利,虽然我们关系的确一般,甚至有些恩怨。坦白说,我个人是不喜欢他的,但我方慕还没有心狠手辣到要谋害亲兄弟的地步。”

    “再则,在这个时候对他出手,别人难道不会怀疑我?”

    方慕这话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那记者略一思索,又问,“大家都知道,方俞生先生的妻子,是你的前女友。你会不会是因爱生恨,想要铲除方俞生先生呢?”见方慕的目光冷下来,那记者小腿一颤,但还是大着胆子说了句,“再说,姐妹相残、兄弟相残的事,也不算罕见。你的前妻乔玖音女士,不就对乔玖笙女士…”

    记者的话还没说完,方慕就出声打断了他,“今日新闻的记者是吧?我劝你在采访别人之前,先学学我国的法律。对于你的行为,我想,这已经构成了诽谤罪…”

    闻言,该记者脸色一白,往后退了半步。

    方慕这话,成功制止了更多想要采访他的记者。

    一言震慑住所有人,方慕作势要走。

    记者群默契的让开了一条路,像是给阎王爷开道。

    阔步走进公司,那些员工都恭敬地唤了声方总。不知何时开始,他们叫唤方慕的时候,早就不带副字了。

    方慕乘电梯上楼,在电梯厢里,想到方才那记者放肆的提问,心情略有些恶劣。不过,转念想到方俞生已经死翘翘了,他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他进了公司,想到什么,打开电脑,连线瑞士银行,将钱打入Black的账号里。

    钱一拨过去,方慕便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他靠在转椅上,双手贴在腹部,浓眉墨眼里满是势在必得的精光。

    小笙!

    方慕拿起手机,给乔玖笙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了起来,方慕还没开口,就听到乔玖笙急切地说道,“你们抓住方俞生要做什么,要钱么?多少?我都给,只要你们放了方俞生。”

    闻言,方慕脸上的惬意笑容,散得干干净净。

    她这般紧张方俞生…

    是真的爱他吧?

    方慕心里苦笑,开口,声音还算温柔,“是我,小笙。”

    “…”乔玖笙看了眼手机,疑惑问道,“方慕?”

    方慕心头一哽,有些难受。“小笙,你不认得我的号码了?”

    以前,乔玖笙将他电话号码背得很熟,她说,别的都可以记不得,但方慕的电话号码一定要记得。以后走丢了,被偷钱了,遇到苦难了,只要给他打个电话,就能解决一切。

    见到他的号码,乔玖笙一眼就能认出来。

    可现在,她竟然不记得了。

    方慕这话,也令乔玖笙想到了那些过往。她心想,挺讽刺的,她的确将他的号码记得很好,但他的号码对她来说,再也不是万事通了。再说,被关了那么久,她若还能记得一串号码,那也算她记忆超群。

    “方慕,是不是你干的?”乔玖笙声音里压抑着怒火。

    尽管她将怒火藏得很好,方慕还是听出来了。

    哪怕心中恼怒不已,哪怕这事的确是他的座位,方慕嘴上却说,“不是我。”

    乔玖笙忽然冷笑,挖苦他,“方慕,你连对我都要撒谎吗?”

    方慕仍然语气平静,反倒质疑其乔玖笙来,他说,“真的不是我,小笙,你不信我?”

    “信你?”乔玖笙反问一句,“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一个三番五次想要弄死他的人吗?方慕,他十五岁那年,你弄瞎了他的眼睛。他十九岁那年,你让杀手追杀他,他差点就死在勐海。前些时间,你又让人在他车上动手脚,我跟他差点丢命…”

    乔玖笙在那头,不断气地数落方慕犯下的一桩桩罪行。方慕听了,没有反驳,但却为自己辩解了一句,“那时候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我不是故意想要害你。”这事,也是方慕心里的悔恨。

    如果早知是她,方慕就不会那么做了。

    闻言,乔玖笙并不为所动。

    她心硬似铁,反问,“有过这么多前科的你,有脸要我相信你?”

    方慕沉默。

    看来,狡辩是行不通的。

    小笙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好哄的女孩了。

    “小笙,你爱上了他,所以我对他做任何事都是错,对吗?”方慕一脸落寞,声音里也带着低落,乔玖笙听出来了。

    她没有犹豫,直白地跟方慕说,“对,因为他是我爱的人,任何伤害我爱人的人,都为我所恶。”她就是这么不可理喻。曾经,方慕爱的,也就是她这份坦荡与霸道。

    听到这话,方慕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可你也曾爱过我!”方慕终于肯承认,他与乔玖笙只是曾经爱过。他声音变得嘶哑了许多,他控诉乔玖笙,“为什么,你就不可怜可怜我?我是私生子,是不受方家和方俞生待见的私生子。可出生是我能选择的吗?”

    “他方俞生从来都拿我不当人,从我进方家开始,老爷子就不喜欢我,他方俞生哪一次又正眼瞧过我?”

    “小笙…”方慕感到很痛苦,如果能选择,他也想要一个正经的出生,可他没法选择,他的出生就是个污点。他的存在,代表着破坏与污点,他破坏了莉莎和方平绝的婚姻,他成了方平绝出轨的污点。

    没有人会喜欢他。

    方慕从小就清楚这个。“我也不想做一个私生子。”

    乔玖笙沉默了很久。

    方慕以为她被自己说服了。可片刻后,乔玖笙却说了句,“你说的没错,人是没法选择自己的出生。”

    方慕正要窃喜,却又听乔玖笙说,“但人可以选择自己生活的方式。”

    在乔玖笙看来,方慕就跟乔玖音一样,自己作死,却将一切罪过都推到别人身上。

    如果方俞生看他不爽,暗地里耍手段对付他,那么方慕的所作所为还站得住脚,说得过去。但方俞生仅仅是狗眼看人低,方慕不服,打回去就是了,干什么装孙子,暗地里耍手段?

    闻言,方慕俊逸的脸瞬间阴鸷下来。

    “小笙,你在怪我?”

    乔玖笙没有否认。“你让我的孩子们没有父亲。”一直没有收到方俞生的消息,乔玖笙心里越来越急躁。这些天,各种各样的猜测浮现在乔玖笙的脑海里,她不敢深想,她怕想多了,自己会承受不住。

    她怎么不怪方慕?

    方慕现在若站在她面前,她真的会狠狠地扇他几个巴掌,她会要方慕给方俞生陪葬。

    “小笙,我受够了苦日子。”方慕突然的示弱,倒是让乔玖笙一愣。

    “能有多苦?”乔玖笙心里理所当然的想:方慕以前过得能有多苦?他母亲是明星,也不缺钱,他能苦到哪里去?

    以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方慕也没有跟她讲过他的童年事情,乔玖笙并不知道方慕被穆晨送去给程柯做枕边人的事。方俞生明明知道,也没有跟她说过。

    方俞生是有私心的,他害怕乔玖笙知道了方慕小时候的遭遇,会同情他,会心软。

    说到底,爱情里谁都是自私的。

    方慕差点就将自己小时候经历的那些讲给乔玖笙听,可他又不敢,他怕乔玖笙会在心里嫌弃他脏。

    “小笙。”方慕没听到乔玖笙应声,但他知道乔玖笙在听电话,他手死死地捏住办公桌上的钢笔,手指都是白的。他呢喃一样,轻声地说,“小笙,或许在你心里,我的身体不干净、我的为人处世不干净,但是,爱你这件事,是我做过最干净的事。”

    他是真的爱她。

    他愿意等她长大,等她毕业,他一心想着将自己的初次献给乔玖笙。想要与她生儿育女,永远都不会出轨,他会好好爱自己的孩子,为他们遮风挡雨,绝对不让他们吃他小时候吃过的苦。

    为此,27岁之前,方慕都没有碰过一个女孩子。

    婚礼前夕,他以为自己当真能娶到乔玖笙,他好开心,他甚至花了两三天的时间去学习夫妻性事要领,就为了在新婚之夜,不让乔玖笙受罪。可天意弄人,乔玖音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没能认出乔玖音的伪装,方慕心有愧疚,但他也不甘。

    谁又能想到,看起来一直贤惠端庄的乔玖音心里竟然也住着一个魔鬼,为了他,乔玖音竟然对小笙出手了。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在去年中秋节,乔玖音选了五花肉,而没有选择鱿鱼的时候,方慕心里就感到不对了。

    但乔玖音太聪明,她以怀孕口味大变,打消了他心里的疑虑。

    后来,方慕又多次察觉到了异常,但他始终不敢多想。因为,在他的认识里,乔玖音对自己是没有感情的,乔玖音根本不可能做出那些事。

    见到戚芸笙穿黑色礼服出席感恩节家宴的时候,方慕就在她身上感受到了熟悉感,但那时候,乔玖音扮演的乔玖笙就在他的身边,他时时刻刻都在告诉自己,那个人不是小笙。

    他总是忍不住偷瞄她,一方面觉得这样做对不起妻子,另一方面,那个叫戚芸笙的女人,却时时刻刻都在吸引着他。那个晚上,方慕过得很痛苦。

    所以那次在医院,从李夔口中得知真相的时候,方慕才会那般愤怒。

    他恨不得杀死乔玖音!

    但他又有所顾忌,那个时候,他不知道乔玖音对乔玖笙做过的那些事,只以为乔玖笙真的只是单纯的车祸去世。他想着,若是自己杀了小笙至亲的姐姐,小笙泉下有知,怕是不得安宁。

    在婚礼上,当方慕发现戚芸笙就是乔玖笙的时候,他的震惊程度可想而知。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他!

    他又做错了什么?

    那段感情里,他也是被蒙骗的受害者!

    那一刻,方慕真的想杀人。杀了乔玖音,杀了方俞生,杀了所有害他失去小笙的人。他想将小笙抢到自己的身边,他不介意她怀了方俞生的孩子,她若是执意要生下孩子,他就让她生。大不了,以后就瞒着孩子们身世,将他们养大就好了。

    种种原因,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方慕不知道该怪谁!

    乔玖音有错,他也有错。

    但他很不甘,也很痛苦。

    那个人明明就是他爱的人,明明就是从曾经答应过会嫁给他的人,到头来,他却不得不管她叫一声大嫂!

    大嫂…

    呵…

    他要她做他的妻子,才不是大嫂!

    乔玖笙一直都没有说话。

    她的沉默,令方慕心碎。“小笙,连你也觉得,我是恶魔吗?”方慕自嘲地轻笑,问了声,“恶魔就不配拥有爱情吗?”

    恶魔可以拥有爱情,但乔玖笙是真的不爱他了。叹息一声,乔玖笙对他讲,“方慕,你没有对不起我。”那段感情,的确是该画上句号了。

    “方慕,你忘了我吧。忘记一个人其实也挺容易的,爱上另一个人,也很容易。”如她,只花了二十六年,就消磨光了对方慕的感情。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爱上了方俞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