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63章 社会主义好青年
    闻言,方慕却是怒到发笑。“忘了你?爱上另一个人?”

    方慕似笑却红了眼,“乔玖笙,这样的话都能说出来,你还真是狠心。”她是在诛他的心!他的一颗心,现在为她痛的那么厉害,她却风轻云淡的要求他忘了她…

    忘记一个人很容易的话,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了!

    外面忽然有人敲门,方慕揉了揉眼睛,匆匆挂了电话。

    林淼推门进来,脸色很难看。

    “方总,有…有一段很难看的视频在各大网络媒体上播放,是关于你的…”

    方慕没听完话,直接对林淼厉声命令,“拿来!”

    林淼赶紧将平板递给方慕。

    方慕迅速沉下心来,只扫了一眼视频,就浑身冰凉。

    那视频,竟然是他跟Black做交易的视频。

    视频里,他的脸清晰可见。

    他清口告诉Black,要杀了方俞生,还要做得干干净净,不留痕迹。

    这下,证据确凿,他无路可逃。

    林淼看方慕的目光,万分复杂。方俞生失踪后,她也猜忌过方慕,但她不停地在催眠不要忘那块去想。

    但今天这个视频,彻底打碎了她最后的倔强。

    这个视频,在多个平台上同步发行,方慕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将它拦截下来。他拿着平板,整个人陷在皮椅里面,满脑子只有一句话:完了…

    他被Black和方俞生合伙坑了!

    方慕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方俞生竟然跟Black狼狈为奸了!

    他怎么会认识世界顶尖级的杀手?

    方慕陷入了迷茫与被耍的愤怒之中,他拿着平板,呆呆的,没有反应。

    不知道过了许久,方慕听到林淼的声音,她在说,“方总,警察来了…”

    方慕愕然抬头,露出了个脆弱而懵懂的眼神,“警察…警察来做什么?”

    林淼欲言又止。

    见方慕有些不对劲,林淼还是硬着头皮解释了,“说是要带你去警局,接受调查。”

    方慕脑袋里嗡地一响。

    怎么会这样?

    明明在不久之前,他还是胜利者!

    方慕一脸震愕地坐在椅子上,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

    为什么,所有人都欺骗他!

    当年,穆晨为了哄他去做程柯的枕边人,故意以她受伤需要帮助为借口,喊他去别墅里找她。他去了,却见到了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的程柯。

    穆晨骗他!

    乔玖音骗他!

    现在就连杀手都要骗他!

    很快,门又一次从外面拉开,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人鱼贯而入。一个男人朝方慕掏出证件,他在说什么,方慕没注意听,或许他想听,但脑子里嗡嗡地响个不停,也听不清。

    “方先生,请跟我们去警局一趟。”说着,警察就要扣住他的双手。

    见到手铐,方慕终于有了反应。

    方慕看着那手铐,像是想到什么恐惧的回忆,他瞳孔微缩,问了一句,“能不给我戴手铐吗?”

    他讨厌手铐,讨厌一切能束缚住他的东西。这让他总是不由自主想到被程柯虐待的那些日子。

    “抱歉,这是规矩。”

    说着,冰凉的手铐,套在了方慕的手腕上。

    方慕被带出公司,被一群记者拦住。记者不停地质问他,讨伐他,他一直闭唇不语,只呆呆的由着警察将他带走。

    男人穿着一身精致隆重的西装,跟着警察上了车,方慕或许是史上进警察局最体面的一个人了,毕竟,他还戴着胸针呢!

    …

    一间普通的单身公寓里,方俞生一脸无语地看着斜对面,一脸优雅相地吃早餐的男人。

    他朝他眨了眨眼。

    Black见到他眨眼,放下手里的包子,走过来,拿下他嘴里的铁球。

    “嗯?”男人眉头一蹙,感到不解。

    方俞生翻了个白眼,“你能给我点儿吃的么?”

    男人露出了然之色。

    他转身,拿了个包子,递给方俞生。

    方俞生怒火三丈,“言诺,给我松绑!还玩上瘾了不成!”

    被骂了,言诺这冷木头竟然轻笑了一声,他说了声,“机会难得,就不能让我多绑会儿?”说完,他一刀割开方俞生身上的绳子。

    方俞生解开所有绳子,甩了甩手腕,又揉了揉发僵的双腿,过了很久才站起来。

    走到餐桌旁,他拿起另一份早餐狼吞虎咽。

    吃完,方俞生擦擦手,问言诺,“现在外面什么反应?”

    “你弟弟被经警察走了。”言诺说完,忽然一蹙眉,他说,“你们国家安全局那群人越来越聪明了,以前我来Z国玩半个月他们都不一定能找到我,这次才六天就找上门来了。”

    说完,他拍了拍方俞生的肩膀,丢下一句,“下次再见。”他迅速起身,翻身从二楼跳下。

    方俞生站起身,朝楼下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潇洒高大的背影,渐行渐远。

    公寓的门,忽然被打开。

    一群看着就很不好惹的男女走了进来,锐利的眸先是将公寓扫了一遍,没看到想要见到的人,带头那人微微蹙眉。他走到方俞生身边,问了声,“方俞生先生?”

    方俞生嗯了声,神情依旧闲适,若是他脸上没有那些伤痕,就更养眼了。

    “请问你认识这个人吗?”那人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言诺没戴面具的模样。

    方俞生反应很自然,他先是凑进去看了看,然后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没见过。”他的确没见过,他见到的是戴面具的言诺。

    “这个人是国际高度危险分子,请你说实话,你见过这个人吗?”那人看着方俞生的眼神,明显带着怀疑。

    其他人看到方慕的视频,注意力都在方慕身上,他们却只注意到视频里那个话少而阴冷的黑衣服男人。Black,世界顶尖杀手,据传,他还是东南亚某个国家的雇佣兵家族的族长。

    这个人,危险得很,他非法入境,是相当危险的。

    方俞生依旧说没见过。

    见状,那人又重新掏出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就是刚才言诺戴面具的样子。

    方俞生估摸着言诺应该也走远了,这才诚实的坦白,“看到过,就是他将我绑到这里来了,本来是要杀我的,不知怎的,又没杀我。就在刚才,他还给我松绑了,还请我吃饭。”说话的时候,方俞生眼神看向餐桌上的两份早餐。

    见对方露出明显质疑的神色,方俞生又说道,“就在刚才,他饭吃到一半,忽然就翻窗从这里跳下去了。”方俞生顺着言诺逃跑的方向,伸出食指,以一种我是社会主义好青年的口气,对他们说,“他就是从这条路跑的!才走不久,你们现在去追,肯定还能捉住他。”

    说完,方俞生指了指自己的脸,对他们说,“对了,捉住他了一定要告诉我,我这次可被他给揍惨了。”

    言诺非法入境,绑架方俞生,不仅不杀方俞生,反倒将他自己和方慕通话的视频公之于众。现在还将方俞生给放了。这件事,怎么看都透露着一股诡异。

    他们来之前都分析过,一致觉得方俞生跟言诺应该是认识的。但见方俞生说的煞有其事,那一脸积极的想要为他们提供线索的样子,成功的让这几个人都打消了对他的怀疑。

    方俞生忽然又问,“你们是警察对吧,虽然你们穿着便服,但你们的气质,器宇轩昂、刚正不阿,一看就是我们人民群众的好警察同志!”

    所有人:“…”

    这马屁都拍到牛腿上去了。

    浮夸得不行。

    “我们不是。”说完,他们就走了。

    走出公寓后,为首那人,又给滨江市公安局打了个电话,通知他们来接方俞生。

    于是,方俞生失踪的第三天,带着一脸的伤,顺利而狗血的死里逃生。

    …

    方慕被警局带走的消息,第一时间传遍开来。

    乔玖笙身在小楼,也听到了消息。

    她连问清事情经过的时间都没有,就又接到了吴佳人的消息。

    电话一通,吴佳人就对乔玖笙说,“你好,方夫人,方俞生先生已经找到。”

    闻言,乔玖笙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忙问,“他怎么样?”

    “受了点儿轻伤,没有大问题。你不放心的话,可以来警局看看他。”

    乔玖笙立马叫来司机老王,衣服都没换,穿着居家睡衣就去警察局见方俞生了。

    一下车,乔玖笙就看到了坐在大厅椅子上的方俞生。他的确受了伤,那好看的脸又添了伤,精神看着有些不济,垂着头,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看得乔玖笙心里一酸。

    站在车旁,乔玖笙将那个人,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几遍,确认他没缺胳膊没少腿,连手指都没缺一个,这才放了心。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会显得太惊慌和镇定。

    像是有感应一般,在她下车的那一瞬间,方俞生就扭过头来。

    他看到乔玖笙,见她穿着睡衣就跑来了,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跟着,他眼里的感动就化作了愧疚和心虚。他朝朝乔玖笙眨了眨眼睛,眸子里是一片狡黠。

    乔玖笙知道他是在跟自己暗示他没事。

    她彻底放了心。

    安心之后,一股愤怒和委屈,一起蒙上乔玖笙的心头。

    她大喊一声,“方俞生,你王八蛋!”就朝他跑了过去。

    方俞生听到她骂自己,先是一愣,紧接着,他快速站起来,抱住了跑过来的乔玖笙。

    脸颊贴在方俞生的胸口,乔玖笙听到方俞生那有规律的呼吸声,脸色好看了些。“你没事吧?”这些天,她担惊受怕够了,再次靠近方俞生,她竟也体会到了劫后余生的感觉。

    方俞生摸了摸她的头发,也不管这里还有没有旁人,低头,就捧住她的唇亲了起来。

    吴佳人和其他警察,自觉地扭开头。

    两个人吻得难分难舍,过了片刻,才分开,但他们两人的头依然靠在一起,额头贴着彼此的额头。

    待呼吸变得轻缓,方俞生忽然对乔玖笙说,“对不起。”

    乔玖笙想数落他几句,抬头看到他那一脸的伤痕,又闭了嘴。“你真没事?”

    “没大事。”为了将戏演得逼真,方俞生故意叫言诺往他脸上揍,言诺揍人很有技巧,在不打断他骨头的前提下,将他脸揍得像是猪头。方俞生摸了摸乔玖笙的肚子,也问,“他们还好吧?”

    “嗯。”

    乔玖笙想到方慕那时,眉头一皱,问方俞生,“那视频怎么回事?”她在来警局的路上,看了一遍那视频。若不是明知道方俞生已无大碍,否则,看到那视频的时候,乔玖笙估计会疯。

    方俞生见吴佳人走了过来,轻声说了句,“回去再说。”

    “好吧。”

    吴佳人又问了方俞生一些问题,完善了材料,等方俞生和乔玖笙走出警局,天已经擦黑。坐上车,方俞生忽然对乔玖笙说,“明天我们去民政局一趟。”

    “嗯?”乔玖笙一懵,脑子里怒火狂烧,“你要跟我离婚?”

    方俞生脸一黑,“我还没死,你就迫不及待要跟我离婚?好找下一任?”

    “是你话太令人遐想。”乔玖笙不服气。

    方俞生扶额,他能被乔玖笙给气死。“咱们结婚证,你的名字还是戚芸笙。我们明天去重办资料。”

    原来是这么回事,乔玖笙吐吐舌头,拍拍肚子。

    可是吓死宝宝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