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64章 腹黑又卑鄙的方俞生
    回到家,方俞生刚走进小楼院子里,就闻到一股很是特别的气味。

    他鼻头一勾,在空气中嗅了嗅,疑惑地问乔玖笙,“锦姨在做什么汤?味道好怪。”

    乔玖笙只是讳莫如深地笑。

    等方俞生一进屋,锦姨就扯开嗓子吼了句,“俞生少爷,快,上楼去泡个澡!”

    虽然房间搬到楼下来了,但方俞生的浴桶还在楼上。

    他一脸莫名,被乔玖笙和锦姨一起带去楼上,当他看到浴桶里的柚子叶洗澡水,表情终于生了变化。“你要我用这个泡澡?”他最讨厌这种带气味的洗澡水了。

    他以前洗澡,有时候也会放香料,但柚子叶…

    恕他接受无能。

    “柚子叶洗澡好,去晦气!”锦姨肥嘟嘟的身子挡在浴室的门口,挡住了方俞生的退路。

    乔玖笙靠在窗边,似笑非笑看着他,茶瞳里染着冷冷的笑意。

    方俞生从乔玖笙眼中看到了怒火。

    “你还在生气?”他其实挺心虚。

    “我不该生气?”乔玖笙声音懒洋洋的,怒火却是不小。

    方俞生跟言诺策划的那些事,并没有告诉乔玖笙,所以这些天,乔玖笙也是真的在担心他。乔玖笙没有告诉方俞生,这三天,她很少合眼,一闭眼,就会梦到方俞生惨死的模样。

    她有些害怕。

    没有方俞生,这栋小楼空旷至极,令乔玖笙心慌。

    但这些,她都没有告诉方俞生,她不想给方俞生看到她脆弱不堪的一幕。另外,若是被方俞生知道了,心里指不定有多窃喜。

    乔玖笙虽然没说,但方俞生看着她带笑的眼睛,却从那里面感受到了委屈和埋怨。

    他突然对她生出一股浓郁的愧疚和心疼。

    “阿笙。”他抬起手,朝她招了招,并说,“过来,我们一起。”

    乔玖笙站在原地没有动静,就在方俞生以为她会拒绝的时候,她却走了过来。

    锦姨自觉地下楼。

    乔玖笙脱了身上的睡衣,方俞生将她抱进浴桶里。

    浴桶很大,两个人也呆得下。

    方俞生拿起一片叶子,在乔玖笙眉心点了点,忽然说,“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往多苦,以后就有多幸福。”

    乔玖笙心有动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方俞生拿着那叶子,重新在水里洗了洗,又在她眉心拍了拍,才说,“愿你们母子三人平安,孩子们健康出生。”

    乔玖笙眼神又软了些。

    方俞生又拍了第三下,说,“我愿意把我所有好运都给你,祝你一生平安,再无磨难。”

    乔玖笙适时伸出一根手指,挡在方俞生嘴边,她轻声说,“好运你自己留着。”

    比起上一世,这一世,她已经够幸运了。

    凝望进乔玖笙布满认真的眼睛,方俞生沉默了片刻,勾唇笑了。“好。”

    捡起一片叶子,乔玖笙学方俞生刚才那样,先在他额头敲了敲,想了半晌,说了句,“一去晦气。”

    点第二下,又说,“二祝平安。”

    点第三下,缓道,“三祝健康。”

    点第四下,笑道,“恭喜发财。”

    方俞生:“…”

    不说最后一句,他们还能好好地做朋友,真的。

    洗完澡,两个人晚饭都不吃,就下楼去了卧室,躺在床上,聊着这三天彼此的经历。

    乔玖笙没什么可说的,她除了担心方俞生,就没做其他事。几乎都是方俞生在说话,他将整件事的经过都说过乔玖笙听。原来——

    在郡阳市的时候,方俞生就在远处操控滨江市的舆论走向。他故意让程柯打电话给报社,说出要爆料方慕秘闻的消息,以此来刺激方慕。等到方慕忍无可忍的时候,势必会对他下狠手。

    方慕也没有让他失望,他果真有了动作。

    世界上只有一个杀手网站,就是K网。

    方俞生早就联系了言诺,让他时刻留意K网的动静,所以,在方慕发出那条悬赏任务的第一时间,言诺便接下了任务。言诺,他不仅仅是雇佣兵家族的族长,他本身也是一名顶尖的杀手。

    几乎没有人不卖言诺的面子。

    所以看到Black接下方慕的悬赏任务,其他杀手都不吭声了。

    方慕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中,Black是方俞生为他布下的死局。从他心生歹意,登录K网,发布消息的那一刻开始,方慕就注定会失败。

    方俞生与Black合力演了一出戏,坑了方慕。

    方慕这次,是彻底栽了。

    听了方俞生的讲解,乔玖笙久久都没有说话。

    见她沉默,方俞生心里有些不悦。“你觉得我太冷血了?”方俞生声音低低的,将怒气隐藏了起来。是不是因为他对方慕下了死手,阿笙才觉得他冷血?

    乔玖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还是摇了头。

    “我在想事情。”

    “想什么?”

    乔玖笙问方俞生,“方慕的童年…”

    方俞生心一紧,“他童年怎么了?谁跟你说了什么?”他一直都有留意乔玖笙身边的人,在他有意无意的监控下,乔玖笙几乎不知道方慕儿时与程柯的那些事。

    乔玖笙本来还不觉得有什么,但见方俞生这么在乎,反倒怀疑了。

    “小时候,方慕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她问。

    方俞生脸色很难看,他没有说话。

    乔玖笙只是看着他,见他这样子,俏脸也冷了下来,她忽然问,“俞生,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

    如果可以,方俞生真不希望乔玖笙知道方慕的那些童年过往。她毕竟是爱过方慕的,若是让她知道方慕小时候那些事,指不定她心里就会同情他,偏向他。

    这都是方俞生不想看到的。

    乔玖笙将方俞生的反应看在眼里,忽然意识到,她追问的这些问题,对方俞生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算了,不问了,我们下去吃饭。”

    乔玖笙起身,作势要出去吃饭。

    见她起身,以为她是生气了,方俞生心里一慌,紧紧抓住她的手,对她说,“阿笙,方慕的童年的确很…但我并没有错。他的母亲的确破坏了我父母的婚姻,他的出生的确也让我不喜欢,但我并没有害他,是他数次想要除掉我。”

    “阿笙,我、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冷血。”

    方俞生害怕乔玖笙心里怕他。

    乔玖笙听了这话,却又笑了。“你想什么呢?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单纯好奇罢了。”

    闻言,方俞生这才放心。

    他避重就轻地说,“穆晨不是个称职的母亲,生了孩子又不养孩子,方慕小时候就经常吃不饱。他不喜欢过那种日子,所以回到方家后,他见我和爷爷不喜欢他,就害怕,怕我们会赶他走。为了成功留在方家,他做了很多错事…”

    方慕干的那些蠢事,方俞生也没藏着掖着,直白地说,“我爷爷死的蹊跷,据说,他死的时候,只有方慕在家里。我怀疑,方慕对爷爷发病见死不救。”就跟他看着方平绝被毒蛇咬,见死不救一样。

    “还有,他不仅仅只想杀我。他连穆晨都没有放过。”

    闻言,乔玖笙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怎么会,那是他妈妈。”

    “那又如何?”他那个妈,可是把他送到别的男人床上的货色。方俞生冷笑着说,“方慕为了过好日子,为了回到方家,小小年纪,就心狠手辣,故意策划了一场车祸整死穆晨。你知道方慕为什么突然放蛇咬父亲么?”

    乔玖笙摇头。

    她一思索,就明白了,她试探问了句,“因为你父亲,发现了他犯罪的证据,方慕怕你父亲找他麻烦,才想除之而后快?”

    “聪明。”刮了刮她的鼻子,方俞生这才说,“因为有人将穆晨车祸视频发给了父亲。穆晨出车祸的时候,没有当场死亡,她朝方慕求救,方慕没有救。他不仅没救,还站在穆晨的身边,看着她慢慢死去。”

    方俞生却没有告诉乔玖笙,那视频,是他让人交给方平绝的。

    说他腹黑也好,卑鄙也好,方俞生就是不想让乔玖笙知道他为了一步步搞死方慕,到底在背后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他只想让乔玖笙看到他好的一面。

    乔玖笙听了他的话,心里凉凉的,感到匪夷所思。

    “别说了。”害怕会从方俞生嘴里听到更多有关方慕残忍冷血的事情,乔玖笙起身离开房间,去了餐厅。

    见到乔玖笙这副反应,方俞生心满意足了。

    乔玖笙临睡的时候,在浏览购物网站,看的全是些有关婴儿玩具和衣服的东西。

    方俞生这几天没休息好,他对乔玖笙说了声,“阿笙,早些睡,别玩太久,我先睡了。”他便躺了下去,不一会儿,呼吸就变得轻缓。

    等他睡熟,乔玖笙退出购物网站,打开天涯,进入滨江市分坛,输下方慕两个字。年轻多金又英俊的方慕,在没结婚之前,一直都是天涯网友们热议的香饽饽。

    前面几百条帖子,全都是网友讨论方慕谋害亲哥的话题。

    乔玖笙一眼掠过,连续翻了十多页,才翻到之前的老消息。

    乔玖笙一篇篇点开,点到第三篇,终于发现了一些猫腻。

    这片帖子里,有人细扒了穆晨与程柯的关系,又意有所指的提到了曾经有艺人将自己长相精致漂亮的儿子,送给程柯做玩物的传闻。下面回复很多,很多人都在问楼主,那个送孩子给程柯玩的女人是不是穆晨。

    博主回复的很令人深思,他说:你们仔细翻翻,我说的那几个跟程柯有染的艺人里面,在跟着程柯的时候,有几个是有孩子的人?其余的,我就不多说了。

    乔玖笙继续往下翻,就看到有人说,跟着程柯,同时又有孩子的人,只有两个艺人。

    一个是男的,叫江楠,另一个就是穆晨。

    那人还发出了姜楠女儿的照片,他女儿长相普普通通,眼睛很小,实在是跟楼主口中所说的那个‘漂亮、精致’的小孩搭不上边。那么,剩下的穆晨,就是唯一的人选了。

    扒皮到这里,已经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

    许多人都在下面跟帖附和,有人说楼主造谣,有人骂穆晨不得好死,也有人说方慕可怜,还有人在一旁冷嘲热讽,说方慕是被男人睡大的。

    乔玖笙看完这帖子,心里很闷。

    如果这些人猜的是真的,那么方慕今天中午所说的那句‘过够了苦日子’,怕不是指日子贫穷,而是指他被母亲利用,被程柯玩弄那些经历。

    乔玖笙放下手机,一整夜都没能睡着,直到了天快亮的时候才眯过去。

    第二天早上,方俞生醒来,发现乔玖笙还在睡,想着或许是这些天为他担惊受怕没有睡好,方俞生就没有打搅她。他轻声下床,换了衣服,下楼吃饭。

    快到中午,乔玖笙还没醒,方俞生便决定,改天再去民政局。

    他打了个电话给警局,得知方慕的审讯工作已经完成,他目前在看守所里关着,等审判结果下来,就没法再探监了。想了想,方俞生还是决定去一趟看守所。

    ------题外话------

    五四青年节,咱们就别过了,还是过儿童节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