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65章 祝你妻离子散
    看守所里。

    方慕得知有人来探望自己,倒是有些惊讶。

    当他得知前来探望他的人是方俞生后,脑子里就浮现出两句谚语——

    猫哭耗子假慈悲。

    黄鼠狼给鸡拜年。

    不过才一天,方慕的头发似乎就白了一些,神色也很憔悴。他穿着看守所里面统一发放的蓝色套装,坐在椅子上,冷冷地注视着方俞生。

    方俞生穿了一件酒红色的衬衫,坐在玻璃墙这头,像个妖孽。

    方慕有理由怀疑,方俞生今天是故意穿得这么喜庆。

    在方慕打量方俞生的时候,方俞生也在打量着他。他对方慕此时的惨状感到喜闻乐见,眼里都带着一份愉悦。

    看着方慕,方俞生没有说话。

    他不讲话,方慕也就不讲话。

    直到,时间过去了三四分钟,方慕才轻嗤一声,打破了这份沉默。

    他笑得有些凄凉与落寞。“斗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赢了。”方慕声音听上去挺平静的。

    到了如今这地步,他愤怒激动也没什么用了。那就索性平静点,不至于让自己看上去太难看。

    赢了,方俞生也没有笑。

    他看着方慕,这个名义上是他弟弟的人,他试图在他脸上找到与自己的相似之处。结果发现,一处没有。

    到底不是一个妈生的。

    怪不得,他从小就特别讨厌这个弟弟。

    方俞生没说话,方慕也不介意。他右手的手指跟大拇指来回轻轻地搓,方俞生就看着他搓。他搓了半晌,忽然说了句,“我跟你有仇,但方善没有。”说完,方慕抬起头来,注视着方俞生,眼神有些涩然。

    “方俞生,给我儿子留条生路吧。”他求人的时候,语气依旧是霸道的。

    依照方俞生的性格,他是不肯给那崽子留生路的。但,一想到乔玖笙肚子里还怀着两个小家伙,他硬心肠一软,轻哼一声,方俞生说,“我会把他交给徐姨。如果他以后老实,我会把他当方家人看待。如果他成了一头白眼狼…”

    方俞生没再继续说下去。

    方慕懂他的意思。

    他觉得方善那小子,以后应该不会是一头白眼狼,方善不像他,也不像他娘。方善会像他的名字那样,善良、正直成长,平平安安过一生。

    探监时间很短,方俞生问方慕,“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方慕觉得挺讽刺。

    他栽在方俞生这条阴沟里,最后还要跟他交代后续。

    想了想,方慕说,“小笙…”

    “她跟你没关系。”一听到他说乔玖笙,方俞生就皱眉。

    方慕继续自顾自地说,“别告诉她我的那些事。”与方俞生一样,方慕也想留给乔玖笙一个体面的印象。

    方俞生暗想:你这话说晚了,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已经说了。

    “尤其是我跟程柯的事,不要告诉她…”方慕的眼睛有些红,“方俞生,拜托你在她面前给我留点尊严。”这个时候,他的口气倒是软了些。

    “这你放心,我不说。”说了,只会增添阿笙对方慕的同情值,他是傻了才会说。

    时间只剩下两分钟了,方俞生又问,“还有其他话么?”

    方慕眼睛一眯,再睁开,他笑了。

    他笑得依旧疏狂嚣张,只剩最后一分钟的时候,方慕说话了。他大声说,“方俞生,我祝你妻离子散,一辈子孤独到老!”

    闻言,方俞生脸一沉,怒火爬上那张好看的脸。他立马从凳子上站起来,反手抄起身下的凳子,举起,直接往玻璃墙那头的方慕砸了过去。但是这玻璃质量很好,没砸碎,估计还是防弹的。

    “干什么!”

    狱警走过来,两人拉走里面的方慕,两人拉走方俞生。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探监也能打架的。

    方俞生离开看守所的时候,装了一肚子火。

    回到家,看到戚不凡站在家门口,他一挑眉,走过去,说了句,“辛苦你了。”上一次害得他差点染上艾滋病,这一次又派他去破坏高压电线,方俞生都替戚不凡感到可怜。

    戚不凡点点头,这声辛苦他担得起。

    “人我已经放走了。”他说。

    具体指的那个人,他没有明说。

    方俞生脸一沉,说,“办的不错。”

    见戚不凡似乎还有话要说,方俞生狭长的眸子朝他一撇,冷声说,“有话就说,别磨磨唧唧的!”

    戚不凡赶紧说,“你该给我加工资了。”

    闻言,方俞生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他深深地看了戚不凡一眼,忽然冷笑起来,“房子,我已经给你买好了,不是别墅,但也有一百八十个平方。”

    愣了愣,戚不凡追问一句,“什么房子?”

    “你不是说,滨江市房子太贵,你连个三环开外的厕所都买不起?”方俞生笑得特别有深意,“我在苍龙小区给你买了一套房子,那里绿化好环境好保安措施好,附近有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以后你有孩子了,孩子们可以在那里读书。”

    戚不凡看方俞生的眼神,特别震撼。

    “真、真的?”他激动地说话都要结巴了。

    “是真的,名字都写的你的。”方俞生见戚不凡那感恩戴德的样,忍不住笑了笑,并善意提醒一句,“等你找到老婆了,房子就给你。”

    戚不凡:“…”

    欺负他单身?

    “等这次事情结束了,我要申请休假。”戚不凡大声说,“我要去找老婆!”

    方俞生赏了他一个你是不是傻的眼神。“休假可以。”见戚不凡心都要飞了,他又说,“休假不带薪。”

    戚不凡依然觉得高兴。

    开心完之后,戚不凡忽然想起一件事,苍龙小区五年前就开始动土盖楼了,那小区位置好,设施好,宣传做得好,价格也挺贵,但是开盘就被土豪们将房子抢光了,后来房子建好,想买都买不到。

    方俞生是什么时候给他买的房子?

    难道他在五年前就给他买了?

    戚不凡心里一阵感动。

    他错了,他不该骂方先生的。

    被戚不凡这一闹,方俞生心情倒是好了些。他回屋,见乔玖笙已经醒来,坐在屋檐下雕刻一个拳头大的白玉。他走过去看了一眼,见她正在雕刻的是一尊笑面佛,他看了许久,忽然提了句,“什么时候雕个我?”

    乔玖笙没抬头,专心地雕,却说了句,“等我找到最好看的玉。”

    她终于放下刻刀,抬头,望着方俞生,朝她勾起一个美得方俞生心肝儿乱颤的笑,这才说,“最好的玉,才配雕刻最好看的人。”

    方俞生在方慕那里受的气,因为乔玖笙这话,彻底被治愈。

    他忍不住打趣一句,“在你心里,我是最好看的?”

    乔玖笙没法反驳。

    她想,在许多人心里,他都是最好看的吧。

    “要不,我们开个玉器店?”

    乔玖笙来了兴趣,“详细说说。”

    “就开一间小店铺,只卖你纯手工雕刻的玉件,售价随你心情,售卖对象随你眼缘。”方俞生想让乔玖笙过得开开心心的,让她做她最爱的事。

    乔玖笙想象了下那个场面,顿时心生向往。

    “可以的,玉器店就叫‘无间’。”

    “好。”

    “开在哪里?”

    “自然是滨江市。”

    “那是当然。”乔玖笙想了想,说,“这样,把店铺开在闹市。闹中取静,低调又奢华,多好。”

    方俞生对此很赞成,并说,“卡在你手上,要用钱的地方,你刷就是了。”

    乔玖笙觉得他今天很大方,都令人生疑。

    “方俞生,你是不是背着我做坏事了?”

    方俞生心里一噔,“哪有。”他死不承认今天去看方慕了。

    乔玖笙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追究。

    玉器店的选址还没有找好,方慕一案开庭时间便到了。方俞生是受害人,他要出席法庭。乔玖笙做为旁听人,也是要出席的。一大早,她就赶在其他人之前,率先抵达法庭。

    她要是晚了,一出现就会被发现,必然会引起瞩目。

    毕竟,今天法庭上的被告与原告,一个是她前任,一个是她丈夫,都关系斐然。

    方慕被带进法庭的时候,表情很平静。当他余光扫到旁听席上,穿着一件水粉色长裙的乔玖笙时,眼里竟然闪过一道恰似孩子般无措的慌乱。

    乔玖笙看到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也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方平绝没有将跟穆晨车祸死亡的那段视频交给检察官,而他自己被蛇咬那件事,也被他当做意外事件处理。他或许是对方慕心怀愧疚吧。

    不过,程柯竟然也没有出席法庭。

    在方慕被看守所收押的这些天里,那程柯又对外发声了,说他被方慕关了十多年,受尽了折磨。可是,当警方和律师联系到他,想要让他出席法庭作证的时候,程柯却又拒绝了。

    程柯今天没来,这的确很令人意外。

    乔玖笙坐在旁听席,扫了眼旁听的人,看到了不少见过的面孔。

    方慕那些朋友都来了,诸如梁奇文和李家罗家那些少爷。在知道戚芸笙就是乔玖笙后,梁奇文看见乔玖笙的眼神扫过来,他先是一愣,随即朝她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乔玖笙回以一个点头礼,再回头时,心情有些复杂。

    曾经,梁奇文跟她的关系也还算不错,可现在…

    当真是物是人非吧。

    身旁的空位上坐了人,乔玖笙扭头看过去,瞧见方俞卿和方俞安,带着徐萍菲都来了。四个人坐成一排,心情都有些沉重。上面,原告被告都是他们的哥哥,他们自然开心不起来。

    “芸…”方俞卿开口准备喊乔玖笙,开口喊了个芸字,才记起,她不是戚芸笙,她是乔玖笙。方俞卿尴尬一笑,才改口,“嫂子,你来挺早啊。”

    乔玖笙点点头,说,“来早点好。”

    方俞卿也懂她的做法。

    她注视着方慕和另一面的方俞生,叹了口气。

    “真的是没想到,他们两个人会走到这一步。”

    “可不。”

    说话间,开庭了。

    这一次,金牌律师秦晔,成了方俞生的辩护律师。秦晔这人,聪明善辩,他的目光就如他的口舌一般犀利。看出方慕这次必死无疑,他便主动做了方俞生的律师。

    方慕看着秦晔,脑子里忽然闪过几个月前,他带着秦晔去逼乔玖音签离婚协议的画面。

    想到这里,方慕有些恍惚。

    “被告方慕,以上罪行,你都承认吗?”

    事到如今,方慕也不再遮遮掩掩。

    “我都承认。”

    十五年前,是他让人驱使毒蛇去咬方俞生,导致他双目失明。

    十一年前,也是他找杀手于勐海暗杀方俞生。

    两个月前,是他找人在方俞生的车底装了定时炸弹。

    八天前方俞生失踪案,也是他。

    方慕不知道为什么方平绝没有供出十七年前他谋杀穆晨的真相。也不明白,方平绝为什么没有状告自己,放毒蛇咬伤他,致使他左腿截肢的事实。更不明白,为什么一直都想置他于死地的程柯,这次没有跳出来作证。

    ------题外话------

    方慕:祝你妻离子散,一辈子孤独到老。我不好过,你方俞生也别想过。

    方俞生:我操你祖宗!

    方慕:你去啊!

    方平绝:我这个活祖宗不参与这个话题。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