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66章 小笙对不起
    想不通,方慕索性不想。

    上方,法官问,“所以,你承认你有罪?”

    方慕嘴角一牵,认命了,“我承认,我有罪。”

    方慕三次连番作案,被判入狱服刑五十年。

    五十年…

    他都二十七岁了,服刑五十年,那都七八十岁了。方慕眼里属于年轻人特有的奕奕之色,在一瞬间黯淡下去,人还尚年轻,眸却已沧桑。

    听到五十年这个数字,乔玖笙闭上了眼睛。

    方慕被带走的时候,依然戴着手铐。他盯着手铐,一直垂着头,很配合的跟着法警往庭外走。走出法庭,迎接他的,将是无望的五十年的牢狱之灾。

    方俞生一脸平静,他注视着方慕被带走,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胜利者的笑。

    多少年了,他终于为自己报仇了。

    走到审判庭大门口,一直安安静静的方慕突然扭过头来,几乎是一瞬间,他的视线与旁听席上乔玖笙的眸子对上。

    乔玖笙看见方慕望过来,眸光里似乎装了千言万语,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方慕接下来要说的话,大概是她不想听到,也不能承受的。

    一狠心,乔玖笙转身就想走。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霎,方慕忽然从喉咙里爆发出一道嘶声力竭的吼声——

    “乔玖笙!”

    “你答应过我,一毕业就嫁给我的!”

    乔玖笙脚步一顿。

    身后,有两道目光,如芒在背,盯着她看。

    一是方慕,另一个则是方俞生。

    因为方慕这一吼,法庭瞬间安静下来,一些准备离开的旁听人员,也都停下脚步,看着这一幕。

    乔玖笙没有回头,却也没走。

    见乔玖笙狠心不回头,方慕很痛苦,他肌肉绷紧,脸颊上的肉都因为激动而抽搐,他又吼了一声——

    “乔玖笙,你做梦都别想我忘记你!”

    “我不会忘记你,一辈子都不会!”

    “你想都不要那么想!”

    “哪怕是我死,我都不会忘记你!你别轻轻松松的跟方俞生过一辈子!你记住了,我爱你!方慕一直爱你!”

    她就那么开开心心的跟方俞生过一辈子,他该多痛苦,单是想想,他就心如刀割。

    他要乔玖笙一辈子都记住他!

    方慕吼得喉咙嘶哑,双眼发红。

    乔玖笙听见这些话,心脏开始微微地疼。

    法警拉着方慕就要走,方慕意识到这或许是他最后一眼看到乔玖笙,心里的不甘于愤怒,又在瞬间变成了恐惧和不舍。

    他那么爱她,以后却再也见不到她了。

    他不甘心啊!

    “乔玖笙,你爱过我吗?”

    他忽然泪流满面,“你爱过我吗!”

    法警将方慕拖出法庭。

    他的声音越来越远,乔玖笙听到方慕嘶哑的声音从庭外的走廊上传进来,一声声、一遍遍,全都是——

    “你爱过我吗?”

    爱过他吗?

    方俞卿拉了拉乔玖笙的手腕,“嫂子…”这么多人看着,她可不能哭。

    乔玖笙眼睛涩涩的。

    一瞬间,她脑海里跳出曾经与方慕在一起的温馨往事。

    他宠溺的笑和皱眉时的冷酷,他的每个拥抱,每次对她的迁就,他严肃而又认真的对她说,等她长大,等她毕业,他就娶她…

    一幕幕往事,那么美好。回忆齐齐席卷来,乔玖笙心里一阵难受。

    如今她已为人妇,即将为人母,方慕也将自己逼到了绝路。曾经誓言回忆多美,现实就有多残忍。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乔玖笙鼻子酸酸的,眼睛热热的,在眼泪从眼尾滴下的那一瞬间,她的身体就被一双铁钳子般坚固的长臂搂入怀中。方俞生将她紧紧抱住,语气霸道,在她耳边低喃,“你不许为他哭。”

    他用霸道,来掩饰心中惶恐不安与妒忌。

    乔玖笙是他的妻子,他遇见她比方慕还早,他比谁都爱她,他不许她为方慕流泪。

    哪怕是一滴泪,都不许。

    乔玖笙喉咙一哽,努力将眼泪憋回去。

    “我们走吧。”她声音听着挺平静,将哭腔藏了起来。

    闻言,方俞生赶紧点头。

    他牵着她,走出法庭。

    阳光有着炙烤人的热度,身旁乔玖笙的手却是凉的。

    乔玖笙的目光,忽然被停在法庭外的押送车吸引了目光。方慕被法警押着,一步步朝押送车走过去,方慕像是有感应一样,忽然扭过头,对上法庭阶梯之上,乔玖笙的双眼。

    他似乎从那双眼睛里,读出了两个字——

    不忍。

    方慕心里一痛,他让小笙难过了。

    他似乎有些该死。

    就在这一刻,方慕忽然后悔了。

    他突然意识到,权利、金钱、别人的眼光,这些东西,统统都抵不上三个字——

    乔玖笙。

    他的乔玖笙。

    方俞生眯着眼看过去,压抑着怒火,没有阻止。

    看吧,反正机会不多了。

    他可以大度一点点。

    方俞生目光一转,瞥见人群中的程柯。

    乔玖笙瞧见方慕要上车了,正要收回视线,却在收回视线的时候,瞥到了一个消瘦的人影。

    那是个孱弱不济的男人,一张脸上没有二两肉,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那个男人站在人群空旷的马路边,一双手背在后面,他注视着正要上车的方慕,目光中带着深深地狠。他的目光,叫乔玖笙心惊。

    男人背在身后的双手突然移到身前,太阳光照耀下,男人的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闪了一道冷光。

    乔玖笙瞳孔剧缩,她的反应先于意识叫出声——

    “方慕!”

    这两个字,被她喊出了惊天动地的声势。

    方慕眼前一亮,双眼睁大,他还没有看清乔玖笙眼里的惊惧,就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他的胸腔。

    “…”

    一时,万籁寂静。

    下一秒,有人尖叫,“啊!”

    “枪袭!”

    有警察第一时间奔去降服开枪的男人,那男人转身就跑,只跑开几步,就被法警给逮住了。

    方慕低头,看见血液顺着那个小小的子弹孔里冒出来。上法庭的时候,他穿着黑色的T恤,所以那血打湿了衣服,也不明显。

    方慕盯着那血洞,眨了眨眼睛。

    “二哥!”

    “方慕!”

    徐萍菲和方俞卿以及方俞安,踉跄着跑向押送车。

    方慕却虚虚地仰起头,目光穿过所有人,落在乔玖笙脸上。

    他看了她一眼,这一眼,一眼万年,说不出的情深和专情。

    乔玖笙迈腿就要去看方慕,她刚走出一步,手腕就被一道悍力扣住。乔玖笙愕然回首,对上方俞生压抑痛苦的双眼。方俞生将她眼里位方慕感到担心的神色,看得清清楚楚。

    “阿笙,你在为他难受吗?”他语气不在平静,似乎在抖。

    乔玖笙张张嘴,想说点儿什么,却词穷了。

    乔玖笙沉默了片刻,她看见方慕笔一般直挺的身躯倒进了法警的怀里。心有不忍,她想去看他一眼,便伸手去拿方俞生的手。

    方俞生将她捏得很紧。

    他的肌肉也绷得很紧,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异常。

    “如果你要去看他。”方俞生唇角抿的很直,那总是显得温润漂亮的绿眸里,突然多了决然和冷意。这样的方俞生,乔玖笙感到陌生。她听见他说,“去了,就别回来了。”

    乔玖笙怔然。

    “乔玖笙,我也是人,我的心也会痛。”方俞生见乔玖笙的表情明显受伤不轻,眼圈都红了,他知道他逼急她了。

    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他该大度的让她去,说不定还能在乔玖笙那里得到感激,刷刷好感。但他是个男人,所有理智统统见了鬼,他对这个女人有着很强的占有欲,他真的做不到看着她去见方慕。

    “阿笙,别去。”方俞生的语气,没有了威胁与冷硬,变成了恳求。

    乔玖笙沉默了很久。

    “…好。”

    闻言,方俞生心落到实处。

    他拉着乔玖笙,一步步走下阶梯,与方慕擦身而过。在错过的那一刻,乔玖笙看了眼方慕,方慕也看着她,满眼痛苦,他的眼里,有打转的眼泪。

    跟着方俞生走向车子,一路,乔玖笙都心如针扎。

    他们的车就停在路边上,方俞生让乔玖笙先上车。乔玖笙一只脚踏进车厢,她忽然回头,看了眼方俞生,眼里多了歉意。

    方俞生心中微痛。

    “你…”

    “俞生,我就去看一眼。”

    方俞生没有答应,但他身子一偏,将路让开,将选择留给乔玖笙自己。

    乔玖笙深深地看了眼方俞生,最后还是退下车,转身走到押送车那边。身后,方俞生注视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一双手,紧紧捏着。

    戚不凡眯眼看着这一幕,有些同情方俞生。

    躺在方俞安怀里的方慕,见到乔玖笙来,已经逐渐涣散的眸中,努力聚起一点亮光。

    “小笙…”只不过是喊了声她的名字,就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乔玖笙在方慕身边蹲下来,点了点头。

    方慕有很多话想跟她说,但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想说爱她,想说抱歉,想说要她别难过,但身体里的力量流失的越来越快,方慕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变重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没法好起来。他知道朝他开枪的那个人是谁。

    程柯。

    从程柯被方俞生从地牢里劫走的那一天开始,方慕就预料到,程柯会找他报复。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见方慕脸都白了,只有出气没有呼气,乔玖笙眼露不忍,对他说,“方慕,你不要说话,保持体力,等医生来。”其实乔玖笙自己也知道,方慕是没法救治了。

    那子弹,大概是打中了他的心脏。

    “二哥,你别说了,求你别说话。”方俞卿握住方慕的手,见他明明很痛苦,还想跟乔玖笙说会儿话,就不忍心。方俞安和徐萍菲也撇过头,不忍心看。

    方慕突然一阵咳嗽,咳得脸色发白。

    方慕看着乔玖笙,坚持着,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对乔玖笙说了一句话。

    方慕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是讲给乔玖笙的,他说的是——

    小笙对不起,慕哥哥没有保护好你。

    乔玖笙愣愣地看着断了呼吸的方慕,想哭,却哭不出来。她心里很难受,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走了,曾经爱过,海誓山盟过的情人,再也看不见了。

    方慕的遗体被带走,乔玖笙缓缓地站起身,她茫然地看向四周,过了片刻,她机械地迈腿,走向之前方俞生停车的地方。她走到地方,却发现方俞生的车已经开走了,他人也走了。

    乔玖笙站在原地,心里一阵茫然。

    方慕死了。

    方俞生也不要她了么?

    …

    “方先生,真的不去接夫人吗?”

    方俞生其实没有走远,他只是气不过,就让戚不凡将车开到了隐蔽的地方。

    他怎么可能真的撇下乔玖笙离开。

    看见乔玖笙站在原地,露出迷茫之色,戚不凡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见方俞生迟迟没有说话,他又说了声,“就这样让一个孕妇站在大太阳底下,不好吧。”他想说,方俞生不是人,但不敢。

    方俞生冷哼,“让她认识到错误。”

    ------题外话------

    有人让我给方慕一个好结局。

    这个,抱歉。

    首先,方慕的确也可怜,但没有人逼他去犯罪,还是三番四次。关于方慕的死,这个也是注定的。他狠,程柯也狠。程柯被方慕折磨了这么多年,不杀他才奇怪。

    所以,慕哥哥就这样领盒饭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