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67章 哟,看小黄书?
    方俞生心想:不能就这么轻易原谅她。

    他心里一片高冷,坚决不为所动,绝不心软。

    忽然,前方戚不凡惊呼一声,“夫人晕倒了!”

    话还没说完,戚不凡就听到后面车门声猛地推开,后又被甩上的声音。待他眺目望过去,就看到方俞生以百米冲的速度奔向乔玖笙。

    说好的让夫人认识到错误呢?

    乔玖笙直接晕在了地上,方俞生胆颤心惊地疾驰过去,伸手搂住去搂乔玖笙肩膀的时候,他的一双手臂都在颤抖。

    看着怀里脸色虚白的女孩,方俞生心里懊恼不已。

    他错了。

    他怎么能丢下她呢!

    就算是心里生气,也该等她回去后,关起们来再教训她啊。

    “阿笙!”

    “阿笙,你醒醒!”

    方俞生怎么也唤不醒乔玖笙,吓得心跳都快了不少。他搂起乔玖笙起身,抱着她,转身就往戚不凡那边跑,一上车,方俞生就对戚不凡低吼,“去医院!”

    戚不凡赶紧开车。

    方俞生将乔玖笙整个人抱在怀里,不知不觉,后背都冒了一层冷汗。

    乔玖笙垂头缩在他怀里,忽然睁开了眼睛。

    方俞生感觉到衣襟被一双手拽住了。

    他惊喜低头,还将乔玖笙的脸看清,却先察觉到衣服上湿了一小片。

    方俞生愣住。

    哭了?

    正想着,就听到乔玖笙说话了。

    “方俞生,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乔玖笙的确是哭了,说话都哽咽着,语气低低的,听得方俞生心里更加不好受。她哭,也不仅仅是因为方俞生的缘故,更多的,还是因为方慕。

    方慕的突然死亡,对乔玖笙打击挺大,她心里很难受,但这绝不是因为余情未了。

    方俞生心里再大的气,也被乔玖笙这一晕给吓没了。

    他想问问她怎么会晕倒,刚要开口,却又想到什么,到嘴的话,就变成了:“你刚才是装晕?”

    乔玖笙:“…”

    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安慰我?并且对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说不要我、不做丢下我这样的话?

    见乔玖笙哑巴了,方俞生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刚才差点吓死,结果是她在演戏!

    好得很!

    随着方俞生神色变得阴鸷,逼仄的车厢里,也跟着降下温度,方俞生直接成了个人体制冷空调。

    回到家,方俞生意外的没有冲乔玖笙发火。

    乔玖笙开始还有些惴惴不安,见方俞生不仅没发火,吃饭的时候,还照常给她夹菜。乔玖笙稍微心安了些,心想,方俞生虽然挺抠门,但人还是很大度的。

    吃完饭,乔玖笙准备回房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乔玖笙正准备去床上躺下,转身一看,才看到那宽大的双人床中间,横放着一条薄木板。

    乔玖笙:“…”

    她盯着那木板,看了两眼,眼神变得阴沉起来。

    方俞生就坐在梳妆台的凳子上,见到乔玖笙终于发现了床上的变化,正要得意,却见乔玖笙微微一笑。她转过身脸,妩媚白皙的俏脸上,带着几丝冷意,她朝方俞生抬眉问了声,“这什么意思,分床睡?”

    方俞生也是硬气,故作冷漠地嗯了声。

    乔玖笙依然盯着他,没有说话。

    方俞生有些招架不住她的眼神。

    他想服软。

    但转念一想,这事的确是乔玖笙有错,先是撇开他去看方慕,接着又装晕吓他。说什么,他这次也不能服软。

    乔玖笙笑着的唇拉平,幅度变得冷漠起来。

    “那行。”不等方俞生说话,乔玖笙自己打开衣服,顺手取了几件衣服,然后,跑到方俞生身旁,将梳妆台上的保养品一股脑地兜进怀里。

    方俞生看得心惊肉跳,“做什么?”他脸色也沉了下来。

    乔玖笙体贴地说,“既然你看了我觉得心烦意乱,何必分床睡,干脆分房得了。”

    说完,乔玖笙抱着她的东西,在方俞生能吃人的目光中,一脸傲气地走出房间,去了隔壁的客卧。

    方俞生整个人都是懵的,既气又后悔。

    她就不能哄哄他?

    方俞生忽然起身,走到床边,一脚踹倒那木板,动静很大。

    另一个房间,乔玖笙听到了硬物断裂的动静,眼皮都没动一下。她将房门锁好,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方慕临死时的模样。她猛地睁开眼睛,盯着窗户那里飘摇的窗帘,脑子里快速地转动着。

    程柯…

    方俞生他们上次从方慕那里带走的人,就是程柯吧?

    程柯今天的举动,会不会也是方俞生的授意?

    乔玖笙命令自己不要再想。方俞生和方慕之间,本就是一场硬仗,输的人倒霉,赢的人幸运罢了。

    她不能钻牛角尖。

    乔玖笙翻了个身,肚子里的小家伙不知道在激动什么,跳得特别欢乐。

    乔玖笙摸了摸肚子,自嘲道,“怎么的,我跟你们爸爸吵架,你们看戏很开心?”

    肚子里那孩子,依旧动的欢乐。

    “在动的是哥哥还是弟弟?”乔玖笙问这话的时候,脸上扬着一抹慈爱。

    胎儿自然无法回应她。

    里面还是在跳。

    医生说,两个孩子里,一个喜静,一个爱折腾。现在在动的,估计就是爱折腾的那个。乔玖笙最近都摸出胎动规律了,像只小猴子一样活泼,一动就停不下来的,是爱折腾的那个。偶尔踢一脚,就不再踢第二脚的,肯定就是喜静的那个。

    这两个孩子,性格还真是截然不同。

    乔玖笙跟孩子们说了会儿话,渐渐地感受到了睡意。

    她睡着了,方俞生却睡不着了。

    方俞生上半夜还挺能逞强,到了十一点多,他发现自己没了乔玖笙的陪伴竟然睡不着!挣扎了片刻,方俞生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跑到客房,想要将乔玖笙给哄回来。

    他一拉门把,发现里面锁了,彻底黑了脸。

    很好,还敢锁门!

    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

    方俞生就这样装着一肚子的怒火,熬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醒来,瞧见神清气爽的乔玖笙,再联想到自己昨晚上受的煎熬,方俞生瞅她的时候,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乔玖笙朝他扬了扬手里的豆浆,招呼他过去吃早餐。

    “早啊。”

    方俞生冷哼,他走过去,拿起桌上另一杯豆浆,就是不喝她端的。

    乔玖笙眼皮子一抽。

    她当场将把那被豆浆端出去,递给在晨练的戚不凡,跟他说,“不凡,你要的豆浆,加了两勺糖。”

    “谢谢夫人。”戚不凡接过豆浆就喝。

    方俞生看着外面那两个人,听到这句话,心里特别难受。

    那豆浆不是给他准备的?

    乔玖笙瞥见方俞生的周身似乎都弥漫着一股黑气,她心里想笑,却又憋着。走回餐桌,乔玖笙自顾自吃早餐。期间,方俞生故意将动静做的很大,乔玖笙就当做没听见,全程保持着美好愉悦的心情。

    方俞生这顿饭,吃的特别不得劲。

    吃完早餐,乔玖笙进了一楼的衣帽间,再出来时,穿的像个十七八岁的嫩丫头片子。

    乔玖笙披着一头黑色过肩的长发,穿着一件抹胸高腰拼接裙,上面抹胸部分是白色的,高腰以下则是淡雅的浅紫色雪纺百褶长裙。她怀孕只涨肚子不长肉,穿着这条裙子,腹部隆起,却显得腰肢纤细依旧,胸围又因为怀孕的缘故,更加饱满。

    她看着依旧嫩得滴水。

    走出去,绝对会让人觊觎。正在看动物世界的方俞生,忍不住多瞄了她两眼。

    乔玖笙拎着白色精致的小提包,踩着一双裸分镶钻的平底单鞋,哼着小曲儿,心情爽歪歪。

    尽管心里觉得她美上了天,方俞生嘴上却死倔,他冷哼,阴阳怪气地说,“都要当妈的人,故意穿得这么嫩给谁看?”

    乔玖笙瞥了他一眼,满是鄙夷。

    “想看我的多了去了?当妈怎么了,当妈我也是方可爱他妈。”乔玖笙转了个身,就要往小楼外走。

    方俞生脸色微变,高声问道,“你上哪儿去?”

    “与人有约。”

    眉心一跳,方俞生站了起来,冷着脸问,“谁?”

    乔玖笙不说话。

    她真的就那样走了,还叫上了戚不凡。

    若非清楚戚不凡的忠心,与乔玖笙对自己的爱意,方俞生真要以为那两个人要去偷情。他骂了一声,“狗东西!”这话当然是骂戚不凡,骂完,他见锦姨在偷笑,忍不住皱眉,“锦姨,你笑什么?”

    锦姨胖脸笑得瞧不见眼睛缝。

    她耸了耸肉感十足的肩膀,轻飘飘说了句,“夫人跟医院约好了今天去做四维照。”

    闻言,方俞生一阵风似的飘出小楼。

    锦姨听到车声远去,又眯眼笑。

    这个家,总算是有了家的样子。

    有争吵斗气、有欢声笑语,这样挺好的。

    去医院的路上,方俞生特意抄了近路,将车开到飞起。等乔玖笙和戚不凡来到医院,找到做四维彩超的所在处,就在该楼层的大厅,看到了早已等候在此的方俞生。

    他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个购物袋,修长的双腿翘起,戴着墨镜,端得是一个帅气逼人的装逼犯。

    乔玖笙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直接走到了另一张椅子上坐下。

    方俞生一直在拿余光注视她。

    见她没走到自己身边坐下,嘴角一抿,心情不太美。

    乔玖笙预约的时间是十点半,还有二十多分钟。

    她为了打发时间,带了一本迷你小书,正看得津津有味,头顶忽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哟,看小黄书?”

    书面的确是黄色的,但内容可不黄。

    乔玖笙目光从书中抬起,落到方俞生身上,方俞生还戴着墨镜,高高在上地看着他。乔玖笙一眼就望见了方俞生的鼻子,还多看了几眼。方俞生以为她被自己的帅气给征服了,心里正暗喜,就见乔玖笙勾下头,从白色的提包里拿出一张纸巾,递给了他。

    方俞生盯着那纸巾,有些疑惑。“做什么?”

    乔玖笙抖了抖纸巾,说,“你鼻子里有鼻屎。”

    方俞生:“…”

    他赶紧接过纸巾,将背在身后的小购物袋丢给她,然后拿着纸巾去了洗手间,整理仪容。

    乔玖笙笑出声来。

    打开购物袋,看到袋子里是两块巧克力和一杯温热的西柚柠檬水,她心里装着的那点儿浅怒,瞬间就没了。

    乔玖笙吃完巧克力,站起来,围着大厅走了几圈。方俞生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十多个孕妇里,他家阿笙穿得最骚最漂亮,正围着大厅转圈圈。好几个带着老婆来做检查的男人,都忍不住朝她偷瞄。

    这么好看的孕妇,少见。

    方俞生既开心,又郁闷。

    吃了甜食后,胎儿会活泼些,方便做排畸检查。乔玖笙感觉到孩子在动了,就不再走了。

    方俞生看了看时间,下一个就是他们了。

    “下一位,乔玖笙!”

    乔玖笙听到自己的名字,先是一怔。

    最近这一年,她已经习惯了在公开场合被人称作戚芸笙,忽然听到自己的真实名字,乔玖笙倒是有些不适应。她望着屏幕上乔玖笙三个字,眼神一点点变得坚定起来。

    乔玖笙,你终于熬过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