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69章 我就是老板啊
    第二天早上,锦姨看到方俞生和乔玖笙都起来了,特别惊讶。

    “俞生少爷,夫人,怎么起来这么早?我这早饭都还没做!”锦姨一边系围裙一边说。

    闻言,乔玖笙回头跟她说,“不着急,早饭按照正常时间吃。”

    “好!”

    乔玖笙跟方俞生站在院子里,面前是一个大桶,里面放着五颜六色的海洋球。锦姨看到方俞生正在洗那些海洋球,忍不住问,“这球也要洗?”

    乔玖笙低着头不说话。

    方俞生一边洗球一边说,“洗洗干净些,小孩都喜欢将东西放嘴里吃,不洗干净,我心里难受。”是的,一想到他跟孩儿他妈在海洋球上做的事,方俞生就觉得罪恶。

    乔玖笙伸手在桶里玩水,听到方俞生说这话,忍不住朝她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方俞生像是被雷劈了,赶紧无视。

    海洋球有很多,方俞生将球全部洗干净了,倒在一块薄膜纸上吹干。乔玖笙帮他将球摆开,她拿着球,不知是想到什么,忽然说,“就今天吧。”

    “什么?”方俞生头也不抬。

    乔玖笙说,“去民政局啊。”

    方俞生终于抬起头来。

    他仰头看了眼天。

    晨曦明媚,是个适合去民政局的日子。

    “好。”

    两个人吃完早饭,准备换衣服去民政局补办结婚证,穿衣服的时候,方俞生对乔玖笙说,“我们都穿白色的吧,我穿白衬衫,你穿白裙子。”假装是情侣装。

    乔玖笙问,“为什么?”语气透露着疑惑。

    方俞生说,“上次领证,咱们太不当回事了。”那个时候,谁能想到,他们会爱上彼此?

    他们的结婚证上,方俞生穿着棉麻衫,面无笑意,乔玖笙穿着嫩黄色的吊带长裙,笑成了一张牵强脸。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那都不是一张合格的结婚证件照。

    闻言,乔玖笙同意了。

    “还是你想的对。”

    于是,乔玖笙穿上了一件款式简洁,显得活泼俏皮的白色衬衫孕妇裙,还将黑发绑了起来。为追求靓丽,她特意用一根桃红色的丝带将头发绑起来,打了个蝴蝶结。

    方俞生也穿上白衬衫,他是个心机Boy,为了让证件照上的自己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差距小一些,特意买了一件特别减龄的白衬衫。白色的布料,纯黑色的扣子,款式修身,穿在身上,硬是将方俞生衬托得像是个二十六岁的成熟大男孩。

    倒不像是年满三十的老骚货。

    乔玖笙看到方俞生,忍不住比起大拇指,说了句在微博上看到的段子,“大少爷今天依旧是帅的一逼!”她说。

    方俞生悄悄她脑袋,严肃教育道,“说话再带bi,打嘴。”

    浴室乔玖笙赶紧改口,说,“大少爷今天看上去帅得令人合不拢腿。”

    方俞生彻底放弃改造她。

    算了,自己娶的妻,哪怕是个流氓也得养着。

    两个人去了民政局,重新拍照,补办材料,终于,乔玖笙的名字,与方俞生的名字出现在了同一张结婚证上。方俞生拿到结婚证的时候,眼神特别温柔。

    乔玖笙见他露出温柔目光,心里也跟着软化。

    “方俞生。”

    “嗯?”他目光从结婚证的乔玖笙脸上,移到身旁乔玖笙的脸上。

    乔玖笙想说我爱你,但又觉得特矫情,想了想,就说,“我挺开心的。”

    “我也是。”

    “为了庆祝咱们今天又结婚了,走,我请你吃饺子和猪肝!”

    方俞生惊喜不已,“你做?”

    乔玖笙摇头,“不,魏大哥做的饺子和猪肝特别好吃。我这是把你当自己人,才带你去的,别人,想吃都吃不到。”

    闻言,方俞生丝毫不觉得开心或是荣幸。

    这个时候,他并不想跟魏舒义那糙爷们一起吃饭。“算了。还是我请你去吃大餐吧。”

    乔玖笙戳了戳他的心窝,“吃大餐可贵了,你心不痛?”

    方俞生用实际行动告诉乔玖笙,他虽然也抠,但他是有钱的方抠抠。

    他带她去一个名叫‘半亩花田’的餐厅吃饭。餐厅地处滨江市东城繁华之处,东临东城步行街,西临东城电商街,北靠金融街,南方却是一条江河。

    这家餐厅是古色古香的唐代建筑,楼宇不高,刚好三层,却有四栋。四栋楼宇之间,是一个静谧优美的院子,有小桥流水,睡莲静开其中,也有清风拂柳、天鹅戏水。

    餐厅外三百多米范围内,竟然种了一片粉色玫瑰花海。那房屋的正门口,挂着一块相当朴素的黑色木板,书写着四个字——

    半亩花田。

    要在这样一处繁华之地,画出一块地,经营一家饭庄,绝对是大手笔。

    乔玖笙以前来过这饭庄,一顿饭,贵得令人咂舌。

    当然,菜色菜味就餐环境,都相当的高级高档高品位。

    奇怪的是,方俞生似乎对这里极为熟悉。

    乔玖笙跟着他进饭庄,一路上,心里都在暗自腹诽:待会儿吃完饭,付账的时候,方俞生别被账单吓得拉着她逃跑才好。

    服务员领着他们上了饭庄的二楼。

    二楼特别雅致,全都是小包厢,每个包厢里都摆着一张低矮的唐朝风格的饭桌。

    方俞生选了一间名叫‘入梦来’的包厢。

    脱鞋进了包厢,乔玖笙扫了眼桌上白色瓷花瓶里擦着的两朵粉色玫瑰,说了句,“这花挺好看,咱们院子里也种点儿吧。”

    “好啊。”

    包厢外面是一条红漆木走廊,乔玖笙跑到走廊上,扶着肚子慢慢地在走廊上坐了下来。走廊下面是一个小池子里,池水清澈,鹅卵石清晰可见,许多鱼儿在池水里游来游去。

    并不仅仅有大众喜爱的红鲤鱼、金鱼、日本锦鲤,也有普通的河鱼。

    每个包厢都有饭庄赠送的鱼食,装鱼食的盒子像西游记里面唐僧装斋饭的碗,特别精致可爱。乔玖笙拿起木勺子,挖了几勺鱼食,一颗颗地丢进池子里。

    几条小鱼有过来,咬走鱼食,就躲到水草里面。

    乔玖笙觉得好玩,就转身对方俞生说,“俞生,你快来看。”

    方俞生赤脚站在走廊上,俯身看着乔玖笙。

    她坐在走廊上,一双腿悬在走廊外,白皙修长,她整个人都显得惬意极了。方俞生随意往下面丢了颗鱼食,忽然说,“知道么,这里的鱼,每一条都是有主人的。”

    “嗯?”

    乔玖笙没听说过,便问,“怎么个说法?”

    “这家店的VIP客人,可以带一条鱼来这个池子里养着,那条鱼,代表你的祈愿。如果你养的鱼没有死,祈愿就可能会成真。”

    闻言,乔玖笙忍不住称赞饭庄老板,“老板真是个风趣的人。”

    “是么?”方俞生有些开心,“我也觉得。”他又说,“但养鱼不是免费的,每个想要在这里养鱼的人,在他的鱼还活着的期间,每个月都要往饭庄汇款五万。”所以这些不打眼的鱼,每条都可能价值几十万,或者上百万。

    乔玖笙张张嘴,忍不住吐槽,“黑店啊!”

    她仔细一琢磨方俞生说的那些话,又一脸佩服地说,“这老板真聪明。现在有钱人,为了攀比显摆,大家都愁没法花钱。为了一条鱼,一个月就要花费五万,一年就是六十万。这鱼本身不值这个家,但这鱼却代表了背后主人的身价。”

    “但凡是爱面子、爱显摆的人,都会争着抢着往里面养鱼!”乔玖笙一拍腿,对店家佩服至极,“这人真是聪明,将人心琢磨得真透彻!”

    方俞生嘴角上扬,似乎特别开心。

    乔玖笙数了数鱼儿,一眼望过去,就说她身下,估计就有三四十条鱼儿。而那些水草里躲着的,远处游荡的,还不知有多少。“天,这么多鱼,一年收入得有好几千万吧?”

    方俞生说,“嗯,去年大概有七千多万。”

    “你怎么知道?”乔玖笙一脸惊讶。

    方俞生说,“我就是老板啊。”

    乔玖笙:“…”

    “我的鱼老板,求包养!”乔玖笙就知道方俞生是个干大事的!

    “你乖一点。”方俞生拍拍她的脑袋瓜子,“少给我招桃花,乖一点,听话一点,想要什么有什么。”方俞生很快就适应了鱼老板这个新身份。

    乔玖笙却嗤之以鼻。

    “真把你自己当老板了。”

    她两条小腿甩了又甩,想到什么,又问方俞生,“那你在这里面养鱼没?”

    方俞生点点头,“养了。”

    “死了么?”乔玖笙觉得方俞生的鱼,多半已经投胎去了。

    方俞生却摇头。

    “没死。”

    “哪条是你的?”乔玖笙对方俞生的鱼特别感兴趣。

    方俞生指了指身下的水池子,说,“唯一的那条银龙鱼,就是我的。”

    乔玖笙赶紧起身回包厢,跑了出去。过了一分多钟,方俞生就看到乔玖笙从廊桥那边走了过来。她走到池子边,抬头看了眼方俞生,问他,“就这个池子?”

    方俞生看着她,点了点头。

    乔玖笙在池子边上找了很久,终于,在一条水草旁边,找到了一条长得特别显眼的银龙鱼。银龙鱼寿命够长,方俞生就是冲着它寿命长这个优点挑的它。

    他怕鱼儿死了,念想就断了。

    “这就是你的?”

    “嗯。”

    “有名么?”

    “有。”

    “叫什么?”

    方俞生犹豫了下,才说,“三妞。”

    乔玖笙表情有些古怪,一脸惊奇地说,“竟然跟我小名一样。”虽然她三狗子的小名威武霸气,但她爸爸一般都管她喊三妞,也就她妈和爷爷,总喊她三狗子。

    方俞生看她的目光很复杂,却没再说话。

    乔玖笙盯着那鱼,给它投食,一边投一边问方俞生,“你养这条鱼的时候,也许愿了?”

    “嗯。”

    闻言,乔玖笙抬头看了他一眼,见到他盯着那银龙鱼的目光,似乎格外地忧伤。

    她心里闪过什么,有些闷。

    她忍不住问,“许什么愿了?”

    方俞生本不想告诉她,但看到乔玖笙一直盯着自己,满眼好奇,他没忍住,就说了。“希望我能找到我爱的人。”

    方俞生这话一说完,就看到乔玖笙脸色变了。

    她忽然不喂鱼了,说了声没意思,就跑出去看玫瑰花去了。方俞生察觉到她情绪似乎变得低落起来,有些纳闷。

    希望能找到他爱的人,这话没有歧义吧?

    乔玖笙站在玫瑰花田边上,脑海里想的却是:上一世,方俞生曾说过,他年少时候遇到过一个很爱的女孩。那个人是他心头的朱砂痣白月光,却被方慕和乔玖音给弄死了。

    最近日子舒坦了,乔玖笙都快忘了这件事了。

    方俞生是有爱人的,那个人,说不定已经被方慕和乔玖音弄死了,就是不知道对方是谁。

    乔玖笙也挺好奇,方慕和乔玖音秘密弄死了谁。

    等方俞生从楼上下来,走到她身边。方俞生还没来得及询问乔玖笙到底在想什么,他就听到乔玖笙问了句,“方俞生,你年少的时候,是不是喜欢过一个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