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70章 他有女儿了!
    “方俞生,你年少的时候,是不是喜欢过一个人?”

    听见这话,方俞生微惊,便脱口问了声,“你知道了?”

    他的意思是:你知道你就是那个人了?

    奈何,两个人所思所想不在同一条道上,都会错了彼此的意思。

    乔玖笙心里凉悠悠的,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还在冒凉气。

    是啊,我早就知道了。

    她心里有点疼。

    虽然早就告诉过自己,不要跟方俞生心头那所谓的白月光计较,但理智上明白是一回事,心底里吃味又是另一回事了。这一刻,乔玖笙多少有些体会到方慕被杀那天,她撇开方俞生去看方慕的心情了——

    真的很不爽!

    乔玖笙笑得勉强,忍不住嘲讽方俞生,“那你注定是找不到那个人了。”人都被方慕和乔玖音给搞死了,看你上哪儿找去。

    怕只有上天去了。

    乔玖笙这么一说,方俞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

    他明明就找到了啊。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他懒洋洋地问,语气并不见紧张急切。

    他那有些漠然的口气,倒是让乔玖笙心里舒服了些。

    或许那白月光对他来说,已不是十分重要的人。

    摇摇头,乔玖笙语气轻快了些,她说,“我不知道。”

    方俞生眉头紧紧蹙起,追问她,“那你怎么知道我找不到那个人了。”那么,她到底以为他年少时喜欢的是谁?

    他记得,乔玖笙主动找他的时候,就说过,她知道他心里藏着一个人。

    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方俞生看着乔玖笙的目光,充满了怀疑。

    乔玖笙又会错了他的眼神,以为方俞生在怀疑她,她赶紧为自己证明清白,说,“跟我可没关系。”她撇清干净自己,又说,“我只能告诉你,你要找的那个人可能已经死了。”顿了顿,她还补了句,“她的死,可能跟乔玖音和方慕脱不了干系。”

    乔玖笙就只知道这么多。

    她将她知道的全都告诉方俞生了,他心里怎么想,就不是乔玖笙可以控制的了。

    方俞生表情有些复杂。

    假设乔玖笙没来找他求助,那她或许已经死在了乔玖音的手里。

    但也说了,那都是假设。

    事实是,他找到了他的三狗子。

    不过,仔细分析了乔玖笙刚才说的这些话,方俞生突然意识到,乔玖笙肯定还有事瞒着他。“阿笙,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不肯对我说?”他小心翼翼的试探她。

    乔玖笙神色自然地摇头,“没有。”

    这一世过得很好,上一世那些事,就不要再提及了。

    见方俞生似乎在想什么,乔玖笙以为他还在惦记他那白月光,立马就冷下脸来,面无表情地威胁他,“方俞生,当着我的面不许想其他的女人!你也要记得,你是我男人,你要是敢出轨,我不会轻饶你。”

    细细的白皙手指,抵在方俞生的胸口,乔玖笙按了按,很严肃而霸道地告诉他,“过去你爱过谁我可以不计较,但是现在,乃至以后,你都只能想着我一个人,爱着我一个人。若是让我知道你三心二意,心里装着其他人…”乔玖笙眼神撇到方俞生的双腿间。

    方俞生下意识闭紧腿,听到乔玖笙说,“小心我一刀挥下去,宰得你撒尿都要插导管。”

    方俞生:“…”

    想想就很痛苦有没有!

    曾经,方俞生有多开心乔玖笙想要一刀挥了方慕的弟弟,现在,他就有多为自己的小兄弟担心。

    身为老板,吃饭自然是不要钱的。

    乔玖笙跟方俞生在半亩花田吃了午餐,一同离开。回家的路上,方俞生忍不住登上OK软件,进群,第一时间甩出自己新领的结婚证。

    所有人都在撒花恭喜他,却不见言诺和季饮冰的身影。

    方俞生觉得奇怪,就问了句:【阿诺和饮冰呢?】

    群里一时间万籁寂静。

    怎么回事?

    那两个人出事了?

    这时,苏珊娜私戳他了。

    苏珊娜:【两个人似乎是分手了。】

    安:【!】

    苏珊娜:【据说,阿诺那个小初恋跑回来了。】

    安:【不是说死了?】

    苏珊娜:【不清楚,据说,她回来后,阿诺就没让她走,让她跟着他做事。饮冰回来,发现了,两个人就分手了。】

    安:【阿诺什么反应?】

    苏珊娜:【不清楚,你也知道,饮冰为了配得上阿诺,有多努力。这么多年,那初恋一直是阿诺心里的痛,饮冰或许会成全他们吧。】

    安:【喜欢就抢,成全都是不够喜欢的借口。】

    就像他,喜欢乔玖笙,管她心里有谁,先抢过来,宠着,宠到她离不开自己了,不就幸福大结局了?

    那些打着成全做借口的人,都是胆小爱得不够深的人。

    苏珊娜看了方俞生的话,却说:【那可是在I国,饮冰本就是贫民窟出生的孩子,阿诺那初恋以前可是贵族的女儿,尽管家庭没落了,她也是跌入鸡窝的金凤凰。饮冰现在是很厉害,但她永远都是鸡窝里飞出来的小鸡仔。】

    苏珊娜:【饮冰本就觉得自己的身份配不上阿诺,现在阿诺那身份登对的初恋回来了,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苏珊娜:【阿诺若是对不起饮冰,我就去抢了饮冰。反正我孤身一个人,找个女朋友过日子也是可以的。】

    安:【厉害了,我的苏珊娜!你找饮冰过日子,不如来Z国,把魏欣那个祸害给我一锅端了。】方俞生看到乔玖笙跟魏欣每天聊天插科打诨就觉得碍眼。

    苏珊娜:【呵呵…】

    苏珊娜呵呵两声就不再说话了,方俞生都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乔玖笙的声音忽然在方俞生耳旁响起:“魏欣怎么是祸害了?”

    方俞生赶紧关掉手机,看了眼乔玖笙,闭嘴不语。

    乔玖笙轻嗤一声,觉得方俞生肚子里坏水忒多。

    “我问你个事,你老实回答。”方俞生难得严肃起来。

    乔玖笙正襟危坐,“你说。”

    “你跟魏欣是怎么勾搭上的?”他一直挺好奇,魏欣的朋友大多都是时尚圈的模特,乔玖笙跟她认识的时候,应该还只是一个学生,她们怎么认识的?

    乔玖笙一愣,表情有些古怪,还有些心虚。

    见状,方俞生脸一冷,“怎么,难以启齿?”

    “也不是不能说。”乔玖笙瞅了方俞生一眼,小心翼翼地说,“就是怕说了,你会生气。”

    方俞生预感到不妙,但依然坚持要乔玖笙讲。

    无奈,乔玖笙只好说了,她道,“我曾经开过一家店。”

    “什么店?”

    “成人用品店。”

    方俞生有些愕然,“你开那种店?”难怪她是个老司机。

    乔玖笙看懂了方俞生的眼神,有点儿尴尬,她解释,“那什么,我们家的孩子,小时候零花钱就不多,长大后,满了18岁,就要各凭本事赚零用钱。”

    这个方俞生知道,乔玖笙十三岁那年,每个月零花钱只有五百块,她救到方俞生的时候,正是月尾,乔玖笙零花钱只剩下十几块了。否则,也不会给他买一堆花里胡哨的十五块钱任选三件的地摊货衣服了。

    “我上大学了,零花钱一个月只有八百,我爱吃,吃东西要花钱。我爱美,买衣服买包包买化妆品,都是钱!八百块钱,自然不够用。我听说,成人用品很赚钱,就找大哥借了成本钱,在滨江市开了一家成人用品店。”

    “嗯。”方俞生没有打断她的述说。

    “我那成人用品店里,买的东西种类多、工具全,什么gay、les、夫妻、双飞,SM、各种工具应有具有。”说这些大尺度话题,乔玖笙脸不红心不跳,一副淡定老司机的神态。

    方俞生却听得直蹙眉头。

    “一连八天,魏欣都来我店里买…东西。”那些五花八门的东西,乔玖笙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当着方俞生的面,说出它们的名字。

    那段时间,魏欣跟顾嘉伊打得火热,两个人各种玩得开,魏欣在乔玖笙那里买了不少东西,花了不少钱。

    她是乔玖笙最大的客户。

    “魏欣见我嘴巴严实,就常关顾我的店,还跟我互相加了好友。我店里只要有好玩刺激的新货,都会通知她,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悉了。后来,她会帮我设计礼服,我会帮她收集各种有意思的…小玩具。”

    方俞生眉头皱得更深了。

    乔玖笙跟魏欣的相识过程,可以编写一本书了,名字他都替她想好了,就叫——

    《风流女顾客和女老板的三两事》

    《那个女顾客真会玩》

    《流氓传记:我当收藏家的那些年》

    方俞生满头黑线,“我看你还是不要开玉器店了,干脆做回你的老本行。”

    乔玖笙听出他话里的讽刺,她尴尬地笑,讨好说,“别啊,我现在早就金盆洗手了,还是开玉器店好。”

    方俞生忍不住挖坑一句,“哦,卖你雕的‘小玩具’?”

    乔玖笙:“…”

    “我从来没有雕过那些小玩具。”她声音低声底气,气虚。

    为什么从来不雕,她怕她那已经过世的师父会从棺材里面跳出来,打死她。

    觎了眼方俞生,乔玖笙见他还生气呢,就问,“你直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不生气?”

    “雕个玉人儿方俞生,还要在背后写上我爱方俞生几个字,我就不生气了。”

    乔玖笙想翻白眼,还没开始,见方俞生瞪着自己,赶紧点头,“行的,行的。”

    第二天,方俞生随手丢给她一块新疆和田玉籽料原石。那样子,随性而洒脱,一股土豪范。“雕好看点儿,雕丑了…”方俞生眼瞅着乔玖笙,眸子里没有一点笑意。

    乔玖笙看着那石头,说,“这个得先切割。”

    她让戚不凡将原石送去将工厂切割,戚不凡回来的时候,边边角角都带回来了。

    乔玖笙拿起完整的一块,约莫十五公分高,七八公分宽,五公分厚的样子。见她选好了玉,戚不凡也从边角料里面捡出来一块完整漂亮的白玉,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努力勾起一抹好看的笑。

    乔玖笙见他忽然勾唇笑,觉得特别惊悚。

    有些人,并不适合笑,笑比哭难看,说的就是戚不凡这种人。

    “不凡,你还是别笑了。”真的,他笑起来会吓到她,总觉得他笑得很凶残。

    闻言,戚不凡立马就恢复了原本那严肃面无表情的神态。

    这就正常多了。

    “说吧,你要做什么?”乔玖笙盯着他手里那玉料。

    戚不凡将那块玉料递到乔玖笙面前,他说,“能不能,也用这玉,给我做个小吊坠?”

    “可以啊,你要什么样的?”

    戚不凡说,“要…意义好的。”

    乔玖笙打量了下手里的边角料,想了想,才说,“这点料子,可以雕个玉如意,或者是玉蝉,平安豆也可以。看你要哪种。”她看了看这东西的形状,又说,“不过我觉得,这个雕成玉蝉会比较好看。”

    “玉蝉这个东西,寓意重生和精神不朽。一般送人玉蝉,是希望那个人对生活要坚强乐观。还有,蝉意‘品格高尚,冰清玉洁’赠女孩玉蝉,是希望对方做一个冰清玉洁、自爱坚强的姑娘。”

    说完,乔玖笙抬头注视着戚不凡,问他,“你是要送人还是自己用。”

    “送人。”

    “送喜欢的人还是朋友…?”

    “女儿。”

    “啊哈?”乔玖笙差点就摔了手里的玉。

    ------题外话------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