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71章 伤风败俗玩物丧志
    戚不凡有女儿了!

    乔玖笙心里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你什么时候有女儿了?女儿多大了?你结婚了?你老婆呢?你不是说你没结婚,还光棍一条?”那一晚,喝醉后,戚不凡数落方俞生的话,乔玖笙至今想起来都觉好笑。

    可就这么一个自称单身在滨江市连栋厕所都买不起的人,竟然有了个女儿!

    那可是女儿啊,可不是猫儿狗儿!

    心里太震惊,乔玖笙一口气发出了无数个问好。

    戚不凡将她的震惊错愕看在眼里,也知道这事说来有些突然。他神色难得变得温和,想到他的女儿,他心都融化了。“我没结婚,但我有女儿。”

    乔玖笙没理解他这话的意思。

    没结婚,女儿哪儿来的?

    他自己生的?

    乔玖笙看戚不凡的眼神,充满了对人生和自我的怀疑——

    我家男助理会生娃!

    这个认知,让乔玖笙惊悚了。

    戚不凡不知道乔玖笙的思想已经在跑火车了,他盯着地上那些边角玉料,轻声说,“不是我亲女儿,是我战友的女儿。”

    戚不凡以前是当兵的。

    他父亲走得早,一直跟母亲生活在一起。他读书成绩又不好,普普通通,算不上优等,也不是很差,总在中间位置游来游去。所以高二那年,他就去参军了。

    本来未满十八是不能入伍的,但他情况特殊,那征兵的军人见他是个好苗子,就把他招进了部队。

    戚不凡在普通军营待了两年,后来,他因为各方面条件都优异,被选拔成为海军特种部队,做了一名海军特种兵。带他的队长,叫戴文,是个很厉害,很严肃,但心地善良的男人。

    一次任务中,戴文为了保护戚不凡,葬身大海。

    戚不凡也在那次任务中,因为违抗军令,被部队开出。

    戴文的老婆早就跟他离婚了,独生的女儿跟着戴文的父亲生活,戴父年老,在戚不凡退伍的第三年就去世了。戚不凡对戴文心有愧疚和感激,就将戴文才九岁的女儿接到了自己家中抚养。

    如今,七年过去,当年的小女儿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在戚不凡的家乡念高一。

    戚不凡虽然不常回去,但也经常给她打电话,定期给她汇钱。有时候逢年过节,也会赶回去,一家三口过个节日。

    今天,见这玉料还有剩的,戚不凡就想到了自己那个便宜女儿,想给他做一个。

    乔玖笙听了,没说什么就答应了。

    “耶,三十三岁就当爹了,你可以的不凡。”乔玖笙对戚不凡那个女儿特别好奇,忍不住问了句,“为什么不将她接到滨江市来读书?滨江市教育水平可比你老家好多了。”

    戚不凡说,“她想陪着我妈。”

    “那倒是。”

    戚不凡又有些愁,“不过我妈身体越来越不好,过段时间,我可能就要请假回去一趟。”之前他说请假回去找老婆,其实是回去看看老妈。

    “回去的时候,说一声就行。”陪伴父母亲是大事,乔玖笙相信方俞生会给他批假,“大概哪天回去?”

    戚不凡说,“可能就下个月吧。”

    “好。”

    乔玖笙琢摸着,要多备点儿东西,等戚不凡回去,就让他带回去送给家里人。戚不凡跟着方俞生十年,不仅仅是助手这么简单的关系,他们算得上是家人了。

    “你放心,你回去之前,玉坠会做好。”

    “那就多谢夫人了。”

    戚不凡目的达到,又飞快地溜了,他是个闲不住的。

    乔玖笙等他一走,立马也起身,跑到三楼去找方俞生。方俞生最近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经常待在收藏室里写写画画。方俞生设计东西的时候,从来不用电脑,。所有东西,都一笔一划,全部画在纸上。

    乔玖笙看着他面前那一叠密密麻麻的纸,便问他,“为什么不用电脑?”

    “电脑不安全。”方俞生语气挺温和。

    “还有人黑你电脑偷图?”乔玖笙语气像是开玩笑,但见方俞生点了点头,她顿时露出惊讶之色,叹道,“真有人偷过?”

    “嗯。”

    方俞生还在麻省理工念书的时候,参加过一个原创设计比赛,方俞生顺利进入决赛,与一个叫理查德的学长撞上了。那理查德知道自己干不过方俞生,就让黑客黑了他的电脑,偷了他的设计图。

    后来,在赛场上,对方先他一步拿出设计图。若非方俞生还有第二手准备,差点就被扣上了一个偷窃抄袭的帽子。

    那次,方俞生虽然没有吃亏,但他却养成了不在电脑上做设计图的习惯。遇到必须要用电脑的时候,他也只敢用言诺为他提供的设计软件作图,做好图,就立马打印出来,然后彻底删除并粉粹文件。

    方俞生见乔玖笙神神秘秘地,也放下笔。

    他往后一靠,背靠椅身,还拍了拍自己的双腿,对乔玖笙说,“这里来坐。”

    乔玖笙当真坐了下去。

    她顺势搂住他的脖子。

    方俞生低头看了一眼乔玖笙,眼里带着暖意。

    他喜欢她不自觉间流露出来的依恋行为。

    “什么事要跟我说,神神秘秘的。”

    乔玖笙朝他眨眨眼睛,像只小狐狸。“你猜,我刚才听到了什么大事?”

    “猜不到。”

    “是关于戚不凡的。”

    听说是跟戚不凡有关的,方俞生产生了几分兴趣。他假装沉思,过了会儿,才说,“他找到女朋友了?”

    “呵…”乔玖笙笑他天真,“不是,他没有找到女朋友。”

    戚不凡身上还能发生什么大事?

    方俞生猜不到,“你别拐弯子了,说吧。”

    “好吧。”乔玖笙神色一正,说,“戚不凡有女儿了。”

    方俞生表情变得有些滑稽。

    “被吓到了吧?”乔玖笙很满意方俞生此刻的反应。

    果然,不止她一个人觉得震惊。

    方俞生深吸口气,难以置信问道,“你说谁有女儿了?不凡?”

    “嗯!”

    见他这么震惊,乔玖笙感到好笑,“是不是惊到了?”

    点点头,方俞生连番追问,“他什么时候结婚的,女儿多大了?怎么我不知道?”他们认识十年了,他从来都不知道戚不凡有女儿了好吗!

    乔玖笙就将戚不凡女儿的由来跟方俞生讲了一遍。

    听完,方俞生终于恢复从容。“那不是真女儿,那叫养女。”他还以为戚不凡真的有女儿了。

    “你说,他有女儿了,以后找老婆,会不会很困难啊?”带着拖油瓶的人,可不好找对象。“不过不凡长得也挺好看,倒是不愁。”

    方俞生想到什么,忽然笑得有些意味深长,“找不到老婆,那就内部消化。”

    愣了愣,乔玖笙才理解内部消化是什么意思。

    “方俞生,你真是畜生啊!”

    乔玖笙说着就锤了方俞生一拳。

    方俞生赶紧认错,“我开玩笑的。”

    “这种玩笑不要开。”若是被戚不凡听见了,估计会跟他拼命。

    “对了,你想要我雕个什么造型的人像?”乔玖笙说完就站起来,掏出手机,对他说,“我给你拍个照片,以后对着照片雕。”

    方俞生想了想,说,“雕个威武霸气的。”

    “可以的。”

    乔玖笙垫脚取下一根手杖,递给他,说,“换一身西装,站在窗户那里,一只手方西装裤子口袋里,另一只手握着手杖,侧对着我,露出个颠倒众生威武霸气的笑。”

    方俞生想了想,觉得这造型是还不错。

    他赶紧回房去换衣服,然后,依着乔玖笙所说的那样,让她拍了一张。

    拿到照片后,乔玖笙就没再打扰他。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方俞生跟乔玖笙都在做各自的事,一个搞设计,一个搞雕件。

    差不多用了一个月,乔玖笙终于搞好了玉雕。

    她将成品装在一个木盒子里,摆在床头。吃晚饭的时候,她跟他说,“玉雕件做好了,放在房间,要不你去看看?”

    闻言,方俞生饭都不吃,起身就跑去主卧。

    进屋,他一眼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礼物盒。方俞生满心欢喜地打开盒子,当看到盒子里的自己时,先是一阵错愕,跟着,瞬间黑了脸。只因那雕件,实在是太——

    伤风败俗!

    玉雕人像的姿势,跟方俞生那天拍照的姿势大致相同,身姿笔挺如松,微微侧头,侧脸轮廓清晰而硬朗。不过,方俞生插在裤兜里的右手,却变成了叉腰。左手倒是按照照片那样雕的,握着手杖,霸气十足。

    这玉雕件哪里都好,玉质极品,雕工炉火纯青。就连那玉雕人的模样,几乎都跟真人方俞生一模一样,就连头发丝几乎都是照搬照片上的样子。

    乍然一看,人人都会说这是一件完美的玉雕品。

    但是,有哪里不对!

    方俞生那天拍照可穿了衣服的!那为何他眼前这个玉雕人像,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遮羞的四角内裤!因为没穿裤子,所以插在兜里的手,只能改成撑着腰了。

    乔玖笙雕的十分仔细,将方俞生胸前的两点都雕出来了,圆点虽小,却很诱人。

    深吸口气,方俞生压下心里的震惊,又盯着那雕件看了半晌,忍不住咬牙切齿地评论一句,“伤风败俗!玩物丧志!”

    她学的一身好本事喂了狗!

    乔玖笙听到开门声,就扭头看了过去,瞧见方俞生那脸色既古怪又阴沉的脸色,就知道自己的作品get到了他的怒火。

    “雕的怎么样?”乔玖笙笑意吟吟。

    方俞生直接无视他,低头吃他的饭。

    乔玖笙老老实实地吃完饭,见方俞生还不打算搭理自己,她便说,“你不喜欢的话,我就把他改成其他小摆件,以后再重新做一个。”那可是她第一次掉裸体男人呢。

    她觉得挺好看的,舍不得扔。

    闻言,方俞生没好脸色,“放着吧,都雕好了。”其实,乔玖笙雕的很好,要是能穿上衣服,那就更好了。

    方俞生本来还想着,改天一定要跟言诺他们几个炫耀炫耀,现在倒好,没穿衣服,他要怎么炫耀?

    “那好吧。”

    乔玖笙正要起身,肚子里小家伙忽然踢了她一脚。

    她身形一顿。

    方俞生跟着看过来,“怎么了?又踢了你?”

    乔玖笙点点头,“小家伙现在是越来越有力气了。不凡那个吊坠还没雕好,他下星期就要回家,我继续干活去了。”乔玖笙上了楼,雕了会儿,觉得有些冷。

    农历十月初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乔玖笙只穿着一件偏薄的毛衣,她坐着又没怎么动,脚底和后背都冷飕飕的。现在怀着孕,若是感冒就很麻烦,乔玖笙起身走出工作室,下楼去拿衣服。

    她刚走下楼梯,正打算转弯去主卧室,就听到旁边戚不凡的卧室里,响起方俞生的声音。

    他问,“什么情况?”

    戚不凡说,“警方在查程柯那把枪的来历。”

    听到枪字,乔玖笙脚步一顿,转身,走到戚不凡房门边上偷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