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72章 都抵不上我孩子他爸重要
    屋内,方俞生听到这话后,略沉吟片刻,才对戚不凡说,“你没留下痕迹吧?”

    戚不凡答道,“没有,我们当时把程柯从方慕那间地下室运走后,我就将他关在一间无人居住的废弃民房里。后来,按照你说的,等方慕被抓,我就把他放走了。那枪,我也不是直接给他的。只是关押他的期间,假装无意地提到过黑市上可以买枪。所以程柯本人都不知道,他那枪其实是我们给他的。”

    “确定处理的很干净?”

    “确定。”

    方俞生放了心,这才说,“那就没问题了。不凡,绝对不能让警察查到程柯的枪是我们给的。”微一停顿,方俞生想到什么,又道,“对了,再把程柯曾经为了追求刺激拍下的那些虐童视频交给警方,有这些视频,程柯以后进了监狱日子也不会好过。”

    方俞生不想让程柯好过,纯粹是因为那个人太变态。

    玩什么不好,偏要虐童。

    戚不凡又说,“那视频里面有一段是跟方慕有关的,也给么?”

    这次,方俞生沉默了很久。

    最后,方俞生还是点了点头,对戚不凡说,“给啊,为什么不给?”

    “俞生。”乔玖笙的声音,忽然在方俞生身后响起。

    方俞生愕然回头,脸上有一瞬间的慌乱。

    他很快恢复镇定,摆出一副自在闲适的神态,问乔玖笙,“怎么下来了?”

    “有些冷,下来添衣服。”乔玖笙直接走进去,站在方俞生身边,她先是看了眼戚不凡,最后才看向方俞生,目光温温淡淡。方俞生没在她眼里看出其他情绪,心里侥幸的想着,也许阿笙没有听到刚才他们的对话。

    没听到就好,这样她就不会知道他这个人有多狠多无情。

    “俞生,把方慕那视频删了吧。”乔玖笙这话一出,方俞生脸色微变。

    变脸有两个原因,一、阿笙刚才都听到了,那么,她肯定也知道程柯击杀方慕这事,是他一手操控的。二,是阿笙在为方慕求情。

    方俞生索性也不演戏了。“阿笙,”方俞生声音里多了点儿冷意,“你要为他求情?”

    乔玖笙听出了方俞生话中隐藏的怒火。

    她深深地看着他,眸子澄清,目光坦荡。“我不是为他,是为你。”

    方俞生蹙眉,不解这话何意。

    乔玖笙握住他的手,方俞生的体温素来偏凉,哪怕乔玖笙牵着,也温暖不了他。但乔玖笙知道,这个人再冷,他对她的一颗心,永远都是炽热的。乔玖笙说,“他曾经伤过过你,但他也在你有意无意的操控下被程柯杀了。”

    方俞生听到这话,想的却是:她果然都知道了。自己心机城府这般深,阿笙会不会讨厌他?

    乔玖笙又轻声说,“俞生,那视频是方慕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痛,也是他性格扭曲的根源。他现在已经死了,那种屈辱的视频,还是不要发了吧。”见方俞生不为所动,乔玖笙只好说,“就算是爸和徐姨,也不想看到那样的视频。想想我们的孩子,如果我们的孩子被人那样对待,你忍心吗?”

    闻言,方俞生古井无波的眸子里,终于荡开了一层涟漪。

    “算了。”方俞生目光看向戚不凡,跟他说,“方慕的视频剪掉。”

    “行。”

    两个人一同离开戚不凡房间。

    回主卧的途中,跟在身后的方俞生忽然低声喊了乔玖笙一声,“阿笙。”

    乔玖笙停下脚步,回头,疑惑地注视着他。

    方俞生嘴唇动了动,像是有些不安。

    “怎么了?”乔玖笙以为出了大事,下一刻,就听到方俞生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狠了?”

    乔玖笙一挑眉,说,“是他先对你狠,你若还对他彬彬有礼,那就是你蠢了。”

    闻言,方俞生有些惊讶。“你不怕我?”

    乔玖笙纳闷,“我怕你什么?”

    “我为了搞死方慕,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布局,我每一步都走得处心积虑。这样心机深的我,你不怕?”方俞生一直都害怕让乔玖笙知道他在背后做的那些事。

    乔玖笙略感错愕,“你不搞死他,他就要搞死你啊!难道等他搞死你,我就高兴了?”乔玖笙露出个你是不是蠢的眼神,然后又说,“站在你的立场上,你的做法并没有错啊,是方慕先对你不起,他把你害得这么苦。就算他的死是你一手促成的,但你也没错吧。说实话,你其实做的很好。杀人不见血,还得了个受害者的同情分。”

    方俞生听不懂乔玖笙这话到底是真心还是挖苦,他选择不说话。

    乔玖笙想起上一世方俞生的做法,突然感慨一句,“你现在还算是善良的,真的。”没有搞死方慕的两个儿子,方俞生算是大发慈悲了。

    方俞生不明白,乔玖笙为什么要拿一种我心甚慰的眼神看他。

    看这样子,阿笙似乎是觉得他并不够狠,反倒还挺纯良?

    不过,乔玖笙这表现,方俞生喜欢。

    他正打算伸手去抱她,乔玖笙忽然踮起脚来,在他嘴上咬了一口,然后流氓气十足地拍了拍他矜贵俊朗的脸颊,说,“这世上啊,所有男人,都抵不上我孩子他爸重要。”

    一句话,将方俞生心里所有阴霾驱散开。

    他像个小孩被老师表扬了一样,先是灿烂一笑,然后弯身,抱着她,直接回房。

    冷是么,冷就脱衣服,他用身体给她传温暖就行了,还添什么衣服。

    这种一言不合就啪的行事作风,很得乔玖笙喜爱。

    事后,方俞生将床头柜的玉雕件拿出来,拿到了收藏室,摆在办公桌上。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他自己随便欣赏都行。

    第三天,乔玖笙将玉蝉做好,用一个小锦盒装着。下午,她跟锦姨一起上街去买东西。

    认识这么久了,这还是乔玖笙第一次和锦姨一起逛街。

    锦姨挺胖的,穿这一件黑色的大衣。

    乔玖笙说黑色太严肃,不显活泼和年轻,穿亮色才好看,锦姨只说了四个字——

    “黑色显瘦。”

    四个字,成功将乔玖笙到了嘴边的话全部塞回肚中。

    戚不凡家住农村,乔玖笙没有在农村生活过,也不知道现如今的农村跟城里生活有什么不同。乔玖笙想给戚不凡的老母亲买点儿礼物,让他带回去。好在锦姨是农村出生,她懂这些。

    “现在很多农村条件也好了,你们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孩子们上学还要过铁桥木桥的地方是少数。不凡他家,就是普通的农村家庭,不富裕,也不贫穷,买礼物,只管买实用的。”

    听了锦姨这席话,乔玖笙特意去网上搜了下,有哪些东西是农村实用的。

    进了超市,乔玖笙直奔食材区,买的尽是吃的。

    米、油、特产腊肉等食物。

    锦姨瞧见了,捂嘴只笑,“你这些东西倒是买的实在。他家里不是还有个养女么,那天听不凡跟他妈说电话,感觉家里的老人时日不多了。我估计啊,不凡过段时间,可能会把养女接到滨江室来。”

    “那行啊,来了有个照应。”乔玖笙对此很赞成,她始终觉得,孩子来滨江市读书要好些。

    锦姨便说,“家里老人不会买衣服,不凡又是个糙汉子。夫人要买的话,不妨给他养女买几套衣服和鞋子什么的。就算到时候要来滨江市,女孩子穿着也有面子。”

    乔玖笙觉得锦姨说的十分在理,“可不!”现在的女孩子都爱美,戚不凡一个爷们,肯定想不到这一块。

    在超市扫荡一圈,两个人就去给戚不凡的养女买衣服。

    锦姨说学生就该穿的朴素干净点,不求时髦,但要舒服大方,方便活动,也不能太丑。乔玖笙就看着买了几身,都是青少年服装品牌的新款,有裙装也有裤装,还有两套运动服。

    不过颜色,都是按照乔玖笙的喜好挑的,多是些艳丽的色彩。

    锦姨也说这些衣服女孩子穿着好看。

    回家后,乔玖笙将买来的战利品丢到戚不凡房间,戚不凡看着那些女孩儿的衣服,心里热热的。“谢谢夫人。”他是真的感谢乔玖笙,养了女儿这么久,戚不凡还是第一次意识到,以前自己给女儿买的那些运动服,已经过时了。

    “谢什么,都一家人。”乔玖笙坐在戚不凡的书桌椅子上,她一边跟肚子里在动的宝宝互动,一边问戚不凡,“你明早就回去么?”

    “嗯。”

    “给!”乔玖笙朝戚不凡丢去一个东西。

    眼疾手快,戚不凡准确抓住那东西,摊开手掌一看,是一把车钥匙,卡宴那辆车的。

    “开车回去,东西多,方便些。”

    “…谢谢。”

    戚不凡勾下头。

    乔玖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心里感慨颇多。

    曾经部队里的王牌兵,沦落到给方俞生做助手,也是埋汰他了。

    第二天,戚不凡开着卡宴,风风火火回了家。

    也就在当天下午,锦姨的女儿难产,在当地县城人民医院医院进行剖腹产。锦姨心急如焚,想要回去看看,乔玖笙想着坐车费时又费力,就让司机送他。

    方俞生听了这事,却说,“我送吧。”

    锦姨照顾了他很多年,从方俞生出生开始,锦姨就负责照顾他。对他来说,锦姨就像他的亲姨娘一样。

    乔玖笙一琢磨,觉得还是方俞生考虑的周到。

    一个人呆在家也无聊,她索性也跟着去。

    “我也去吧。”

    方俞生也不想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闻言便答应了。

    于是,当天下午,三个人快速收拾了东西,将小楼一把锁挂上,开车去了锦姨家。锦姨她老家在滨江市下的一个县城,叫安阳县,她女儿就住在县城里。

    他们在天快黑的时候才抵达县城医院,到的时候,锦姨的女儿已经做完了手术。

    幸运的是,母女平安。

    乔玖笙看到锦姨的女儿,那个可怜的刚刚经历了剖腹产的女人,她躺在床上,麻醉效果刚过,一动不动,脸色有些虚弱。但是听到她女儿的哭声,却又觉得幸福。

    锦姨的女儿这是生第二胎,头胎是个儿子,后来二胎政策开放,两口子日子好过,就想要个二胎。本来预产期是下个月,谁知今天中午突然羊水破了早产,到医院的时候,羊水就不多了,只能剖腹产。

    乔玖笙看了眼锦姨的外孙女,刚生下来的孩子,皱皱巴巴的皮肤还有些红,头发稀疏却很柔软。穿着一件小棉衣,裹在包被里面,睡得特别香。

    方俞生也很喜欢这个小家伙,他特别想抱,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还是锦姨看到方俞生一双手不停地搓着双腿,她算是了解方俞生的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想抱下孩子。锦姨就说,“俞生少爷,你这就要做爸爸了,不先抱抱孩子,练练手?”

    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几乎就在锦姨说完话的第一时间,方俞生就起身,走到婴儿床旁,弯腰,小心翼翼地抱起了那个小女孩。

    ------题外话------

    下一章,阿笙就会想起所有的事了,谁能猜中她是因为什么原因想起来的,我就喊她一声半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