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74章 我会去滨江市找你
    “不要!”

    凄厉饱含痛苦的声音,吓得杀猪大叔手一抖。

    他愕然回头,看到乔玖笙满脸苍白,抱着头,一脸痛苦地惊叫不停。

    他傻眼了。

    这…

    莫不是被他杀猪给吓傻了?

    这城里人就是不经吓。

    远处,方俞生听到这声音,心里一突,立马放下筷子上的肉,起身跑向乔玖笙。他一瞧见乔玖笙那痛苦狰狞的模样,就知道大事不妙。

    “阿笙!”

    “阿笙别怕!”

    方俞生将乔玖笙的身子转过来,面向着他。一低头,看到乔玖笙满脸的泪水,方俞生心一沉,抬头瞥了眼前方被宰了一半的猪头,猜到发生了什么,心里一痛。

    “阿笙,不要怕,都过去了。”方俞生将乔玖笙紧紧地抱住,他感受到怀中的人在大幅度颤抖,心也跟着轻轻地抖。

    乔玖笙意识并不清楚,她人靠在方俞生怀里,思绪和意识却都飘回到了勐海的那一天…

    ——

    瞧着天快黑了,乔玖笙叫醒昏睡低烧的俊美少年。

    年少时候的方俞生长得很水嫩,哪怕他在发烧,嘴皮干燥,依旧帅气且好看。

    他眼睛瞎了,看不到东西,就侧耳听乔玖笙说话。

    见他坐了起来,乔玖笙便说,“天快黑了,我要回家吃饭了。你明早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方俞生问,“天又要黑了么?”

    天黑了,意味着她又要走了,会留下他一个人。

    乔玖笙嗯了声,知他看不见,就说,“太阳已经落山了,我错过晚饭时间,会被爸爸骂的。”

    “那你回去吧。”顿了顿,方俞生才说,“我不能吃鸡蛋,蛋糕也不能吃,我在发烧,你给我带点粥来吧。”

    “行。”

    乔玖笙站起身,她走出洞穴,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

    她看到那个好看的哥哥坐在他脱下的带血的衣服上,身上则穿着她买的衣服。他仰面对着洞外,似乎在听她离去的声音。夕阳已经落下了,却有余辉穿过林子,在洞穴外洒上一层浅淡的红光。

    而洞穴内,阴冷而潮湿,少年一个人坐在里面,独孤又寂寞。

    乔玖笙抿了抿唇,伸手掏出兜里的手机。

    这个手机,是去年她收到的圣诞礼物,父亲送的。

    手机很贵,目前班上就她一个人用这个手机呢,她挺珍惜的。用了大半年了,也没有损坏一点。乔玖笙摸了摸手机,露出不舍的表情,她犹豫了片刻,听到方俞生问,“你还在?”他似乎听到了她的呼吸声。

    “在。”

    方俞生忽然朝她勾起一个可谓颠倒众生的笑。

    “怎么了,舍不得?”他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好看。

    如今孩子都早熟,她已经十三岁,当然知道谈恋爱和喜欢这些事。她看着方俞生的笑,顿时觉得自己恋爱了,真的。

    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早恋了。

    因为方俞生的一个笑,乔玖笙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宝贝东西,都给他。

    “俞生哥哥。”乔玖笙喊方俞生的时候,声音甜甜地。

    那个时候的她,还不算太娇蛮,可乖了。

    方俞生听到她喊俞生哥哥,心跳忽然有了动力。

    俞生哥哥…

    他又笑了。

    乔玖笙直视着他的笑容,折身返回洞内。

    “俞生哥哥,其实、”乔玖笙露出羞赧的神色。

    “嗯?”方俞生好笑,“三妞,你想说什么?”

    乔玖笙扭扭捏捏说不出话来,属于青春少女的白皙玉手,紧拽着那手机,有些紧张地抚摸着手机机身,乔玖笙鼓起勇气说,“你挺好看,人也挺好,我上次说要嫁给你,是真心话。”

    乔玖笙从小就是个颜值狗,她都只跟好看的人做朋友。

    她救方俞生,就是冲着他的颜值。

    这么好看的人,她肯定得先预约了。

    怕方俞生反悔,乔玖笙赶紧说,“其实我也挺好看的,真的,不骗你,我还是咱们学校小校花呢!”说道校花的时候,乔玖笙语气特别傲。

    方俞生耐心地问了句,“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我喜欢你!”喜欢你的脸,也喜欢这个人。

    乔玖笙低声问他,“还有几天我就要回Z国了,度假时间快结束了。回去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你。你是哪儿的人啊,我长大后,可以去你在的城市读书,等我毕业了,我就嫁给你!”

    十三岁的乔玖笙,胆子够大,敢对一个相处不过半个月的男生求婚。

    方俞生只觉得挺新奇的。

    “你救了我,我就要以身相许,是么?”方俞生很认真地问。

    乔玖笙吐吐舌头,“那倒也不是,主要是,你长得一看就是我未来老公的样子。”

    方俞生:“…”

    这么小就会撩男孩子,长大了还得了?

    事实证明,乔玖笙长大了的确是个老司机。

    见方俞生迟迟不回答,乔玖笙心里挺忐忑,她决定了,他要是不同意,她就不把手机借给他玩了。他要是同意,她就把手机送给他了。

    “好,我娶你。”

    方俞生的声音,听着挺严肃。

    乔玖笙喜笑颜开。“那可不能反悔,我跟你说,男人说话反悔的话,是要打一辈子光棍的!”

    “嗯。”

    乔玖笙赶紧将手机给他,“这是我的手机,来,你眼睛看不见,我给你语音权限,以后,这手机就只有我跟你可以操控。来,说句话。就说…”

    “喜欢你。”方俞生忽然打断了乔玖笙的话。

    乔玖笙呆了呆,然后赶紧点头,“对,这话说的好。”

    后来,每次打开手机,方俞生都得对着手机说一遍喜欢你。

    这话,他一个人独自说了十年。

    将手机给了方俞生,乔玖笙又问,“你家住哪儿?”

    “滨江市。”

    “哦,滨江市有很多姓方的吧,不过我知道一个姓方的人家,方氏集团,你知道么?”

    “就是我家。”

    乔玖笙眼前一亮,“富二代啊!”她撞了撞他的肩膀,方俞生正在发烧,差点被她给撞到地上。乔玖笙赶紧扶住他,跟他说,“首都的大学都挺好的,我这人吧成绩不咋的,想要去滨江市读大学,那可就麻烦了。”

    乔玖笙说了句网上特流行的话,“读最好的大学,泡最好看的男孩子,我这次回去就请家教。”

    方俞生忍不住教育她,“你还小,好好读书,少上网。”看看,张口闭口都是段子,不像话。

    乔玖笙立马改口,“那就读最好的大学,心悦最好看的男孩子。”文绉绉的,不伦不类,还不如之前那话。

    方俞生心累,“算了,你开心就好。”

    眼瞅着天越来越暗,乔玖笙虽然还想跟方俞生说话,但她必须赶回去了。

    “我真得走了。”乔玖笙站起来,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方俞生,对他说,“给我一个定情物呗,我都把手机给你了。”

    方俞生一想,点了头。

    他取下手腕上的表,伸了过去。

    乔玖笙接过他手中的表,打量了一眼,发现背后刻着一个字母,是A,她问,“A是什么?”

    “安,我的英文名。”

    方俞生被麻省理工录取的那一年,莉莎送给他一块名贵的手表,后面刻上他的名字。这么多年,方俞生无论走到哪儿一直戴着它,对他来说,这是莉莎留给他的遗物。

    是很珍贵的。

    乔玖笙点点头,说,“这定情物我就收下了,看着挺贵的。”她将表收好,见时间不早了,真的该走了,丢下一句,“等着,我会去滨江市找你的!”

    说完,她蹦蹦跳跳,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裙,穿过森林,朝家的方向奔跑。

    方俞生低下头,拿起手机,说,“喜欢你。”

    手机打开了。

    他说,“打开相册。”

    手机语音提示:【你好主人,相册暂无照片。】

    没有?

    难道被她删掉了?

    他又说,【打开音乐】

    语音提示:【目录,一首,歌名:永恒的一瞬。】

    方俞生说,“播放。”

    寂静的洞穴里,响起一段钢琴和小提琴演奏的纯音乐,方俞生听出来这歌是三妞前些天哼唱的,嘴角忍不住扬起笑意。他靠在几件废弃的衣服上,闭着眼睛,才想起一个事,忘记问她名字了。

    知道名字的话,回国后,他就可以去她的城市找她。

    …

    乔玖笙回到家,洗了澡,换了睡衣睡裤,将手表小心收到睡裤口袋里,这才下楼去吃饭。

    乔惊人今天一整天没有看到她,这会儿见着她了,立马拉下一张严肃的好看脸,招呼她,“三妞,过来。”

    乔玖笙一脸镇定的走过去。

    “爸爸。”她作势就要跳到乔惊人身上去,乔惊人赶紧伸手搂住她。乔玖笙双手搂着乔惊人的脖子,一双腿跪在乔惊人手上,也亏得她爸爸身高体壮力气大,抱得动她。

    “都多大人了,不像话,以后不可以这样黏人。”话是这么说,乔惊人却将她抱得很稳当。

    “知道了知道了。”乔玖笙胡乱点头。

    乔惊人又问,“你这些天在忙什么,我都没怎么看到你。”

    在异国他乡,乔惊人不许乔玖笙跟陌生人来往,乔玖笙便撒了谎,说,“去海边玩去了,跟阿鲁他们一起。”阿鲁是别墅管家的女儿。

    闻言,乔惊人这才放心。

    “别乱跑,最近这个国家不太安全,小心出事。”乔惊人语气挺严肃,乔玖笙吐吐舌头,又听乔惊人说,“我们明天就回去,你妈妈要回大使馆工作了。”

    乔玖笙很惊愕,明天就回去?

    她还没有跟俞生哥哥道别呢!

    “妈妈的假期不是还有三天么?怎么突然要去工作?”

    乔惊人没详细解释,乔玖笙没有看到他眼里的担忧。

    晚上吃放的时候,师飘飘才回来。

    乔玖笙以为师飘飘是出去玩去了,却见她穿着一身工作套装,就问,“妈妈,你今天做什么去了?”

    师飘飘长得美丽精致,开口却是一口地道的东北口音,“没啥,吃饭,小屁孩一个,问那么多做什么。”说完,师飘飘朝乔惊人看了一眼,眼里聚满了忧虑。

    晚饭的时候,师飘飘给乔玖笙夹了一个猪尾巴。

    “三狗子,吃猪尾巴,这个肉好吃。”师飘飘自己爱吃猪尾巴,就觉得全天下人都爱吃。

    乔玖笙默默地将碗伸出去,接过那猪尾巴,忍不住小声反驳,“三狗子太不好听…”

    师飘飘斜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选择,“三狗子和三傻子,你任选一个。”

    乔玖笙想选择去死。

    “三妞,别听你妈的。”乔惊人对妻子这爱给孩子们取贱名的习惯感到不满,但偏偏家里老爷子觉得这贱名有意思,天天都跟师飘飘一起喊。乔惊人跟几个孩子都没办法。

    乔玖笙一直低头吃饭,想到明天就要回去了,她挺舍不得方俞生的。

    她还没有告诉方俞生她的名字呢。

    因为是在异国他乡,加之乔玖笙母亲身份不一般,乔惊人再三叮嘱过她,不许告诉任何人她的真实身份和名字,谨防有坏人拿她威胁他们。前些天方俞生问她名字的时候,她就说了小名,还没告诉过他大名呢。

    但她明天就要回去了,现在告诉他应该没问题了吧。

    乔玖笙正想着,忽然,一个士兵踉跄着从门外跑进来,他身上在流血,他一进屋就对餐厅三个人大喊,“出事了,杀上来了,他们杀上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