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78章 搞医学的了不起?
    方俞生拒绝得干脆果断,让方平绝气极。

    任方平绝如何冷嘲热讽,方俞生始终岿然不动。

    等方平绝骂完,方俞生这才不急不躁地说了句,“让小叔来管理吧。”

    他语气不紧不慢,说出来的话却令众人瞠目结舌。

    本来挂着一脸漠不关心表情的方平均,在听得这话时,却是神情一滞。

    这样也能扯到他?

    方平均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愕然之色,“不是,这关我什么事?”何为躺着也中枪?

    这就是。

    方平均早些年跟方平绝闹出矛盾,在方平绝辜负丽莎之时,矛盾彻底爆发。一气之下,方平均霸气出走方氏,选择自立门户。当年他离开方氏时,对方平绝说的那些豪言壮语,如今仍在耳边回荡——

    “方平绝,你就当没我这个弟弟,我也没有你这样丢人现眼的哥。你也别拿身份职位压我,还真以为我把方氏当回事?今天我在此发誓,我今日就离开方氏独立门户,定要混出个名堂来。以后我若还回来方氏巴结你,我把名字倒着写!”

    如今,方平均有自己的娱乐帝国,旗下俊男靓女数不清。

    不说别的,就说上班,看到一水的帅哥美女,也比看到面前这些歪瓜裂枣的股东高层养眼睛。

    如今,他手上只有当年父亲赠予的那方氏百分之三的股份,无论如何,这总裁职位,也不该轮到他来坐啊。想到这些,方平均看方俞生的目光就不太满意了。

    他日子过得挺爽,他还不想改名叫均平方。

    别人坑老爹,方俞生这是坑叔叔。

    方俞生瞥见方平均那一言难尽的眼神,他就假装没看见。

    见侄子无视自己充满控诉的目光,方平均冷哼,阴阳怪气的跟他说,“我看俞生是在谦虚,你的智商秒杀我们一群人,毕竟,咱这么多老骨头里面,就你一个是被麻省理工录取过的。你这么聪明,这个总裁的位置,你来坐再适合不过。”

    方俞生忙恭敬说道,“经商不止是有点小聪明就能办到的事,更何况,方氏产业链这么大,也不是普通的小公司,我这没有半分经商头脑的人来做总裁,岂不是把方氏往绝境里带?”

    方俞生面含三分笑,恭维方平均,“谁人不知小叔的能耐?”

    “当年以一手之力,成功缔造了一个娱乐帝国,论领导能力,这里,你若屈居第二,无人敢称第一。”方俞生笑眯眯地看着方平均,定了结论,“依我看,小叔是最有能力的,你来接管方氏,再合适不过。”

    “哦,没看出来,在俞生心里,我这么厉害。”方平均对上方俞生那双写着——方平均比方平绝有能力的双眼,他心里既舒服又憋屈。

    方俞生这个马屁倒是拍得好。

    所有股东就这么听着他们叔侄俩人互相吹捧拱让这个总裁宝座。

    以前,这个位置有多吃香,如今就有多遭人嫌弃埋汰。

    当真是…令人感慨啊。

    方平绝听到自己的儿子给弟弟戴高帽,言语间,反倒是间接地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脸色就有些挂不住。

    他可不打算把方氏让给弟弟。

    为他人做嫁衣?他又不傻!

    方平绝正打算开口说什么,结果却听到方平均懒洋洋地说了句,“换个人吧,这个烂摊子我不接。”出乎方平绝意料的是,方平均竟然也拒绝了。

    所有人:“…”

    方氏是个庞然大物,是滨江市的巨头产业,这样一个人人都想得到的好东西,竟然被人三番四次给拒之门外!

    那一群总以自己是方氏股东,觉得倍有面子而沾沾自喜的董事和方平绝,此刻的表情都有些微妙的难看。

    方平绝不愿意将方氏交给弟弟是一回事,可方平均不愿意接受又是一回事。

    他脸色特别难看,斜睨着方平均,方平绝冷声一哼,挖苦方平均,“怎么,你不是姓方?”见方平均又打算发言推脱,方平绝急忙又用一种不屑的口气说,“开什么娱乐公司,小打小闹不成气候。你也是方家一份子,当年父亲就说你是个能干的。我看,你来管理方氏,也挺好的。”

    方平绝都发话了,众股东立马上了他这条威逼利诱的船,纷纷发言,称——

    “是啊是啊,方总,就你吧,你的能力大家都是信服的。”

    “老方总为了方氏,呕心沥血干了一辈子,如今身体有恙,也是该好好休息。”

    “方总,你就别再推脱了,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

    听着董事们七嘴八舌的狂捧,方平均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他此时的心情。

    他是真的不想为别人打工做牛做马好吗!

    他当他娱乐公司的大方总,自己赚钱自己花,多爽!跑来方氏,他就是个为股东们打工的打工仔!他忽然后悔了,今天就不该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来参加这破股东大会!

    瞅,惹了一身腥吧!

    然,不管方平均怎么不乐意,这位置,他是跑不脱的了。

    方氏这次的变动,惊呆所有人眼球。谁能想到,本来被所有人都看好的接班人方俞生,竟然舍弃了方氏这条大船,反而将总裁之位,让给了方平均。

    有人心里暗骂方俞生是傻子,只有他自己知道,舍弃这个位置,他将得到什么。他会有大把的时间陪着老婆孩子,他想去哪里旅游就去哪里,反正他有自己的产业,还有方氏每年的股东分红。

    他就是好吃懒做一辈子的无赖,那也是个有钱的无赖。

    再说,他还是受各方势力器重的武器设计大师。

    永远不愁日子辛苦。

    除非他是脑子被猪吃了,才会去做那方氏的总裁。

    方俞生心情愉悦地回到家,将这事跟乔玖笙说了。闻言,乔玖笙反应很平淡,“哦,不想做就不做呗,反正咱们不缺钱。”不得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跟方俞生一样,乔玖笙也是个没追求的。“你放心,有我一口粥喝就有你一口粥喝。”乔玖笙抱了抱方俞生,将贴心两个字发挥到极致。

    方俞生大为感动,感动的后果,就是带着乔玖笙出去买买买,买完回家,对着客厅里一大堆购物袋,又默默的心痛。

    孕晚期的检查总是很频繁,吃过早饭,方俞生又陪着乔玖笙去做产检。做了B超,医生说孩子的胎位暂时不正,若是到了八个月胎位还是不正,就要考虑剖腹生产。

    在方俞生这里,万事都以乔玖笙母子三人的安危为主,他毫不犹豫就同意了医生的建议。

    两个人刚做完检查,就接到魏舒义的电话,他邀请他们去吃饭。

    方俞生答应了。

    从医院出来,乔玖笙和方俞生又去了超市,买了些礼品当做上门礼,就开车直奔魏舒义家。快到他家的时候,方俞生的手机响了,他接起,听到戚不凡的声音。

    “方先生,我母亲去世了,要多耽搁几天才能回来。”戚不凡的声音听着很疲惫,应该是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

    方俞生眉头一蹙,低声说,“节哀。”

    “人老了,总是要走的。”戚不凡对老人家的生死倒是看得淡然。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方俞生随口一提。

    戚不凡还真有事要他帮忙,“方先生,我想把我女儿带到滨江市来生活,想把她转到市一中念书。她今年读高二,她不是本地户口,得麻烦你想个法子,帮她办理转学…”

    闻言,方俞生没有推脱,一口应下。

    “交给我。”

    “多谢了。”戚不凡在那头叹了口气,这几天他忙得焦头烂额,都快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其他事等我过来再说吧,先挂了。”

    通话就要中断的时候,方俞生突然对戚不凡说,“回来后,你就带着你女儿,去苍龙小区住吧。”虽然戚不凡还没有找到老婆,但他女儿也那么大人,总不可能跟着他一起住在他们家,人姑娘也会不自在。

    闻言,戚不凡先是一愣,紧跟着,心里便对方俞生生起无尽的感激。

    “方先生,真的多谢了。”

    戚不凡决定,以后再也不会在心里腹诽方俞生抠门小气了。

    “不必。”方俞生主动切断电话。

    乔玖笙坐在后排,虽然听不到戚不凡说了什么,但她全程旁听方俞生的讲话,听到节哀二字,便说,“不凡母亲去世了?”

    “嗯,老人家上了年纪,拖了几年,到底还是走了。”说完,方俞生才道,“不凡要带他女儿来滨江市读书。”

    闻言,乔玖笙心底一喜,也说“那很好啊。准备转到哪个学校?”

    “一中。”

    “跟卿卿一个学校啊。”乔玖笙觉得这样挺好的,卿卿还在读高三,不凡的女儿读高二,以后两个人也有伴。卿卿自从出了上次那事,现在都没什么朋友,希望不凡的女儿能跟她成为好朋友。

    方俞生知道乔玖笙在想什么,也觉得这样挺好的。

    “先不说这事,明天我亲自去趟一中,帮他把转学这事搞好。”

    “好。”

    …

    方俞生这是第二次上魏舒义家。

    第一次,还是结婚那天,来他家迎娶乔玖笙。

    魏舒义的家就是一间普通的公寓,两室两厅带一个小书房,面积约莫有一百平方左右。

    听到敲门声,魏舒义跑来开门,他穿着一件黑色宽松的丝质衬衫,身上却系着一条粉色hellokitty的长围裙,左手握着门把,右手还拿着锅铲子。

    瞧见魏舒义这装扮,方俞生不可察觉的皱皱眉。

    一个男人,穿什么粉色。

    魏舒义也没给他解释这围裙是超市搞活动送的,他拉开门,跟他们说,“里面进,不用拖鞋。”

    他边说边往里面走,也没跟他们客气,直接让他们自己倒茶,“小笙,方先生,你们自己倒下茶。小笙你少喝茶,我这里有柠檬,你要泡两片柠檬么?”

    “好啊。”

    乔玖笙跟着魏舒义跑去厨房的冰箱拿柠檬,方俞生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瞧见魏舒义和乔玖笙站在一起,一边炒菜一边说话,那样子又温馨又浪漫。他有些吃味。

    但他有什么办法,他又不会做饭。他最拿手的,不过也就是煮泡面。

    但这么干看着,不是方俞生的作风,他放下茶杯,也去了厨房。

    原本还算宽敞的厨房,突然多了两个人,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魏舒义看了人高马大的方俞生一眼,见他无所事事,就递给他一把韭菜,“择菜吧。”

    方俞生:“…”

    他不是来做客的么?

    方俞生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择韭菜,听到乔玖笙跟魏舒义说话。

    魏舒义说,“还有几个月就要生了,会紧张么?”

    乔玖笙应道,“还好啊,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再痛的事都经历过了,还会怕生孩子?”

    “你们女孩子真辛苦,生孩子可是很吃亏的,生产完之后,也得好好补补,若是补不好,以后有你好受的。”

    “他们外国女人都不做月子的,休息几天就好了,也没怎么啊。”

    闻言,魏舒义就露出不赞同的神色,他道,“你别小看老祖宗们,坐月子还是有必要的,只要不能像以前那样愚昧地坐月子。科学坐月子,尽量多休息,适当运动,对产妇身体好。你只看到外国女人不坐月子,你怎么没看到她们普遍衰老得快?”

    乔玖笙一琢磨,好像是这个理,“还是你们搞医学的懂得多。”

    方俞生听着,心里酸酸的想,搞医学的了不起?

    方俞生暗搓搓地在心里腹诽:搞医学的真了不起,魏舒义都快29的人了,怎么还是一条单身狗?

    ------题外话------

    方大少爷心里又酸又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