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79章 风光无限好,只是摸不到
    魏舒义做了爆炒腰花跟猪肝,也包了乔玖笙喜欢吃的饺子,还做了几个其他的菜。

    因为乔玖笙经常在方俞生耳边念叨,说魏舒义做的爆炒猪肝腰花和饺子很好吃。吃饭时,方俞生便多尝了几口。顾及到方俞生胃不好,魏舒义并未加很多辣椒,吃起来爽口滑嫩,倒的确是不错。

    方俞生这顿饭吃了一碗半,他是不会承认这是因为魏舒义厨艺好的缘故。依他看来,自己之所以吃得多了些,完全是因为他也付出了劳动,帮忙洗菜择菜了。

    吃完饭,两人又在他家坐了会儿,直到魏舒义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

    电话是魏舒义导师打来的。

    “小义,我家阿涛两天没回家了,我这几天医院忙得很,夜夜加班,你能不能帮我去找找?”

    魏舒义的导师叫陈安源,还是滨江一所最有名的私人医院的心外科主任。他家有个十七八岁的儿子叫陈涛,正是叛逆的年纪,经常跟他母亲吵架,一吵架就闹离家出走。

    这样的事,时常发生。

    魏舒义跟陈涛倒是很熟,他接到陈安源的电话,并未拒绝。他也担心那孩子的安全,就答应了。

    “好,我待会儿就去找找。”

    “哎,教子无方,又让你见笑了。”

    “老师别这么说,阿涛这个年纪,正是不服管教的时候,你也别太担心,我找到他,一定给你带回去。”

    “好。”

    魏舒义挂断电话,就对乔玖笙和方俞生说,“我导师的儿子离家出走了,我得帮他去找找。看来今晚,是没法睡个好觉了。”他还打算下午睡两个小时,晚上再出去会会曾经的大学同学。

    现在看来,是全泡汤了。

    闻言,乔玖笙跟方俞生同时从沙发上站起来。乔玖笙跟他说,“找孩子要紧,你快去,我跟俞生也还有点儿事。我家助理要带他女儿来滨江市读书,我跟俞生要去商场给他女儿买点儿见面礼。一起走吧。”

    魏舒义点点头,拿了车钥匙和门钥匙,三个人一起往楼下走。

    下楼的路上,魏舒义问她,“多大的女孩了?”

    “十六岁。”

    “那跟阿涛差不多大。”魏舒义想了想,才说,“现在的小孩子都流行玩吃鸡和王者,你可以给她买一部适合打游戏的手机。”觉得自己这提议似乎有些误人子弟,魏舒义又说,“让她爸爸代为保管着手机,放假了,每天玩一个小时还是可以的,不耽误学习。”

    乔玖笙轻笑,“我也玩啊。”

    “是么?”魏舒义立马掏出手机,对乔玖笙说,“我也玩,咱俩加个好友,下次一起玩。”

    “行啊。”

    方俞生站在一旁,看着他俩脑袋凑在一起加好友,心里生出危机感:他该去吃鸡打王者了!

    三人到了停车场,各上各车。

    方俞生看着魏舒义开着他那辆马自达汽车离开,这才回头对坐在后驾驶的乔玖笙说,“吃鸡是什么?”他露出深思不得其解的困惑表情,自言自语道,“以前有植物大战僵尸,现在还有比赛吃鸡的游戏?”

    现在的游戏都这么智障么?

    闻言,乔玖笙抬头迎上方俞生的目光,眼神有点一言难尽。“吃鸡,不是比赛看谁吃的鸡多。”

    “哦,那是什么?”

    “绝地逃生,获得第一名的时候,屏幕左上角会出现一句话,叫‘WINNER—WINNER,CHICKEN—DINNER!’”

    方俞生秒懂,“决胜21点。”见乔玖笙露出疑惑表情,他说,“这句话是电影《决胜21点》的台词。”

    乔玖笙沉默了片刻,忽然说了句,“瞎子还能看电影?”

    方俞生:“…”

    “我只是瞎,不是聋。”他有时候无聊,也会打开电影,只是听着里面人讲话,也觉得没那么孤独。

    乔玖笙吐吐舌头,又说,“那是英文版的,现在中文版的,那句话被翻译成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了。”

    “哦…”方俞生终于懂了。

    他当场就打开手机应用,下了个英文版的吃鸡游戏,一边开车回家,一边请教乔玖笙各种玩法。乔玖笙知无不言,打算把他培养成一名优秀的吃鸡大将,方俞生听完了,就说了一句,“那还没有淘宝好玩。”

    乔玖笙:“…”

    “马云才是你真爱,你爱他去,别爱我了。”

    方俞生立马举手,“不,我的心永远向着你,再说,我这人嘴也挺挑。”对着马云爸爸,他还是下不去嘴。

    乔玖笙想到马云爸爸那张与他头脑成反差比的脸,忍不住笑了。

    两个人有说有笑去了商场,买了些东西,回到家,已是晚上。

    而魏舒义开着车,在阿涛常去的那些地方都找了一圈,无论是网咖还是青少年常去的那几家俱乐部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他人。魏舒义坐在车里,有些担心阿涛那孩子。

    那孩子身边都是些狐朋狗友,可别学坏了才好。

    魏舒义最后将车开到了滨江市酒吧街。

    这里的夜晚,夜夜笙歌、放浪形骸,是浪子的天堂,是流浪孤独者寻找藉慰的场所。

    天有些凉,魏舒义在黑色衬衫外添了一件米灰色的英伦风衣,双手插在风衣兜里,魏舒义从街头第一间酒吧,挨个挨个地寻找。这条街的两边都是酒吧,约莫有三十多家大型酒吧,十多间小型酒吧。

    其中,还有几间是专门为少数群众服务的,例如Gay吧和les酒吧。魏舒义为了找到阿涛,将从来没去过的那两个酒吧,都找了一遍。

    他将左边那条街找遍,都没有找到阿涛,然后又沿着右边那条街道的末尾开始往街头这边寻找。

    越靠近街尾,酒吧档次就越高,里面音乐喧天,顶破了房顶。高台之上,舞女舞男扭动身躯,一个个都像是青蛇妖在世,腰都能扭断。魏舒义也不是没来过酒吧,但他对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物并不感兴趣。

    进了酒吧,找了一遍,没找到阿涛,他又钻进第二间酒吧。

    这家酒吧,今晚格外的热闹。

    舞台之上,有三对男女在跳火辣的双人钢管舞,都穿着贴身单薄的衣料,动作尺度只大胆,就差没找块床单将舞台围起来了,现场开搞了。魏舒义瞥了眼舞台之上,眼里有一闪而过的烦躁。

    真是世风日下,伤风败俗啊…

    他上了楼,没找到阿涛,又踩着铁皮楼梯下楼,正打算出去,忽然,一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小哥,帮个忙。”

    一个模样长得极为漂亮,即使是放在舞池里那群穿着火辣,妆容精致的女人堆里,依旧扎眼出挑的女人,拦住了魏舒义的去路。与那些穿短裙遮屁屁的女生不同,这个女人,竟然穿了一声白色的运动风格露脐套装。

    白色的上衣,领口大敞开,露出诱人深邃的锁骨,胸口的衣襟呈V形,左右对称开了八个扣眼,用一根白色的绳子串了起来。女孩并未将绳子绑紧,因此,魏舒义自高而下地俯视,可以看到那若隐若现的深沟。

    白色长裤休闲宽松,女人裤中的一双腿应该很直。

    魏舒义的目光,在她充满了力量感与诱惑力的腰间多停驻了两秒,脑海里,冒出一句话——

    风光无限好,只是摸不到。

    他心里已经开始开起了火车,神色却冷冷淡淡。

    不等他说话,女人便一把挽住他的手,脑袋靠在他着他的肩膀。她穿着平底运动风的板鞋,一米七的身子,也比魏舒义矮上许多。魏舒义斜睨着她,微微蹙眉,这时,女孩开始自导自演,对着他笑成了一朵花,却是一朵罂粟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哥哥,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好久了。”

    女人说完,嗔了他一眼,那一声哥哥,硬是被魏舒义听出了喊情郎的意思。女孩又故意很大声地说,“你答应了今晚陪我的,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今天可是我生日,你给我准备的礼物呢?”

    她说着,朝魏舒义伸出手。

    魏舒义:“…”

    你他妈是谁!

    他有理由怀疑,这是个碰瓷要礼物的。

    “怎么,没给我准备礼物?”女孩佯装动怒。说完,她的眼神若有似无地瞥了眼前方,魏舒义跟着看过去,看到远处,两个穿着得体西装的男人,正看着这边。

    魏舒义这才明白,这女孩是遇到了异性纠缠。

    他动手在身上摸了摸,摸了半晌,摸出来…一截粉笔。

    今天上午他有一堂课,他上完课,顺手就将粉笔放进了裤兜里。

    女孩盯着那截粉笔,露出了惊愕之色。

    她是真的惊愕。

    吴佳人打量着这个看着优雅而温润的男人,她之所以找他帮忙,是因为他看上去很稳重,一看就是个靠谱的。

    竟然是个老师!

    “送你了。”魏舒义将粉笔递给她。

    吴佳人握着那粉笔,从善自若地说,“你送的礼物,就是最懂我心意,这粉笔我很喜欢,不过,我最喜欢的却是你用粉笔画我时候专注的样子。”

    不远处,本来还想邀请吴佳人喝酒的男人,听到吴佳人说这话,不禁怀疑吴佳人和魏舒义的真实关系来。

    还画画,难道他真是吴佳人的男朋友?

    他想到自己为吴佳人买的那块名牌手表,瞬间觉得烦闷。

    几十万的表,还抵不上几毛钱的一截粉笔!

    男人想了想,还是走了过来。“佳人,这是…?”他追吴佳人许久了,可不知道吴佳人有男朋友。

    吴佳人挽着魏舒义的手,跟他说,“哥哥,这是林致,林公子。”

    又对林致说,“这是我男朋友,要结婚的那种。”

    林致表情像是吃了一坨屎…

    魏舒义看林致穿着打扮,就知道这个人不缺钱。滨江市有钱人太多,虽不知道林公子是哪个林公子,但他猜,这个林致,很有可能是东城以电器发家致富的林家公子。

    魏舒义朝林致点点头,他心里还惦记着阿涛,不想再耗下去,就跟吴佳人说,“佳人,我在家里为你准备了惊喜,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

    吴佳人知道他这是为了脱身找的借口,便点了头。

    “好啊哥哥。”

    她这声哥哥叫得百转千回,魏舒义听了浑身起鸡皮疙瘩,林致却眯起了眼睛。

    哥哥…

    情哥哥?

    两个人挽着手,举止亲密走出酒吧。林致起初还有所怀疑,跟着走了出去,看到那两个人竟然有说有笑上了车,这才打消疑虑。

    竟然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

    林致撇撇嘴,一朵娇花又有主了…

    魏舒义将车看出酒吧街,拐了个弯,立马停车。

    吴佳人手搭在魏舒义肩上,冲他挑了挑眼尾,一脸妖娆妩媚相。“谢了小哥。”

    魏舒义一句话不吭,眉眼皆是冷淡。

    吴佳人收回手,又说了声谢,打开车门下车。车门刚一关上,吴佳人还没来得及转过身,身后的车子就咻的一声开走了。

    吴佳人回头,看着一溜车尾气,嘴角弯了弯。

    “真是一个好看的男人啊…”

    魏舒义的确长得好看,他的好看与方俞生不同,方俞生的好看,具有有攻击性,带着凌厉与侵略。而魏舒义的那份好看,却像是春风春雨,润物细无声,是那种粗看舒心,细看动心的模样。

    她掏出粉笔,在手里捏了捏,扣下一层笔灰。

    她阔步往街头走去,准备打车,路过一根灯杆,她顺手在灯杆上画了一个三角心形。

    该遇见的人,迟早会遇见,不早一天,也不晚一天。

    她需要帮助,他恰巧出现。

    是缘分,也是宿命。

    ------题外话------

    马云爸爸:爸方俞生和乔玖笙这对狗夫妇拖出去宰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