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80章 只对长得好看的态度好
    魏舒义将车停到露天停车场,又折回去找了一遍,仍然没有找到阿涛,这才回家。

    第二天,魏舒义照常去学校上课。

    中午,接到导师的电话,得知阿涛仍然没有回家。

    他有些动怒,这小崽子,是欠打!

    下午没课,魏舒义将东西收拾好,打算回家。他提着包走去停车场,半路,手机响了。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他一挑眉,本没打算接。奈何电话又响了一遍,大有他不接对方就不罢休的气势。

    无奈,魏舒义只能接起电话。

    一边接电话,一边打开车门,他屁股还没挨着座位,就听到一道略冷淡的公式话女声,在电话里讲道,“你好,这里是滨江市公安局,请问你是陈涛的监护人吗?”

    公安局…

    魏舒义揉揉太阳穴,心里好累。

    “我是他哥。”

    “陈涛涉嫌吸毒,麻烦你来局里一趟。”

    魏舒义想打人。

    他驱车奔赴警局,看到了被拘留关押的陈涛。

    一段时间不见,小伙精神萎靡不振,头发长得很长,盖住了整个额头。或许是因为没有休息好,一双眼睛周围黑眼圈很浓。他跟那群狐朋狗友一起被关押着,看到魏舒义来,陈涛像是小狼狗见到了主人,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尾巴都在摇。

    “哥,你跟他们说说,我可没有吸毒啊!”

    “真的!”

    他真的冤枉,他被一群朋友拉去一间歌舞厅唱K。一个小伙伴说有好东西要分享,他虽然也混,但他从来不碰毒品那玩意儿。真碰了,他爸爸能揍死他。他真打算走呢,一群警察就破门而入,将他们给一锅端了。

    说完,陈涛见魏舒义反应不大,还拉起自己的衣服,露出腹部的一个乌青的脚印。他跟魏舒义诉苦告状,“哥,他们当警察的也太凶了,还踹我!”说话间,陈涛看到魏舒义身后走来一个女警,顿时两眼冒火,“哥,就是她!她踹我!”

    可疼死他了。

    魏舒义没转身,只是盯着陈涛腹部那个乌痕,淡淡地说了句,“你过来。”

    陈涛不解地走过去,他身子就贴在围栏里面。

    刚还若无其事的魏舒义,忽然一抬腿,脚伸进铁栅栏,一脚踹在陈涛的肚子上。

    从他出脚到收回,快得令人无法防备。

    陈涛被他踹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有些懵。

    这发展节奏有点儿出人意料。

    魏舒义这一脚踹得够狠,他收回脚,脚尖在地上转了转,语气冷漠地说,“你很棒啊!为了你,哥第一次进了公安局。”

    陈涛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之前他还是一幅嚣张跋扈的荡样儿,这会儿却变成了委屈可怜。

    魏舒义察觉到身后有人,他转过身,看到了身穿制服,头发收在警帽里面的吴佳人。见到她,魏舒义眼里流露出些许的意外,他可没料到,这蛮腰妞竟然是个女警察。

    “又见面了。”吴佳人态度一脸高冷,活脱脱一个酷酷的女警。

    若不是见过她浪起来的样儿,魏舒义肯定会以为她是一朵高岭之花。

    可惜了,这是一朵罂粟花。

    他点点头,不冷不热地说,“真巧。”

    “是巧。”

    吴佳人望了眼铁栅栏后面,屁股坐在地上的陈涛,对魏舒义讲,“陈先生,我们给你弟弟做了尿检,他倒是没有吸毒,但他参与了这事。他知情不举报,也是有罪的。”

    “魏。”魏舒义忽然打断了吴佳人的话。

    吴佳人一愣。

    “什么?”

    “我姓魏,不姓陈。”魏舒义多解释了一句。

    吴佳人这才理解,他在自我介绍。“哦,我还以为你是他亲哥。”

    魏舒义一脸嫌弃,他说,“我没有这么不成器的弟弟。”

    闻言,陈涛深觉受伤。

    “能保他出来么?”魏舒义见吴佳人不说话,又说,“不行就算了,反正他也欠教训。”

    陈涛赶紧求他,“别啊哥,把我保出去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乱来了,绝对不惹你和爸生气。”

    魏舒义冷嗤,“阿涛,我说天上有头牛在飞,你信么?”

    阿涛一愣,下意识说,“牛怎么会飞?”

    魏舒义便说,“那你的话怎么能信。”

    陈涛:“…”

    吴佳人多看了魏舒义两眼。

    真是个毒舌的小哥哥。

    “可以保走,我看了下,他这是初犯。你来这边,登个记就行。”吴佳人领着魏舒义去做记录写申请,陈涛眼巴巴地看着,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被关拘留所。

    魏舒义签了文件,写了保证。

    他带着跟个鹌鹑似躲在身后不言不语的陈涛,走出公安局。走到门口,发现吴佳人还跟着自己,他回头看了她一眼,挑眉问道,“同志,你们当警察的,现在服务态度都这么好?”还负责送客?

    吴佳人微愣,片刻怔神后,她回神,才说,“不,我只对长得好看的态度好。”

    这下,倒是轮到魏舒义错愕了。“没想到,大天朝的警察现在都这么不正经。”特会撩人。

    他深深地看了眼吴佳人,领着小鹌鹑离开了。

    吴佳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一动,将他的名字,放在舌尖来回品味。“魏、舒、义…”她琢磨了片刻,忽然说,“咋这么像太监公公的名字?”

    车内,魏舒义莫名觉得背后一寒。

    他扭头,看了眼神色恹恹的陈涛,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说,“知错了么?”

    陈涛点点头。

    “你啊,尽给你爸惹麻烦,都多大的人了。”

    魏舒义见陈涛那张脸上,布满了这个年纪叛逆少有独有的不屑与厌世,他不由伸手,在他又软又长的头发上薅了一把,安慰一句,“你爸还年轻,不可能永远一个人过,你以后是要成家立业的,那他以后总得要个人陪。你那后妈性格也不算太坏,你该为他祝福。”

    陈涛虽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一想到,另一个陌生的女人要住进曾经他妈妈居住过的卧室,他心里就难受。“我妈才死三年啊!”

    魏舒义沉默,过了片刻,又说,“他娶她,不一定就是爱她,也不是背叛你妈妈。他只是孤独,想要个人陪着,合伙过日子。”

    “阿涛,老师有多爱师母,我是知道的。”正因为师母走后,老师一个人太孤独,现在他有人陪了,魏舒义是由衷觉得开心。

    阿涛不说话,但脸上还是噙着不满。

    魏舒义不得不多说几句,“想想,你迟早是要离开他的,明年你就要去读大学了,你不常在家,如果你爸爸有个什么病痛,你能及时察觉?你能为他端茶递水?你能为他日日做饭?”

    阿涛哑了声。

    “你不能,但你阿姨能。”

    短短一句话,彻底把阿涛说的没了声音。

    魏舒义见他在思考,也不再多说。他目光在阿涛头发上停了几眼,越看越不待见,“走,带你去剪头发。”

    陈涛终于抬起头来,注视着魏舒义,小声说了句,“能先给我点儿吃的么?”

    魏舒义:“…”

    他带着陈涛去吃了饭,又去剪了头发,然后让他去自己家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这才将他送回老师家。本来,儿子离家出走,陈安源还气得不清,甚至决定等他一回来就打他一顿。

    真打开门,看到脸色发白的陈涛,陈安源又心疼了。

    “滚进去!”他低吼。

    陈涛看了父亲一眼,默默地进了屋。

    等他一进屋,陈安源就朝魏舒义挤出一个尴尬而感激的笑,“小义,让你见笑了。这事多亏了你,你是在哪儿找到他的?”

    魏舒义睨了眼客厅内,明显是在偷听,身板站得笔直的陈涛一眼,才说,“一个小网吧。”

    他看到那少年僵直的身躯似乎放松下来,心里暗笑:到底还是孩子。

    “进来坐。”

    魏舒义想着今天也没事了,就进了屋。

    陈安源的二婚夫人年龄才三十五,见到魏舒义,朝他礼貌点头,就去张罗晚饭去了。陈安源打开电视,给魏舒义倒了杯茶,然后问,“你打算一直在学校教书?”

    魏舒义一愣。

    陈安源又说,“你是我看着走到今天的,你的医术令许多人同龄人望尘莫及。你若回归本职,到了我这个年纪,哪怕是我,也只有仰望你的地步。”陈安源看学生的目光,带着惋惜,“不能因为一次手术失误,就彻底将自己标上失败者的标签。”

    魏舒义陷入深思跟沉默中。

    陈安源看着他,心里一阵惋惜。

    魏舒义的父亲是国内外着名的心外科医生,魏舒义跟他父亲关系亲密,自小经过父亲的耳濡目染,对医学产生浓厚的兴趣。在他十五岁那年,父亲意外出事故去世,他并没有因此而一蹶不振。

    十七岁那年,魏舒义便考上医大,后又拜陈安源为师。

    十九岁开始,魏舒义就跟在陈安源身边实习,他观摩过无数次手术,是学校令后生尊敬的学长。后来毕业,他因成绩优异,早早就拿到临床执业医生证书,进入陈安源那家医院,成为一名主治医师。

    可没想到,在他25岁那年,他主刀的一场手术因意外而失败。

    手术对象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在手术前,小姑娘还笑着跟魏舒义说,等她手术成功,出院后,就要去西安一趟,去看看她千里之外的男朋友。

    结果,她上了手术床,就再也没下来过。

    西安,成了她永远也到不了的远方。

    自那以后,魏舒义每次拿起手术刀,十指就会不自觉地颤抖。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便回了母校,做了一名老师。

    回忆从那场失败的手术中醒来,魏舒义对上老师探究又遗憾的双眸,他淡淡苦笑,说,“强求不得,等哪天我过了心里那道坎,就回来。”

    闻言,陈安源知这事不能着急,也就不再说。

    吃饭的时候,陈安源忽然又说,“小义已经26了吧。”

    “嗯。”

    魏舒义觉得,接下来的话题,可能不太令人开心。

    果然——

    “该谈恋爱了吧。”

    魏舒义两眼一抹黑,想晕。

    他不说话。

    陈涛就说,“爸你管得宽,哥长得这么好看,又不缺钱,还愁找不到女朋友?”陈涛就特别崇拜魏舒义,他星星眼望着魏舒义,说,“我要是个女孩,就嫁给你了。其实,就算我是个男人,我也挺喜欢你,可惜哥对搞基不感兴趣。”

    说着,陈涛还露出了遗憾之色。

    一屋其他三人,听到这话,都是一静。

    魏舒义一言难尽的注视着陈涛,片刻后,说了句,“就算要搞基,我也看不上你。”

    陈涛:“…”

    “爸,他嫌我丑!”陈涛冲他爸瞪眼,“绝对是你的基因,给我的容貌拖了后腿!”

    陈安源怒拍桌子,“没大没小!”再说,他长得就那么丑?

    后妈全程不说话,静看父子俩撕逼。

    从老师家出来,魏舒义心情有些复杂。

    原来他也成了被催婚一族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