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81章 拉黑不解释
    剩男…

    脑子里刚闪过这两个字,魏舒义就赶紧摇头。不行,他不能被老师他们那老一辈的思想给影响了。

    什么剩男?

    所谓剩男剩女,都是自身优秀,对另一半挑剔不肯将就,对人生、对未来、对家庭负责人的好孩子!

    对,是这样没错。

    这样一想,魏舒义心里就舒坦了。

    开车回家,魏舒义将车停到车库。他从车库里走出来,正要进电梯,微信就提醒有人找。

    他用的手机不是X10代,必须用指纹操控,无法用声控操作。他拿出手机,一瞧,是有人添加好友。魏舒义觉得诧异,他的微信,知道的人很少。微信好友总的不超过50人。

    他确认今天没有将微信号和手机号码告诉别人。

    是谁加他?

    魏舒义扫了眼请求添加好友那人的微信名——倾城佳人。

    他瞬间联想到一人。

    在同意还是拒绝两个词之间来回看了看,最后,魏舒义还是点了拒绝。

    那个罂粟花一样漂亮的女孩,他不想招惹。

    刚收到拒绝提醒,吴佳人先是一愣,接着,又锲而不舍地重新添加他。

    魏舒义刚走到家门口,手机又响了。

    一看,又是倾城佳人。

    这次吴佳人学乖了,她请求添加好友那一栏,写了一排字:【身体有点不舒服,想要咨询一下魏老师。】她已经得知,魏舒义是医大的老师,并且还知道他曾经是一名出色的心胸外科医生。

    这一次,魏舒义点了同意。

    倾城佳人的头像是刘亦菲的照片。

    这张照片挺有名,正是她在扮演王语嫣时,站在桃花坞,对着段誉嫣然一笑的截图。吴佳人以为魏舒义喜欢刘亦菲这一款的。殊不知,魏舒义是个闷骚,内心里喜欢的却是张曼玉演的青蛇,够妖够媚够意思。

    魏舒义发过去一个问号。

    吴佳人立马有了回应。

    倾城佳人:【喜欢么?】

    魏舒义:【?】

    倾城佳人:【我头像。】

    魏舒义:【你的头像你做主。】

    吴佳人拿着手机,琢摸着魏舒义这话的意思。她的头像她做主,她想了想,就换成了一个袒胸的男人。只有腹肌和胸部,没有头和下半身。

    魏舒义瞧见对方头像变了,略一皱眉,有些不适。

    倾城佳人:【哥哥也有这么好看的腹肌么?】

    魏舒义:【我没有姓吴的妹妹。】

    吴佳人像是没看到他的话一样,兀自说:【哥哥有女朋友么?】

    魏舒义:【单身挺不错。】

    倾城佳人:【…】

    魏舒义:【吴同志,现在的警察,都像你这样么?】

    倾城佳人:【那样?】

    魏舒义:【私下骚扰普通公民。】

    吴佳人哼了哼,骚扰?她这只是扰,还没开始骚呢。

    倾城佳人:【事实上,上班时间我是很正经的。】警察的确是个正经的职务,脱下警服,里面那人还正不正经,这就不好说了。

    不想跟她多扯,魏舒义扔了手机,去洗澡了。

    洗完澡,他打开手机,瞧见吴佳人竟然一个人发了很多消息。

    倾城佳人:【魏老师,你这么年轻就当大学教授,好厉害哦。】

    倾城佳人:【魏老师,你怎么不说话?】

    倾城佳人:【不在么?忙去了?】

    …

    倾城佳人:【我身体很不舒服。】

    最后一条消息,是三分钟前发的。

    魏舒义眉头一蹙,身体不舒服?

    他略一沉思,这才回复了信息。

    魏舒义:【哪里不舒服?】

    对方的对话框,里面显示正在输入中,片刻,跳出来一句——

    倾城佳人:【心脏。】

    魏舒义不得不重视起来,心脏不舒服,问题可大可小,不容忽视。他便发语音问道,“有什么症状?”

    吴佳人也发了语音,声音与她上班时的调子不同,不再一本正经,听着倒是多了几分俏皮,她道,“心脏吧,跳得特别快,快得不正常,另外,体温也有点儿高。”

    魏舒义语气有些凝重,“心脏出问题不能忽视,症状出现多久了?以前有没有心脏病史?”

    吴佳人回道,“以前从来没有过,从今天下午开始,就一直这样。”

    “都这么久了?”魏舒义说,“建议你现在去医院做个心电图检查,医院有值班医生。”

    吴佳人说,“哎,其实不用去医院的啦,我知道有个法子可以治好我这个病。”

    魏舒义皱眉,“什么法子?”心脏不好,还有土方法治病?

    吴佳人又发了语音。

    魏舒义抱着严肃的心思打开,仔细一听,听到她说——

    “出来陪我喝一杯。”

    魏舒义:“…”

    见魏舒义不说话,吴佳人又发文字——

    【不想出来也行,你跟我说句晚安,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魏舒义:【拉黑。】

    说完,魏舒义直接把她加入黑名单。

    吴佳人之后又发了几条,发现魏舒义真的将自己拉黑后,彻底懵了。

    这么严肃?

    吴佳人不得不删掉魏舒义,然后又重新添加他。

    第一遍,魏舒义拒绝。

    第二遍,魏舒义还是拒绝。

    …

    终于,魏舒义困了,吴佳人还在锲而不舍的添加好友,他无法,只得同意。

    他已经做好了会被吴佳人骚扰的准备了,这一次,吴佳人却只发了一句——

    晚安。

    魏舒义盯着那两个字,眼睛一闭,拿着手机就睡着了。

    此后几天,魏舒义倒是没有再收到过吴佳人的消息。他以为这女神经总算是放弃了,不料,这天他刚下课,揣着书本往办公室走,路上,忽然听到有一群男生议论纷纷——

    “身材真好,长得也好,不是我们学校的女生吧?”

    “听说是来找男朋友的,已经毕业了。”

    “那她男朋友可真幸福。”

    魏舒义听了,心想:初冬才刚到,咋这群孩子就提前发春了?

    他漠不关心的想着,一拐弯,走进办公室,就看到自己办公桌旁站着一个美人。

    天已经冷了,美人穿一件黑色紧身露脐上装,下身着一条浅蓝色牛仔裤,配长靴。外披军绿色大衣,胸前并不十分傲人,形状却饱满傲挺,露在外面的一截腰,让女人艳羡,男人流连。

    瞧见魏舒义下课了,吴佳人朝他粲然一笑。

    魏舒义晃了晃神。

    差点被她的笑,迷得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不过,片刻后,魏舒义就恢复了镇定。他将书放在桌上,也不看吴佳人,低头说道,“吴警官,你们公安局最近很闲吗?”

    吴佳人往桌上一靠,身子往魏舒义靠去。

    办公室里,一群大妈老哥都朝他们看过来。

    魏舒义不着痕迹地往旁边移了些,保持了一个安全,能让自己保持清醒的距离。

    “我今天休息,来约你啊。”吴佳人没工作的时候,头发就没绑,随意披着,说话的时候,几根发丝落到魏舒义脸颊旁。魏舒义拿开那发丝,面无表情地说,“不约。”

    “那我请你吃饭。”吴佳人改口飞快。

    魏舒义又说,“不吃。”

    “那我就只看看你。”

    魏舒义刚想说不许看,但是眼睛长在吴佳人身上,他无法阻止。

    见他不说话了,吴佳人露出得逞的笑。

    她又问,“魏老师你几点下班啊?”

    魏舒义还没说完,隔壁那女老师就说,“他下午的课已经上完了,现在就可以下班。”

    魏舒义:“…”

    他忍不住朝比他大十来岁的苏老师看过去,露出无奈目光,“苏姐…”魏舒义语气很幽怨。

    苏姐耸耸肩,欣慰地说,“之前我还想给你介绍女朋友的,我朋友的侄女,长得也挺好看。你那会儿还不愿意,原来是已经有女朋友了。”苏老师笑眯眯的看着吴佳人,说,“你女朋友长得真好看,跟明星似的,还是警察,厉害了。”

    “既然女朋友来找了,还是跟女朋友出去约会吧,都26了,马上就三十的人了,抓紧时间谈恋爱,趁早结婚生孩子!”另一个老些的男教授,语重心长的对魏舒义说。

    就这样,马上就要满三十的魏舒义,被一群老师嫌弃地赶出了办公室。

    吴佳人笑意吟吟看着满脸无语的魏舒义,忽然说,“其实我来,是想问你个事。”

    魏舒义以为她又要拿自己逗开心,却听到吴佳人问,“你跟朱振是朋友?”

    魏舒义表情微变,“你提他做什么?”老朱是魏舒义曾经的大学同学,也是朋友,但是朱振在去年一月份,已经去世了。原因是精神异常,半夜不睡觉,穿着一条裤衩就跑上街,结果被车撞死了。

    吴佳人说,“我在调查他的案子。”

    深深地看了眼吴佳人,魏舒义轻声问了句,“他不是精神异常,行为失常造成的意外死亡?”

    “我怀疑他吸毒。”

    闻言,魏舒义先是一愣,跟着,眸子眯起,望着远处,露出深思之色。

    之前他就觉得老朱死的出奇,他跟他做朋友多年,可没有发现过他有精神方面的问题。死后,他去参加他的葬礼,发现老朱瘦了很多,那时只以为他是生活压力大导致暴瘦。

    如果是吸毒,那就说得过去了。

    “你找我也没用,我们很多年没有联系了。”事关朋友的死亡真相,魏舒义不会撒谎。

    吴佳人笑了笑,目光有些冷。

    “我查过他家里的电脑,他在死前,用游戏账号给你发过一封邮件。”

    吴佳人语气轻飘飘的,魏舒义听了,却生出警惕来。

    他用凝重的目光注视着吴佳人,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这个女人是警察,不是路边浪荡的丫头片子。魏舒义抿抿唇,知道这事瞒不过,才说,“是,他的确给我发过一封邮件,是一封求救邮件。他告诉我,他快要走到绝路了,希望我能拯救他…”

    “可惜我那段时间没有登录游戏,等我再上线发现那封邮件时,他已经死了。”去年一月,魏舒义正好经历了那场失败的手术,当他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拿起手术刀时,哪还有心情上游戏。

    “他没说别的?”

    闻言,魏舒义目光变得犹豫起来。

    “魏老师,你想让你的朋友,死的不明不白?你还想看到更多的年轻人,甚至是未成年,走上朱振的后尘?”

    魏舒义忽然想到了阿涛。

    他意识到,自己的隐瞒,是在害人。

    叹息一声,魏舒义才说,“诱惑他吸毒的人,是他女朋友。”朱振的女朋友,是朱振的青梅竹马,一名幼儿园老师。

    “多谢告知。”吴佳人点点头,酷酷地走了。

    魏舒义有些惊讶,她来找自己,真的只是为了公事?他眯眼打量那道修长纤细的背影远去,正要转身离开,又见吴佳人转身朝他喊了声,“哥哥,下周末我请你喝酒啊!”

    魏舒义:“…”

    他果然不该对她抱有期待。

    …

    幼儿,是祖国的花朵。

    教育幼儿的老师,不求多出众聪慧,但一定要三观正,能交给孩子们正确的价值观,给与孩子们正能量。

    若是连这样的人都能吸毒,那么这个国家的未来,岌岌可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