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84章 没你好吃
    乔玖笙感到困惑,而戴初空却微微变了脸色。

    一直在观察她的方俞生,看到戴初空俏脸一变,似乎很难过的样子。他心里一突,感到古怪。

    不过转念间,乔玖笙就明白了方俞生的意思。方俞生这是想提前探一探,戴初空对戚不凡结婚一事的态度。

    乔玖笙非常上道,忙说,“我看那个姓李的小姐,和姓张的小姐都挺不错,模样长得好看不说,性格也很温婉,更难得的是待人平和。这样的人,最是知心,跟不凡如果处得来,倒是不错的人选。”

    尽管李小姐张小姐都不存在,方俞生却能与她侃侃而谈。

    他也说,“我觉得张小姐比李小姐好,她家虽然没有李小姐条件好,但她人特别好,我以前见过她几次,是个特别会做人的姑娘。不凡哪里都好,就是不太爱说话,找个会说话的,以后日子才美满。”

    乔玖笙点点头,也道,“是的,一定要找个性格温和的,以后跟初空他们一起生活才合拍。”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假装无意地在观察戴初空的反应。却见戴初空一直没说话,尽管她掩饰的很好,但那有些长俏丽的脸颊上,却少了红润之色。乔玖笙瞬间意识到,这话题对初来乍到的戴初空来说,有些过于凝重严肃了。

    “不说了,全看不凡自己的选择。”

    “也是。”

    两人刚停止对话,戴初空就猛地站了起来。动静挺大,倒是有些惊到乔玖笙。乔玖笙抬头看着她,“怎么了初空?”

    戴初空挺小声地说,“不早了,我有些困了,俞生哥哥,阿笙姐姐,我去睡了,你们也早些休息。”

    “…好。”

    待戴初空一走,乔玖笙立马瞪方俞生,“看你,吓得小姑娘脸都白了。”

    方俞生却皱起眉头,盯着戴初空离开的方向,露出若有所色的眼神。

    从方俞生的目光中看出了更深的内容,乔玖笙问他,“怎么了?”

    “我琢摸着,不凡有得愁了。”方俞生不清不楚地说了这么一句。

    乔玖笙依然迷茫,“什么?”

    “没什么,来,我们也去睡。”

    “我还不困,再玩会儿。”

    “我陪你。”

    乔玖笙继续看书,方俞生望着星空。想到刚才戴初空一听到他们说那话时,陡然惊变的脸色,心里产生了一个可怕而大胆的念头——戚不凡这个养女,对戚不凡的心思,似乎很令人心惊。

    他前段时间还跟乔玖笙开玩笑,说让戚不凡内部消化,现在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叫你乌鸦嘴!

    戴初空回到房间,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她站在镜子前,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模样不错、性格温婉、待人平和…

    乔玖笙对那个什么李小姐和张小姐的评价,在她心里反复想起,怎么也散不开。戴初空忽然苦涩一笑,这世上,谁都可以有资格喜欢戚不凡,唯独她不可以。

    只因在那个人心里,她是女儿,不是女孩。

    戴初空颓然躺下,一整夜难眠,躺在床上,碾转反侧。

    翌日清晨,戴初空被楼下的大黑吵醒。

    她起床下楼,看到戚不凡和方俞生呆在一块,正在做引体向上。戚不凡的体力比方俞生好,连着做了八十个还喘气声还算均匀,而方俞生的呼吸已经变得紊乱起来。

    “坚持,还有十二个。”戚不凡对方俞生说。

    方俞生余光撇到乔玖笙正站在一旁看着自己,咬着牙,继续。

    做到95个的时候,方俞生的一双手已经开始打摆子了。

    这时,乔玖笙说了一句,“加油啊俞生,你这么弱鸡可不行。”

    弱鸡二字,刺激方俞生。

    咬牙,慢慢地将最后几个做完,方俞生下了单杠。他刚想要坐,就听到戚不凡说,“这个时候坐下去的话,小心长大屁股。”

    方俞生:“…”

    他立马站直,围着菜园子慢吞吞地走了几圈。那大黑跟他还不熟,每当他走到大黑身边,大黑都会狂吠。

    方俞生忽然对乔玖笙说,“阿笙,天冷了。”

    “是啊。”乔玖笙今天都穿风衣了。

    方俞生又说,“天冷适合煲热汤喝。”

    乔玖笙眸子染上点点笑意,她应了声,“是啊,好想喝汤。”

    “喝什么汤好?”方俞生笑得一脸宠溺,说话的时候,眼神若有似无瞥向大黑,他一脸向往,提议一句,“冬天适合吃狗肉喝狗汤。”

    乔玖笙嗯了声,笑得狡猾,还说,“直接拔毛炖一整只,味道最好。”

    两个人和和气气地商量着吃狗计划,刚还气焰嚣张的大黑,似乎是听得懂人话,瞬间弯下腰,在地上趴着,不敢再瞅方俞生一眼。

    “小样儿,还敢冲你俞生大爷吼。”

    方俞生甩甩腿,在戴初空惊悚的目光注视下,走到乔玖笙身旁,跟她一起进屋去吃早餐。

    戴初空走到单杠下面,拉了拉戚不凡的裤腿,“哥哥,他们要杀了大黑么?”听说城里人都爱吃狗肉,戴初空跟大黑一起长大的,可不愿意看见他们吃狗肉。

    戚不凡看了戴初空一眼,停了下来。

    他脚沾地,拍了拍戴初空的脑袋,说,“天真的傻姑娘。”还真信了。

    吃早餐的时候,戴初空一直战战兢兢的,生怕方俞生和乔玖笙杀了大黑。

    乔玖笙和方俞生见她那惊恐的眼神,还以为是被他们昨晚那话题给吓到了,至今还没恢复。两人目光对视,竟然都感到自责。

    “哎。”

    乔玖笙凑到方俞生耳旁,很小声地说,“咱们是不是把她吓到了?”

    方俞生目光意味深长的,在戴初空和戚不凡身上扫来扫去,没有说话。

    戴初空发现方俞生一直在打量自己,以为他是在思考怎么开口跟她说,想要杀了大黑。戴初空心里一紧,赶紧拉住戚不凡的衣袖,跟他说,“我们吃了早餐就去看房子吧。”话语一顿,见戚不凡点了头,戴初空这才说,“顺便去给大黑买个窝,把它养在阳台上。”

    “好。”

    小心地瞥了瞥方俞生和乔玖笙,见他们没有要求他们把大黑留下来,戴初空这才放了心。

    吃了饭,戴初空拉着戚不凡,火急火燎地走了,临走的时候,不忘牵走那条萎靡不振的大黑。

    乔玖笙和方俞生站在小院里,见他们走远了,乔玖笙这才跟方俞生说,“看来短时间内,不凡是别想娶媳妇儿了。”戴初空对戚不凡结婚一事反应这么大,真要结婚了,以后家庭矛盾一定很深。

    方俞生嗯了声,“短时间内是还不会。”戴初空还太小了。

    两个人各说各的,对话竟然意外的搭。

    送走了戴初空,乔玖笙忽然说,“俞生,我约了一个朋友下午来家里玩,家里玫瑰已经枯萎了,你去外面花店买几枝花回来吧。”

    闻言,方俞生问她,“请了谁?”

    “吴警官,你还记得么?”

    “哦,她啊。”方俞生记得吴佳人,两次出事,吴佳人都有帮忙,他对那个好看的警官有些印象。

    当然,他对吴佳人有印象,不是因为吴佳人那张好看的脸。真正印象深刻的地方,是第一次见面,在警车里,乔玖笙问吴佳人的那句话。她问吴佳人,认不认识一个叫做魏舒义的人。

    那会儿,方俞生还把魏舒义当情敌看待,但凡是跟情敌有关的人或事,方俞生总要多听上一耳朵。

    阿笙为什么认为吴佳人认识魏舒义?

    吴佳人和魏舒义之间有一腿?

    想到什么,方俞生笑得格外深邃好看。

    “我去买花。”

    他拎着车钥匙出门,乔玖笙回味他刚才那个灿烂得意的笑,怀疑他肚子里在想什么坏主意。

    方俞生将花买回来的时候,乔玖笙正在厨房里做点心。

    她穿着大衣,系了一条浅蓝色的围裙,隆起的腹部令她看上去有些丰盈。方俞生多看了两眼,放下花,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你别做了,我看着你做事,总担心。”

    那么大个肚子,真怕她摔了。

    乔玖笙摆弄着面前的糕点,说,“没事。”她拿起草莓,动手剔除草莓蒂,“对了,你不能吃鸡蛋,那淀粉还是可以的吧。”

    “当然。”方俞生盯着她面前的东西,有些惊讶,“做给我吃的?”

    “嗯。”

    他感到不可思议,“你不是不爱做这些?”

    “偶尔做一次。”乔玖笙拿沾了淀粉的手挂方俞生的鼻子,说,“这叫情趣。”

    到了孕晚期,两个人已经不敢做荒唐事了,方俞生最近得憋着,乔玖笙心疼他,总想对他好点儿。她想做点好吃的给方俞生,但这家伙又对鸡蛋过敏,思来想去,乔玖笙决定做草莓大福给他吃。

    这个季节的草莓,全都是大棚里栽培出来的,乔玖笙挑了几颗饱满硕红的牛奶草莓,摆好。

    方俞生忍不住偷吃一颗,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好吃。”他吞了草莓,在乔玖笙耳朵上咬了一口,又说,“不过没你好吃。”

    乔玖笙轻笑,笑完,骂他,“滚出去。”

    方俞生哪舍得滚,反而在她身后蹭来蹭去,跟个癞皮糖似的。

    锦姨本来打厨房来拿甜橙打汁的,看到他们两个人在厨房里打闹,聪明的一转身,跑出去了。

    乔玖笙做了十二颗草莓大福,摆好盘,让方俞生端出去,放在屋后走廊下的咖啡桌上,等吴佳人来了一起享用。正好,今天出了太阳,农历十月尾的太阳照在身上,特别舒服。

    咖啡、甜点,阳光,总能给人带来暖意。

    等乔玖笙将玫瑰花剪枝,插进花瓶,端到屋后的走廊,却发现十二颗草莓大福,只剩下八颗了。

    而始作俑者正在抹嘴,嘴边还沾着一些白色的粉末。

    乔玖笙:“…”

    方俞生笑得十分好看,一点也不见尴尬,他说,“我就想吃一颗来着,结果没控制住…”

    “又没说你不该吃。”反正都是吃的。

    乔玖笙又将那八颗草莓大福从新摆盘,这时,锦姨忽然说,“门卫那边打电话来,应该是吴小姐来了。”

    “我去接她!”

    见乔玖笙起身就要去接人,方俞生按住她,说,“我去吧。”

    “也行。”

    方俞生开着电瓶车去了方家大门,吴佳人远远看到开四轮电瓶车的方大少爷,有些愕然。在她的印象中,这种大富人家,应该挺看重排场才对…

    若是那种观光型的老爷电动车也就罢了,方俞生开的,却是最普通的四轮电瓶车,车上方顶个车盖子,整体都显得简陋寒酸。

    不得不说,这有些…滑稽。

    方俞生跳下车,亲自将吴佳人请到后座。

    吴佳人坐下后,觉得屁股下的车座有些硬,这大概是塑胶的,还是廉价的那种。她瞟了眼前面,发现副驾驶上的椅子特别豪华,与众不同,它的坐垫是真皮的,还有一张舒服的背垫,就这两张垫子,估计得好几万。

    吴佳人猜,这应该是乔玖笙的专属座驾。

    这方大少爷虽然抠,对他老婆还是挺好的。

    坐着电瓶车,摇摇晃晃的到了下楼,吴佳人进了小楼,瞧见屋内的装修并不奢华,偏实用和温馨,这才真的放松下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第一夫人:你好,总统先生》/疏影斜月

    国民没想到,总统先生在29岁这一年,没有迎娶A国第一名媛,反而娶了一个灰姑娘。

    当某天,记者采访阁下的时候,问道:“请问阁下,您和夫人如此相爱的秘诀是什么?”

    总统阁下眉眼荡漾着缱绻柔情,“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记者一头雾水。

    阁下笑而不语。

    在家看到采访的夫人阁下面色黧黑如墨,咬牙切齿,眉宇间隐含娇羞。

    “这个流氓!”

    记者一定想不到,尊贵优雅的总统阁下,说的是房中之术。

    夫人如果闹脾气,在床上教训一下就好了。如果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之后,夫人阁下绝对如猫咪一样乖顺。

    这篇是一篇治愈系宠文,真心希望每位读者都能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