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85章 最爱的三个字是乔玖笙
    乔玖笙双手虚拖着肚子,站在客厅里,见吴佳人来,立马展颜欢笑。“吴小姐,欢迎你。”

    吴佳人还挺不好意思。

    她做实习警察两年,去总局工作了半年,这还是第一次上别人家里做客。她提着水果篮,显得有些局促,将水果篮交给锦姨,吴佳人跟乔玖笙一起去屋后走廊上坐下,喝了口咖啡,又吃了一个草莓大福,这才自在些。

    她的坐姿,一开始是笔直端正的。渐渐地,她放松下来,手搭在椅子扶手上,背也没有那么僵直了。

    见她是真的放松下来,乔玖笙眼里闪过不明显的笑意。

    女人在一起,可以聊的话题总是很多。

    吴佳人跟乔玖笙讲她工作中遇见的趣事,比如某一次,她跟同事在路上执勤,遇到孕妇早产破羊水。情况紧急,她直接让孕妇上了他们的警车,结果那孕妇是二胎,车子没到医院,孩子头就要出来了。

    车上只有吴佳人一个女生,没办法,她还充当了一次接产婆。“我以前总听人说生孩子很痛苦,但那个妈妈打破了我对女人生孩子的想法。真的,也就几分钟的事,生完孩子后,那妈妈跟个没事人一样,有说有笑。”

    乔玖笙笑着说,“本来我还挺担心,听你这么一说,也觉得不是事了。”

    “也不能这么说。”吴佳人盯着乔玖笙越来越大的肚子,说,“我也有同事的老婆,生孩子难产,本来选择了顺产,最后出了差错,临时拖去剖腹的。”害怕这些话吓到乔玖笙,吴佳人赶紧打住。

    “吉人有天象,阿笙你吃过那么多苦头都熬过来了,生孩子一样也会平平安安。”乔玖笙和乔玖音那事,滨江市和郡阳市几乎人尽皆知,吴佳人又是警察,自然知道这事。

    前段时间,乔玖音入狱后,宋局还曾说过乔玖音蛇蝎心肠呢。

    不聊生孩子,两个又聊起化妆品和衣服来。

    一说起这个,吴佳人就吐槽不停。“我们当警察的,不能化浓妆,最多就画个淡妆,特别淡的那种。头发也不能留太长,出警的时候必须戴帽子,这个时候,一般都会要求我们把头发藏金帽子里。还有,最变态的时候,高跟鞋不能超过四厘米。夏天,热到崩溃也不能穿凉鞋!”

    乔玖笙惊呼,“不能穿高跟鞋简直不能忍!”

    “可不,冬天冷死人,还必须穿警用棉大衣,黑色的羽绒服都不行。”所以下班后,吴佳人就可劲的折腾打扮自己,女警也有爱美的权利啊。

    乔玖笙听她吐槽,乐得只笑。

    她叹息一声,说,“每个职业都有每个职业的心酸。”当警察的,最心酸不是这些,而是他们永远在与危险人物打交道,永远都生活在危险的边缘。这个世上,真正无事可做、贪污犯罪、在职而无所为的警察只是少数。

    人们只看到某某警察开豪车出入高级酒店,却没有看到某某警察为保护公民受伤、甚至是因公殉职的一面。

    乔玖笙忽然问,“那你为什么当警察啊?”

    既然当警察百般不好,为什么还要当警察呢?

    这,大概是每个人都想问警察的话。

    大多数警察,大抵都会说:为了理想。但也有实诚的人会说,当警察是个好职业,有休假,作为国家公务员买房还有公积金呢。

    吴佳人笑容略微减淡。

    不知是想到什么,她摇了摇头,轻声说,“因为有些事,必须要当警察才能去做。”

    什么事是需要警察去做的?

    抓坏人。

    乔玖笙深深地看了吴佳人一眼,深觉这个人是有故事的。

    这时,锦姨又接到电话,她接了电话,挂掉,对方俞生说,“俞生少爷,门外有位姓魏的先生来找。”

    方俞生一直坐在沙发上看书,听到这话,他放下书,正准备去接人,锦姨又说,“他自己往这边来了。”

    “好。”

    乔玖笙听到动静,问方俞生,“谁啊?”

    方俞生说,“可能是魏大哥。”

    闻言,乔玖笙表情微变。

    魏大哥怎么突然来了?

    她目光复杂地看向吴佳人,吴佳人正捧着咖啡在喝,丝毫没有意识到,方俞生口中这个魏大哥,是跟她羁绊最深的人。乔玖笙想到上一世,魏舒义一次次在纸上勾画吴佳人的模样,双眼总是装满怀念与沧桑。想到此,心里就难受。

    看来,该遇见的人,终归是要遇见的。

    只是不知,这一世,他们到底能不能走到一起。上一世,吴佳人香消玉损,魏舒义黯然一生。这一世,自己的重生,能不能改变他们的结局呢…

    乔玖笙暗自想着,那魏舒义很快就到了。

    方俞生亲自去院外接他,看到他,魏舒义张口就问,“小笙现在还痛么?”方俞生中午给他打电话,说乔玖笙肚子有些痛,想让他过来看看。魏舒义虽然是个外科医生,跟妇科不搭边,但他心里挂念乔玖笙,立马就请假来了。

    方俞生张张嘴,脸色有片刻的不自然,很快,他恢复了从容悠闲,答道,“现在已经不痛了,还在跟朋友聊天呢。”

    闻言,魏舒义放了心。

    “好好地,怎么会肚子痛?我还担心是要早产。”魏舒义跟在方俞生后面,进了小楼。

    方俞生一边进屋一边说,“可能只是普通的肚子痛吧。我也是第一次当爸爸,什么都不懂,就这么把你喊来了,麻烦你了。”

    “没有麻烦,孕妇身体最重要。”

    方俞生忽然转头,看着魏舒义。

    魏舒义皱眉盯着他,满眼都装着疑问。

    方俞生突然一本正经地喊了声,“魏大哥。”

    被他小一岁的魏舒义只能硬着头皮嗯了一声。

    方俞生这才说,“今天这事,是我大惊小怪了,害你白跑一趟。等会儿见着阿笙了,你别说是我打电话喊你来的,就说是你今天没事,想来看看她。不然,你走后,她会冲我发脾气的。”方俞生表情有些严肃,魏舒义认真想了想,觉得方俞生说的挺在理,就点头了。

    “放心,我明白。”

    闻言,方俞生安了心。

    一回头,就看到乔玖笙从屋后的推拉门走了进来。

    “魏大哥。”乔玖笙见着魏舒义,露出惊讶表情,“你怎么来了?”

    一看她这反应,魏舒义了然,心里暗想:她果然不知道方俞生给我打过电话。

    不想连累方俞生,害他们夫妻吵架,魏舒义神色自然地说,“今天放假啊,在家也没事做,就过来看看你和宝宝们。怎么,不欢迎我?”

    乔玖笙忙说,“一百个欢迎。”

    “你今天倒是来的巧,正好我在招待朋友,你们年纪差不多,应该有话题聊。”乔玖笙指了指屋后的走廊,对魏舒义说,“来,我带你见个朋友。”

    魏舒义眺目看过去。

    看见屋檐下的咖啡桌旁,背对他坐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穿着一件烟灰粉色的毛呢大衣,披着蓬松微卷的长发,头上别着一枚精致的水钻发夹。因为背对着魏舒义,他看不见那人的脸。但从背影看,魏舒义也忍不住暗赞一声:背影美人!

    只是模样不差,就冲这身材和气质,也能得个八分。

    他跟着乔玖笙走出去,乔玖笙对那女人说,“吴小姐,新来了个朋友,魏舒义先生,是一名老师。”

    乔玖笙话刚说完,吴佳人就抬起头来。

    那张脸,可以给九分。

    露在灰色短款毛衣下的一截腰,可以给十分。

    总体得分,九点五。

    算是魏舒义这些年遇见过的最高分了,跟乔玖笙有得一拼。这人,美则美矣,但在魏舒义心里的印象分,却是史上最低——

    零分。

    “魏先生。”吴佳人站起身,穿着高跟鞋的腿,那叫一个长。迎接寒风的一截腰,那叫一个白细滑。

    魏舒义低头,看着她朝自己伸过来的手。

    看在乔玖笙的面子上,魏舒义勉强伸手,与她握了握。

    握手的时候,魏舒义眼皮一跳。

    这女流氓,竟然摸他的手背,调戏他!

    他拧眉看着已经收回手的吴佳人,有些不确定,刚才吴佳人到底有没有摸他的手背。

    见吴佳人脸色从容镇定,魏舒义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方俞生也走了过来,四个人一起喝茶聊天。

    方俞生今天心情似乎特别好,嘴角始终保持微笑,看得乔玖笙几度走神。他们就这么聊了一下午,四个人,处在不同的领域,一个是武器设计师,一个玉雕师,一个医学教授,一个警察。

    他们聊得话题,大多很古怪。

    乔玖笙信手就能拈来一个浪漫的有关玉雕的故事,方俞生也能讲以前读书时候,那些比较有名的前辈们的风流趣事,。吴佳人当警察,看过的悲欢离合事情最多,她的素材广泛,讲起来头头是道,大家都听得很开心。

    轮到魏舒义的时候,他反倒是最缄默的那个。

    见他似乎无话可说,吴佳人忍不住调侃他,“魏先生教学生的,不会要给我们讲课吧?”

    吴佳人见过的男人,好看的、丑的,不计其数。俊逸昳丽如方俞生,硬朗威武的警校风云人物段绝学长,漂亮到雌雄莫辩的明星苏威…吴佳人看过各种形形色色的妙人,但她见到那些人,从来没有过面对魏舒义时才能产生的那种感觉。

    吴佳人看到魏舒义,浑身骨头都在痒。比心动更来得猛烈。

    她就忍不住要跟魏舒义呛声,看他发窘。

    魏舒义白了吴佳人一眼。

    乔玖笙解围,说,“魏大哥一时想不起来,不讲就是。”

    魏舒义这时开口,“我讲过一个吧。”

    其他三人都朝他看过来,都挺好奇。

    魏舒义说,“每个学解剖学的,都知道关于第二十五根肋骨的故事。相传,上帝在制造的亚当的时候,给了他二十五根肋骨。后来,上帝见亚当太寂寞,就取了亚当的第二十五根肋骨,做了一个女人,叫夏娃。”

    “男人天生都是不完美的,是残缺的。只有找回自己的第二十五根肋骨,才算完美。”

    “后来,学那个专业的人,在遇到自己心仪深爱的女人时,会送给她一个空盒子。这个举动,代表着,这个女人是他最爱的人,是他残缺的那根肋骨。如果女孩子收下盒子,就代表愿意嫁给男孩,愿意做他的第二十五根肋骨。”

    这个故事,听起来挺浪漫的,吴佳人多看了魏舒义几眼,问他,“所以当一个学医的男人,向一个女人送出空盒子,就代表着求婚?”

    “可以这么说。”

    “哟,挺浪漫。”吴佳人鼓鼓掌。

    乔玖笙看了方俞生一眼,问他,“我是不是你的第25跟肋骨?”

    方俞生看了她一眼,摇头。

    “嗯?”乔玖笙语气有些危险,“我不是?那谁是?”

    方俞生说,“在我心里,你是我的光。”

    乔玖笙一愣。

    对一个瞎子来说,没有任何一种东西存在的意义,比光明更重要。

    心里溢出满足,乔玖笙敛眸,笑意浅浅,那张脸显得明媚动人,倒像是阳春三月桃花盛开的样子。“我以为,在你心里,我是你的人民币。”方抠抠最爱的应该是钱才对。

    方俞生刚还笑意满面的那张脸颊,立马阴沉下来,“阿笙,我最爱的三个字,不是人民币,是乔玖笙。”一番告白,被他用凶残的语气说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