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86章 贵局抓女流氓吗?
    “我最爱的三个字,不是人民币,是乔玖笙。”

    听了方俞生这话,乔玖笙心里一动,由心脏开始,慢慢地在全身传遍一阵酥麻感。

    幸福、动容,齐齐涌上心头。乔玖笙喉咙一滚,张开唇,正想说一句我也爱你,这时,魏舒义忽然说,“千万不要在我面前接吻。”

    魏舒义同时也道出了吴佳人的心声。

    乔玖笙噗呲一笑,想说的话也被魏舒义给打断。

    “阿笙,我们还是进屋去说话比较好。”方俞生的提议,没得到乔玖笙的赞成,倒是得到吴佳人和魏舒义举双手赞成。乔玖笙当真就站起身,跟着方俞生一起进了屋。

    当然,两个人并不是进屋去卿卿我我,而是要帮锦姨做晚饭。

    家里只有锦姨一个人,来客人了,她做饭也挺忙的。

    吴佳人瞧见那两个人去了厨房,她立马撕了温柔懂事的面具,换作一副娇媚勾引人的狐狸精面孔,凑到魏舒义的身旁。吴佳人卷翘睫翼慢动作地眨了眨,带着几分耐人寻味的魅,她道,“哥哥。”

    一声哥哥,被她叫得百转千回,比那些狐狸精叫唐长老还要娇媚勾人。

    魏舒义下意识想拉开一段距离。

    他试图搬开身下的椅子,发现椅子是被固定在木地板上的,不得不放弃了。坐得端正,魏舒义眼睑垂着,目光斜睨着离自己很近的吴佳人,保持缄默。在这个人面前,他说得多,就容易落下话柄。

    见他笔直板正的坐姿,吴佳人心中闷笑不已。一只手臂落在魏舒义的肩上,另一只手在魏舒义的手背上,轻轻地一滑,吴佳人道,“你什么时候送我空盒子?”

    她的呼吸钻进魏舒义耳心中,痒痒的。她的手臂贴在魏舒义的肩头,魏舒义觉得那一片皮肤都发烫了。

    心跳,竟然漏了一拍。

    “吴小姐,出门没带骨头?”魏舒义肩膀一抖,想将吴佳人从身上抖下去。

    吴佳人就像一条无骨蛇,缠在他身上,就扔不开了。她又拿着细腻的手指在魏舒义手背划,边划边说,“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呢?方夫人就是缘分,你我就是两根线,千里姻缘一线牵。”

    魏舒义:“…”

    “是不是缘分我不知道。”他将手收回来,酷酷地插进兜里,这才说,“你不要脸,我是知道的。”

    吴佳人轻笑。“哥哥,你其实很喜欢我这张脸,对吧?”

    她睨着魏舒义的心脏位置,说,“我可是很喜欢你,真的。”说着,她便将手按在魏舒义胸口,嘴边的笑容,叫魏舒义心痒又急躁。

    “之前,每次见到你,我这个地方,都跳得特别快。”感受指尖下那颗剧烈跳动的心脏,吴佳人唇角上扬,笑得像只偷腥成功的猫儿。她笑容微收,突然说,“就跟你现在的心跳频率一样。”

    魏舒义的心脏,跳得特别急,令人心惊。

    魏舒义忽然站起来,动作之迅猛,让吴佳人反应不及。

    她终于从他身上掉了下来。

    魏舒义瞥了眼吴佳人,轻哼,“敢问贵局抓女流氓么?”眼神在女流氓身上看了几眼,魏舒义又道,“身为警察,公然骚扰公民,不知道会不会被公安局开除?”

    吴佳人讥笑,“你去,你去告我,看我怕不怕?”目光落在魏舒义的长腿之上,吴佳人说,“随便一扰就起反应了,你这受害者,当得不太称职。”

    魏舒义不用低头,也知道自己腿间的反应出卖了他。

    轻咳一声,魏舒义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就将风衣一拢,遮住双腿,走了。

    “阿笙,俞生,我想起来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先回去了。”

    说完,不等乔玖笙挽留,魏舒义便落荒而逃。

    乔玖笙一脸茫然。

    怎么走得这么突然?

    她回头冲吴佳人笑笑,有些歉疚,“魏大哥可能有急事,你别介意。”

    吴佳人已经收起了那副狡猾面孔,她温柔地点点头,又是那正经的小警察模样。“魏先生这人,很风趣。”见吴佳人眼神带笑,乔玖笙暗自琢磨着,果然是孽缘,看吴佳人这样子,似乎是对魏大哥特别很有好感呢。

    离开方家,魏舒义揉了揉跳得有些快的心脏,深呼吸一口气。

    他不觉得自己真对那个只有过几面之缘的女人有好感。

    人都是感官动物,尤其是二十多岁的男人,他坚信,自己只是憋了太多年,一时被美色诱惑,见色起意了。说到底,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不是清心寡欲的和尚。

    自方家那次见面,魏舒义之后难得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他多少有些意外,原以为吴佳人会追着他跑,结果她却放弃了。

    魏舒义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有些不清不楚的愤怒。

    这种撩完人就跑的女人,真的很讨厌。

    时间慢慢过去,吴佳人像是真的从魏舒义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渐渐地,魏舒义忘了这个人的存在,偶尔翻开微信,目光在她那一直不曾变过腹肌头像上掠过两眼,也不会主动去过问她在做什么。

    一晃眼,到了农历十二月。

    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

    到了年底,各种热闹事情都多了起来。

    首先,乔玖笙家的两个宝宝已经三十一周了,双胞胎出生的时间普遍要比单胎的早,满36周就算足月了。这段时间,方俞生脑门那根弦一直紧绷着,他那么抠的人,为了住得离医院更近些,方俞生竟然在医院附近买了一间公寓。

    只要乔玖笙一发作,他就能第一时间将她送去医院。

    本来不觉得紧张的乔玖笙,因为方俞生的行为,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到了最后这几周,两个宝宝在肚子里动的频率和时间,较之前都少些了,似乎都在为出生做准备。

    这天,两个人又去做检查,这一次,基本可以最终确认宝宝们的胎位了。

    检查结果有些令人意外,两个孩子中,一个是头位,另一个是横位。医生是个经验老道的人,他告诉乔玖笙,这种情况,可以试一试顺产,但是顺产的风险要大一些。

    到底是要顺产还是剖宫产,全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不过,那医生建议乔玖笙试试顺产,但另一个医生却建议直接剖宫。

    乔玖笙想试试顺产,她听说顺产恢复的快,但方俞生还在犹豫。

    做完所有检查,方俞生建议先去住院部走一趟,问问那些生产过的产妇,然后再做决定。

    这还是方俞生第二次来产科病房,上一次是去看锦姨的女儿。路过一间病房,方俞生看到一个刚动刀的妈妈躺在床上,虚眯着眼睛,一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要死不活的样,就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为了打探清楚情况,方俞生让乔玖笙在外面等着,他自己则厚着脸皮走进产房。

    产房里住着两个产妇,还有几个陪伴的家属。方俞生一进屋,那些人就将目光,齐齐的落在他的身上。

    这么好看的人,可不是他们任何一家的亲戚。

    方俞生唇角一弯,笑得很好看,本来还要死不活的产妇看到他的笑容,竟然精神了不少。

    方俞生说,“我老婆要生了,也打算来这家医院生宝宝。我来看看你们的宝宝。”

    听他这么说,几人眼里的疑惑淡了些。

    方俞生先是看了看婴儿床的宝宝,在心里说了一句:好丑。

    但他嘴巴很甜,他对那个躺着不能动的妈妈说,“你儿子很可爱啊。”

    那孩子爸爸说,“是女儿。”

    方俞生:“…”

    那长得可挺对不起性别的。

    “是么,怪不得呢,这么可爱。”方俞生改口改得很顺,刚升级的小两口也不在意,都笑眯了眼。将他们的宝宝夸了一顿,方俞生这才问那个妈妈,“你是剖宫产?”

    那妈妈嗯了声,声音很轻,气若游丝。想到自己的阿笙也会这样躺着一动不动,方俞生心里就难受。

    “感觉怎么样?”他又问。

    “看到宝宝健康,一切都是值得的。”那妈妈说。

    方俞生看那妈妈的眼神,多了一丝敬佩。“你是什么原因剖宫产?”

    “胎位不正,我家这家伙一直都是臀围,我们是提前跟医生约好时间来动手术,将她取出来的。”那妈妈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往婴儿床方向瞟,满脸慈爱。

    “真是辛苦了。”

    方俞生又问另一个妈妈,那个妈妈看着精神不错,还能坐起来喝汤。方俞生一看她这状态,就猜到她是顺产的,他说,“你这孩子是顺产的吧?”

    “对啊。”这妈妈长得挺漂亮的,哪怕刚生产过,脸颊也是好看的,露在被子外的上半身也很苗条。

    “顺产很痛吧?”

    闻言,刚还在喝汤的女人,忽然哭出声来,“痛啊,怎么不痛,我打了无痛针都还痛。”她说着,就揍起身边的老公来,边揍边说,“你倒是好,我疼到哭,你还说我没出息,还说别人的女人就能忍,我为什么就不能忍!”

    “你只看到别的女人能忍,你咋没看到别的女人很丑呢!”

    方俞生:“…”

    他有些蒙圈,都痛到哭出来了,她老公还那么说她,真不是个男人。

    方俞生眯眼看了眼那男人,那男人接收到方俞生的眼神,只觉后背一寒。他赶紧放下碗,握住媳妇儿的手,无辜地辩解,“不是,我知道你疼啊,可你把我手也给捏青了啊!我也痛啊!再说,我哪知道无痛针对你没效果,早知道,我就让你剖腹了。”

    男人也很无奈,他现在手还疼着呢。

    看了一出闹剧,方俞生心里隐约有了结果。

    离开病房,方俞生走到乔玖笙身边,他说,“坚决剖,不许顺。”本来胎位就不正,顺产又痛死人,方俞生不许乔玖笙顺产。

    乔玖笙还想坚持。

    “你之前说过,你车祸后被带到医院动手术的时候,即使打了麻醉,还能保持着几分已是。这说明麻醉对你的作用比别人弱,你要顺产的话,就算打了无痛针也会很痛。”方俞生说这话时,根本不容置喙,听得乔玖笙心里很感动。

    一想起刚才那女人边哭边骂的样子,方俞生就心疼他的阿笙。

    乔玖笙还没说话呢,这时,一个提着鸡蛋的老太路过他们身边,听到方俞生说要媳妇儿剖宫产,她脚步一停,对方俞生说,“小伙啊,别选剖腹产啊。剖出来的孩子没有自然生出来的聪明,再说,剖腹了喂奶不方便,孩子不得吃奶粉?”

    方俞生皱眉看着老太,目光带着不悦。

    她管的真宽。

    老人是来看望自己刚生产的女儿的,她丝毫没注意到方俞生已经生气了。

    想到自家那要求剖宫的儿媳,老太就来气,她说,“女人生孩子,就跟母鸡下蛋一样,生了就好了。痛一痛,忍过去就行了。我家那儿媳妇几年钱生了个男孙,当时怕痛,直接一刀剖了。结果可好,现在读一年级了,别人家的孩子考试次次九十以上,就他,回回都卡着及格线。再说,剖腹了喂奶也辛苦,好多人都给孩子吃了奶粉。吃吃奶粉不是钱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