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87章 方俞生的嘴有毒
    方俞生脸听完老太的话,彻底黑了脸。

    他抛开尊老爱幼那一套,直接怼老太,“这位老人家,你孙子智商低,不是因为他妈剖腹产的原因,是因为你那自然产的儿子智商本来就低。我们夫妻智商高,动手术取出来的孩子,智商一样高,不劳你老人家关心。还有,你们家穷没钱吃奶粉,我家有…”

    那老太:“…”

    乔玖笙想笑,但又怕气晕了老太。

    拉了拉方俞生的手,乔玖笙劝他,“俞生,别说了。”

    方俞生哼了哼,倒是没再说了。

    那老太瞪眼看着方俞生,瞪了半晌,大概也认清到他不是自己儿子那种软蛋,也怂了,转身提着蛋就走了。她一边走,还一边在嘟哝,“现在的年轻人哟,一点儿苦都不能吃,哪像我们…”

    目送那老太进了一间病房,方俞生这才收回目光。

    低头,他对乔玖笙说,“难怪现在相亲界都流行这么一句话。”

    乔玖笙发出疑问,“嗯?什么话?”

    “最好的相亲对象,是有车有房,父母双亡。”

    乔玖笙沉默了。

    虽然,这话听起来大快人心,但这三观是不正的。

    “也不是每个父母都是这老太那样的。”

    两个人一同往电梯那边走,片刻的沉默过后,乔玖笙忽然问,“你怎么知道这话的?”

    去年五六月份,方俞生被徐姨带去相亲,没少听到这样的话。但他肯定不能让乔玖笙知道自己去相过亲,他便说,“之前不是说要给不凡介绍对象么,听到别人那么说过。”

    “这么说的话,不凡倒是贴合这三点。”乔玖笙轻笑,有些幸灾乐祸,“父母是双亡了,但还有个女儿啊。”她觉得,自家助理多半是娶不到老婆了。

    “对了,我看别人来医院,都提着大包小包,我们还没有买好待产的东西吧。”

    头一次做父母,方俞生和乔玖笙都不知道该买些什么。

    “现在去。”

    两个人直奔母婴店,方俞生见那母婴店的柜台上贴着一张待产购物清单,直接照着那份清单将东西买齐。东西太多,母婴店售货员主动承诺,将会送货上门。

    见他们这般热情,方俞生这才意识到,自己大概被宰了。

    乔玖笙见他拉长着一张俊逸的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不由觉得好笑。

    两个人直接回了医院附近的公寓,在小区外买了酸奶和柠檬,方俞生提着东西,跟乔玖笙一起回家。他们家在十六楼,两个人从电梯里出来,就看到走廊上,站着一个穿白色羽绒服的女人。

    瘦瘦高高的女人,斜靠着墙面,手边提着一只行李箱。

    她戴着帽子,乔玖笙一时没认出她来。

    还是方俞生眼尖,见到她,脱口喊了声,“饮冰?”

    那人闻声抬头,露出一张表情冷淡,模样并不十分精致,却有一种冷艳美的脸颊。季饮冰是个不爱笑的人,她勉强勾勾唇,笑得有些牵强。“安,阿笙。”

    季饮冰看着行李箱,说,“不请自来,欢迎么?”

    见她风尘仆仆赶来,方俞生心里有疑问,却没有当着乔玖笙的面问。

    乔玖笙很快回神,忙说,“自然欢迎。”

    方俞生掏出房卡,打开门,邀请她进屋。

    季饮冰拖着行李箱进屋,乔玖笙给她找了一双保暖的冬季拖鞋,季饮冰脱了鞋子穿上。她跟在两个人身后进了客厅,方俞生带她去客房,帮她将东西放好。

    乔玖笙则去给她煮咖啡。

    方俞生将箱子放好,回头,见季饮冰望着窗外,目光与其说是平静,不如说是绝望。方俞生走过去,挨着她站,两个人都看着窗外。冬天的小区,有些树已经落叶了,一派萧索。

    季饮冰望着那光秃秃的树丫,高瘦的身形显得落寞。

    “怎么跑我这儿来了。”方俞生望着窗外,说话的时候也没看季饮冰。

    他不想看到黯然失神的季饮冰。

    季饮冰想笑,但她本就是表情寡淡的人,唇角一勾,她看到玻璃窗上自己的倒映,却是笑比哭还要难看。季饮冰索性也不笑了,眸子微敛,将哀伤藏好,她这才说,“住酒店他查得到。”

    只要他想,他就能实时查到她的下落。

    方俞生知道‘他’指的是言诺。想到上次苏珊娜说的那些话,方俞生眉头一蹙,问季饮冰,“你们分了?”

    季饮冰摇头,“我不知道。”

    “那你们这是?”

    季饮冰似乎吸了口气,方俞生偏头,看见她用一双手抱住了手臂。这是一个自我保护的动作,季饮冰是个内心很强大的人,方俞生几乎没有看到过她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他听到季饮冰说,“没了。”

    “什么?”

    季饮冰的手,落到小腹位置,她说,“孩子没了。”

    方俞生脸色猛地生变。

    “到底怎么回事!”方俞生语气冰冷,字里行间带着一步冰渣子的寒意。

    季饮冰苦笑,“他亲手递给我的水里面,有药。”

    这个药,指的是什么药,方俞生再清楚不过。

    “他怎么这样!”自己马上就是要做爸爸的人了,方俞生能体会季饮冰此刻心里的痛。

    言诺若是在就在这里,方俞生能打死他。

    季饮冰连苦笑都做不到了。她的手还停在腹部,她哽咽着说,“我爱他,安,我真的爱他。他是我最信任的人,他递给我的东西,哪怕是是一瓶毒药,我也相信那瓶子里面装的是维生素。可他亲手杀死了我们的孩子!”

    当她坐在飞机上,腹部一阵痛,下体流血,她就知道,是那杯水的问题。

    “他不爱我,直接告诉我就是了,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抹杀我们的孩子?”季饮冰仰起头,想要将眼泪憋回去。但是泪珠子,还是顺着脸颊滑下,沿着耳根,落进脖颈。

    方俞生看着她的眼泪,心里泛起疼惜。

    “是不是,有误会?”方俞生不相信言诺会这么对季饮冰。

    言诺那个人,既然让季饮冰怀了孩子,就一定会负责。他那个人虽然傲,但他对季饮冰的喜欢,也是真心实意的。纵然他跟那个所谓的初恋还有羁绊,但他绝对不会做出亲手抹杀自己孩子的事情。

    方俞生不相信言诺会这么做。

    但事实摆在眼前。

    “你确认是那杯水的问题?”

    季饮冰流着泪点头。

    “为了验证我的猜想,一到A国,我连医院都没去,换了衣服又坐上了回I国的飞机。我回去,那杯水还没有倒,我取走了水,去做了化验。结果…”结果,明晃晃地打了季饮冰的脸。

    “我想去找他问问,是不是真的就这么散了,他若是同意散了,那就散了。我也不是那么无理取闹的人。”季饮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令她心痛的画面,脸色都变白了,“可我去找他,却看到浑身赤裸的薇拉,躺在我们曾经躺过的床上!”

    季饮冰想到那诛心的一幕,哭到崩溃。

    她靠在墙上,用手捂住脸,哭得不能自己。

    方俞生慢慢靠近她,沉吟片刻,最后还是伸出手,将她搂紧了怀里。“饮冰,别这样。”方俞生从没见过她如此脆弱的模样,心里特别难受。

    季饮冰死死拽着方俞生的大衣,像是沉水的人,忽然拽住了从岸上扔下来的绳子那样。

    她用力到手指发白,浑身颤抖。

    乔玖笙站在客房门外,沉默的看着这一幕,心里也是一阵难受。她自己是即将生产的人,她能体会到季饮冰的痛苦。

    默默地退出房间,乔玖笙将咖啡倒了,想了想,又从柜子里拿出红糖和红枣,给季饮冰做了一锅热热的红糖水。

    季饮冰和方俞生一起走出来的时候,情绪似乎已经平静了。

    如果她眼眶没那么红的话,乔玖笙都看不出来她在悲伤难过。这样一个坚强的女子,怎么就摊上了这样的事?乔玖笙用保温碗装着红糖水,递给窝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季饮冰面前。

    季饮冰看着那红糖水,露出困惑之色。

    乔玖笙说,“喝点,暖暖身子,也补补身子。”失去了一个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是很严重的创伤。

    死气的眸子里,终于多了一丝人气。

    季饮冰伸手,接过那碗红糖水,没有道谢,直接喝了。

    有些谢,不需要言明。

    季饮冰当晚就在公寓里住下了,乔玖笙给锦姨打了个电话,让她明天带一只老母鸡过来,打算炖了给季饮冰补补。打完电话,乔玖笙去洗澡,她穿着宽松的睡衣,挨着方俞生躺下。

    侧头,看见方俞生抱着手机在跟人聊天,她凑过去看了一眼,忍不住问,“我早就想问了,你这个OK聊天软件哪儿下载的,我怎么没在应用宝里面找到。”

    方俞生顺手搂住她的肩膀,跟她讲,“这个是阿诺找人开发的软件,任何消息都不会外漏。”他们聊地有些消息,比较危险,不适合用公用软件。这款软甲,有防窃听功能。

    乔玖笙恍悟,“怪不得呢。”

    她靠在方俞生肩上,看见他在群里跟苏珊娜还有庄龙他们插科打诨。

    庄龙永远都是不肯消停的,他不停地在群里嚷嚷——

    【安,红包!红包!】

    苏珊娜就说:【你想让他往外掏钱?做梦!】

    庄龙:【红包!不发红包不给你儿子见面礼!】

    安:【稍等。】

    方俞生点开红包,发了一个。

    庄龙手速飞快,立马抢到第一。

    庄龙:【Shit!五毛?】

    “噗!”乔玖笙忍不住笑出声,“别逗他了。”

    方俞生又发了个红包,这次,庄龙连抢的欲望都没有。过了好一会儿,苏珊娜才领了红包。

    苏珊娜:【谢谢,竟然有五百。】

    方俞生能发五百的红包,那都是天降红雨。

    庄龙:【方俞生你个雏鸡!你这是性别歧视!为什么给她发五百,给我发五毛!】

    方俞生又发了个红包,点名要庄龙领。

    庄龙领了。

    庄龙:【哼,也只有250,比苏珊娜少一半。】

    苏珊娜:【…】

    庄龙:【勉强原谅你方雏鸡。】

    苏珊娜:【庄龙,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庄龙:【那就不要讲。】

    苏珊娜发了个一排省略号,然后才说:【在Z国,250这个数字,是有特别意义的。】

    庄龙:【什么?】

    方俞生:【智障。】

    苏珊娜:【楼上正解。】

    庄龙气得在群里狂甩刀子。

    方俞生眉头一挑,对乔玖笙说,“这二缺货,老婆都要没了,还在群里浪。”

    听他提到潇离,乔玖笙就说,“我前些天还看到度娘首页在报道潇离流连夜店,左拥帅哥右抱美男的报道呢。看样子,潇离日子过得不错,夜夜笙歌,精彩啊。”

    方俞生冷笑,“有这二缺货哭的!”

    正说着,OK上,私人对话框亮了起来。

    方俞生点开,看到是言诺,顿时沉下脸来。

    言诺直接发了视频请求,方俞生犹豫了下,还是点了同意。

    ------题外话------

    现实生活中还真有老太这种人,还特别多。

    我生孩子那会儿,说要打无痛,我婆婆就说:瞎说,打无痛对孩子不好,全都是麻药啊。(结果我还是打了,事后证明,无痛针是个好东西。)

    我说:痛。

    她说:女人生孩子,就跟母鸡下蛋一样…

    结果我一下就下了二十七八个小时,才生下那个…混蛋。

    当然,我属于那种开指特别慢的人,阵痛了二十五个小时才开三指多,进了产房打了麻药,不过两个小时就十指全开了。女人真的好遭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