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88章 因为她爱他
    言诺的脸,霸占了方俞生的手机屏幕。

    乔玖笙扭头看了一眼,她目光落在言诺那张硬朗霸气、严肃而冷酷的脸上,心中,油然地对季饮冰生出佩服之心。

    真的,敢跟这个男人谈恋爱,她敬季饮冰是真女人!

    言诺的神色有些疲惫,看他背后的屋内摆设,不像是在I国,倒像是A国。

    方俞生心里暗想:他这是跑去A国找饮冰了?

    见方俞生接了视频,言诺揉了揉疲惫的眼角窝,直奔主题,问他,“饮冰有去找你么?”

    闻言,方俞生的脸上,很自然的露出一抹惊讶之色。他反问,“饮冰来找我做什么?”惊讶变成困惑,方俞生喃喃自语说,“阿笙又还没生,来送贺礼的话,时间也早了些。”

    他一如既往的爱贫嘴,句句不离钱。方俞生这样的反应,可谓滴水不漏,言诺听了,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主要是,他没想过,身为铁兄弟的方俞生,为帮季饮冰隐瞒她的踪迹。

    不疑有他,言诺轻叹一声,说,“最近很糟心。”他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型,眼神也充满了烦躁,“女人实在是麻烦。”他不知道季饮冰经历的那些事,只以为她是生气自己将薇拉留下来的事,还在埋怨季饮冰,“她这次气挺大,还跟我玩起了失踪。”

    听到言诺那指责埋怨的口气,方俞生心里为季饮冰抱不平。

    他冷着脸问言诺,“你们闹矛盾了?”他的表现,像是真的不知道言诺跟季饮冰之间的事一样。

    点点头,言诺才说,“薇拉回来了,她现在没有家人,我让她留下他,帮我处理事务。饮冰回来,看到了她,一怒之下就跑了。”

    听言诺这意思,他似乎真不知道薇拉做的那些事,也不知道季饮冰的情况。

    心里为言诺感到同情,但方俞生不打算轻易告诉他季饮冰的下落。

    像言诺这种高高在上,拿鼻子看人的人,不给他点教训,他会以为全天下都跟他姓言,整个世界都是他的疆域。方俞生冷哼,给他提注意,“简单啊,解决方法有两个。一、要么赶走薇拉。二、要么赶走饮冰。”

    言诺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见言诺脸色憋屈,方俞生心里暗爽,嘴上依旧不留情地讥讽他,“怎么,你还想一回娶俩?以后两女侍夫,一个陪你睡上半月,一个陪你睡下半月?”

    言诺:“…”

    方俞生继续怼他,“能耐得你!没那本事当皇帝,就别想着拥有后宫三千佳丽。”

    方俞生的嘴有毒!

    他骂起人来,无可置喙,言诺就一直听着。等方俞生骂完了,言诺结束了沉默,他目光严肃地看着方俞生,突然就说,“她去找你了。”言诺语气笃定。

    方俞生突然不说话了。

    没承认也没否认。

    言诺眸子一眯,目光变得深邃起来,他低嗓门在方俞生耳旁响开,“她在你家。”斩钉截铁的语气,说明言诺已经确认季饮冰就在方俞生家。

    方俞生说,“无可奉告。”

    他挂了视频。

    言诺多聪明,方俞生虽然嘴毒,但他很少对言诺如此不留情面。他今天的话太狠毒,太反常,言诺很难不怀疑他。

    方俞生觉也不睡了,掀开被单就下床,去了隔壁,敲响季饮冰的房门。

    季饮冰很快开门,她也穿着睡衣,神色平静,看着像是根本就没有睡觉。

    “饮冰…。”方俞生感到抱歉,“他知道你在我这里了。”

    闻言,季饮冰眉头都没动一下,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她关上门。

    方俞生鼻子差点碰到门板。

    他退后一步,盯着那门,沉默了片刻,还是轻声地对门里面的人说,“饮冰,跟他谈谈,是误会还是事实,总得让自己心安。你连机会都不给他,就这样给他判了死刑,对他不公平。”

    里面一片安静,但方俞生知道,季饮冰有在听他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他听到季饮冰说了句,“我给他机会,谁给我孩子机会。”

    方俞生哑然,眸子变得复杂起来。

    是,无论是误会还是怎样,那个孩子,终究是没了。

    乔玖笙看着方俞生一脸黯然地回房间,她从床上爬起来,找了个枕头靠着。望着他,乔玖笙没有说话,但她朝他伸出了一只手。方俞生上了床,握着她的手,一边玩,一边说,“我没有给你讲过饮冰的事吧?”

    乔玖笙点点头,“没有。”

    “你觉得她是个怎样的人?”

    乔玖笙不假思索,道,“坚强、冷静、外冷内热的人。”

    她总结的全都对。

    方俞生说,“饮冰是哈佛医学院的学生,我跟庄龙都是麻省理工的,不过我念的是机械专业,他念的是生物医学工程。言诺却是西点军校的学生。我跟庄龙是同一年入校,他比我大一岁,上学那会儿也才15岁。饮冰是在17岁那年考上哈佛医学院的,她来哈佛的时候,我已经退学,而言诺早就从西点学校毕业,已经回I国接管家族事业了。”

    果然都是一群牛逼人物。

    他们几个人里面,季饮冰和苏珊娜是最小的,季饮冰今年27,苏珊娜跟她同年。方俞生已满三十,庄龙比他大一岁,已经31了。言诺最大,已经34岁了。

    这么算来,他们各自读书的年龄都不一样,那他们就不是读书时期认识的了。

    乔玖笙问,“所以你们不是读书认识的?”

    “不是。”方俞生摇摇头,做进一步的解释,“我是mensa俱乐部的会员,我跟言诺、庄龙、饮冰还有苏珊娜,都是在mensa俱乐部的聚会上认识的。我们认识的时候,我才10岁,就连最大的言诺,也不过才14岁。”方俞生说这些话的时候,口吻极平淡,乔玖笙却听得张大了小嘴。

    她惊呼,“你十岁就进了mensa俱乐部?”她当然知道门萨俱乐部,被称为世界顶尖高智商俱乐部,目前Z国大陆的会员不超过三十五名,国内连分会都没有。

    许多人都以是mensa俱乐部的会员而自豪,乔玖笙以前也申请过mensa俱乐部的测试申请。结果可想而知,她的智商不达标,距离最低标准130,还差得远。

    乔玖音有句话说得对,乔玖笙就是个傻白甜。

    想到自己的枕边人是个高智商的,就连隔壁那个看起来有些高冷的季饮冰都是高智商的,乔玖笙再看自己,脑子里只有一个肥胖生物在来回地跑——

    猪!

    乔玖笙看方俞生的目光,不自觉冒出星星眼。

    方俞生的那点儿虚荣心,被乔玖笙的目光给填满了。

    他弹了弹她的鼻子,说,“智商高的人,只能说他在某一方面比别人聪明,并非事事都能做到完美。”就像他,他对机械设计这一块特别精通,很有天赋,但对经商这件事,他就是个半吊子。

    而庄龙在医学方面,尤其是病毒领域特别擅长,但在为人处事的时候,就显得特别二缺。

    乔玖笙听他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听到有关季饮冰的事,就催促他,“饮冰怎么了?你还没说呢。”

    “别急。”方俞生搂着她躺下,将被子给她盖好,这才说,“你知道吧,I国种姓制度特别严,虽然数十年前已经废除了这个制度,但种姓制度已经深入人心,即便是废除,也难根除。饮冰的母亲是Z国人,父亲却是I国人,她在I国,属于第四等级的平民。虽然现在并不禁止低等级与高贵族通婚,但平民想要嫁入贵族,简直比登天还难。”

    乔玖笙以前学的历史书上就说过,I国的等级制度特别森严,虽然现在已经没有奴隶了,但那个国家的贫民依然存在。

    “言诺是贵族?”

    “当然。”

    乔玖笙心一沉,又问,“那个叫薇拉的女人呢?”

    方俞生说,“她也是贵族。”

    所以说,在身份上,季饮冰就比那个叫薇拉的女人矮了一大截。

    乔玖笙为季饮冰感到愤然,“饮冰那么厉害,她不止智商高,她还和庄龙一起攻克了艾滋病不能痊愈的魔咒。她为全人类都做出了贡献!这么厉害的人,比薇拉强千万倍!”

    “那是现在。”方俞生语气很冷静,他的声音温润,倒是平息了乔玖笙的怒火。

    乔玖笙沉着脸不吭声,听到方俞生说,“那个国家性别歧视很严重,饮冰家有四个孩子,三个女孩一个男孩。她弟弟是全家人的希望,她想要读书,是被全家人反对的。”

    “饮冰想要读书,还被她爸爸打过。她不甘心一辈子平庸,她知道,如果她像别的女孩一样接受现实,以后等着她的未来,是平庸的丈夫,是永无止尽的苦活。她将来若是生了女儿,女儿也会像她一样,没法读书,没有选择人生的权利。”

    “为此,饮冰八岁那年,去贵族学院门口,拦住了言诺。”那一年,季饮冰八岁,言诺15岁。

    言诺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张开双臂,拦住他去路的消瘦小豆芽,眼神冷冷的。他以为这个女孩会畏惧他,结果,那小豆芽不仅不怕,反倒走上前来,故作镇定地求他救她。

    她说,她想要得到他的资助,她想要读书。她会出人头地,她绝对不会让言诺失望。

    言诺不知出于何种心思,竟然同意了。

    可能,是季饮冰那不服输的目光打动了他。也可能,他只是刚好无聊,又正巧有个小玩意儿来找他。

    言诺亲自去季饮冰家,将季饮冰讨了去做女帮佣。在那个国家,儿童打工,是很正常的事。想到女儿能去贵族人家打工赚钱,季饮冰的父亲没有一点犹豫,直接就同意了。

    季饮冰名义上是言诺的帮佣,实际上,言诺并没有让她做下人该做的事,甚至还让她读书。季饮冰也的确很争气,她很聪明,她天生就是做医生的料。她收到哈佛通知书的那天,言诺才第一次认识到,在季饮冰身上投资,大概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

    方俞生说,“对饮冰来说,阿诺是她的救赎。他将她从水深火热的底层,拉到了自由的世界。饮冰一直觉得,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阿诺赠给她的。所以,她信任阿诺,尊重阿诺,也爱阿诺。就算阿诺递给他砒霜,她也会把砒霜当做冰糖吃下去。”

    闻言,乔玖笙内心既震撼,又感到匪夷所思。

    她很难想象,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像季饮冰那样的家庭。同时,她也为季饮冰这个人的所作所为感到震撼。

    该是多有魄力,才会在小小年纪,做出拦住言诺,请求他帮助的举动。

    人的命运,是靠各人自己。

    季饮冰的所作所为,令同为女性的乔玖笙,也对她佩服不已。

    听了方俞生讲的这些话,乔玖笙联想到季饮冰受的苦,忍不住叹道,“对饮冰来说,阿诺不仅仅是给了她救赎的人,他同时也是饮冰深爱的男人。阿诺的那一杯水,是一把剑,能斩断饮冰对他的爱。我想饮冰还是会对阿诺好,这份好,是因为她尊敬他。但她同时也会恨他,因为她爱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