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89章 哪儿来的厚脸皮
    “但她同时也会恨他,因为她爱他。”

    乔玖笙一句话,将季饮冰对言诺的态度,精准归纳。

    方俞生听到这话,心里并不好受。

    无论是季饮冰还是庄龙,都是他的朋友,他希望他们能幸福。如果他们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那是最好不过的,如果言诺当真选了薇拉,那他只能祝福饮冰和阿诺未来都过得更好。

    不过,真选了薇拉,言诺以后大概是会悔恨终生的。

    一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方俞生赶紧关了灯,对乔玖笙说,“不早了,阿笙,还是睡吧。”

    乔玖笙点点头,她慢吞吞翻身,左侧睡着。方俞生就睡在她的右边,从后边搂住她的腰。睡之前,方俞生一般都会搂着她,不过,睡着后,两个人就天南地北各趟一边了。

    第二天早上,方俞生是被锦姨按门铃的声音吵醒的。

    他见乔玖笙还没醒,赶紧起床,趿着拖鞋去开门。

    锦姨站在门边,身上带着一股寒气,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是一只已经开膛破肚的老母鸡。尽管她穿着黑色显瘦的呢子大衣,看上去依旧胖乎乎的。

    方俞生拉开门,请她进屋了,他一边去开窗户一边对锦姨说,“锦姨过来的挺早,几点就起来了?”

    锦姨说,“我五点就起来了,要赶过来给夫人炖鸡,这老母鸡多炖会儿才好吃。现在炖,午饭前喝完汤,时间刚好。”说着,锦姨摘下围巾,提着老母鸡去厨房。

    方俞生将窗帘整理好,见季饮冰还没起床,以为她还在睡。

    他走到客房,试着开门。结果,竟然成功打开了。

    没有反锁?

    方俞生推开门,看到叠好的床单,微微一愣。

    走了?

    方俞生快步走到床头,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张纸,纸上,只用英文写了一句话——

    I—have—to—go,Dont—worry—about—me。

    方俞生放下那张纸,摸了摸床单,发现竟还有几丝暖意,他走出房间,问锦姨,“锦姨,你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白色羽绒服的女子,是个混血姑娘。”

    锦姨一思索,竟然点了头,“遇到过,在小区门口,还提着一个行李箱是不是?”

    “对。”

    “俞生少爷,是你朋友啊?”

    方俞生点了点头,没再多说。

    他拿起手机,给季饮冰拨了个电话,电话是通了,但她没接。

    乔玖笙醒来,得知季饮冰已经提前离开,也是唏嘘不已。“她是在躲言诺吧?”

    方俞生点了头,“嗯,言诺昨晚可能连夜赶过来了。”

    如方俞生所料,当天中午,言诺就来了。

    他没有给方俞生打电话,直奔公寓,他总能轻松得到方俞生的踪迹。听到门铃声,锦姨跑去打开门,锦姨只有一米六,穿着平底鞋,她得高仰起头,才能看着言诺的脸说话。

    “你…找谁啊?”锦姨也曾在村里跟泼妇骂过,一个钟头都不带喘气的猛大婶,见到言诺,她说话的时候,语气竟然有些虚。

    天老爷作证,不是她锦姨胆儿小,实在是这男人块头太大,神情太冷。

    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

    俗话说得好,怂蛋怕硬汉,硬汉怕疯汉。锦姨再牛,也牛不过刀尖舔血的言诺。

    言诺盯着锦姨,看了近三秒,才说,“请问,安…方俞生在么?”

    锦姨目光更是狐疑,“你…找俞生少爷做什么?”

    言诺诚实地说,“接我女朋友。”

    锦姨脸色一变,“不要脸!”她瞬间就不怕言诺了。

    “哪儿来的厚脸皮,来我们家找女朋友,呸!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你这样,还敢跟我们俞生少爷抢女人!能得你!”夫人跟俞生少爷天生一对,谁都别想来破坏他们。

    言诺:“…”

    “大婶。”言诺目光冷了下来。

    刚还雄赳赳气昂昂的锦姨,被言诺一句大婶喊得腿软。

    她都不敢看言诺那冷死人的脸。

    锦姨虚虚地低下头,言诺盯着面前的胖大婶,眉心直跳,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跟妇人一般见识。“方俞生在么?”言诺再开口,话语间,隐约就多了威胁之意。

    锦姨听出来了,立马怂了。“在的。”她见言诺就要进屋,赶紧将门关上,然后跑回餐厅,问了方俞生,“门外来了个大块头,脸冷得像是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一样,俞生少爷你认识么?”

    闻言,乔玖笙脑子里就闪过言诺那张脸。

    方俞生放下筷子,拍拍锦姨的肩膀,让她先吃饭,自己跑去开门。

    见门一开,言诺也不管里面是谁,一条腿伸了进来,阻止这门还会被关上。

    方俞生盯着那条腿,看了一秒,这才拉开门。“速度挺快。”他都懒得看言诺,转身就进了屋。言诺跟在他身后,走进去,沉着脸扫了眼餐厅。见到乔玖笙,他面无表情的跟她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乔玖笙僵硬地朝他笑了下。

    目光很快收回,言诺直奔客卧,打开门,瞧见客卧里叠得整齐的被子,冷冰冰的面颊上,终于裂开一道口子,浮出错愕之色。“…人呢?”言诺对着无人的空房间,发出疑问声。

    他不敢相信,看到空旷房间的那一霎,他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疼得不尖锐,闷闷的。但他却感到心里空空的,原本跳得规律的心脏,似乎减慢了速度。

    回头,言诺看见身后的方俞生,低头看着他,问,“饮冰呢?”他如铁一般冷硬的声音里,似乎多了些许无措。

    方俞生说,“如你所见。”

    言诺扯了扯唇角,有些难看,“她走了?”

    “嗯。”方俞生说,“大早上走的,我还没起来就走了。”

    言诺沉默了片刻,似在问方俞生,又像是在问自己,“她在躲我?”

    “难道会是躲我?”就算是在这个时候,方俞生也嘴上也不肯饶人。“她就不待见你,知道你要来,早早跑了。”不饶人也就算了,还往言诺心口插了一刀。

    言诺面色很难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言诺心里有些懵。

    见他这么说,方俞生倒是吃惊了,“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言诺死死盯着方俞生,厉声厉色问他,“你知道什么?她给你讲了什么?”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方俞生多看了言诺几眼,见他是真不知情,心里不由得对他生出同情来。

    “孩子没了。”方俞生说。

    言诺一愣,“什么没了?”他怀疑自己听错了。“谁的孩子没了?”他下意识看向餐厅的乔玖笙,肚子那么大,孩子怎么会没了?

    方俞生撇嘴,说,“饮冰的孩子没了。”

    言诺浑身一怔。

    他的身形,似乎在瞬间凝固了,脸色也变得十分惊愕。“孩子…”他脸色有些白,“你说饮冰怀了我的孩子?”

    这下轮到方俞生懵逼了。“你不知道?”

    言诺不知想到什么,丢下一句,“下次来找你。”说完,他阔步走向大门,把门一拉,一甩,走了。

    真是来去如风。

    从言诺出现,到他离开,前后不到十分钟。

    锦姨跟乔玖笙面面相觑着,不知道这短短几分钟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俞生走到客厅外的阳台上,弯腰将一双手臂搭在栏杆上,俯瞰着楼下。他看到言诺从这栋楼的大门走出去,头也不回,脚下生风,如流星般走向他的车。

    那车十分疾驰地开出小区,生怕别人不知道主人此刻有多急。

    方俞生默默地说了句,“祝你早日抱得老婆归。”

    他转身回到餐厅,对上乔玖笙疑惑的目光,他说,“看样子,阿诺还不知道饮冰怀孕一事。”

    乔玖笙惊讶了。

    “那那个孩子…”

    “薇拉。”方俞生念出薇拉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有些冷淡。“论无情,一般都是男人。论歹毒,男人都要服女人。”

    “可不。”乔玖笙想到自己的姐姐,又想到薇拉,忍不住咂舌。“如今这年代,像我这么善良的好女孩,少了。”睨了眼表情古怪的方俞生,乔玖笙说,“俞生啊,你得珍惜。”

    方俞生似笑非笑地看了眼他的好女孩,他手指在戒指上来回摸了摸,突然说,“如今敢随随便便爬男人床的好女孩,真是不多了。”

    乔玖笙脸一黑,想到去年自己做的那件蠢事,一时哑然。

    方俞生也知那件事并不是一件开心事,他赶紧正了脸色。他又说,“不过,敢随随便便搭救陌生人的好女孩,也不多了。”

    闻言,乔玖笙脸色终于好看了些。

    “方怼怼!”乔玖笙嘀咕一句,听到方俞生问她在说什么,她立马改口,“我说这鸡汤真好喝。”季饮冰走了,鸡汤也便宜他俩了。

    方俞生喝了一口,点点头,“嗯,是不错。”

    方俞生以为言诺这一去,应该能成功抱得美人归。

    结果,晚上他登录OK软件,就看到庄龙一个人在群里干嚎。

    庄龙:【重磅消息,重磅消息!】

    安:【?】

    见方俞生出来说话,苏珊娜也冒泡了。

    苏珊娜:【何事?】

    庄龙:【言诺重伤,目前生死不明。】

    苏珊娜:【What?】

    安:【发生了什么?】半天不见,言诺怎么就受伤了?

    庄龙:【为了挽留美人,阿诺开枪自残,差点打中心脏!】

    安:【…】我的个乖乖,这苦肉计用得…真溜!

    就是代价有些大。

    苏珊娜也感到不可思议,【他是不是傻?】

    庄龙:【言诺那家伙,千米开外能取人头,以他那精准的枪法,你觉得他会打偏?该打中敌人的左鼻孔,就不会打进右鼻孔的人,会打偏,我是不会信的。】

    庄龙:【这苦肉计用得妙哉。】

    看了庄龙的话,苏珊娜也觉得在理,她就问,【那饮冰原谅他了么?】看样子,苏珊娜也知道了饮冰流产的事。

    庄龙说:【没,饮冰随身带着手术刀,当场就给他做了无痛急救手术,然后一个电话打给言语姐。阿诺现在被接回I国去了,饮冰正在来A国的飞机上。】

    安:【她这次是铁了心的不原谅他了?】

    庄龙:【女人对自己狠起来,让人可怕。】

    苏珊娜说:【她大概是绝望了。】

    方俞生看着庄龙和苏珊娜继续瞎聊,他没有做声。床头壁灯投下来一片朦胧的光,打在他的睫毛上,落在碧绿的眸中,成了几道微亮的灿光。方俞生想了想,还是给言语打了个电话。

    言语接了电话,声音跟她弟弟一样,冷肃、酷厉。“安?”

    “言语姐,阿诺现在怎么样?”

    言语冷哼,“自己作死,不可活。”

    知道言语是在说气话,方俞生自然不敢瞎乱开口。

    他等了会儿,才听到言语说,“死不了。”不愧是黑道家族的女人,这魄力,就是不一样。

    方俞生也放了心,“那就好。”

    “听说冰冰小产了?”言语的语气终于温和了些,但依旧有一股逼人的寒。

    方俞生没有隐瞒,将季饮冰那些事告诉了她。

    言语听了,磨牙念出两个字:“薇、拉…”言诺语气狠辣,不藏杀意。

    方俞生从言语话语里听出了深深的杀意,便微微一笑。

    ------题外话------

    有觉得锦姨萌的么?

    今天是五月十二号,已经很多年了,每次看到五月十二这三个数字,总会多看几眼。无论是日历,还是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