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90章 浪漫一日
    方俞生很满意言语这反应。

    目的达到,方俞生就挂了电话。至于薇拉是死是活,就不管他的事了。

    乔玖笙端了杯热牛奶进屋,见方俞生那表情焉儿坏了,就知道他又在算计哪个倒霉蛋。将牛奶喝了,乔玖笙躺下的时候,忽然喊了声,“方俞生。”

    “嗯?”

    方俞生放下手机,偏过头来看着她。乔玖笙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茶色双瞳中,闪烁着两团微光。方俞生心里一痒,凑过去,在她鼻子上轻轻地咬了一口。

    乔玖笙吃痛轻哼,“疼…”

    闻言,方俞生这才松开她。他问,“你要说什么?”

    乔玖笙说想了想,才说,“我们来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

    乔玖笙给他解释游戏规则,“这周六,我会早早出门,你醒来后,要按照我留给你的线索去找我。找到我,就算你赢。没找到,就算我赢。”

    想了想,觉得这有些挺有情趣,方俞生欣然接受。又问她,“输赢的奖励和惩罚呢?”

    乔玖笙特别大度,她说,“你赢了的话,可以给我处罚。我赢了的话,可以给你处罚。放心,不会是肉体上的处罚。”这惩罚相当宠溺。

    方俞生笑了笑,不怀好意地说,“如果我赢了,罚你每天早晚说一遍你爱我。”

    乔玖笙挑眉,“那我赢了的话,可以罚你每天给我洗脚么?”

    方俞生大笑,“我从来不认输。”他不服输,也不认输,也不会输。有些人,看起来是一副对所有事都无欲无求的样子,但真遇到了事了,他们都不甘落于人后。

    争强好胜,是他们的天性。

    就像方俞生。

    无论输赢赌局是什么,他都只想赢,不想输。

    他不甘于人之下,这辈子,也就躺在乔玖笙的身下过。这还是在某种情况下…

    听了他这句话,乔玖笙轻笑摇头,有些无奈,却又觉得骄傲。

    她爱他这份骄傲。

    “那就这么说定了。”

    做好约定的那天,是星期三,距离周六还差两天。

    乔玖笙星期四星期五这两天,都在偷偷的忙碌,她有时候甚至还会跑出去。方俞生本来挺担心她的,毕竟她大着肚子,要是出了意外可麻烦。乔玖笙再三做承诺,并且答应一旦有意外,会打开戒指定位求救,方俞生这才准许她出门。

    星期五这天,乔玖笙回来的有些晚。

    她归家时,晚饭都做好了。

    她穿着宽大的羽绒服,帽子上还沾了几朵白色雪花。方俞生看见了,用手帮她摘下来,“外面这么冷,怎么不早些回来。”他拿起她的手,摸了摸,直蹙眉,“过来,烤火。”

    乔玖笙走过去,在柔软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壁炉的火光映在她冻得微红的脸颊上,火星飞溅,盛开在她的一双眼睛里,倒像是银河落地,被她眼睛兜住,特别的魅。方俞生看着她,想到某些旖旎画面,心里不住的悲呼:这两个小崽子坏他好事!

    乔玖笙一抬头,看到方俞生那皱眉苦索的样子,以为他在为明日担心,就说,“我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了,你要是找不到我,有你受的。”

    方俞生眼中的烦躁终于变成了期待,“我很期待。”

    他倒是想看看,阿笙到底给他准备了什么惊喜。

    锦姨给乔玖笙熬了鱼头豆腐汤,乔玖笙喝了一碗,刷了牙也就睡了。她一躺下,方俞生就把她抱住,他拿雄赳赳的地方蹭了蹭乔玖笙,跟她诉委屈,他说,“这两个王八蛋,害我好久都不能碰你。”

    等她生了宝宝,他还得憋上几个月。

    乔玖笙想笑,又觉得自己若是笑了,就太对不起方俞生了。她只能抿唇偷笑,跟他说,“那你打他们啊,打得他们哇哇大叫。”

    方俞生忽然想到了自己和方平绝,以及方慕跟方平绝,他忙摇头,说,“我怕他们记仇,以后我老了动不了了,他们会打我。”

    乔玖笙:“…”

    “你真是想得太远了。”如果两个儿子真是那种货,那不如不生。

    两个人围绕着并不存在的可能性讨论了半晌,最后,他们得出个结论——

    孩子没有老伴贴心。

    “男孩子这种生物,你把他养得再好,也是给别人养老公。”方俞生说完后,嘴唇在乔玖笙的脖子上面亲了亲来。

    乔玖笙琢摸着他这话的意思,不敢苟同。

    方俞生又道,“所以你要对你自己的老公好,你对儿子们太好,是跟别的女人抢老公。”

    信了你的邪!

    乔玖笙忍不住翻白眼,“所以你说来说去,就是想要告诉我,不能因为有了儿子就忽视你?”乔玖笙算是明白他方俞生的最终目的了,感情是在跟孩子们争风吃醋。

    方俞生哼哼,“你最好是明白。”

    乔玖笙为他这份占有欲感到心惊,“那可是你的孩子们。”

    “对,我知道,因为知道他们是我的孩子,所以我准许他们在你身上吃奶,准许你抱他们。”他越说语气越凶,“他们若不是我的孩子,生下来就会被丢孤儿院去。”

    乔玖笙感到无语。

    “你是在质疑我出轨?”

    方俞生眨眨眼,“我可没这意思。”

    “我看你就是。”乔玖笙冷笑,“说说吧,你心里是不是都给我找好了出轨人选了?”

    方俞生大呼冤枉。

    两个人斗了会儿嘴,才觉得这样挺幼稚的。

    “睡觉,再说话的是猪!”乔玖笙说完,一闭眼,怎么也不再说话了。

    方俞生也不说话了。

    一阵沉默后,乔玖笙忽然听到身边那人瓮声瓮气地说,“我是猪。”

    乔玖笙:“…”

    方俞生承认自己是猪了,赶紧翻身抱住乔玖笙,在她耳边轻声哄她,“能不能给我一点儿提示,不然我明天怎么找你?”

    乔玖笙闭着嘴巴,不想跟方俞生一起当猪。

    方俞生见她不说话,有些牙痒痒。

    “行,我还就不信,我会找不到你了!”

    一夜再无话。

    翌日,方俞生睁眼就是大天亮。

    他翻身看乔玖笙,才发现身旁已空。

    他将被子裹在身上,赤脚踩在地毯上,走到窗边。拉开帘子,扫了眼小区内的绿化,没看到积雪,方俞生这才放心。看来昨天只是下了小雪,看样子今天会是个大晴天。

    也不知道阿笙今天穿得暖不暖,冷不冷。

    方俞生裹着被子在窗边静立了一会儿,这才将被子丢到床上,打开衣柜换衣服。

    乔玖笙从家里出来,直接打车去了魏欣家。魏欣开门,见到将自己裹成了蚕宝宝的乔玖笙,她挑眉,问她,“你不是跟你家姓方的玩浪漫一日去了?”边说,她拉开门,将乔玖笙放了进来。

    乔玖笙发誓,她从魏欣那句‘浪漫一日’四个字里,听出了少儿不宜的意思。

    魏欣这人,最爱开车,不爱开火车,最爱开飞机。

    跟她说话,你得不要脸。乔玖笙指了指肚子,说,“没法日。”

    要是方俞生在这里,一定会震惊。因为他的阿笙,竟然变成了流氓笙。

    跟魏欣一起开飞机,乔玖笙对答如流,一看就是老手。

    魏欣瞅了眼她的大肚子,哼了哼,将屋内暖气全部打开。魏欣家里的装修,就跟她的设计风格一样,处处彰显奢华铺张。乔玖笙赤脚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她看了眼魏欣家的大厅,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另一个人生活的痕迹。

    她问了句,“你一直处于空窗期?”好像跟顾嘉伊分手后,魏欣就一直单身着。

    魏欣点头,说,“最近看上了一个。”

    “是看上了,还是爱上了?”乔玖笙开玩笑。

    魏欣说,“爱吧。”

    乔玖笙这下倒是吃惊了。

    跟顾嘉伊,魏欣一开始也就是玩玩,玩了两年,玩出真感情来了,她都很少提爱这个字。乔玖笙对那个不知名的小姐姐,感到特别好奇。

    能让魏欣深陷的人,能是凡人么?

    “谁?”她为那个人点蜡烛,被魏欣这个妖孽盯上,十有八九会弯。

    魏欣看乔玖笙的眼神,变得一言难尽,“不是圈内人。”她答得很含糊。

    乔玖笙知她不会透露对方的名字,就试探问道,“做什么的?”

    魏欣打开放电影的幕布,一边找电影,一边答,“开店的。”

    “啥店?”

    魏欣表情有些古怪,一脸复杂地说,“烤肠店。”

    乔玖笙说,“那还真是个开店的。”小本经营了。

    魏欣没吭声。

    最终魏欣找了一部荷兰的剧情电影,电影还没进入正题,魏欣起身去给乔玖笙榨了一杯西柚柠檬,给她加热。

    她递给乔玖笙,“喝吧。”

    “谢啦。”乔玖笙捧着西柚柠檬,刚喝了一口,听到魏欣问,“你什么时候去见方俞生?”

    乔玖笙说,“中午过后。”她给方俞生留下了线索,方俞生想找到她,至少也得过中午。

    “嗯,那中午在我这吃饭?”

    乔玖笙摇头,“可以,晚上我得跟俞生一起去大餐。”

    “闭嘴,不要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魏欣想翻白眼。

    …

    方俞生吃早饭的时候,就一直在想,阿笙给他留的线索,到底在哪儿?

    锦姨等他吃完,就过来收拾碗筷,她一边收,一边说,“夫人今天做什么去了?一大早就出门了。”

    或许锦姨知道情况。

    方俞生没回答,反而问锦姨,“她走的时候,有交代你什么话么?”

    “没有啊。”锦姨摇头,将她跟乔玖笙的对话仔细缕清,然后跟方俞生说,“她就说小区外面,街尾新开的那家商场里的热可可挺好喝的。”

    方俞生蹙眉。

    热可可?

    阿笙总不会一大早跑去喝热可可吧。

    这或许是一条线索。

    “知道了。”

    回房找了条围巾,将围巾搭在脖子上,随便一系,方俞生拿着钱包和车钥匙,去了街尾的商场楼。他在商场找了一圈,在二楼左侧找到卖饮品的店铺。店铺刚营业,服务员都比较懒散,看到有客人来,一个男服务员才从凳子上站起身。

    “你好,要喝点什么?”男服务员盯着方俞生的脸,多看了两眼。

    方俞生今天穿了件浅蓝色的打底衬衫,衬衫外则套了一件酒红色毛衣和同色针织围巾。皮肤白皙的人,穿酒红色会更显肤色,方俞生本就比一般人白,这样一穿,就更显得白,模样也更加好看出挑。

    方俞生在菜单栏扫了一眼,最后说,“热可可。”

    “好的。”

    那人手脚挺快,不到两分钟,就调好了热可可。

    “总共二十八块。”

    方俞生皱了皱眉,一边掏钱一边问店家,“你们这店开多久了?”

    那服务员笑得露出八颗牙齿,回道,“还不到一个月。”

    “生意好么?”

    “挺好的。”

    方俞生露出惊讶表情,“这么贵也有人买?”

    那服务员:“…”

    他笑容有些挂不住,尴尬地说了句,“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咱们店这售价,不算太高的。”

    方俞生捏着热可可,吸了一口,琢摸着:改天混不下去了,也去开饮品店去。

    屁大一杯热可可卖28块钱,抢劫啊!

    方俞生在服务员十分复杂、一言难尽的目光注视下,走去坐扶手电梯,然后下了一楼。他抱着那杯子,坐在一楼的木长凳上,扭头左看右看看,也没有从那杯热可可上面找到有用的线索。

    那杯子上,就印着一排字——热可可,还给你初恋的味道。

    初恋的味道…

    莫非这也是一种暗示?

    ------题外话------

    魏欣:浪漫一日。

    阿笙:没法日。

    哈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