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91章 吃了你的红薯就是你的人
    方俞生绞尽脑汁地想了半晌,也没思索出结果。

    他手里抛着刚才找零的两个硬币,走出商场,举目望天,一脸迷茫。这时,一辆公交车从他前面开过去,方俞生看到一群学生坐在车上。他脑海里突然灵光一现。

    初恋!

    对了,初恋一般都发生在校园里啊!

    他低头看着手掌心里的两枚硬币,走到几十米开外的公交台,找到公交路线图。从这里搭车,两块钱,刚好能到滨江市第三中学。方俞生没再犹豫,直接坐上了公交车。

    早上公交车上学生多,还有去公园里练剑跑步的老人,车里很拥挤,别说空位,连车厢过道都挤满了人。

    方俞生上车的时候,车内的男孩女孩都多看了他几眼。一个本来还在打瞌睡的女生看到方俞生,顿时无心睡眠,悄悄掏出手机,对他偷拍。

    方俞生人高,微一伸手,就拉住了扶手,站得四平八稳。人挤人的车厢里,车子刹车时,总有人往他身上靠。方俞生有理由怀疑面前的几个女生是在吃他豆腐。

    方俞生不动声色往后面挪了挪,站在一群男生中间。

    他有一米八四高,站在这群十五六岁的中学生堆里,依然傲视群雄。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三中,学生们都朝车外挤,等他们都下车了,方俞生整了整被挤乱的衣角,这才下车。他站在三中门口,左右看了看,脸上又露出迷茫之色。

    “这…”

    下一步,该怎么走?

    三中这么大,方俞生不可能找得到线索。他索性在校门口的拦车石墩上坐下来。

    于是,很多学生,就看到这样一幕——

    校门口的石墩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系着酒红色围巾的男人。他有一条棕色的长发,虽是大背头造型,但因发丝过长,被风吹得有些凌乱。但这份凌乱,并不能扰乱他的美。

    他坐在那里,长长的左腿斜斜地搁在地上,右腿则搭在左腿之上。

    初升的朝阳照在他身上,他斜长的身影,拉到了校门口,落在滨江市第三中学几个字上。

    路过的学生和老师,都忍不住偷看这个面容昳丽、五官精致的男人。偶尔,那男人一抬头,用他那双深山幽潭一般摄人心魂的双眸注视着你,无论你是男是女,已婚未婚,年轻还是老迈,都忍不住心跳加速。

    这一天,但凡是看过那男人的学生和老师,上课讲课都特别有精神。

    方俞生在三中门口坐了近四十分钟,手里的热可可喝完了,捏着杯子的手指开始泛凉了,仍然没有得到新的线索。

    他心里开始着急了。

    新一步的线索,在哪里?

    差不多九点钟的时候,一些卖小吃的商贩开着三轮车来了,他们在三中门口的空地方占山为王,风风火火地烧炉做起生意来。方俞生仔细看了看,有卖麻辣烫的,有卖油炸食品,也有卖和糖人的。

    一个跛脚的老太太推着一个两轮木板车过来,她将车放在方俞生身旁,从一个麻布袋子里拿出数十个红薯,放在炉子外围的缝隙中烤。方俞生多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跛脚的腿上多停留了几秒。

    十点钟,有学生跑出来,买了碗麻辣烫,吸溜吸溜吃了,又跑去买油炸食品。方俞生发现,这个老太的红薯生意是做的最差的。

    老太一直在喊,“红薯啊,烤红薯,甜甜的红薯,六块钱一个,十块钱两个啊!”

    尽管老太卖的不算贵,态度也很热情,但是买红薯的人就是很少。

    方俞生忍不住开口问她,“老婶子,你这红薯怎么没人买啊?”

    那老太眯着眼睛看他,见是个眉目好看的男人,她嘿了一声,一脸愁容地说,“他们都说,红薯吃了屁多,孩子们都怕出丑…”

    方俞生:“…”

    “那你一天能卖出去多少?”

    老太说,“最多也就五六十根。”

    方俞生又问,“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卖红薯,家里孩子不管?”

    老太露出无奈地笑,她说,“我没有孩子。”

    方俞生有些惊讶。

    老太兴许也是个寂寞的人,见方俞生这年轻人好奇,就一边翻烤红薯,一边跟他讲,“我年轻时长了子宫瘤,必须要切掉一半子宫。切了子宫就不能怀孕了。”

    她叹了口气,想到什么,沧桑的眼里,又是感动,又是愧疚。“我老伴虽然是个建筑工,没读过多少书,但他对我是真不错。哪怕知道切了子宫,我再也没法给他生孩子,他还是坚持要我动手术。”

    “更难得的是,这一辈子走过来,他一直都对我很好。”老太盯着红薯,露出欣慰之色,“他从来没有对不起我,是我没用,没法给他生孩子。”

    一阵沉默,在两人间弥漫开。

    对一个女人而言,失去了生育功能,这是致命的打击。但她很幸运,她老公是爱他的。

    方俞生看着老妇人那双手,她手有老年人都有的老人斑,但左手却戴着一枚老旧的铂金戒指。戒指款式很简单,但方俞生却觉得,这枚戒指,比他看到过的那些钻戒、金戒指更加珍贵。

    “我以前也想过跟他离婚,让他再找个能生的,老头子一听就来气。”老太将耳旁的白发别到耳朵后面,又说,“我让他去孤儿院领养个孩子吧,他也不同意,说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生分。”

    “难怪。”方俞生心里感触很深。

    “现在政府有给老年人补贴吧,像你们这种情况,一年应该也有几千块的补助吧?”现在日子好过了,政府对孤老的扶持力度加大,每年,每个扶贫老人大概有两到三千的拨款。

    单是这些钱自然不够,但老人们一般都会在年轻时候存钱养老。养老钱加上政府补贴,勉强也能维持生活。

    老太听了,却是苦笑,“那点儿哪够?我高血压啊,天天都要吃药。我老伴身体越来越不好,去年还动了一个小手术。现在已经不能干活了,我总得出来赚点外快?不然,哪天我俩要再进医院,都没钱啊。”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奈。

    方俞生没有过过连医药费都缴不起的苦日子,听了老太的话,他心里挺酸涩。

    “挺不容易的。”

    老太没接话。

    一个上午,老太只卖出去了二十三个红薯。方俞生也开始着急了,他还是没有找到进一步的线索,他都想打电话问乔玖笙了,但他又憋着一口气,不肯服输。

    中午学生放学了,老太忽然说了一句,“今天要卖出去两百个,才算完成任务。”

    方俞生心里着急,也没注意听她的话。

    过了会儿,有几个学生来买了红薯,他们一走,老太又说,“要卖出去两百根哦,这任务看来是完成不了了。”

    方俞生看了老太一眼,心里纳闷:你要卖就卖,你总跟我说做什么?

    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老太又发话了,“卖出去两百个,就算完成任务了…”

    方俞生忍不住了,他对老太说,“你一天最多也就卖五六十个,两百个对你来说目标太大,那是不可能…”方俞生忽然哑了声。

    两百个红薯…

    一个原本每天最多卖五六十个红薯的老太,今天忽然说要卖200个才算完成任务,这不是很奇怪么?

    还有,完成任务这个说法也很奇怪。

    方俞生目光一闪,立马起身走到老太身边,他笑得和蔼可亲,“老婶子,我来帮你卖吧。”

    老太说,“你是个好小伙。”

    方俞生系上围裙,嘴角弯起迷死人不偿命的笑。他冲那些学生喊——

    “卖红薯啊!”

    “自家地里挖出来的红薯,绿色干净,肉甜个头大啊!”

    “单身六块一个,情侣十块两个啊!”

    “来来来,买红薯,送女友,送妈妈,送兄弟。吃了你的红薯,就是你的人了啊!”

    …

    方俞生奇葩的叫卖方式,引来许多学生侧目。

    “帅哥,你是不是明星啊,是不是在录真人节目秀啊?”一个模样好看的女生走过来,看方俞生的眼神带着星星。

    方俞生摇头,严肃地说,“不作秀,也不是明星。”他只做乔玖笙一个人的明星。

    那女孩有些失望,她说,“我买一个。”

    “给。”方俞生给了她一个红薯。

    女孩又说,“帅哥,可以微信扫码支付么?”

    想要他的微信号?

    方俞生又摇头,“同学,我手机忘带了。”

    女生有些失望,最后给了他六块钱,拿着红薯,恋恋不舍地走了。

    见校花都找那帅哥买红薯了,她都不怕放屁,其他人还怕个啥!

    很快,就有大批大批的人来买红薯,烤好的红薯被一抢而光。老太忙在一旁往炉子里添红薯,中午,方俞生也帮她烤,下午上课的时候,又有人来买了几十个。

    一直忙到下午三点,方俞生才卖出去两百多个。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说,“任务完成了。”将兜里的钱交给老太,方俞生盯着老太笑眯眯的脸,问她,“老婶子,可以告诉我了吧?”

    老婶子嘿嘿笑了声,说,“本来我是想直接告诉你的,但那怀孕的美女说,必须要你主动提出帮忙卖红薯,还要完成任务,才能告诉你线索。”老太一边数钱,一边跟方俞生说,“线索就在学校文化墙上。”

    方俞生摘了围裙,说了声谢谢,拿着身份证在门卫保安那里做了登记,这才被允许进入校园。问了一个学生,方俞生找到了文化墙的所在,小跑过去。

    文化墙,写满了诗词,还有学校艺术生做的画。方俞生看着一整片墙,静下心来,挨着挨着地找线索。

    那些画,多是些可爱的萌图,不像是暗藏玄机的样子。方俞生走到诗词面前,这些诗词并不是完整的诗,而是艺术生摘抄的经典句子,用毛笔写在墙上的。

    写诗的人字画功底很好,写的字大气磅礴,有笔扫千军的气势。

    第一句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第二句诗——相逢方一笑,相送还成泣。

    第三句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

    方俞生看到第三句诗,脑中灵光一现,忽然想到一个地方。

    他猛地转身跑出三中校园,在校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回之前那个商场。找到自己停在商场的车,方俞生驱车开出市区,开了近两个小时,终于在日落时分,抵达目的地。

    他将车停好,抬头,凝视着面前的景区大门。大门之上,挂着一块宽大的木板,上方用红色朱砂,镌刻二字——

    灵湖。

    这里,是方俞生第一次亲吻乔玖笙,向她表白的地方。

    阿笙约他来灵湖,到底是要做什么?

    寒冬腊月最冷,黄昏落日时,空中多了属于夜晚的凉意。景区内不许开车,方俞生得步行进进去。这个时候,景区的游客特别少,就算有人,也都是往景区外走的人,所以阔步往景区内走去的方俞生,就显得特别显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