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92章 方俞生我爱你
    一路无暇欣赏风光景致,方俞生直奔枫叶林。

    这个季节,枫叶几乎全部落干净了,但每根树上,都还挂着几片绯红的叶子。这并不显得萧索,反倒有种独特的意境美。

    寒风呼啸刮过,偶有红叶落在方俞生的身上,他也不管,只管往前走。

    他可不能让阿笙久等。

    方俞生穿过枫叶林,走到尽头,终于见到了乔玖笙。

    她站在灵湖桥廊上,穿了一条灰色的及膝长毛衣,毛衣裙内,还有一条纯白色的百褶纱裙。游园内很冷,她身上裹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抵挡风寒。

    乔玖笙披着一头长发,戴着黑色的礼帽,不知是在看什么,表情特别宁静、安和。听到枯叶被踩到,发出的沙沙声,乔玖笙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娇俏精媚的素净脸颊。

    眺目,她望着小道尽头,风尘仆仆赶来的方俞生。方俞生走得急,头发有些乱,脸上有寒风刮过的痕迹。见到他不修边幅的急容,乔玖笙勾唇灿笑,跟他说,“你来了,俞生。”

    “来了。”方俞生平息好呼吸,慢慢朝乔玖笙走过去。

    他走上木桥廊,刚走到桥头与乔玖笙之间,余光撇到河上游的一抹微光。方俞生扭头望过去,看到了一盏、两盏、三盏…无数盏暖黄色的小舟形状的河灯,密密麻麻,顺着风吹带起的水流,流向他。

    今晚天空是铅色的,大概会下雪。

    看不到银河。

    但他的脚下,是一片永不泯灭的星辰。

    方俞生看得呆住。

    那么多的河灯,缓缓地,顺着水流飘到他的脚下。

    木桥廊离湖面并不高,方俞生走到桥廊边,弯腰,探手取了一盏河灯。方俞生仔细看了眼,发现河灯四面都写着字,面对他的这一面,是一个用黑色毛笔写的福字。

    方俞生有些惊讶,“这是你写的?”

    乔玖笙点点头,说,“你眼睛能看到的,所有的河灯,都是我亲手做的。”她指了指河灯上面的字,说,“每一个字,全都是我亲手写的。”

    方俞生低声轻笑,他捧着那河灯,唇角带着愉悦迷人的笑,他问乔玖笙,“是在给谁祈福?”他不用想,又说,“给我们的孩子?”

    却见,乔玖笙摇了摇头。

    见状,方俞生顿觉疑惑。

    “不是给孩子们祈福?”

    那是为谁?

    “不是给孩子,又是给…”方俞生随手将河灯转了个面,看见河灯的另一面上写的字后,所有的话,全部都消失了。他的眼睛,盯着那些字,一眨不眨。

    空气似乎静止了片刻。

    方俞生清晰的感受到,有一阵麻意,在他体内窜走,四肢百骸皆震动。

    “是为我啊…”

    他轻叹一声,念出河灯上的字——

    “方俞生,长命百岁。”

    方俞生忽然觉得眼眶温热。

    他第一次以个人之力,独自完成一把迷你手枪的设计之时,也曾感到开心激动过。但那份激悦,远不及此刻的触动大。

    “为什么…”方俞生想笑却笑不出来,他神情变得尤为严肃,他扭头问乔玖笙,“为什么是为我祈福?而且还是祝我长命百岁。”为什么不是祝他身体健康,而是长命百岁?

    这样的祈福,其实很奇怪,不是吗?

    乔玖笙笔直地站着,双手托着显得累赘的腹部,望着他时,眸底带伤。

    为什么?

    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方俞生在五十五岁就突然离世了。

    他的去世,处处都充满了诡异之处。

    上一世,看到他离世的消息登上报纸,乔玖笙虽觉意外,但并无悲伤或是难受。因为对上一世的乔玖笙来说,方俞生只是她的一个陌生人,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然而这一世,他成了她的丈夫,成了她最爱的人。

    她害怕,上一世的某些事,会在方俞生的身上重新上演。

    乔玖笙笑了笑。

    方俞生却看见她笑红了两只眼睛。

    “俞生。”乔玖笙说,“他们都说,只要衷心祈愿,心愿一定都会成真。”她取下方俞生手里的那盏河灯,放回湖面,看着它钻进身下的桥廊下,跟着其它河灯一起飘远,她这才回头与方俞生四目相对。

    方俞生的目光很复杂,此刻,他的心里又很多疑问想问问她。

    但他一向是个有耐心的,他忍住了。

    “我只是希望你长命百岁。”顿了顿,乔玖笙说,“与我一起,长命百岁。看孩子们长大,看他们娶妻生子,幸运的话,再看上一眼孙子。”

    方俞生试着勾勒那样的未来,发现,那样的未来对他来说,真的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你是觉得,我会英年早逝?”方俞生语气是在开玩笑,但这话一出口,就看到乔玖笙脸色微白。

    乔玖笙迅速伸出右手,食指按在方俞生的双唇之上。方俞生闭了嘴,敛眸,看着面前那张漂亮的脸颊,眼神就更复杂了。

    “不许说那四个字。”乔玖笙脸色和严肃。

    英年早逝,是方俞生上一世的结局。乔玖笙很怕历史重演。

    “…好,不说。”

    方俞生转过身,看着湖面上的那些河灯,忍不住问乔玖笙,“你这两天早出晚归,就是在忙这个?”

    “嗯。”

    河灯太多,他们所处的这片湖面上,到处都是。

    水上水下,都是灯光,分不清现实。

    方俞生挑眉,看着湖面的上游,又问,“是谁在点灯放灯?”

    乔玖笙说,“不凡、卿卿和姜唯,哦,还有魏欣。”

    方俞生挺同情他们的。

    “辛苦他们了。”上游的风挺大的,可别把他们冻感冒了。

    目光从远处的湖上收回,方俞生睨着自己身下的几盏河灯,低声说,“我找到你了。”

    乔玖笙浅笑。“嗯。”

    “那你是不是该兑现…”承诺两个字还没说完,方俞生听到身旁乔玖笙说——

    “方俞生,我爱你。”

    方俞生的话,说到一半,就如同卡了带一样,停住了。

    没听到方俞生回答,乔玖笙这才侧仰头看着他。却见方俞生表情有些呆滞,像是受了惊吓,又像是兴奋过度。她想笑,又觉得心酸。

    他是真的很爱自己。

    乔玖笙伸手握住方俞生的手,又说,“方俞生,乔玖笙爱你。”

    方俞生的喉结骨上下滚动了两下,他深吸一口气,再开口,语气不算平静,声音也有些哑,“知道吗?”他自问一样,说,“这是你第一次说你爱我。”

    乔玖笙挑眉,“是么?”她一直没有对他说过么?

    “是的。”

    方俞生摸了摸心脏,说,“这里,现在跳得好快。”虽然知道乔玖笙是爱自己的,但方俞生第一次听到她主动承认,他激动得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就在他感到无措之时,方俞生似乎听到有一道软软糯糯的声音在他脑海里说话——

    “滴——”

    “199号时光祈愿机,正在启动…”

    方俞生错愕地眨眼,问乔玖笙,“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乔玖笙迷茫摇头,见方俞生那样子不太对,她问,“风声?”

    方俞生摇头。

    “不,是一个小孩说话的声音。”

    “什么?”乔玖笙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说,“不可能,他们还在我肚子里。”再说,胎儿可不会说话。

    方俞生又听到了那道声音开口了——

    “199号时光祈愿机,成功启动!”

    “恭喜宿主如愿以偿,获得心爱之人真情告白!因宿主愿望成功实现,宿主将获得新生命40年。作为时光回溯的代价,将扣取宿主二十年的寿命。”

    “宿主有权开启记忆之锁,开锁密码已获得,密码是——方俞生,我爱你。”

    那小孩子一口气说了很多话,方俞生确认那不是自己的幻听。

    他扭头四下看了看,确认身边除了乔玖笙就没有其他人,他懵了几秒,才开口询问,“你是谁?”

    片刻的沉默之后,那声音又响起,“你好宿主,我是时光祈愿机199号。”

    “你在哪儿?”

    “我在你的脑海内。”

    方俞生脸色惊变,“寄生虫?”还他妈是会只说话的寄生虫!

    又是一阵静默。

    “我不是寄生虫,我是199号,是与你成功绑定的时光祈愿机。”199号语气挺无辜。

    方俞生一脸懵逼。

    “什么玩意儿?”

    199号有些无奈,“宿主,你已失去上一世的记忆,只要你开启记忆之锁,就能想起一切,就能想起我。”199号祈愿机知道方俞生在怀疑它,它感到无奈,只好说,“乔玖笙是重生的!”

    方俞生一愣。

    紧接着,199号又爆料了,“她是活过一世的人,所以在第一次接近你的时候,她才会说她知道你有一个心上人的事。”

    方俞生感到呼吸有些粗重。

    重生…

    乔玖笙见方俞生一个人对着空气发问,感到后背发凉,她都想带方俞生去医院看神经科了。这时,方俞生忽然扭头问她,“你是重生的?”

    乔玖笙脸色剧变,“你怎么知道?”

    闻言,方俞生也变了脸色。他在心里默问那个叫199号祈愿机的家伙,“你刚才说,我失去了上一世的记忆?”

    199号承认,“是的宿主。”

    “我还能想起来?”

    “当然宿主。”

    “要怎样才能想起来?”

    199号说,“睡一觉就能想起来啊。”

    方俞生略一沉吟,便说,“我要想起来。”

    “好的宿主。”199号这话一说完,方俞生就两眼一抹黑,晕了。

    这就睡了…

    说睡就睡,直接粗暴。

    乔玖笙见刚还站得跟笔一般直挺的方俞生,忽然就一头栽倒在木桥上,惊得她差点没动了胎气。“方俞生!你怎么了!”乔玖笙的惊呼声,把躲在远处的戚不凡和方俞卿他们都给招来了。

    他们四个人赶快跑过来,魏欣远远地就在嚷,“小笙,你家男人怎么了?一激动,兴奋就晕过去了?”

    乔玖笙这次没有跟她贫嘴。

    魏欣和姜唯一起,将方俞生扶起来,放在戚不凡背上。戚不凡背起他,脚下生风,跑出景区,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给方俞生做了一次全身检查,检查的结果,令医生感到很困惑。

    “病人没有哪里不舒服。”医生一脸懵的跟乔玖笙说。

    乔玖笙忙说,“不可能,他就在我眼前,直接倒下去了!都这样了你还说他一切正常?”乔玖笙怀疑这医生是庸医。

    医生很尴尬,“这位女士,你老公真的没有哪里异常,他这样子,我看更像是睡着了。”

    乔玖笙:“…”

    乔玖笙还是不放心,焦急过头,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庄龙。

    庄龙这人虽然不着调,但接到电话,还是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与他同行的,还有季饮冰。他们到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中午。庄龙借了医院的设备,给方俞生做了检查,得出的结果,跟之前是一样的。

    庄龙告诉乔玖笙,“他没有生病。”

    闻言,乔玖笙困惑了。“没有生病的话,那他怎么会突然倒下?”

    戚不凡也说,“会不会是高血压什么的?”经常听到有人说,有些高血压的患者,原本健健康康的,说倒就倒了,倒了就没再起来了。

    庄龙翻了个白眼,“他血压也很正常。”

    ------题外话------

    接下来,会为大家揭晓,方俞生为什么会在55岁那一年突然去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