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93章 上一世的方俞生
    庄龙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方俞生的身体检查报告显示,他的各项数据都是正常健康的。庄龙也是束手无策,便对一旁满脸忧色的乔玖笙说,“先观察两天,如果没有其他症状,估计他睡够了,自然就醒了。”

    睡够?

    什么叫睡够!

    方俞生昨晚睡得可好了,乔玖笙不信他是缺少睡眠。

    倒是一旁一直不做声的季饮冰,出声问了乔玖笙一句,“他晕倒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乔玖笙略一思索,没告诉季饮冰,方俞生晕倒之前问过她是不是重生这事。她只说,“有,他晕倒前几分钟,问过我,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说没有。接着,他就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

    闻言,季饮冰也皱起眉头来。“忽然出现幻听…”难道真的精神失常了?

    人的大脑,一直都难攻克的难题,哪怕是季饮冰和庄龙,也无法将人脑研究透彻。

    听了此言,庄龙却眯起了两只眼睛,有些幸灾乐祸地说,“这抠门太狠的人,老天爷都看不过去,瞧,惩罚来了。”哪怕没病,也能给他整出点儿病来。

    说完,瞧见乔玖笙朝自己丢来冷刀子,庄龙这才摆正脸色,不再胡言乱语。

    可别把人家孕妇吓得早产了。

    医院里,乔玖笙他们被方俞生突然的晕倒吓坏了。

    然而,方俞生此刻,却在做一个无止尽的梦。

    梦里,他回到了29岁那年,他始终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注视着梦里的那个方俞生,一步步走下去——

    明日,是方家二少爷方慕与乔家二小姐乔玖笙的新婚大礼。

    方家是滨江市的富贵之家,方家左右逢源,各个领域都有沾亲带故,哪怕是市交通局,都卖了他们面子。

    方家二少爷的大喜之日,全国知名大人物都给面子,提前一日赶来参加婚礼,齐聚滨江市内。为此,方家联络了交通局,直接将滨江市人民大道给包了下来。因此,明日上午,滨江市所有车辆都不许进入市区内的人民大道,他们必须绕行,为婚礼队伍腾地方。

    方俞生祭拜了母亲莉莎,从英国回来,就听戚不凡说了二弟方慕要与乔家二小姐结婚一事。他坐在禅房里,手里拨弄佛珠,嘴里不急不缓地念经,神情淡然,心里却是在冷笑。

    害他下地狱的人,明天就要结婚了。想一想,方俞生就觉得不甘心极了。

    “明天二少爷结婚,你要送什么贺礼?”戚不凡怕方俞生忘记了这事,不得不提醒一句。

    方俞生嘴里一停,不做犹豫,对戚不凡说,“去里屋,把书架第三排左起第二个格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戚不凡捧出来了一本方俞生手抄的心经。

    盯着那手抄心经,戚不凡露出犹豫之色,问他,“你弟弟结婚,你送他一本你手抄的《心经》,这好么?”

    方俞生冷笑。

    他送方慕厕所里的屎都嫌珍贵了,更别说还是他手抄的心经了。

    方俞生打定主意就送这东西,戚不凡也不好再劝。

    于是,婚礼这天,众人随礼越来越大,少则两万,多则几十万,唯独方家的大少爷,就送了他一本手抄的心经。方慕举行完婚礼,听说了这事,只是冷笑。

    众人都说,方家二少爷娶的媳妇,如何美貌端庄、如何温柔贤良。

    方俞生在小楼里听了,反应很淡,“他是走了狗屎运。”那样心狠手辣的人,是走了狗屎运,才能娶到那般好的女人。

    婚后的第二天,方俞生如何不愿,也得过去主楼吃早饭。

    新进门的二少奶奶在婆家的第一顿饭,谁都不能缺席。那个贤惠的二少奶奶,给方俞生盛了一碗粥,亲自端给他。

    方俞生这人一向恩怨分明,他对方慕有成见,但对方慕这个女人却是没有意见的。不好拒了二少奶奶的意,方俞生接过那碗粥,摸到勺子,舀了一勺子,送进嘴里。

    只吃了一口,方俞生心里就一突。

    只因,那碗粥里面,似乎加了皮蛋。

    方俞生对鸡蛋过敏,不是普通的过敏,是很严重的那种。他小时候误食了鸡蛋,差点休克死去,如今过敏反应虽没有那么剧烈,但也会感到呼吸困难。不想让方慕看到他的惨样,方俞生匆忙结束了早餐,故作镇定离开主楼。

    一回到小楼,他差点一头栽倒在院子里的草地上。幸好锦姨在等他回家,见他差点摔倒,赶紧跑上去扶住他。

    万幸家里长期备着抗过敏的药物,方俞生吃了,休养了几天,也就好了。几天后,方俞卿来串门,方俞生从她那里打探口风,竟得知那个叫乔玖笙的女人是故意打探了他的饮食忌讳,有意给他下马威瞧。

    什么贤惠温良?

    都他妈是扯犊子。

    此后,任谁将二少奶奶夸成了一朵花,他方俞生却是不敢苟同的。

    婚后的方慕,越发意气风发。他在公司的权利越来越大,家里有如花美眷,外面有他人的阿英奉承。曾经可怜自卑的私生子,如今已成为人上人。而曾经的天之骄子方俞生,以沦为瞎子,终日呆在小楼里足不出户。

    偶尔阳光明媚,方俞生也会让戚不凡端把椅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杀杀病菌。

    那几个月,方俞生最熟悉不过的,就是阳光与黑暗了。

    徐萍菲见老二一家和睦,不忍看老大一个人孤苦一生,就和二少奶奶一起张罗着,为方俞生相亲。方俞生对徐萍菲这个人的感情很复杂,怎么说,她虽是后母,但对方俞生并无龌龊,甚至在方俞生惹急了方平绝的时候,还会帮他说上两句。

    徐萍菲对他好,不是装腔作势故意演戏,她是真心实意的。

    不想拂了徐萍菲好意,方俞生忍着不耐,去相了数十场亲。

    但,次次都以失败告终。

    见方俞生对这事也不上心,且还伤了许多大家闺秀的心,徐萍菲这才罢休。

    这一年的乞巧节,刚好是方平绝与徐萍菲的百岁生日,二少奶奶刚过门,为了展示手段与能力,便一手操持了他们的生日宴。那一天,宴会现场衣香鬓影,上流社会的男人女人们,带着孩子,齐齐出席方平绝的生日宴。

    大家都对生日宴会的布置和菜肴赞不绝口,大家都夸赞二少奶奶贤能懂事,方慕搂着美娇妻,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那一晚,烟花放了近两个钟头,整个方家都喜气腾腾。方俞生坐在小楼里,听着从主楼那边传来的欢声笑语,只是冷笑。

    方俞生最近诸事不顺,看谁都不顺眼。老头子的生日,他随便从这些年为了精心练习的字画里面,挑了一幅。让戚不凡拿着字画,他在宴会进入高潮之时,才姗姗赴宴。

    他将字画献给方平绝,一旁的来宾都对字画赞不绝口。

    方平绝也觉得开心。

    可当他得知,这字画并非出自名师之手,而是方俞生自己所写之时。原本还笑得满面春风的人,顿时冷下脸来,若非顾及着现场的来宾和场合特殊,方平绝多半会指着他的鼻子喊他滚。

    香烟、美酒、假惺惺的笑声,充斥在方俞生的周围。

    方俞生听着,只觉索然无味。

    他早早离场,回了小楼。

    明知自己胃不好,不能喝酒,方俞生还是没忍住,在小楼屋檐下的咖啡桌上小饮了一杯。

    多年未饮酒,他只喝了一杯,竟然觉得醉了。

    方俞生一边揉额头一边上楼,他躺下不久,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发觉有人进了他的房间。他醒了,却没有动。

    一个人,在他床边站了片刻。

    方俞生听到了衣服落地的声音。

    他心里冷笑,这又是谁?

    愿意委身来勾引他一个瞎子,倒真是委屈她了。那女人在他身下躺下,刚伸过来一只手,黑暗中,方俞生双眸睁开,紧捏着女人的手,坐了起来。

    那女人惊呼,很快就镇定下来,嚷嚷着方俞生非礼他。

    方俞生冷笑。

    非礼?

    就她,也配?

    哪怕看不见,方俞生还是一巴掌,准确地打在那女人的脸上。

    “聒噪!”

    短短两个字,被方俞生说出了冰天冻地的气势。

    那女人顿时就怂了。

    她想要逃,衣裙随意往身上一穿,松松垮垮的就往开门跑。女人打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外,跟尊门神似的戚不凡。

    方俞生对戚不凡说,“把她绑起来!”

    戚不凡没有二话,当场将那个容貌艳丽的女明星给绑了起来,吊在方俞生房间的天花板上。

    “谁让你来爬我的床。”方俞生坐在靠窗的那个木椅上,手里拿着一条皮鞭,他手指在皮鞭上轻轻地敲,脸色冷淡,那双眼睛,又闭上了。

    被绑起来的女人,是在娱乐圈摸打爬滚了三四年的艺人,叫宋安慧,今天是跟一个富二代一起混进方家生日宴的。她听说方家大少爷前些日子一直在相亲,今天见了大少爷的容貌,发现他竟然如此好看。

    虽然是个瞎子,但他模样生得好,又是方家的大少爷,若能嫁给他,以后日子也不会太差。

    宋安慧这般想着,就抛开脸面来勾引方俞生。

    哪知,方俞生竟然这般不怜香惜玉。

    宋安慧老老实实的交代了,方俞生听了,仔细思考了下,觉得她应该不是在撒谎,这才没往更阴暗的一面深想。宋安慧以为方俞生会放了自己,结果,那个人却站了起来,朝她扔来了鞭子。

    火辣辣的鞭子扔在身上,宋安慧疼得嚎啕大叫。

    她细腻的肌肤,被方俞生打得皮开肉绽。

    若不是乔玖音让方俞卿来给方俞生送东西,正巧碰见了这一幕,宋安慧大概会被打死。

    宋安慧最后是躺在救护车上离开方家的。

    次日,在方慕有意无意的授意下,这件事在整个滨江市都传开了。

    从这件事,众人都得出两个信息——

    一、方家大少爷方俞生,此人心狠手辣,连女人都打。二、方俞生不近美色。

    方俞生听了那些传言,根本就不在乎。

    他不是不近女色,只是心里住了一个人,从此,所有女人都黯然失色。

    转眼间,到了中秋佳节,方家所有亲眷齐聚一堂。

    方俞生带着戚不凡一起去了,席间,大家有说有笑,热闹得不行。独他,孤身一人。因他性格孤傲,为人桀骜不驯,平辈的弟弟妹妹都敬他,却又怕他。

    倒只有方俞卿跟他关系好些。

    方俞生挺喜欢方俞卿,只因她会甜甜地喊他一声俞生哥哥。

    俞生哥哥…

    这总让方俞生不禁想到十年前,在勐海遇到的那个丫头。

    她也会用甜甜的,俏皮的口气,喊他俞生哥哥。她答应过会来滨江市找他,方俞生一直在等她,等了十年。从一开始的期待,变成了无奈,最后,变成了绝望。

    女孩子都是小骗子!

    他怎么会信了那个小骗子的话呢?

    方俞生一个人沉默地想着事,这时,那新进门的二少奶奶忽然在席间一阵干呕。

    干呕…

    这可是大事一件。

    方慕立马请了医生来,一探,果真是怀孕了。

    二少奶奶怀孕了,方家所有人都挺开心,唯独方俞生感受不到那份喜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