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95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扬起头,乔玖音面露高傲得意之色。

    她将方俞生的难过看在眼里,心里暗爽,又重申一遍,“我爱的人是方慕,我不爱你。大哥,你也别再痴心妄想了。”

    方俞生心口闷痛。

    他对她十年的感情,被她说成是痴心妄想。

    “好、好得很!”方俞生咬牙,他是再也不会信女人的话。

    方俞生连说几个好字,便夺门而出。

    他记得门口只有三道阶梯。他刚踩到第一个阶梯,正要往第二个阶梯上落脚,忽然,脚下绊倒了什么,方俞生在方慕家别墅的门口,跌了个狗吃屎。

    方慕收回脚,靠在门口,冷冷地注视着死狗一样狼狈的方俞生,他冷笑,讽刺方俞生,“大哥,连你自己的弟媳都轻薄,你真是不要脸。”

    说完,方慕慢慢走下阶梯。

    他看到方俞生趴在地上找他的手杖,他冷笑着,轻轻地将那手杖拿起来,然后,高高举起。嘴角噙着不屑而鄙夷的笑容,方慕高高在上,俯瞰着趴在地上四处找手杖,却不知手杖就在他手上的方俞生。

    他轻笑出声,对方俞生说,“也不看看你,曾经再耀眼又如何,如今的你,也不过只是一个瞎子。”

    “方俞生,一个瞎子,还妄想得到我的女人,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说完,方慕扬起手臂,将那手杖扔进花园里。

    他不再看方俞生,转身,迎上站在门边,正噙着温柔笑容看着自己的乔玖音。

    “吓到你了吧?”方慕摸着乔玖音的头发,然后牵起她的手,笑得宠溺,眼里装着担忧。

    乔玖音顺势靠在他的怀里,对他说,“还好你回来得及时,大哥他…”乔玖音确实不再说话,不过,那语气,却像是在职责方俞生是个变态。

    “以后看到他,离他远点。”

    “好。”

    那两个人,携手进了屋。

    方俞生从地上爬起来,已是满脸泪水。

    这一天,方俞生维持了十年的爱恋,无疾而终。

    他努力维持的骄傲,被方慕踩在脚下。

    戚不凡跑进来时,就看到方俞生一个人站在方慕家的院子里,身上布满了灰尘,一双细长的手,因为在地上摸来摸去的原因,也显得肮脏。戚不凡看着方俞生这个样子,心里特别地难受。

    “先生…”戚不凡不忍心看方俞生的脸。

    方俞生轻笑,问戚不凡,“不凡,我这样子,就像一只癞蛤蟆,是不是?”

    戚不凡心痛。

    “不,先生,方慕的话,你别听。”

    方俞生没再说话。

    他回到小楼,每天的生活跟以前一样,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他明明过得很好,但身子骨却一天天地瘦了下去。戚不凡是知道方俞生对那个叫三妞的女人有多在乎的,这一次,他受到的打击太重,不知能不能站起来。

    方俞生变得更加沉默,也不爱出门了。

    就算是方家有团体活动,他也不会参与。

    年底,方家发生了一件大事——

    方俞卿未成年便怀孕,还堕胎的消息,在整个上流社会都传开了!

    方俞卿的事,传到锦姨耳朵里,锦姨又一字不落地转达给方俞生听。锦姨说,“听说,俞卿小姐很喜欢那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还承诺以后会娶她。小年轻们一个忍不住,就弄出孩子来了,结果,那男孩子不仅不对孩子负责人,还劈腿了。哎…”

    方俞生闻言叹息一声,“傻孩子,这个年纪的承诺,怎么能信呢?”

    方俞卿的名声彻底败坏,方平绝为了榨取这个女儿身上剩下的一点价值,竟然决定将她嫁给徐公子。徐公子,那个风流成性的大纨绔,谁嫁给他,那这辈子都完了。

    锦姨又叹,“可怜了俞卿小姐,挺好的一姑娘,竟然配了个那样的人。”

    方俞生没说话,只是想:方平绝不愧是方平绝,果然是个无情无义的货。

    方俞生琢摸着,是不是该出面为方俞卿说几句好话,那丫头跟他关系还不错,徐姨只怕也舍不得看着她就这么许了人家。

    然而,谁都小瞧了方俞卿的性情。

    这天,方俞生换了衣服,正打算去主楼那边为方俞卿求求情,他刚从楼下走下来,就听到主楼那边,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方俞生脚步一顿。

    这声音,像是徐姨啊…

    这时,锦姨跌跌撞撞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冲方俞生喊,“俞生少爷!俞卿小姐自杀了!”

    嗡…

    方俞生站在楼梯上,晃了晃身躯。

    那个活泼娇俏的小丫头,死了?

    “俞卿小姐割腕自尽了!”

    “她妈妈也晕过去了!”

    方俞卿竟然割腕自尽了!

    据主楼那边的下人说,今天中午去给方俞卿送饭,敲门一直没有人开。当徐萍菲感受不对,让人打开她房间的时候,发现方俞卿已经气绝。据说,方俞卿躺在浴缸里,整个浴缸的水都是红的,她苍白的脸颊露在血红色的水上面,吓得徐萍菲当场晕厥。

    方俞生回过神来,喃声轻问,“怎、怎么会这样…”

    锦姨说,“我听说,好像是俞卿小姐拒绝了这门婚事。然后,不知是谁给老先生出了馊主意,说是让俞卿小姐跟徐公子生米煮成熟饭,就不愁她不同意了。”

    方俞生没再说话。

    方俞卿死了,死时,也不过17岁。

    按照滨江市的习俗,未满十八岁的孩子死了,是不能在家里办丧事的。方俞卿的遗体,被直接拖去火化,然后,在殡仪馆放了两天,就被拖去埋葬了。

    方俞生没去参加她的葬礼。

    方俞生亲自跑了一趟河南嵩山少林寺,请那里的大师,为方俞卿超度。回来后,他沐浴净身后,亲自为方俞卿抄写了《佛说阿弥陀经》,为她超度。

    方俞卿的死,为方家蒙上一层阴翳。

    徐萍菲接受不了女儿去世的事实,变得哀怨痴颠,时常在饭桌上,吃着吃着就泪如雨下。偶尔,在街头看到与她女儿年龄相当,背影相似的女孩,就会发疯似的嚎啕大哭。

    方平绝也感到愧疚,妻子精神变得异常,他终是知道悔改。

    他开始三天两头休息,放开权利,将公司转给方慕,全心陪着徐萍菲。

    妹妹的死,令方俞安彻底对方平绝死心。方俞安放言要与方平绝断绝关系,从此以后,不再花方家一分钱。

    那一年的大年三十,缺了三个位置,一个属于方俞卿,一个属于方俞安,另一个属于方俞生。方俞卿已死,方俞安离家不再回来,方俞生呆在小楼,与戚不凡一起过年。

    转眼间,冬去春来。

    这一天,阳光明媚,方俞生站在菜园子前面,穿着一身白色的宽松丝质衬衫,风吹起他的衣服,衣袂飘飘,他清隽的身形显得特别消瘦。锦姨一边跟他念叨,说黄瓜要开花了,辣椒在冒尖了…

    这时,戚不凡接了个电话,对方俞生说,“二少奶奶生了。”

    方俞生神情微变。

    “…哦。”

    “生了一对男孩。”

    是么?

    方俞生早已心死,如今听到这消息,也不觉有什么。

    方慕与乔玖音的两个男孩,一个取名方善,一个取名方纯。新生命的出生,总算是打破了方家沉寂多月的悲伤气氛。孩子的百日宴上,方俞生终于出了小楼,去参加了百日宴。

    他送了那两个孩子,一人一个玉如意。

    乔玖音声音柔柔地对他说谢谢。

    方俞生当时在想,如果阿笙没有忘记他,如果她嫁给他,那他们,会不会也有这样两个可爱的宝宝?

    单是想想,方俞生就感到幸福,幸福到心酸。

    他黯然转身,离开时,身后是方慕跟乔玖音的笑声。

    他走出酒店,在转角楼口遇到了徐萍菲。徐萍菲见到方俞生,想笑,却笑不出来。她说,“那样心肠歹毒的女人,竟然给孩子取了那样的名字。”

    方俞生听出她是在说二少奶奶。

    他脚步一顿,挨着徐萍菲站着。两个人都靠着墙,方俞生问徐萍菲,“怎么歹毒了?”

    徐萍菲冷笑,“你以为给孩子他爸出那馊主意的人是谁?”

    方俞生一愣。

    片刻沉思后,才理解了她这话。

    徐萍菲是在说,给方平绝出馊主意,让方俞卿跟徐公子生米煮成熟饭的人,是乔玖笙!方俞生感到奇怪,“她怎么会做那样的事…”

    “呵!”

    徐萍菲阴阳怪气地哼哼,“那徐公子本来是打算跟方氏合作的,方慕一直在跟他接触,大概是徐公子提了什么要求,想要得到我们卿卿。那心肠歹毒的女人,竟然想出那么阴损的招…”徐萍说到这事,又开始哭。

    一开始,她哭得挺压抑,越哭越伤心,就嚎啕大哭起来。

    方俞生知她这又是要发癫了,就先一步走了。

    他走出酒店,坐上自己的车,将一对眉头皱得很深。

    他认识的三妞,虽然古灵精怪,但不是这么有心计的人。

    十年,真的可以将一个人改变这么多么?

    想到去年,乔玖笙故意给他盛的那碗皮蛋粥,方俞生意识到,徐萍菲刚才说的那一席话,只怕是真的。若不是一切证据都指向乔玖笙就是当年的那个女孩,方俞生都不敢相信,他这些年一直爱着的人,竟然如此心狠。

    “不凡。”

    “嗯?”

    方俞生问他,“如果你发现,你一直爱着的那个人,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甚至,与你想象中相差巨大,你会怎么做。”

    知道方俞生是在说二少奶奶,戚不凡认真思考了一番,郑重说道,“认清了,那就不要再爱了。”戚不凡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就当那十年光阴喂了狗。”

    方俞生轻笑。

    “可不。”

    一瞬间,他似乎看开一切。

    他还是爱着乔玖笙,不过,他爱的是当年那个傻白甜的小姑娘,不是如今这个满腹心思的狠毒女人。

    原本,他顾及着乔玖笙,一直狠不下心对付方慕。现在,他倒是能狠下心了。

    不久,季饮冰与言诺感情产生矛盾,小产了。她来了滨江市,在小楼住了一段时间,当是散心,也当是小产后养身子。季饮冰在小楼住了一个月,临走的时候,她告诉方俞生,“我有六成把握治好你的眼睛。”

    方俞生心有所动。

    季饮冰又说,“安,你这样的人,一辈子耗在这小楼里,太浪费了。来A国找我吧,我帮你把眼睛治好。你收拾好方家这笔烂账,就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季饮冰已经从方俞生的言语中,察觉到了他的厌世情绪。

    她很担心方俞生。

    方俞生有些被她说动,但他,还是找不到生活的真谛。

    活着,对他来说,不是可喜可贺的事,而是可有可无的事。

    方俞生没有答应季饮冰,却也没有拒绝他。

    有一天,戚不凡忽然带来一个消息,他说,“我发现方慕每个月十八号都会休息,并且,会去一栋位于山林下的别墅一趟。前些日子,我亲自去打探了一番,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嗯?”

    “方慕囚禁了一个人,叫程柯。这个程柯,是个虐童癖,我猜方慕大概被他玩过…”

    方俞生心里生出一股厌恶。

    倒不是可怜方慕,只是单纯的恶心程柯那种玩意儿。

    ------题外话------

    有人一直说,方慕死的可怜,阿笙一直说他辜负她、

    阿笙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上一世,从乔玖音口中,她已经得知方慕在知道乔玖音身份后,为了顾全名声和利益,并没有将她的罪行公诸于世,并没有与她离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