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00章 别这么残忍
    “现在,很多高级私人学院为了培养学生的团结力和身体素质,会将孩子送去军事训练基地培训一段时间。你知道的,真正的部队,规矩严厉,这些人是进不去的。”

    “但私人班的培训基地就不一样了。不止如此,很多大型公司和特殊组织,也会定期挑选员工送去培训。”

    方俞生微微一笑,看着戚不凡的眼镜,说,“据我所知,现今为止,整个滨江市,乃至附近三个相邻的省份,都没有一个正规且严格的大型军事训练基地。这,是一个发展前景很壮观的事业。”

    戚不凡心跳彻底猛烈起来。

    “你觉得我可以?”戚不凡自我怀疑中。

    轻嗤,随即,方俞生脸色一正,认真说道,“你一个人自然不可以。”没等戚不凡露出失望表情,方俞生又道,“但是,你别忘了,除了你意外还有那么多的优秀的退伍军人。”

    眼前一亮,戚不凡想到那些退伍之后,无事可做的人。

    他听到方俞生在说,“他们,都对国家赤胆忠心,都或多或少为我们的国家付出过。他们有恩于国家,国家虽然也想回报他们,但国家的能力也是有限的。而我给你出的这个点子,可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虽然,不能全部解决,但至少能帮助一部分人。”

    那些人又不是傻子,有这样一个人,愿意替那些退伍的军人寻找出路,他们没有从中阻拦的理由。相反,他们还会尽力支持。

    一阵沉默后,方俞生又说,“况且,他们都是优秀的国家军人,他们之中的有些人,都曾是各自部队里的天纵英才,是王牌军。这样的人物,就这样耗尽一生,是埋没人才。”

    埋没人才四个字,听得戚不凡心里一痛。

    从部队退伍以后,没有认识方俞生以前,戚不凡去工地上开过挖掘机,他没有技术,还曾做过小工,为工人们搬过砖和水泥。那几个月的时间,戚不凡过得很消沉。

    他本该是上战场,保卫国家的人,结果…

    方俞生的话,彻底打动了戚不凡。

    戚不凡眼里闪烁起跃跃欲试激动的光芒,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冷静。

    因为,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横在他的梦想前方——

    钱。

    他闷闷地说,“要钱。”

    方俞生瞧着戚不凡那鹌鹑一样,垂头丧气的样子,就想笑。“我有。”

    戚不凡现实一愣,跟着咧嘴笑了笑,很快,他又恢复了冷静。

    见到他的反应,方俞生觉得奇怪。

    “怎么,不信?”

    戚不凡一脸怀疑地看着他,忍不住问了句,“你舍得?”一下子掏出去那么多钱,他心里很痛吧。

    方俞生:“…”

    “下车。”方俞生脸色都冷了。

    戚不凡:“…”

    表情微僵,戚不凡说,“我开玩笑…”

    “三。”

    方俞生开始给戚不凡倒计时了。

    “二。”

    一还没从方俞生嘴里脱出口,戚不凡麻溜地打开车门,下了车。

    方俞生自己一个跨步,钻到驾驶座。他冷冷地觎了眼站在车外的戚不凡,朝和善一笑,然后,朝他伸出手。方俞生说,“钱包给我。”

    戚不凡苦着脸,求他,“先生,别这么残忍。”

    方俞生又说,“手机也给我。”

    戚不凡闭了嘴。

    他怕再开口,方俞生会让他把衣服也脱了。

    不情不愿地将手机和钱包都交给方俞生,戚不凡看着方俞生开着车,一溜烟的走了。

    走了…

    戚不凡看了看四周,深夜,除了出租车,就没有别的车子。

    有车又如何,他没钱啊!

    寒风呼呼,他一个人走在回家的公路旁边,冷风刮得他脸颊发红。

    方俞生自己开车回了家,车子一进方家,方俞生朝小楼方向开过去,远远地,就看到站在庭院门柱前方的乔玖笙。乔玖笙靠着门柱,面前是几只圆滚滚的野猫。

    托方俞生和乔玖笙的福,后山的野猫长得比别人家的家猫还要肥。

    乔玖笙穿着一套白色的睡衣,为了保暖,外面还套了一件黑色的过膝宽松羽绒服。

    她一边喂猫,一边跟它们说话,偶尔抬头看一眼门外。

    听到汽笛声,乔玖笙赶紧抬头,瞧见是方俞生回来,斜靠着门柱的身子立马摆正。她提着猫粮朝他走过来,方俞生将车停在庭院外面的露天车位上,就挨着电瓶车。

    他拿着钱包和手机下车,乔玖笙看见了,就问他,“这不是不凡的钱包?”

    方俞生哼了哼。

    “他人呢?”

    “回家了。”

    乔玖笙觉得他的话不可信。“是么?”她又问,“他回家了,把钱包和手机给你做什么?”见方俞生不说话,乔玖笙眼眸轻轻地一转,猜到什么,她眯着眼睛诈唬方俞生,“你把他丢半路上了?”

    方俞生心说:阿笙就是了解我。

    “他惹我生气。”方俞生语气委屈巴巴了。

    他是诚心要为戚不凡出主意,戚不凡反倒质疑他的人格来了。

    他能不气?

    乔玖笙赶紧抢过拿出自己的手机,本来打算打电话给戴初空,让她去接人。不过,转念想到现在是深夜,她一个女孩子出门不安全,就把电话达到了司机老王那里。

    跟老王说明了情况,乔玖笙挂了电话,嗔了方俞生一眼。

    方俞生完全不心虚。

    他拿起乔玖笙手里的猫粮,坐在石梯上,给猫们洒了一把饼干。

    他看着那些猫儿争先恐后地抢,突然说,“对不起阿笙。”

    乔玖笙诧异地看着他。

    “嗯?”

    她扶着腰,在方俞生身边坐了下来。

    肚子太大,坐下都不方便。

    方俞生扶了她一把。

    乔玖笙挨着方俞生坐下,这才问方俞生,“为什么突然道歉。”

    方俞生望着地面,脑子里闪过许多东西,脸上的表情变得愧疚而难过起来。他说,“对不起,我没有认出你。”

    乔玖笙愕然,“我们认识的时候,你眼睛又看不见,认不出来我很正常。我也没有认出你,不是么?”乔玖笙以为他在说这一世的事。她这话刚说完,就听到方俞生又说,“如果知道是你,我就不会把你送去养老院。”

    乔玖笙浑身一僵。

    她怔然扭头,看着方俞生,露出了惊愕目光。“你、你在说什么?什么养老院?”她只有在上辈子进过养老院。

    方俞生也偏过头来,四目相对,乔玖笙看见方俞生一双眼睛又红了。

    方俞生轻轻地抽了抽鼻子,像是要哭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你,你的模样…”他用喂过猫粮的手盖住一张脸,掌心里那张脸,布满了歉疚之色,“阿笙,你吃了那么多苦,是我没用,如果我早些发现乔玖音将你藏起来了,如果我能将你救出来,也许你就不会那么苦了…”

    乔玖笙已经听不清方俞生在说什么了。

    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在盘旋:方俞生怎么会知道上一世的事!

    许久的震惊过后,乔玖笙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思绪。

    她难以置信,且异常困惑地问方俞生,“你怎么知道的?”

    方俞生那下手,望着乔玖笙,表情十分复杂。

    他该告诉她,他用了四十年寿命,才换来她的一次重生么?按照199号的说法,这一世,他们相爱了,愿望就算达成了。他会得到四十年寿命的奖励。但是,作为回溯时光的代价,他会被扣掉二十年的寿命。

    这一世,他能活到75岁。

    他现在还不到35岁,他还能陪阿笙过四十多年。

    方俞生沉默了一瞬,才说,“因为我也是重生过来的人。”他也算是重生过的人,他还是不打算告诉乔玖笙有关199号和他之间约定的那些事,怕乔玖笙知道了,会产生心里负担。

    乔玖笙一愣,“你、你也是?”她愕然不已,“那你怎么没告诉我?”

    方俞生说,“我这次晕倒,就是因为想起了那些事。”

    乔玖笙露出原来如此的目光。

    她静了静,再开口时,语气已经相当平静了。“你是说,你认识上一世的我?”

    “…嗯。”

    “你见过我?”乔玖笙觉得不可思议。

    上一世,方俞生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他们之间仅有的联系,是方慕。对乔玖笙来说,他只是方慕的哥哥。除此之外,再无瓜葛。可方俞生却告诉她,他们见过!

    这的确很令乔玖笙惊讶。

    方俞生点了头,见乔玖笙紧盯着自己看,才解释,“乔玖音死前的那个晚上,她去见过你,因此不凡才发现了你的存在。他去查过你的身份,但是因为你被关了太多年,已经查不到了。”

    他又说,“你的模样大变,看上去,跟乔玖音的面貌有着霄壤之别,谁都没法将你跟乔玖笙联系上。我也没有认出你来。”所以,他才要对她说对不起。

    乔玖笙并不怪他,知道了这一切,她心里也没有怨恨。

    “所以,让人将我送去养老院,其实不是乔玖音的意思,而是你的意思?”

    方俞生点头。“嗯,是我让人把你送去养老院的。”

    乔玖笙哦了一声。

    她仰头,看着没有一颗星星的天空,想到什么,忽然又问,“我听院长说,你在去世前,给我们养老院捐了五百万。”

    方俞生没有否认。

    乔玖笙问,“为什么?”既然不认识她,为什么要捐钱?

    方俞生答不出话来。

    是啊,他的遗嘱里,有一部分钱是捐给孤寡老人用作慈善事业的钱,但他为什么还要另外拿出五百万,捐给静安养老院?

    方俞生自己也答不上来。

    见他沉默,乔玖笙也不再深究答案。

    她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你死后,我又活了九年。”魏舒义陪她过了十二年,方俞生死的那年,是她进养老院的第三个年头。她说,“魏舒义是看着我走的人,所以重生后,走投无路之际,我去找了他。”

    “在养老院的时候,他常常包饺子和炒猪肝给我们吃。”乔玖笙被关了二十多年,饿怕了,也孤独怕了。魏舒义陪着她,还让她吃饱穿暖,所以魏舒义是乔玖笙最信任,也最感谢的人。

    方俞生表示理解。“他是个好人。”

    乔玖笙对这个评价是赞同的。

    “我看过你写的日记。”乔玖笙偏头望着方俞生,发现方俞生表情有些恍惚,又解释,“你死后,媒体公开了你的遗嘱和笔记。所有人都知道了,你是个杀人犯。”但同时,这个杀人犯,又是一个大慈善家。

    方俞生想到自己写的那些东西,就说,“我爱了你两世,乔玖笙,你这么个傻白甜,到底哪里值得我做这一切?”他仔细地盯着乔玖笙那张脸看,看了半晌,也没找出个结果。

    “或许,越是心思深重的人,就越喜欢你这种傻白甜吧。”

    乔玖笙听了这话,扬起眉梢,没有发表意见。

    傻白甜就傻白甜,只要不是傻白蠢。

    不过,乔玖笙心里却还有一个疑问,这个问题,困惑了她很久。她问方俞生,“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会在55岁那一年突然暴毙?”她看过方俞生死时的模样。报纸上,他死时的神色格外安静、祥和。

    那根本就不像是个死人,倒像是睡着了。

    他死,也死得体面,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