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02章 老子胃小,度量也小
    戴初空之前维护她老子的时候,就像头小老虎,天不怕地不怕。

    现在出卖她老子的时候,就像只小兔子,端得是可爱又无害。

    方俞生睨了眼一脸呆的戚不凡,露出玩味的眼神,他双手环胸,靠在门框边,对戚不凡说,“你真是养了个好女儿。”

    戚不凡又从方俞生这话里听出了讽刺意思。

    他有些尴尬,他也没想到,初空会把他给出卖了。

    被推出来了,横在他二人之间,戚不凡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挠挠显得精神极了的寸头,一脸正气,诚诚恳恳地跟方俞生说,“方先生,是我不会说话,你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哦,是么?”方俞生唇角又往两边拉了些,笑得特别妖孽。

    他忽然又冷哼,丢来一句,“对不起了,老子胃小,度量也小。”说完,他随手将门一关。

    哐当——

    戚不凡父女被挡在门外。

    戚不凡差点被门打到鼻子,他摸了摸鼻子,回头,朝戴初空讪讪一笑,“这…”他提议,“要不我们改天再来道歉?”

    想到自己之前那般骂方俞生,都是因为戚不凡的错,戴初空忍不住冷哼。“不关我的事,我还要上课呢!”

    为了照顾戚不凡,戴初空请了半天假,据她下午上课只有四十分钟,她得赶去学校了。戴初空转身就走,根本不管戚不凡的死活。

    戚不凡追上去,边追边说,“我送你去。”

    戴初空只当没听见。

    两个人斗嘴下楼,方俞生听到他们离开了,这才回了客厅。

    乔玖笙冲他笑,“还气呢?”

    方俞生心里可委屈了。

    他故作高冷地往沙发上一坐,伸手戳了戳乔玖笙的肚子,对肚子那两个小子说,“难怪他们都说女儿都是父亲的小棉袄,我算是理解这话的意思了。”戴初空维护戚不凡那样,方俞生可艳羡了。

    虽说,戴初空对戚不凡心思不纯,但她维护他的那份心,却是真心实意的。

    想到自己的孩子是两个儿子,方俞生就感到郁闷。“儿子都是来讨债的…”

    乔玖笙翻白眼。

    “你到底想说什么?”

    方俞生目光烁烁望着乔玖笙,他一本严肃地提议,“阿笙,我觉得,我们还应该生个女儿。”

    乔玖笙呵呵地笑。

    方俞生这提议,她不敢苟同。

    “不要。”

    “为什么?”方俞生深思,难道女儿不可爱?

    乔玖笙说,“怕痛。”

    她这么一说,方俞生就想到上一世乔玖笙吃的那些苦,他顿时觉得自己不是人。“那就不生。”

    见他这么容易就放弃,乔玖笙又觉得他挺可怜的,她又说,“再生,要又是个男孩,咋办?”

    方俞生不敢想象那个可能性。

    “有些人,盼儿子盼到要死要活,也不一定能生出个儿子。有些人望闺女望到望眼欲穿,也不一定能生女孩。我有预感,如果我们还要一胎的话,多半还是个男孩。”

    方俞生抖了抖肩膀,说,“我觉得两个儿子挺好的,真的。”再来一个儿子,他会崩溃。

    乔玖笙觉得好笑。

    “你实在是喜欢女儿的话,倒是可以去领养一个。”

    方俞生思考了下这个可能,最后还是摇了头。

    “算了。”

    两个孩子已经够费事了,再领养一个,那日子有多吵闹,不敢想象。

    …

    第二天,太阳挺大。

    乔玖笙跟方俞生一起回了小楼,将之前买好的婴儿衣服都拿了出来。

    两个人站在小楼后面屋檐之下,乔玖笙负责坐着,手里拿着剪刀,正在剪孩子们衣服上的吊牌。方俞生把那些衣服放进盆里,用脚踩,他一边踩一边说,“我们什么时候,去你魏大哥那里玩玩?”

    想起了上一世的事,方俞生对魏舒义就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敌意。

    魏舒义照顾了乔玖笙十二年,方俞生打心眼里感激他。

    再加上,乔玖笙对吴佳人的态度着实奇怪,方俞生猜测,这个吴佳人,跟魏舒义多半有关系。他见乔玖笙抬头看着自己,就解释,“想去看看他,他为你做的那些事,值得我亲自去感谢他。”

    闻言,乔玖笙心里暖暖的。

    “好啊,这周六,他大概会休息,等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提前预约时间。”

    “好。”

    乔玖笙又往盆里丢了一件衣服,听到方俞生问,“魏舒义跟吴佳人,上一世是不是一对?”

    乔玖笙嗯了声。

    乔玖笙既然知道吴佳人,就说明魏舒义跟吴佳人绝对很深爱。可他记得,上辈子他让戚不凡查过那个养老院的信息的时候,戚不凡顺便查了下魏舒义的资料。

    据他所知,魏舒义一辈子都没有结婚才是。

    那么,他跟吴佳人之间是怎么回事?

    方俞生又问乔玖笙,“他跟吴佳人,是不是没在一起?”

    乔玖笙忽然放下剪刀和衣服,她抬头望着院子里的几蔸白菜,露出感慨眼神来。见她这反应,方俞生也放慢了脚下的速度。沉默了片刻,乔玖笙才说,“魏大哥跟吴佳人,的确是一对。”

    方俞生知道还有后话,就没有打扰她。

    乔玖笙的话果然还没说完,她说,“就我所知,吴佳人是魏大哥年轻时候的恋人。但是,他们没有走到一起。”

    魏舒义为了吴佳人一辈子都没有结婚,很显然,他是爱她的。那么,就不存在劈腿出轨这类的情况。“为什么?”能阻挡一对真心相爱的人在一起的因素并不多,最严重不过生离死别。

    乔玖笙叹息一声,才说,“因为吴佳人死了。”

    方俞生眯起了眼睛。

    脑海里,闪过那张倾城绝颜,方俞生不禁为吴佳人的一生感到惋惜。

    红颜薄命,最令人心痛。

    “怎么死的?”方俞生忍不住问。

    乔玖笙用不太确切的口吻说,“好像,是跳楼死的。”

    “跳楼?”方俞生感到愕然,“我看吴小姐很健谈,并不像是心有抑郁的人,她应该是个开朗豪爽的女人,这样性格的人,怎么会跳楼?”

    “我也不清楚。”乔玖笙紧锁着眉头,她低声说,“魏大哥并没有详细告诉过我有关吴佳人的事,他只是偶尔跟我聊几句罢了,我所知道的也很有限。我只知道,吴佳人的死,令魏大哥很自责。他们之间似乎存在什么误会,魏大哥大概以为吴佳人背叛了她,但是事后表明,吴佳人一直都爱着魏大哥。”

    “至于她为什么会跳楼,原因又是什么,魏大哥没有跟我说。”乔玖笙看向方俞生,她说,“谈及吴佳人的死因,根本就是在魏大哥的心脏上插刀。”

    乔玖笙根本不忍心问那样的问题。

    伤口撒盐,那种痛,没经历过的人根本就不懂。

    “要是早知道,我能重生,那我就该问清楚才是。”那样,这一世,她也好在一切错误发生之前,提前告知魏大哥。这样,他们或许就能圆满一生了。

    方俞生没附和她这话。

    他只是在想,他应该帮帮他们二人。在一切未发生之前,提前做好防范。如果这一世,吴佳人能避开死局,也权当是还了上一世魏舒义对阿笙的恩情。

    方俞生回神,问乔玖笙,“剪完了么?剪完了去给你魏大哥打电话。”

    “还有两件。”

    乔玖笙剪完吊牌,便扶着肚子,慢吞吞打电话去了。

    魏舒义听她说这周末要去他家做客,还觉得诧异,他问乔玖笙,“你家那醋坛子许你来?”

    “坛子跟我一起来。”

    魏舒义更诧异了,“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魏舒义又不傻,方俞生三番五次对他表现出敌意,他早就察觉到了。

    乔玖笙有些尴尬,“你就当他吃错药了吧。”

    “行吧。”

    魏舒义忍不住警告乔玖笙,“下次见我,他要是再用那不阴不阳的口气跟我说话,那他以后就别想再来我家了。”

    “…行。”

    挂了电话,乔玖笙将魏舒义的话原封不变的告知方俞生。

    方俞生听了,有些不好意思。“我那不是以为他对你心怀不轨么?”

    乔玖笙翻了个白眼。

    “我这种傻白甜,他不感兴趣的。”

    方俞生挑眉,没吭声。

    这话就是个坑,他说话就是跳坑。

    转眼就到了周五,方俞生很看重明日去魏舒义家拜访这事,为此,他特意跑去商场,血拼了许多东西。抱着一堆名牌,方俞生的心在滴血,那都是他的血汗钱啊!

    尽管如此,他还是流着泪又去买了两瓶私藏红酒。

    次日,方俞生开车,载着乔玖笙去魏舒义家。

    魏舒义早早地等候在小区门口,见他们来,跟门卫打了声招呼,坐着他们的车,一起进了小区。车停在小区楼下的露天停车场,魏舒义领着他们就要上楼,这时,他余光撇到方俞生打开了后备箱,还挺惊讶。

    人来就行,还带礼物?

    方俞生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瞧见方俞生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又一个印着名牌Logo的袋子,魏舒义的表情有些玄幻。

    当方俞生将那些东西,递到他面前,并且笑得万分感激诚恳,还对他说,“魏大哥,上次登门,也没来得及买礼物,这次我就随便买了些,都是些实用的,你别嫌少。”

    魏舒义目瞪口呆。

    他一个月工资只有八千多,加上投资赚来的钱,一年也能赚个七八十万,他有车有房有存款,生活也算小资。他不追求名牌,一个月也会买那么一两件奢侈的小东西,但是,他还从来没有一下子买过这么多昂贵的东西!

    他早就听乔玖笙吐槽过,说他方俞生是不拔一毛的铁公鸡,可现在…

    魏舒义看着面前这一大堆名牌礼品,觉得天要下风雨了。

    “不是。”魏舒义脸色一正,小心地问方俞生,“方先生,咱们之间是不是存在误会?”莫非这是封口费?

    方俞生表情一僵,咬牙切齿地说,“你就当我钱多了没处花…”

    魏舒义狐疑地多看了他一眼,最后,目光落到乔玖笙脸上。

    乔玖笙闷笑,片刻后,恢复平静,对魏舒义说,“俞生是想感谢你对我的帮助,魏大哥,你收下吧。”

    闻言,魏舒义暂时打消了心里的疑虑。

    本来,他只打算做一顿家常便饭的,但被方俞生这一搞,魏舒义不多加几个菜,都觉得不好意思。方俞生看到满桌子的美味珍馐,且大多口味清淡,第一次产生出一种局促感。

    他感到不好意思,对魏舒义说,“魏大哥,你这也太客气了,这么多,哪儿吃的完。”

    魏舒义说,“随便做的,听阿笙说你胃不好,这都是些口味清淡的,都能吃。”

    方俞生心想:魏大哥真是好人!

    吃完饭,方俞生问魏舒义,“你周末一般都宅在家?”

    魏舒义说,“不,周六晚上我都会出去跟朋友聚会。”他说完,想到什么,又说,“今晚就有个聚会,我一朋友要结婚了,今晚开单身派对,我还没有参加过单身派对,反正今天没事,就答应了。”

    乔玖笙忽然说,“现在的单身派对都很乱。”

    魏舒义感到困惑,“能有多乱?”

    方俞生也一脸疑惑地看着乔玖笙,“多乱?你知道?你参加过?”

    乔玖笙一看他两人这反应,心里咯噔一响。

    怕把他们吓到了,乔玖笙就没详细解释,只说,“反正乌烟瘴气的,酒吧嘛…”她参加过几个朋友的单身派对,那可真是豪放至极。

    闻言,魏舒义将心放进肚子里,不再乱想。

    他还以为会很乱呢,如果真的很乱,他就打电话拒绝了朋友的邀约。

    ------题外话------

    下一章就让老魏去见识一下单身派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