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04章 寂寞了找我啊
    魏舒义惊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意识。

    他艰难地喝了口啤酒,朝中医男礼貌地一笑,说,“抱歉,本人对搞基没兴趣。”

    闻言,中医男并不觉难过。他朝魏舒义勾起个够浪够撩人的笑容,然后拍拍魏舒义的肩膀,就站起了身。在起身前,还不忘给魏舒义丢来一句,“改天改变主意了,记得来找我。”说完,他端着酒杯,又回到他自己的位置。

    魏舒义陷入深深地自我怀疑中:他的魅力什么时候这么大了?竟然连gay都吸引来了。

    魏舒义还没缓过劲来,片刻,身旁又来了一个人。

    黑影盖在他的脸上,魏舒义扭头,看到了一个脸熟的人。“威哥。”他朝来者端起酒杯,两人互敬酒一杯。

    威哥念的是男科,专治男性不孕不育、前列腺疾病、生殖器疾病等问题。见到他坐在自己身边,魏舒义忽然有了个不好的猜测。他开始坐立不安,像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测,威哥开口了——

    “你这一直不找女朋友…你跟哥说说,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他这样问,已是顾及了魏舒义的脸面。

    魏舒义满头黑线。

    果然…

    他尴尬地看着威哥,想了想,反问,“你觉得我像是那方面不行的样子?”

    闻言,威哥并未说话,只把目光下移,落在魏舒义双腿之间。

    魏舒义穿着黑色的休闲长裤,并不是宽松,却也不紧,尽管如此,内里的雄伟也不容忽视。

    威哥咂咂嘴,说,“哟,它长得可真够给你长脸的。”就连称赞,经由男科医生的口中说出来,听着也就变了味。

    魏舒义选择沉默。

    他闷头喝酒,身旁的男人们聊着所有男人都爱的话题,无非围绕着女人、金钱、美酒和豪车。魏舒义则在心里沉思: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曾经风云滨江医大的魏帅,如今竟然成了男科医生主动关心的对象?

    魏舒义苦索仍得不到结果。

    见他闷闷不乐,阿莱赶紧跟他说,“别不开心了,稍安勿躁,再等一个小时,好戏就开场了。”

    “什么好戏?”魏舒义是真的懵懂。

    阿莱说,“你还跟我装!”他不再跟魏舒义详细解释,又找来服务员,跟兄弟们喝酒斗乐。

    魏舒义定性不错,以为阿莱准备了节目,还真的就一直坐到了十二点。

    到了午夜十二点,魏舒义发现酒吧的人多了起来。

    大家都穿的不多,女的皆是外套傍身,外套都扣得很紧,但下身却不见长裤或丝袜。男的也大多穿着长衣,同样裹得很紧。如此,风衣大敞开,露出毛衣的魏舒义,就显得另类而突兀,说是鹤立鸡群也不为过。

    他也发觉了这一点,就看了一圈阿莱和威哥他们,这才注意到,他们也穿着和其他男人一样的装束。

    眉头紧拧,魏舒义正打算询问阿莱,今晚是不是酒吧的特殊活动,是不是有着装要求。这时,灯光瞬间暗淡起来,紧接着,有两道光束骤然打亮,对准了中央舞台。

    “嗷呜!”

    “午夜场,开始了!”

    “所有人,用你们的掌声和呐喊声,欢迎我们的Queen小姐!”

    魏舒义身旁的男人们,全都一窝蜂地站了起来,他们举起双手,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呜咽声,纷纷抬头,看向舞台之上。魏舒义满头雾水,感到莫名其妙,他也跟着站了起来,抬头,看向舞台之上的钢管…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丁字裤的女郎,在钢管的顶部,搔首弄姿,缓缓滑下来。

    她身姿婀娜,肤色雪白,脖子上挂着一条彩色小蛇。随着女人的摆动,那蛇的蛇头微微晃动着,还吐出猩红的蛇信子,与女人四目相对。女人那一头酒红色的发在灯光的照耀下,倒像是美杜莎。

    性感而火辣的一幕,刺激到了男人们的感官,大家尖声嚎叫,魏舒义顿时如同进了野兽窝。

    女人忽然抬头,胸前,连内衣都没穿,只贴了两个胸贴。

    那胸贴,恶趣味十足,是一双虚虚握着的手…

    那样子,就像是有人在抚摸她。

    魏舒义直觉得瞎了一双狗眼!

    妈妈,这车速度太快,他能下车么?

    魏舒义转身就想逃,这时,威哥一把拉住他,在他耳旁大声说,“去哪儿啊?上厕所啊?别啊,你会错过最精彩的一幕的!”

    魏舒义脑袋有些昏。

    这还不够精彩么?

    还有更精彩的?

    魏舒义担心看到更多不和谐画面瞎眼睛,转头就想走,这时,DJ又喊话了——

    “我数三二一,所有人,一起脱掉衣服,嗨起来!”

    “三、”

    “二、”

    “一!”

    “脱!”

    瞬间,除魏舒义之外的所有男人,都解开大衣,脱掉长裤,露出里面的内裤。

    而女人们,则在同时解开大衣,露出她们引以为傲的娇躯。

    入目看去,全是一片白花花的肉体。

    魏舒义想自戳双目。

    他跌跌撞撞往门外跑,被一个穿黑色套装性感内衣的女人搂住脖子,那女人按住魏舒义,将她抵在石墙之上。魏舒义刚要挣扎,这时,又来了两个女人,与那黑内衣女人一起,对着魏舒义上下其手。

    魏舒义都要崩溃了。

    “不要!”

    “老子不是出来…”卖的?

    用卖来形容这些人的行为,似乎不太贴近。

    如同进了邪教组织的魏舒义,直接被吓懵逼了。

    活了29年,他连尸体都敢摸,就是不敢摸这些女人的身体。他想跑,但是被三个女人堵着乱摸,他根本就跑不掉。他大声解释,然而,酒吧内的音乐声更大,他的声音,被音乐吞没。他无助而慌乱的求助视线,也被闪烁的灯光淹没。

    远处,阿莱他们看见魏舒义被三个女人围住,顿时露出暧昧的笑。

    魏舒义不停地向他们求救,却被阿莱他们理解成了魏舒义在炫耀。

    友尽了…

    真的。

    忽然,魏舒义看到大厅之中,有一个中年男人,直接抱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女孩开搞了,他瞬间意识到,这到底是什么聚会了!

    聚众宣,淫!

    他要报警!

    突然,有人开始动手扯魏舒义的裤头。

    魏舒义一脚踢开那个女人,用双手拽住裤腰头。

    三个女人:“…”

    原来是个爱玩暴力的…

    人群中,有爱玩暴力的女人瞧见了魏舒义那一脚,顿时两眼发光。那三个女人走开,换另一个女人过来,女人堵住魏舒义的去路,往他手里递鞭子,并且大声说,“抽我!”

    魏舒义,“抽你妈B!”

    那女人听了,却更加兴奋。

    “骂,继续,声音再大点,再狠点,话更下流点儿!”

    魏舒义:“…”

    “神经病!”

    他扔了鞭子就要跑,双手紧紧地护住皮带,迈开腿逃。

    楼梯上,四处都是衣不遮体乱来的男男女女,魏舒义刚跑到二楼的转角平台上,就跟一群身穿警察制服的人,正面杠上。瞧见那几个人之中,穿一身警装,腰间挂着无数手铐,面色冰冷,目露厌恶之色,容颜却生得倾城的吴佳人时,魏舒义两眼一抹黑,想晕!

    吴佳人跟身旁的一个男警说,“把音响关了,把他们都给我带走!”

    她师兄康辉也说,“妈的,一群畜生,猪交配还知道找个圈,瞧瞧,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吴佳人深以为然地点头。

    她用手铐扣住一个脱光光的男人,骂了句,“狗玩意儿!”

    骂完,吴佳人抬头,看到站在面前的姓魏的狗玩意儿。

    一瞬间,吴佳人的眼神,变得难以置信起来。

    魏舒义还拽着他的皮带,他一脸绝望地与吴佳人四目相对,满眼都写着冤枉两个字。面色有片刻的不自然,紧跟着,吴佳人回过神来,她将手铐一头套在栏杆上,将那个浑身精光的男人拷好了,这才走到魏舒义身边。

    魏舒义艰难地低头,他看见吴佳人嘴唇轻动,她在说,“哥哥,寂寞了找我啊,我可以帮你啊…”

    就在这时,喧嚣吵闹的音乐声,停了。

    魏舒义想解释,张嘴就说,“你听我解释,我不…”

    话没说完,吴佳人一拳头,击中魏舒义鼻子。

    “哼!”

    魏舒义朝后踉跄几步。

    因为挨骂挨揍的人多了,魏舒义这一声闷哼,就特别不起眼了。

    吴佳人疾步跑过来,一把揪着魏舒义的衣领子。魏舒义还没回过神来,腹部又挨了吴佳人几个拳头。别看吴佳人看起来瘦高瘦高的,力气却十分惊人。“寂寞了我找我啊,老子给你挠挠痒,松松骨。”

    把魏舒义打得躺在地上,吴佳人直接坐在他身上,往他脸上扇耳光,“爽么!”

    “啊?”

    “皮还痒么?”

    “还痒的话,我再帮你挠挠!”

    吴佳人一边冷笑一边揍人,拳头力道不减丝毫,魏舒义被揍得直喊,“我没有!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猥亵我,还脱我裤子!”

    闻言,吴佳人拳头的力道小了些。

    康辉见吴佳人似乎失控了,他赶紧走过来,将吴佳人从魏舒义身上拉起来,教育她,“师妹你做什么!你不能打他们!你这样是要被处分的!”

    吴佳人这才冷静下来。

    她站起来,睨了眼在地上躺着,不停地喊冤的魏舒义,她冷笑一下,才抬头对康辉说,“这人,是我对象。”

    闻言,康辉脸色一变,看魏舒义的眼神,就有些微妙的危险了。

    “是么?”他斜了眼魏舒义,松开握住吴佳人的手,说,“要打回家打,打完再分手。”参加这种聚会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吴佳人哼了一声,像拎狗一样,将魏舒义从地上拎了起来。

    魏舒义被吴佳人带出酒吧,塞进警车。

    他很冤枉,先是被那些女人恐吓,后又被吴佳人狂揍,他简直想哭。

    上百个男女被带出酒吧的时候,无数记者闻风赶来。他们的镜头对着他们狂拍,来参加聚会的,多是些有头有脸的,大家都很惊慌,不停地想要找东西遮挡自己。

    但他们身上的衣服本就穿得少,还不严实,怎么也遮不住脸。

    魏舒义也有些惊恐,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拽着他上警车的时候,吴佳人用胸膛把魏舒义的脸给遮了起来。

    魏舒义竟然想感谢吴佳人。

    尽管,这暴力女人刚才还揍了他一顿。

    上百号男女,都被关在警察局里。魏舒义与他们呆在一起,瞧见他那一脸的伤,阿莱冲警察大骂,“你们当警察的了不起?可以随便打人啊?看你们把我兄弟打成什么样了?”

    魏舒义听了,只觉得没脸,下意识将头往腿间藏。

    听了阿莱的骂声,几个警察冷笑,回了句,“吴警官打他,是他该打。”他们可都知道魏舒义跟吴警官的关系。

    阿莱一愣,疑惑看向魏舒义,“魏帅,怎么回事?”

    魏舒义缓缓抬头,说,“阿莱,今儿走出这警局大门,咱们以后再也别联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