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05章 康师傅麻辣牛肉面
    闻言,阿莱和一众好友都惊呆了。

    刘东平惊讶之余,脱口就问,“友尽了?”

    他们是不是理解错了魏舒义的意思?

    阿莱也看着魏舒义,明显的没理解过来他的意思,阿莱都要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魏舒义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受过今天这样的惊吓。他修养再好,在恼羞成怒时,也忍不住朝阿莱他们那伙人咆哮,低骂,“你们都他妈要作死,做什么还要拖上我!老子根正苗红一社会好青年,我活到29岁还没谈过恋爱,今晚上老子差点就被那几个女的猥亵失身!”

    说来,魏舒义就想起了皮带差点被解开的恐惧。

    阿莱被他吼得一愣,其他几个兄弟也是一愣一愣的。看魏舒义这反应,他似乎,并不知道那间酒吧今晚要秘密举办派对啊…

    “不是魏帅,你不知道那酒吧今晚要举行派对?”威哥总算是回过味来了。

    魏舒义冷哼,“我不知道很奇怪?”

    魏舒义活到29岁还是个单身狗,他要知道了才奇怪。

    威哥不再说话了。

    阿莱也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又觉得魏舒义这人不够意思,就说,“魏帅,这也没多大事吧,那些女人也没把你怎么着,你怎么跟个女人似的,这么在乎贞操?”

    阿莱那丝毫不在意的口气,让魏舒义愕然。

    他终于也反应过来了,阿莱明天就要结婚的人,明知道那酒吧今晚要举行派对,还把他们都约到酒吧,必定动机不纯。想通这一切,魏舒义再看阿莱,目光就充满了不满。

    瞧见魏舒义那鄙夷的眼神,阿莱也来了火气,“你那什么眼神儿?”

    魏舒义冷哼,不留情面讽刺阿莱,他说,“既然做不到对思思一心一意,那还是趁早分了好。趁还没结婚,现在分手来得及,别祸害了人家一好姑娘。”

    阿莱先是一愣,随即爆发怒火,大吼,“还是不是兄弟呢?你咒我呢?嗯?”

    魏舒义冷笑,“抱歉,跟你这样的人做兄弟,我高攀不起。”

    阿莱一下子就冲了起来,朝着魏舒义跑过去,看情形,是要打架。

    威哥和刘东平他们齐齐跑上去拉架。

    一墙之隔的走道里,吴佳人听到魏舒义跟阿莱的对话,反倒笑了。

    康辉摸摸鼻子,跟她说,“你家那人,看来真是被冤枉了。”

    吴佳人哼了哼,看了康辉一眼,快步走出去。

    警棍在拘留室的铁栏杆上敲了敲,吴佳人面无表情看着里面闹事的一群男人,冷声说,“聚众斗殴,罪加一等。”

    阿莱还拽着魏舒义的衣领子,没有松开,但也迟迟没有打下去。

    魏舒义之前被吴佳人打过一顿,这会儿已是一只半死不活的惨狗了,面对阿莱的攻击,他显得无力招架。吴佳人这时出现,无异是在帮助他。魏舒义侧头朝外面看去,对上吴佳人阴冷的目光,他只觉得心虚。

    “阿莱,算了,这事是我们办的不妥,魏帅也没多大错。”

    “再说,你明儿就要结婚了,再闹事是要被拘留的!”

    魏舒义心想:没人来保你,你聚众嫖,娼也是要去看守所住几天的。

    明儿结婚四个字,总算是敲醒了阿莱的理智。

    阿莱松开魏舒义,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走到原地,坐了下去。

    其实阿莱心里明白,今天这事,的确是他连累了魏舒义。只是魏舒义那看不起他的样子,有些伤到了他。

    这一夜,断断续续有家属和亲朋好友来警局认领他们这群人,到最后,几间拘留室里面,只剩下十来个人了,也有几个在酒吧乱搞被逮到现行的,被处以半个月的拘留,还罚了钱。

    阿莱迟迟不见人来保自己,也有些心慌,其他人见他脸色难看,也觉得糟糕。

    早上六点,阿莱的女朋友王思思来了。

    大冬天的,她穿着一身正红色的秀禾服,头戴凤冠,外披羽绒服。进了警察局,王思思的脸色并不好看。

    她这身打扮,明晃晃写字三个字——

    新娘子。

    “我是王思思,昨晚你们从盘丝洞酒吧带走的人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宋莱的?”

    吴佳人加了一宿的班,本来已经有些累了,这会儿见了王思思,她多看了几眼她身上的婚服,心里生出同情来。

    “有。”

    吴佳人说完这个字,就看到王思思的俏脸白了几分。

    王思思身形摇了摇,才说,“我来保他。”

    她没有问吴佳人,昨晚带走阿莱的时候,阿莱到底在做什么。她不想问,也不敢问,更加怕问。

    阿莱听说王思思来保他了,他脸色也有些尴尬和愧疚。

    来谁不好,偏来了他的准新娘。

    阿莱从拘留室被带走,王思思一看到他,先是问了句,“还好么?”

    阿莱一愣,他以为迎接他的会是王思思的滔天怒火。

    可王思思这体贴的关心,更让阿莱愧疚。

    读大学时,就是王思思追求的阿莱,早些年,阿莱虽然也乱来过,但近些年也算有所收敛。王思思知道他对自己的爱不深,可当阿莱得知她怀孕,并且跟她求婚时,她还是激动地哭了出来。

    阿莱不爱她,但她爱阿莱啊。

    今早,她天未亮就起床梳妆打扮,穿好了衣服,才听说了阿莱被警察带走的事。而他犯的罪,竟然是聚众乱,淫!

    那一瞬间,王思思心里的某种东西,彻底碎了。

    阿莱轻声说,“还行。”

    “那就好。”王思思点点头。

    阿莱刚想说对不起,却见,王思思动手摘下了手上的戒指。那是阿莱向他求婚的戒指,她一直戴着,洗澡都舍不得拿下来。阿莱瞳孔微缩,看见王思思将戒指递到他面前,并说,“还给你,你的戒指,我佩戴不起。”

    说完,王思思也不管阿莱是何反应,直接将戒指塞到了他的手指上。跟着,王思思解下头上的凤冠,大概是头发盘得太繁琐,不太好解,她一开始的镇定,忽然变得崩溃。

    她一把将凤冠从头上强行撕了下来,头发顿时变得乱糟糟,那被她捧在手上的凤冠上,还纠缠着一缕缕长长的黑色发丝。

    王思思不再镇定自若,变得凌乱狼狈起来。

    她将凤冠一并送到阿莱的手上,对阿莱说,“幸好,这事是在结婚前发生的。”

    “宋莱,婚礼取消吧。”

    阿莱心里一空,抱着那凤冠,像是抱着一块巨石。

    这块巨石,压得他心里都疼。

    “这…”他想说点儿挽留的话,又觉得没脸,他见王思思要走,急忙脱口问了一句,“那孩子呢?”

    王思思说,“有你这样的父亲,生下来也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

    明白她的弦外之音,阿莱终是感到悔恨。

    “不,这婚不能取消,这孩子必须要!”阿莱脸色剧变,说话也开始强横起来。

    王思思用失望透顶的眼神看着他,只说,“曾经是我不配你,如今是你不配我了。”王思思苦涩一笑,又说,“宋莱,我看不起你。”说完,王思思迈腿往警局外走。

    阿莱彻底慌了神。

    吴佳人一直在旁观他们的对话,等王思思走了,看见阿莱一个人抱着凤冠,怔然失神,丢了魂魄一样的反应,她冷笑一声,说,“她说的对,你配不起他。”

    刘东平他们相继被保走,也都得知了阿莱婚事告吹的事。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

    最后,所有人都被带走了,只剩下魏舒义一个人了。

    魏舒义孤家寡人一个,知道没有人会来保他,在康辉又一次假装从他眼前晃过的时候,他忍不住开口对康辉说,“我能不能打个电话?”

    康辉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轻笑,说,“不能。”

    魏舒义:“…”

    他就一个人呆在拘留室,待到肚子饿,待到伤口疼,待到黄昏时。

    这时,公安局里的警察开始交接班了。

    不过片刻,吴佳人终于走了进来。

    她已经脱了制服和警用大衣,穿了自己的短款羽绒服和牛仔裤,今天天冷,她将羽绒服拉链拉了起来,其下一双长腿傲人笔直。吴佳人站在拘留室外,看了眼蹲里面,像是饿得睡过去的魏舒义,眯起了眼睛。

    她缓缓掏出钥匙,打开拘留室的门。

    一番动静,终于闹醒了魏舒义。

    魏舒义抬头,与吴佳人四目相对。

    片刻,他低下头,有些难堪。

    这是打算看他笑话?

    吴佳人却说,“走。”

    魏舒义一愣,他缓慢抬头,对吴佳人说,“有人来保我了?”他猜测,或许是他的导师来了。

    吴佳人轻嗤,“我保的你。”

    魏舒义神色有些复杂。

    他一身伤拜她所赐,最终走出这警局,也是拜她所赐。

    魏舒义忍着身上伤口的疼痛,跟在吴佳人身后,吴佳人从停车场牵出来一辆摩托车。她私下里,没穿上班时的皮鞋,换上了帅气拉风的黑色英伦平底靴,一双腿被靴子绑着,就更加显得好看。

    吴佳人将车停在魏舒义面前,朝他扔过来一个黑影。

    魏舒义吃力抬手接住,是一顶帽子。

    “戴上,不戴安全帽,是违规操作。”身为警察,吴佳人时时刻刻都在遵守法规。

    魏舒义抱着那安全帽,问吴佳人,“你送我回去?”

    吴佳人冷哼,不说话。

    魏舒义也不矫情,将安全帽戴好,戴帽子的时候,难免扯到了脸上的伤口。他嘶了一声,又硬生生止住了。吴佳人斜了他一眼,哼道,“是不是男人?这点疼都受不了。”

    魏舒义冷笑,怼她,“我这是拜谁所赐?”罪魁祸首不仅不感到自责,还敢鄙视他,魏舒义心肝儿都开始疼了。

    吴佳人也不是个吃素的,她说,“我喜欢你。”

    魏舒义一愣。

    他不明白,刚才还跋扈自恣的女人,怎么突然表白起来了。

    吴佳人回过头,目光直望进魏舒义眼睛里,她说,“我喜欢你,看到你出现在那样淫,乱的场所,我是女人,我会生气。”

    这算是解释?

    魏舒义竟然被她一句话堵得失了言语。

    奇了怪了,她喜欢他又如何,他又没认她做女朋友!

    魏舒义老实地坐到了吴佳人身后,吴佳人将车开得飙起,魏舒义用手指紧紧地抓着车尾,这时,吴佳人的声音顺着风声传到他耳朵里,“怂不怂!这个时候还不抱着我,抱车皮股做什么?活该你一直单身!”

    魏舒义:“…”

    他不得已抱住了吴佳人。

    即使穿着羽绒服,吴佳人的腰也是细的。

    魏舒义抱着她以后,吴佳人反倒将车速减慢了。

    魏舒义有理由怀疑吴佳人是想占他便宜…

    车子,停在一个普通的菜市场旁边,吴佳人问魏舒义,“你不挑食吧?”

    请他吃饭?

    魏舒义摇头。

    吴佳人又问,“牛肉吃么?”

    “吃。”

    点点头,吴佳人撇下魏舒义,走进一家便利店,拿了两桶康师傅红烧牛肉面。结了账,她大方地递给魏舒义一碗。魏舒义捧着那碗康师傅麻辣牛肉面,表情有些古怪。

    这就是牛肉?

    ------题外话------

    吴佳人:我喜欢你,我请你吃康师傅麻辣牛肉面,你吃不吃?

    魏舒义:我想吃佳人牌麻辣牛肉面行么?

    吴佳人摇头,“没有佳人牌麻辣牛肉面,但有佳人牌纯牛奶。”脸色一正,吴佳人瞥了下脸色困惑的魏舒义,又说,“不过,不是给你吃的,是你给孩子吃的。”

    魏舒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