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06章 你家床上或车上
    将魏舒义的反应看在眼里,吴佳人露出惊讶之色,反而问他,“怎么,嫌弃?你不是不挑食么?”

    魏舒义一言难尽地摇头,注重饮食健康的他,好几年都没有吃过泡面了。

    撕了盖子,他跟吴佳人一起泡了面,吴佳人顺手丢给他一根火腿和一包海带榨菜,挺便宜,一块钱一包的那种。

    接住火腿和榨菜,魏舒义挑眉,有些惊讶,这样的搭配,他没有试过。将东西加进桶面里面,魏舒义跟吴佳人一起坐在便利店外的小桌子上,他吃了一口,意外的发现味道很不错。

    方便面虽然美味,就是不健康。

    “你经常吃这个?”他问吴佳人。

    吴佳人说,“忙起来就吃这个,方便。”她几口吸溜吃了方便面,又说了一句,“就是量少,吃不饱。”

    魏舒义盯着自己碗里那一大碗面,露出了更加古怪的表情。

    他都吃不完,她还嫌量少…

    见魏舒义吃得少,吴佳人会错了意,竟说,“虽然我喜欢你,但我不会吃你吃剩下的东西。”

    魏舒义不得不解释一句,“只是有些烫,等它凉些了再吃。”

    “哦,那是我曲解了你的意思。”吴佳人也不见尴尬。

    魏舒义低头吃泡面,吴佳人看着他吃面的样子,忽然说了句,“你吃饭的样子,特别可爱。”

    可爱的魏舒义有些发窘。

    他不得不抬头,正视起吴佳人,严肃地跟她说,“吴警官,你能不能,别不分场合地点随时撩我?”

    吴佳人云淡风轻来了句,“我倒是想在特殊场合撩你,但我估计没戏。”她一张严肃脸看着魏舒义,还补了一句,“至少目前没戏。”

    魏舒义一愣,反问一句,“什么场合?”

    微微一笑,吴佳人轻声说,“你家床上。”

    魏舒义:(⊙?⊙)

    吴佳人吓死人不偿命,又说,“我床上也行。”

    魏舒义继续保持震惊。

    吴佳人还说,“那,不然你车上也行啊,我那车就不行了,太窄了,施展不开。”她眉头紧锁,一副在认真思考,在她那摩托车上,能施展开哪些姿势。

    魏舒义脸色又惊又俱,他想骂她一句不要脸,但是话到了嘴边,就是丧失了说话的勇气。魏舒义张嘴哑然了半晌,最后讪讪问了句,“现在的警察,越来越不正经了。”

    吴佳人又严肃地摇头,“不,你错了。警察是个正经职业,只是当警察的人不太正经。”

    她都承认自己不正经了,魏舒义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之后,魏舒义都不敢再说话。

    怕他说一句,吴佳人就能撩他两句。

    吃完面,魏舒义松了口气。

    魏舒义起身去水龙头那里洗手,吴佳人靠在摩托车旁等他,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黑发小少年走进小卖部,非常熟稔地掏出十块钱,递给那老板,说,“一包红塔山。”

    那老板弯腰,从玻璃柜里掏出一支烟,递给那少年。

    少年接过,熟练打开,从里面抽出烟,含在嘴里,点上。

    那动作,那神态,那吐烟雾时享受的表情,都在告诉吴佳人,这是一个老烟枪。

    吴佳人长腿一迈,走向店铺。

    少年嘴里的烟,忽然被人抽走。

    少年一愣,随即微怒,回头就要骂人,却对上一张漂亮到有几分艳丽的脸颊。少年脸颊一红,到嘴的骂咧之语,变得吞吞吐吐,“你、你谁啊?”

    吴佳人一巴掌呼在那少年头上,她用手指捏灭了那烟蒂,对少年说,“未成年人,不得吸烟。”

    那少年更加不好意思,“吸、吸烟的多了去了,你管得着?”

    “我看见了,我就得管。”吴佳人说着,从衣服里掏出证件,不顾身后那少年的埋怨,走进便利店。

    将证件对准店家,吴佳人义正言辞地对他说,“老板,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十五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和学校应当教育未成年人不得吸烟、酗酒。任何经营场所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

    “老板,别告诉我,那孩子成年了。”吴佳人指了指身后只有一米六左右,大冬天只穿一件卫衣耍酷的少年,她的脸色不太美妙。

    尽管,向未成年人卖烟不犯法,但在道德上,依然要收到谴责。老板尴尬一笑,忙说,“以后注意,以后注意。”

    吴佳人收起证件,正巧魏舒义洗好了手,他站在店外,看着吴佳人,露出复杂神色。

    这个女人,真让他看不懂。

    吴佳人出来时,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说了句,“多读书少抽烟。”

    那少年知道她是警察后,就有些窘迫,被她拍了肩膀,他支支吾吾都说不出话来。

    吴佳人坐到摩托车上,魏舒义自觉地戴好帽子,坐了上去,顺手搂住她的腰。吴佳人问了他家地址,魏舒义说了,然后,他问,“你三番五次撩我,算不算变态?”

    吴佳人轻笑,跟他说,“那你去告我,告到我们局长那里。”

    魏舒义诧异,“怎么说?”

    吴佳人说,“我们局长为了我的婚事愁白了头,我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对象,他不将咱俩凑一对,都算仁慈的。你去告他,他只会拍手称好。”

    魏舒义不说话了。

    到了他家,吴佳人将他送到小区楼下。

    熟悉的小区住户见了,都笑问魏舒义,“魏老师,这是你女朋友啊?”

    魏舒义刚想摇头,吴佳人就笑眯眯的跟那些邻居说,“是啊。”

    魏舒义多看了两眼这个厚脸皮,想了想,便没有教育她要脸二字有几笔几画。

    “你住几楼啊?”吴佳人仰头看着电梯房,挺好奇的。

    “16楼。”

    “哦。”

    身为男士,魏舒义假装客气地问了句,“要上楼去喝杯茶么?”

    吴佳人立马答道,“好啊!”

    魏舒义:“…”

    他想说:其实我只是跟你客气客气罢了,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自己开口邀请的客人,跪着也得带回家。魏舒义与吴佳人一起上楼,站在电梯里,吴佳人说,“我住楼梯房,我怕坐电梯,小时候看多了鬼片,总觉得电梯里面有鬼。”

    魏舒义露出复杂眼神。

    他低头看着吴佳人的脸颊,轻笑一声,说,“胆小鬼么?”

    反应过来他是在暗讽自己胆小,吴佳人哼了哼,扭头不理他。

    这样的她,倒是有些可爱。

    魏舒义多看了两眼,电梯就到了16楼。

    跟吴佳人想的一样,魏舒义的家里很干净,就跟他这个人一样。看见茶几上有三个茶杯,吴佳人就问,“昨天你家来客人了?”

    “小笙和方先生来过。”

    吴佳人露出恍然之色,她忽然问,“你们是好朋友?”

    “嗯。”

    “方先生和阿笙都是不错的人。”

    “小笙不错。”至于方俞生…魏舒义选择不提他。

    说了是请她喝茶,魏舒义家里茶叶倒是有,他忙着烧开水,见吴佳人坐在沙发上没事做,就说,“你可以看电视。”

    吴佳人打开电视,看到电视柜旁边的医药箱,她扭头看厨房,想了想,跑去拿了医药箱。等魏舒义烧好水,泡了茶端出来,吴佳人就抱着医药箱,正等着他。

    “你过来。”

    魏舒义目光一闪,又觉得脸上的伤开始痛。

    刚才在厨房,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脸了,那简直惨不忍睹。

    吴佳人拿药酒给他擦伤口,擦完,又涂了些药,还叮嘱魏舒义,“洗澡的时候别洗到脸了,这样涂一晚上,明天应该会消肿一部分。今天周末,你明天就要上班了,你的伤三两天内应该恢复不好,建议你请假几天。”

    闻言,魏舒义扯了扯嘴角,这一个动作,脸上的伤又开始疼。“还不都怪你。”

    吴佳人保持缄默。

    “好了。”

    她去洗了手,回来后,就捧着那杯热茶,一口口地抿。也不知是茶烫还是怎么的,吴佳人这杯茶,喝得特别慢。从八点一十喝到了九点半。魏舒义三番四次看墙上的钟表,心里暗自焦急。

    这女人不会是打算赖在她家不走了吧?

    在魏舒义第n次看钟表的时候,吴佳人总算是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魏舒义赶紧起身欢送。

    吴佳人真的就走了,她走了之后,魏舒义忍不住舒了口气。

    吴佳人下了楼,靠在摩托车上,嘴里低声念叨着:“29岁,单身,生活作风良好,曾经是医生,现在是老师,最难的是干净。嗯,我是处,他也是处,身体上是配得上的。他长得挺好看,我也好看,嗯,样貌也挺般配。住单身公寓,天黑邀请女孩子进家门,却没有动手动脚,全程都相当的规矩,是个懂规矩的绅士…”

    “综上所述,这男人…”吴佳人仰头,看着16楼,露出势在必得的目光,“我要定了!”

    人就是这般犯贱,越是对你不感兴趣的,就越是想要。

    对吴佳人来说,征服魏舒义这样的老年单身狗,可比跟林致那样的公子哥谈恋爱有意思多了。

    魏舒义站在阳台上,看着吴佳人的车开走,这才回屋。

    他洗了澡,小心的避过脸上的伤,然后在床上躺下。

    魏舒义的床是那种榻榻米风格的实木床,足有两米宽,他睡左边,右边是一个一米六长的熊娃娃。这是魏舒义第一次主刀手术手术成功后,病人送给他的,那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

    他翻个身,抱住熊娃娃,快要睡着的时候,微信响了。

    连续响了三次,魏舒义不得不打开手机。

    男人腹肌的头像上,显示有三条未读短信。

    乍然看到吴佳人的微信头像,魏舒义还有些惊讶,他们已经很久没在微信上聊过天了。

    点开,看到了吴佳人发来的消息。

    倾城佳人:【我喜欢你啊,我就发发短信骚扰你,你可以不回答,也可以无视,但不能拉黑我。】

    倾城佳人:【想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今天一点儿也不帅气。】

    倾城佳人:【想对你说的第二句话是:对不起,昨晚下手重了。】

    魏舒义盯着信息看了半晌,最后没有回复。

    他屏蔽了所有消息通知,睡觉。

    三天后,魏舒义去上课了,脸上的伤痕总算是淡了一些。

    办公室的女老师问魏舒义,“魏老师你脸怎么了?跟人打架了?”魏老师曾经是医生,他比谁都爱惜自己的一双手,他会打架,挺令人惊讶的。

    魏舒义总不能跟人说,他周六晚上在酒吧被女人猥亵了,还被女警察给揍了一顿。

    “唔,跟一朋友打了一架。”他支吾片刻,选择撒谎。

    “嘿,原来你也会打架。”

    这话题很快岔开,不一会儿,那女老师又说话了,这次,她先是叹了口气,接着才说,“如今这年头的人啊,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

    “怎么了?”

    “我女儿不是在嘉洲酒店做大堂经理么,原本早早订了婚宴西,打算在上周末结婚的一对新人,竟然临时取消了婚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