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07章 要亲我?
    “这有什么稀奇的?我有一朋友的女儿,跟她老公结婚三天就离婚了哩!”那男教授说完,还开玩笑,“我们那会儿,都觉得份子钱白随了,还有奇葩找他们要份子钱的呢!”

    女老师摇摇头,说,“这个性质不一样。”

    男教授追问,“怎么个不一样法?”

    “我听我女儿说,新娘怀孕了,新郎跟新娘都选好了结婚的日子。哪知婚前的那个晚上,新郎跑去酒吧参加了一个很淫,乱的聚会,结果被警察逮去了公安局。第二天,那个新娘穿着一身红,跑去警局找自己的男朋友。好在那女孩也硬气,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跟男朋友分了。”

    “啧啧…”听她这么一说,大家都露出鄙夷地眼神,“也不知是怎么想的,都有孩子要结婚的人了,还去那样乱的地方。”说完,这说话的男教授看向魏舒义,叹道,“我们魏老师就是个好青年,从不乱来,那些不正经的人都有老婆孩子呢,魏老师咋还没有成家谈恋爱?”

    从不乱来的魏老师选择不说话。

    此刻,他心虚着呢。

    他这会儿就无比感谢那晚吴佳人用身子将他的脸挡了起来,否则,改天这些老师在报纸或手机新闻上看到他的脸,指不定会多惊愕呢!

    见魏舒义不说话,男教授还特意问他,“你说是吧,魏老师?”

    魏老师淡定地点点头,回答他,“王老师说得对,要结婚的男人还跑去那种地方,活该新娘甩了他。”

    “我们魏老师的三观就是正。”男教授又忍不住感慨,“现在啊,好男人都没人要,痞子流氓倒是成家立业得早。”

    魏舒义忍不住纠正王老师这话,“我也不是没人要…”这话刚开口呢,就被王老师给出言打断了,他问,“上次来找你那姑娘,最近这么没来了?”

    闻言,魏舒义还没来得及搭话呢,女教授就说话了,她忧心忡忡地问魏舒义,“是不是吹了?”

    魏舒义:“…”

    “我去洗个手。”

    他迅速起身,以落荒而逃的速度跑去厕所洗手。

    寒冬腊月的,冷水浇在魏舒义手背上,他心里却凉透了。跟一群大妈大爷呆在一个办公室,就是这点不好,个个都为他的感情生活愁白了头,哎!魏舒义摇摇头,手机又响了。

    他打开微信,看到吴佳人发来消息。

    吴佳人:【我想跟你说的第13句话:魏老师你会做饭么?】

    魏舒义想了想,手指在手机上点了几下。

    【会。】

    倾城佳人:【是么,我明天休息,今晚也不上班。】

    【所以?】

    倾城佳人:【上次我做了你的担保人,你是不是该请我吃顿饭?】

    【我记得,我是被你逮进去的。】

    倾城佳人:【微笑。】

    倾城佳人:【我也记得,你是因为聚众嫖,娼才被我抓进去的。】

    魏舒义一头黑线。

    他做贼心虚地看了看周围,没瞧见有人进来,才放下心来。他这才发语音,问吴佳人,“我能不同意么?”

    倾城佳人发消息说:【可以啊,那我就去学校找你…】

    魏舒义:【来吧!明天中午上我家吃饭。】

    倾城佳人:【…我本来想说,你不同意的话,我就去学校找你,请你吃饭。不是,你在心虚么?怕我去学校散播你嫖的事?】

    魏舒义连发三个感叹号。

    【老子不是去嫖的。】

    倾城佳人:【嗯,你只是差点被嫖了。】

    魏舒义赶紧退出微信,他怕再说下去,会忍不住破口大骂。他的教养,不允许他对一个女生破口大骂,尤其这个女生还是人民警察,虽然,是个不太正经的警察。

    因为要请吴佳人吃饭,魏舒义下了班,就先去菜市场买了一些菜,第二天早上提前将一些菜腌制好,等上午上完课,回家就直接做。

    第二天,他下了课,收拾东西打算走。

    这时,王教授说,“魏老师不去食堂吃饭?”

    “不了,今天约了朋友上家吃饭。”

    “哦。”

    他们只以为是普通朋友。

    一群人一起出办公室,刚走到办公楼下面,就看到大门口斜靠着一个戴白色针织帽的女生。那女生穿一件格纹衬衫,外面是一件黄色鹿茸皮的短外套,下身穿了条厚款A字长裙,长裙下露出一双黑色的平底靴子。

    这乖巧的装扮,一时半会儿,没让魏舒义将她跟吴佳人联系到一起。

    听到讲话声,吴佳人抬起头来,朝魏舒义招招手,还喊了声,“魏哥哥,我在这里。”

    所有人老师都挤眉弄眼地朝魏舒义抛来疑惑目光,只有他们办公室的两个老师认出了吴佳人就是上次来办公室找魏舒义的人,他们笑着说,“哟,美女来找魏老师?”

    “是啊。”吴佳人冁然而笑,走过来,拉了拉魏舒义的衣袖子,像是小女孩撒娇,跟他说,“我等你好一会儿了。”

    魏舒义抖掉满身的鸡皮疙瘩,他朝同行们歉然一笑,“我下班了,明天见。”就领着吴姓小可爱走了。

    “你开车来的?”魏舒义问吴佳人。

    摇头,吴家人说,“坐公交车来的。”

    “哦。”

    魏舒义便领着她朝车库走,路上,他严肃的教育吴佳人,“以后喊我名字或者魏先生就行,别喊魏哥哥。”顿了顿,他说,“肉麻。”

    吴佳人说,“魏先生叫起来生分,魏舒义喊起来不礼貌,要么魏哥哥,要么哥哥,不然…”吴佳人笑意盈盈看了眼魏舒义,才说,“叫你亲爱的,也是可以的。”

    魏舒义脚步一顿,回头,目光灼灼盯着吴佳人,那样子,像是在凝望自己最深爱的情人。

    吴佳人心头一颤,“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魏舒义左手抱着他的公文包,右手插在兜里,他步步紧逼吴佳人,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顿时缩短到咫尺。

    吴佳人甚至能听到魏舒义的呼吸声。

    魏舒义想吓唬吓唬吴佳人。他右手从兜里拿出来,拇指落在吴佳人唇上,揉了揉。

    吴佳人下意识吞口水。

    “要亲我?”她问他。

    魏舒义故作邪恶,他挑挑眉,问,“你不是喜欢我么?”他将自己扮演成一个纨绔坏男人,故意装的浪荡不羁,他说,“喜欢我,让我亲一次,没问题吧?”

    说罢,他俯下头,作势要去亲吴佳人。

    吴佳人毫无畏惧,就看着他的头倾下来,整个过程中,她甚至还保持着浅然淡定的笑。

    眼瞅着就要亲到了,魏舒义见吴佳人不避不躲,在心里暗骂自己有病。

    他是神经了!

    魏舒义不打算吓她了,他直起腰来,转身就要走。就在这时,吴佳人迅速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直接一口,亲在他的唇上。

    魏舒义愕然。

    被亲了还不算,吴佳人还撬开了他的牙齿,钻了进去。

    她的吻,与她的人一样,霸道、不可理喻。

    女人的舌头在他口腔内一阵狂扫,如同龙卷风,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片刻,吴佳人松开魏舒义,她脚跟落地,挺得意地朝一脸错愕地魏舒义抛了个媚眼,然后说,“少哔哔,要亲直接上。”

    魏舒义眯着眼看她。

    那眼神,倒叫吴佳人感到不安。

    “怎么?”她一挺胸,问魏舒义,“我吻技不错吧?”

    魏舒义说,“你刚才把我嘴皮磕碰出血了。”魏舒义说话的时候,嘴里都是一股血腥气。

    吴佳人有些尴尬,“那对不起,没注意到。”

    魏舒义却问,“这是你第一次跟人亲嘴?”

    吴佳人越发尴尬,胸脯就挺得更高。“胡说!”她睁眼说瞎话,“我貌美如花,当年警校一枝花,追求者无数,我初吻早就没了。”

    “是么?”魏舒义摸了摸被撞破的嘴唇,也说,“还好,这也不是我的初吻。”

    吴佳人却露出危险目光,“哟,初吻给谁了?”

    魏舒义说,“猪。”

    吴佳人愣了愣。

    随即,就明白过来,她就是那头猪。

    魏舒义阔步走向他的车,不再搭理身后的吴佳人,他现在脑子有些乱,他设想中的初吻,是在一个浪漫的地方,与自己心爱的人发生的。他曾经看过一部电视剧,是那时候年轻人都爱看的韩剧,叫《IRIS》,那里面男女主那个糖果之吻,一直都是魏舒义向往中的接吻的样子。

    结果倒好,横空杀出一个吴佳人,直接将他的亲吻给夺了。

    这感觉很憋屈。

    走到自己车身旁,魏舒义看到那车子,脑子忽然跳出那天吴佳人说的那些轻薄之语…

    魏舒义扶额。

    吴佳人有毒,近身就会中毒。

    吴佳人已经追了上来,见他脸色沉沉的,就说,“我跟你道歉好不好,我不知道那是你初吻…”她没看出来,魏老师竟然这么纯情。

    魏舒义打开车坐进去,吴佳人赶紧往副驾驶座。

    魏舒义看了一眼副驾驶。

    这位置,也是他为未来太太准备的。

    “下车。”他说。

    吴佳人一愣,“你让我坐公交车去你家?”

    魏舒义解释,“坐后面去。”

    吴佳人眨了眨翘卷狭长的睫毛,露出了复杂的眼神,“我迟早会坐到这个位置上。”说完,她跳下车,愤愤然坐到了后面的车位上。魏舒义这才开车,带着这个厚脸皮客人回家。

    尽管,这个厚脸皮在一个钟头前把他的初吻给夺了,但魏舒义承诺的要请她吃饭,自然不会出尔反尔。

    他做了很多菜,却发现吴佳人独爱他做的那道爆炒猪肝和猪腰。

    做法其实挺简单,就只放了葱和几丝姜丝,跟一些切碎了的小米椒,撒了点儿大蒜叶。吴佳人特别能吃,还不怕辣。魏舒义眼睁睁看着她干掉两碗米饭,还在心里琢摸着饭到底煮的够不够,这时,吴佳人终于放了碗。

    见她吃饱了,魏舒义挺冒昧地问了一句,“你吃这么多,怎么维持身材的?”吴佳人的身材自然不错,敢穿露脐装的人,身材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吴佳人说,“我每天早上都要跑步六公里,每天吃晚饭后要做八十个仰卧起坐,五十个俯卧撑,每周六还要跟师兄一起练拳击。”吴佳人瞥了魏舒义一眼,问他,“你嫌我吃得多?”

    魏舒义摇了摇头,“运动量这么大,并不多。”

    吴佳人目光在魏舒义的上身扫来扫去,魏舒义总有一种,她在隔着毛衣用目光打量他衣服下身体的感觉。看了半晌,吴家人说,“你身材保持的还行,经常锻炼吧?”

    “嗯,每周去三次健身房。”

    “嗯,现在懒汉越来越多,像你这样生活有规律的人少了。”吴佳人心想,不愧是她看上的人。长得好、洁身自好、会做饭、会运动…他哪里都好,就是对她态度不好。

    挺愁人的。

    吃完饭,吴佳人赖在他家不走。

    魏舒义也不好意思开口赶她,即便是冬天他也有午休的习惯,他坐在沙发上强撑着看书。对面,吴佳人手里捧着手机看电视剧,等魏舒义大了瞌睡抬头看去,却发现吴佳人已经睡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