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08章 注孤生的操作
    手机还在放电视,她捧着手机,脑袋靠在沙发的靠背上,睡觉的时候,微微张着嘴…

    眉梢一挑,魏舒义觉得睡着了的吴佳人要可爱多了。

    他回房去拿了毛毯子,刚要给吴佳人盖上,吴佳人忽然睁开眼睛。她盯着近在咫尺的俊颜,笑眯眯地说,“魏老师,偷亲这种行为,是很丢脸的。”

    魏舒义直接将毛巾盖在她的脸上。

    拿下毛毯,吴佳人将手机视频关掉,进了微信,发语音问她师兄,“师兄,我是哪几天值班?”

    不一会儿,康辉回话了。

    吴佳人开了外放,魏舒义听到那头的男人说,“大年三十到初三,这三天我们两个值班,其他都是有家属的人。我父母今年过去我妹妹家过年,你也单身一人,大年三十咱俩的值班,是别想跑掉了。”

    吴佳人听了,叹了一声,“连排班都欺负单身狗。”她对康辉抱怨一句,“所以你要赶快结婚啊…”

    康辉回道,“所以师妹你也要加油啊。”

    没再回复康辉,吴佳人对魏舒义说,“魏老师,我有个现实问题需要你帮我解决。”

    魏舒义挑眉代表着询问。

    吴佳人说,“助我脱单。”

    魏舒义冷笑,“以后白天少睡觉,做起梦来异想天开。”

    吴佳人撇撇嘴。

    真够毒舌的。

    她想到什么,又问魏舒义,“你们哪天放假啊?”

    “还有两天学校就放假了。”他们学校腊月十三放寒假。

    “真羡慕你们。”吴佳人又问,“那你过年一个人过?”魏舒义没有家人,吴佳人是知道的。

    他摇头,见吴佳人目露疑惑,才解释,说,“我会去我导师家团年。”

    闻言,吴佳人稍微心安。

    不是一个人过年就好。

    “那你寒假有什么安排没?”

    魏舒义也不觉得这算隐私,没瞒着吴佳人,坦白道,“买了去三亚的机票,那里暖和些,去度假。”

    吴佳人不再问了,问得多,就觉得自己日子过得真清苦。

    她一直在魏舒义家赖到下午四点。

    见时间不早了,吴佳人起身,魏舒义以为她要回家了,结果,那女人却说,“天都快黑了,过会儿就该吃晚饭了吧。我看中午还剩了些菜,要不,我就在你这儿吃了晚饭再走吧。”

    魏舒义:“…”

    最终,吴佳人成功的在魏舒义家吃到了晚饭。

    她没有开车来,哪怕她是个警察,但她到底是个女孩,魏舒义的教养告诉他,理应送吴佳人回家。送她的时候,吴佳人还是坐在后排,车内放着音乐,还开了暖气。

    魏舒义打开导航,车停到吴佳人小区楼下后,他回头,打算喊吴佳人,才发现吴佳人已经睡着了。

    想了想,魏舒义没有叫醒她。

    他掏出手机吃鸡,玩了几局,吴佳人才醒来。她摸了摸手臂,问魏舒义,“怎么不给我盖个衣服?”

    魏舒义收起手机,木着脸说,“怕你诽谤我偷亲你。”

    这性子,忒记仇了!

    “谢谢你今天陪我啊。”吴佳人推开车门,走下去,走了两步,又退回来。魏舒义摇下车窗,看着她,没有说话。吴佳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问了句,“你相信人死后会上天堂么?”

    魏舒义愣了愣,才说,“信则有不信则无。”见吴佳人目光有些哀,他又说,“我信。”

    吴佳人眼里生出暖意来,她又问,“他们都说,上吊自尽的人,死后会入地狱,因为他们践踏了生命。你信么?”

    这话有些奇怪。

    深深地看了眼吴佳人,魏舒义忍不住问了句,“你怎么了?”

    吴佳人摇摇头,“没什么,回去开车慢点,我上楼去了。”

    说罢,她转身朝楼道口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魏舒义莫名的感受到了悲伤。

    他望着那个人上楼,一层灯亮,二层灯亮,三层灯亮,下方,一楼接着一楼的灯光熄灭。最终,灯光亮到了五楼。魏舒义看见五楼的一户人家打开了灯,这才收回目光,开车返回家。

    …

    这房子面积不大,只有九十几个平方,两房两厅一卫,还有一个很小的书房。

    吴佳人站在玄关处,抬头,对着玄关尽头挂着的那张少年模样的照片说,“我回来了,小承。”照片上,十四岁的青年对着她笑,笑容永远的灿烂无邪。他的模样,与吴佳人有几分神似,尤其是双眼部分。

    脱了鞋,吴佳人走进客厅,将自己陷在沙发里。

    屋内每一间屋子的灯光都亮着,吴佳人打开了电视,坐在沙发上,她眼睛放在电视上,精神力却不在电视剧上面。她坐了很久,慢慢地陷入沉睡。

    …

    接到弟弟的短信,正在读高三的吴佳人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不顾老师震惊的大喊跟同学异样的目光,疾步跑出学校,又跑回小区,跌跌撞撞爬上楼。她双手颤抖,费了很多时间才打开门,一开门,就跟脖子吊在绳子上,整个人悬空挂在客厅中央,伸长了舌头,面色青紫的吴佳承对上。

    吴佳人吓得惊声尖叫。

    “啊!”她猛然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

    用手擦了擦脸,吴佳人起身,打开她自己卧室旁边的小房间,屋内的小桌子上,摆着一个人少年的遗像,正是吴佳承。点燃三根香,插在香炉里面,看着缭绕升起的烟雾,吴佳人说,“小承,今天是你的忌日,姐姐没有去墓园看你。”

    “姐姐没用,没勇气去看你。”

    她垂头,看着少年笑眯眯的脸颊,眼眶有些红,也有些热。“小承,姐姐近来认识了一个人,没意外的话,他或许是要成为你姐夫的人。”

    “你如果还在的话,一定会很喜欢他的。”

    “他呢,长得挺好看的,人也挺好的,就是对姐姐态度不好。不过你也不要担心,他对我态度冷淡,那只是暂时的。你姐姐这么好看的人,追谁追不上?”

    “我今天去他家吃饭了,有他陪我,我觉得今天过得比往年快些。没那么难熬。”

    “等他接受了我,我就带他来看你。”

    “忘了说,他以前是个医生,现在是医大的教授。才29岁,长得好看,还是教授,无父无母,洁身自好,简直就是为你姐姐量身打造的男人。”说完,吴佳人盯着照片上男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再开口时,声音带着哭腔,“小承,姐姐想你…”

    魏舒义清早醒来,就看到微信有未读消息。

    打开,依然是吴佳人的。

    倾城佳人:【想对你说的第十七句话:魏舒义,谢谢你昨天陪我。】

    魏舒义盯着那牌子,抿了抿唇。

    所以昨天,对吴佳人来说,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

    转眼,滨江医大放寒假了。

    魏舒义去看了乔玖笙他们,乔玖笙的肚子很大了,肚子里怀着两个宝宝,她走路行动的时候,都有些不方便。

    见魏舒义来,乔玖笙很开心。

    “我们今天正在给孩子取名字,你来得正好,你帮我看看,哪个好些?”乔玖笙递给他一张纸,纸上写满了名字。

    魏舒义扫了一眼,兄弟俩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听上去都不错。

    他就问,“哪些是方俞生想的?”

    乔玖笙说,“方子程和方子恺这两个名字是他取的。”

    魏舒义说,“我觉得这名字就挺好。”

    “那就这个吧。”乔玖笙对两个孩子的名字并没有太多要求,像她,名字取得再好听,小名一样的贱。

    魏舒义嗯了声。

    他挨着乔玖笙坐着,看着在厨房里做西餐的方俞生,魏舒义这时才说,“我明天要去三亚玩几天,你有什么想要我带的么?”

    “带几包椰子糖回来吧,我记得那边的椰子糖挺好吃。”

    “你要求真低。”

    乔玖笙只是笑,她调侃魏舒义,“那我要你给我带个嫂子回来,你带么?”

    魏舒义:“…”

    他算是发现了,越是好看的女人,嘴巴就越会说。

    在方家吃了一顿西餐,魏舒义回到家,将行李收拾好。这时,电话响了。

    是个挺陌生的号码,魏舒义在电话响第二遍的时候才接听。

    “哪位?”

    对方说,“我就知道,陌生号码必须要打两遍你才会接。”是吴佳人的声音。上次陈涛出事,吴佳人用警局的电话给魏舒义打电话,也是打了两遍他才接。

    不意外吴佳人会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魏舒义问她,“有事?”

    “上微信,找你有事。”

    “…好。”

    魏舒义登了微信,就看到吴佳人发了信息来。

    倾城佳人:【你明天去三亚?】

    【嗯。】

    【可以帮我带点儿东西回来么?我听说,那边免税店的东西要比我们这边便宜些。】

    魏舒义想了想,才说,【好。】

    【要带什么?】

    吴佳人并没有回话,但对话框显示她一直在输入。

    等了近一分半钟,吴佳人发来了一长串的物品清单——

    倩碧小黄油?

    la—prairie焕能精华液?

    雅诗兰黛口红?

    Tom—Ford黑管唇膏15号?

    伊丽莎白雅顿金胶?

    lamer面霜?

    …

    魏舒义盯着那些购物清单,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么多,都是你自己要用的?”

    倾城佳人:【嗯,是的哩。】

    【你脸就巴掌大,需要这么多?】

    倾城佳人:【你当美人都是天生丽质的?呵呵,我跟你说,那都是钱养出来的。】

    魏舒义又问:【这些东西,大概要多少钱?】

    倾城佳人:【买齐的话,大概三万?】

    魏舒义:【!】

    现在养个老婆都这么费事么?

    他下意识想去看看自己的银行存款,按照这个养法,他那点儿钱,大概是养不起老婆的。魏舒义瞬间有了压力了,他得努力赚钱,否则以后连老婆的护肤品都买不起了!

    倾城佳人:【我现在转账给你,先转三万,多退少补。】吴佳人光棍一条,对自己素来大方,她喜欢自己的脸,也舍得对自己的脸砸钱。也幸亏她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酒吧,否则光是护肤化妆,就能搞垮她。

    魏舒义没跟她客气,直接收了钱。

    第二天,他飞奔三亚。

    他打算在三亚玩半个月,腊月二十九号再回滨江市。安逸舒服地玩了十三天,第十四天,三亚下起了雨。魏舒义看着窗外,雨水砸进大海,波浪翻滚,有好刺激的人在海上冲浪,动作又酷又帅。

    魏舒义想了想,最后带上钱包,打了出租车,去了免税店。

    他第一次来免税店买护肤品,顾客比他想象的要多,有几家店里面,排起了长队。魏舒义花了一天时间,腿都站酸了,才把吴佳人要的东西买齐。

    到了晚上九点,魏舒义已累得精疲力竭,却发现吴佳人要的东西里面,还有一个没有买齐。

    是圣罗兰的口红。

    魏舒义找到圣罗兰专卖店,跟售货员说明了自己要的货,店员立马拿了三支口红给他。魏舒义给了钱,那售货员忽然说,“先生不刻字吗?”

    魏舒义愣住。

    “刻字?”

    见他反应有些迷茫,售货员这才说,“我们家的口红可以刻字的哦,中文五个字以内,英文十个字母以内,符号可以选择五角星或心形哦。先生是送给女朋友的吧?那可以刻下代表特殊意义的字哦。”

    “呐,大多数人都会刻上爱人的名字,或是我爱你三个字。”

    虽然在口红上面刻字挺傻缺的,但魏舒义还是很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眸底飞快掠过一丝笑意,魏舒义将三支口红放到柜台上,他对服务员说了一句,“刻吧,每个上面刻一颗个字,这支,刻我。这支,刻是。这支,刻猪。”

    售货员:“…”

    这难道是要送分手口红?

    ------题外话------

    像魏帅这样的人,注定只能单身,有女朋友都不科学。

    推荐醉如归的年代文《五零小福妻》

    幸运值max的重生女vs厨艺技能max的重生男

    苏桥:暖暖,肉没了,召唤几只野味来一下。

    苏桥:暖暖,吃海鲜么?鱼虾螃蟹召唤一下。

    苏桥:暖暖,萝卜白菜催生一下。

    苏桥: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只有你不想吃的没有我不能做的。

    【1vs1,双洁,互宠,甜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