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09章 自己的种自己带
    售货员将刻了字的口红递给魏舒义的时候,表情实在是古怪至极。

    无视她古怪的眼神,魏舒义相当淡定地接过口红,塞进包装袋里,这才打道回府。

    这一页,三亚的晚上仍在下雨。

    第二天雨倒是停了,不过魏舒义却没有出去闲逛。昨天排了一天的队,他的脚现在还疼着。他在酒店呆了一天,也玩了一天的游戏。晚上,魏舒义换了一身衣服,找了家餐厅吃饭。

    餐厅环境优雅,音乐轻缓,自助水果新鲜多样,菜肴鲜美多口味。

    一切都好,就是对单身狗不太友好。

    靠窗可以看海的位置已经被秀恩爱的情侣提前预定,魏舒义到的时候,只剩下餐厅最中央的一张餐椅。他在那里坐下,四周都是出双入对、恩恩爱爱的情侣。

    他三两口吃完晚餐,走出餐厅的时候,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下次再也不会来这家餐厅了。

    第二天,魏舒义返回滨江市。

    下机场后,他先是回了趟家,将行李放好,这才开车去了乔玖笙家。

    已是腊月29,家家户户都在忙着过年,乔玖笙和方俞生这两天还是住在方家小楼,与方家人一起过年。魏舒义到的时候,方家正在做大扫除。

    乔玖笙瞧见他回来,盯着他看了一圈,才说,“你黑了些。”

    魏舒义莞尔,笑过之后,才将几盒椰子糖跟一条手链递给她。

    “我看这手链挺适合你的,就买了。”

    那是一条黄玉髓玛瑙手链,颗颗珠子极纯净,没有一丝杂质。

    乔玖笙看了一眼,她出生珠宝世家,自然一眼就能估算出这条手链的市场售价。约莫两万左右,不是很贵重,但也并不便宜,尤其是对魏舒义来说。

    她笑眯眯地接过手链,直接戴在手腕上,打量了几眼,乔玖笙很满意。这才说,“我一直缺一条喜爱的手链,现在好了,齐了。”乔玖笙的首饰多,但并无特别喜爱的,这一条,却很得她喜爱。

    见状,魏舒义的眼中多了一丝暖意。“那就常戴着。”

    “好。”

    “这次去三亚,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么?”

    魏舒义挑了几件事跟她讲,乔玖笙听着,不知不觉天快黑了。“晚上就在我家吃饭。”说完,见魏舒义点了头,乔玖笙又问,“你明天在哪儿团年?如果不介意的话,过来跟我们一起吧?”

    魏舒义摇头,“不了。”他拒绝了,见乔玖笙还看着自己,才说,“我每年都会去我导师家里过年。”

    “这样啊。”乔玖笙算是放了心,“有人陪着,挺好的。”

    她摸摸肚子,才说,“这次春节,我是不便回郡阳市的娘家了。”

    “来回不便,可别生在了飞机场。”魏舒义想到什么,忽然大笑起来,乔玖笙挺耐心的等他笑完,这才问一句,“什么事这么好笑?”

    魏舒义说,“要是生在了飞机上,你家老大就叫方子飞,老二就叫方子机,合起来就是方飞机。哈哈哈!”

    乔玖笙也觉得好笑,“那要生在高速路上,老大就叫方子高,老二就叫方子速?”

    闻言,他二人对视一眼,又哈哈大笑。

    方俞生头上戴着一顶帽子,正在家里任劳任怨地干农活。

    锦姨外孙出生几个月了,她今年要去女儿家过年,已经请假回去了。戚不凡自己有了一个家,也顾不到方家这边了。方俞生是个领地意识极重的人,不愿让其他帮佣或是家政公司的人来帮忙,所以偌大的一栋楼,都得方俞生一个人做打扫。

    见到乔玖笙和魏舒义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他心里就憋屈。

    魏舒义跟乔玖笙说得正开心,忽然,一个吸尘器出现在魏舒义的面前。

    魏舒义盯着那吸尘器,一时半会儿没理解过来。他迅速抬头,一脸迷茫看着方俞生,眸子里流露出来的眼神,充满了难以置信。“做什么?”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方俞生说,“反正你没事做,一起打扫吧。”

    魏舒义吸了口气,轻声提醒方俞生,“我是…客人。”

    方俞生说,“不,你是阿笙魏大哥,是我们的家人。”家人之间,还客气什么。

    “…”

    家人的高帽子扣下来,魏舒义也不好意思拒绝。

    头上戴着一顶遮灰的帽子,魏舒义手里举着吸尘器,清扫墙角的灰尘和蜘蛛网。方俞生在抹桌子擦凳子,两个人配合的很好,天还没黑,就打扫完毕了。

    身上落了灰,方俞生让魏舒义在他家洗了个澡。

    他把自己还没穿的衣服给了魏舒义,又找了条新内裤给他。魏舒义泡在浴缸里,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当方俞生的家人真辛苦。

    魏舒义穿着方俞生的衣服,倒也合身,两个人身高身形都差别不大。

    方俞生的衣服颜色偏素淡,多是灰色、黑色或是白色,魏舒义的衣服颜色稍微亮一些,他有些不适应。将风衣外套穿上,魏舒义从浴室出来,万浪管家正好过来喊他们去吃饭。

    方俞生对魏舒义说,“魏大哥跟我们一起去吧。”

    “…好。”

    魏舒义来过方家几次,这还是他第一次进方家的主楼。

    这一年,方家发生了太多事,方平绝坐在轮椅上,白发多了许多,再也没有以往的风采了。

    徐萍菲抱着方慕的遗孤,那个叫方善的孩子,在逗他玩。小孩子开始长牙齿了,许是有些痒,抱着一根小磨牙棒,咬得起劲。方善已经学会认人了,他跟全天下的小孩一样,活泼、爱笑。

    瞧见乔玖笙进屋,方善就朝她张嘴笑,还笑出了哈哈声。

    乔玖笙有些复杂的看了眼孩子,最终还是走过去,扶着肚子,在方善身边坐下来。方善捡起一个海洋球,朝她丢过来,乔玖笙犹豫了下,将那个球丢了回去。

    “哈哈!”方善笑出声,觉得这游戏好玩,又给她丢来。

    乔玖笙就陪着她玩了会儿。

    这时,魏舒义在方俞生身边说,“他会不会,是把小笙当妈妈了?”

    虽然方善生下来后,见乔玖音的机会屈指可数,但孩子与母亲之间的联系,是最微妙特殊的。乔玖笙和乔玖音又长相相同,还是双生姐妹,方善会亲近她,并不令人觉得意外。

    方俞生看了眼那孩子,眼神淡淡的。

    上一世,这孩子就死在他手里。对这个孩子,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谁让他是方慕和乔玖音的种呢。

    方俞生多看了两眼那个孩子,倒也没有阻止乔玖笙跟他玩。

    见状,徐萍菲倒是松了口气。

    吃饭的时候,方平绝同魏舒义不失礼节的寒暄了几句,见魏舒义谈吐不俗,方平绝对这个年轻人挺有好感。

    席间,他们聊到了乔玖笙生产这事。

    方俞生说,“正月初五,阿笙会去医院生孩子。”

    徐萍菲就问,“剖宫产么?”

    “嗯。”

    徐萍菲倒是赞同这个做法,她说,“听说孩子胎位并不好,再说,这怀的是两个,剖宫产是要安全些。不过剖宫产手术后也受罪,俞生你要照顾好她。”

    想了想,徐萍菲又说,“这样吧,手术后,我去照顾小笙?”

    方俞生没拒绝,只是看了眼婴儿床里面睡着了的方善。

    徐萍菲知他在想什么,就说,“善善有阿姨帮忙带,家里还有万浪和你爸,不会有事的。再说,我晚上回来就是。”

    方俞生嗯了声,算是同意了。

    “已经跟医生越好时间了么?”这话倒是方平绝问的。

    “嗯,约好了。”

    方俞生已经打电话给庄龙了,也跟私人医院沟通好了,医院开了会,最终同意让庄龙借他们医院的场地实施手术。庄龙的名气,世界闻名,他要来,连院长都惊动了。

    方平绝点点头,说,“放心吧,现在医术高,也不是几十年前那个落后技术了,孩子母亲都会平安的。”

    “嗯。”

    方平绝现在已经退休,日子也越来越清闲,新生命的到来,总是令人期待的。他不免想到那个一出生就被乔玖音丢弃的孩子,他叹息一声,说,“好好养孩子。”

    闻言,方俞生抬头看了方平绝一眼,猜到他在想什么,忍不住冷哼一声,还说,“我自己的种,我当然会好好带。”

    明白他这又是在挖苦自己没有做到当父亲的责任,依照方平绝往常的脾气,可能已经跟方俞生吵架打起来了。但现在,他的脾气收敛了不少,他只是面带不悦地瞥了眼方俞生,就不吭声了。

    方俞生有些意外,哼了哼,倒是没再挖苦他。

    吃完饭,魏舒义跟方俞生他们一起回了小楼,将自己换下的衣服用袋子装好,放进后备箱,在乔玖笙和方俞生的目视下,将车开出了方家。

    魏舒义的车后备箱里,还有一大堆护肤品,那是带给吴佳人的。

    他的车都开到吴佳人小区外面了,他将车停在路边,摇下车窗,看着小区里面,过了半晌,他升起车窗,开车离开了。

    第二天,也就是大年三十这天,街边的店铺都开始关门回家过年。吴佳人和康辉两人,一个开摩托,一个开二手轿车,在停车场碰见了。

    他们是来跟值班警察交班的。

    两人对视一眼,吴佳人冲康辉挑眉,调侃他,“师兄,过了今天就是明年了,明年一定要脱单了,否则明年大年三十,还是咱俩值班。”

    康辉拿手指在吴佳人额头上敲了敲,说,“你也加油。”

    “哎。”康辉忽然叹息一声。

    两个人边往里面走,吴佳人边问康辉,“叹气做什么?”

    康辉说,“师妹长得这么漂亮,我怎么就是对你不来电呢?”康辉露出诧异而困惑的神色,他自言自语,“我要是对你有好感,咱俩就凑一对得了。可是吧,一想到要跟你组队过日子,我就觉得特…”

    想了想,康辉才说,“特别扭。”

    吴佳人翻了个大白眼,“我比你更加别扭好吗?”

    虽说,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但康辉第一次看到吴佳人这个大美人,也觉得眼前一亮,可就是没有那份旖旎心思。也并非每一个颜值狗,都能对长得好看的人产生爱情。

    说说笑笑,两人打了卡,一起去了更衣室。

    吴佳人脱了身上的军绿色棉衣,换上警服和棉服,将头发绑起来。康辉也换上衣服,见他们二人来了,其他人这才下班。

    大年三十这天,其实并不平静。

    吴佳人和康辉都是滨江市公安局的刑警大队缉毒队的成员,今天值班,依然很忙碌。下午城北陵水派出所送来了几个吸毒的小青年,好在那几个孩子毒瘾还不大,吴佳人联系了他们的家长,让他们将孩子送去了戒毒所。

    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城东桥镇派出所又送来了一个贩毒的女人。

    吴佳人一看到那女人,就皱起了眉头。

    这个女人,她怀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