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11章 新生命降临
    他偏头去看电视上那些人,和全国观众一起,在零点零分迎新年。

    听见咚的一声,电视机上紧闭的朱红色大门被打开,而这时,他的脸忽然被一双手捧住扳了个方向。

    在这年的最后一秒,新年的第一秒,吴佳人吻住了魏舒义。

    康辉赶紧低下头当瞎子。

    片刻后,吴佳人松开魏舒义,拍拍他的脸颊,说,“说完了,你回去吧。”

    魏舒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他开车,四平八稳地行驶在公路上,五六分钟后,黑色的沃尔沃停在了路边上。魏舒义摇下车窗,偏着头,凝望着昏暗的马路。他拿右手食指,轻轻地揉着双唇,眼里露出沉思之色。

    他平时包饺子,最多也就二三十个,今天却一口气包了七八十个…

    他本可以在昨天将东西交给吴佳人的,却偏要等到今天…

    为什么?

    不过是想在这个特殊的夜晚,找个借口去看她。

    抬头看了眼内后视镜里男人那张脸,魏舒义沉默了片刻,说了句跟之前吴佳人说过的一模一样的话——

    “你完了。”

    那个人,为什么偏偏是吴佳人?

    那女人不要脸还爱撩人,跟他理想中的未来对象的形象,差别不是一星半点。

    莫非,自己其实是个闷骚?就好吴佳人这一口?

    这个念头,将魏舒义给吓到了。就在这时,吴佳人发来了微信消息。

    倾城佳人:【谢谢。附图】

    图片打开,是魏舒义给她带回来的那堆护肤品。

    魏舒义回复一句,【打开口红有惊喜哦。】

    吴佳人盯着魏舒义发来的那句话看了一会儿,他竟然会说‘哦’这个字,用这样口气说话的魏舒义很可爱啊有没有?

    【是么?我看看。】

    她起身,兴致冲冲地拆开三只口红盒子,正巧康辉凑了过来,“看什么?口红?”

    “魏舒义说打开口红有惊喜,他肯定在上面刻了字。”圣罗兰的刻字口红,前些年挺热销的,那会儿吴佳人为了安抚单身狗的自己,还自己订了一支刻着“仙女本人”的口红呢。

    吴佳人将第一支口红转了个面,看到了一个‘我’字,吴佳人顿时甜甜一笑,仰头冲康辉说,有些嘚瑟,她说“我猜,他刻的肯定是我爱你。”看上去挺正经的人,竟然也会玩浪漫。

    虽然这浪漫过时了点儿。

    但吴佳人心里依旧甜滋滋的。

    对她的话,康辉不敢苟同,因为他已经瞥见第二支口红上面刻的,是一个‘是’字。

    见吴佳人得意忘形,尾巴都快敲到天上去了,康辉不得不好心提醒她,“师妹,我觉得你猜错了。你看,这支口红上面,刻的是一个是字。”所以,魏舒义刻的应该是一句以我是开头的话。

    吴佳人顺眼看去,果然是个是字。

    我是…?

    我是什么?

    吴佳人忙将第三支口红翻了个面,看到上面刻着一个猪字。

    ——我是猪。

    “噗!哈哈哈!”康辉很不给面子的笑了。

    一秒钟前,吴佳人那张春风满面的美丽脸颊,瞬间阴沉下去。

    左手拿着我是猪三支口红,吴佳人右手迅速抓起身旁桌上的手机,咬牙切齿回复魏舒义。

    嘟嘟——

    魏舒义的车还停在原地,听到声音他就打开微信,看到吴佳人发来四个字和一个感叹号——

    倾城佳人:【你二大爷!】

    “哈哈哈!”

    魏舒义难得爽朗大笑。

    隔着屏幕,他几乎都能想象中吴佳人此刻目瞪双眼,俏脸喷火的模样。他很好心情的启动车子,嘴角带笑,开车回了家。

    初一到初三,吴佳人都在值班。

    而魏舒义却过得很充实。初一那天,魏舒义去墓园祭拜了他的双亲,下午去了乡下,祭拜已故多年的爷爷奶奶。初二这一整天,他都留在爷爷奶奶生活过的村子,村子里还有认识的爷爷辈亲人,他给他们拜了年,在初三的下午才驱车会滨江市。

    初四这天,魏舒义提着礼品,正式去拜访了导师陈安源。

    陈涛最近变乖了些,也不再跟他父亲和后妈怄气,他虽然对学习依旧不感兴趣,却对学沙画产生了兴趣。他说,他以后要当一个沙画师,以后考不上大学,就去街边卖艺,也能糊口饭吃。

    魏舒义莞而,在陈安源的大白眼下,违心夸赞陈涛这想法不错。

    初四的傍晚,庄龙乘坐的航班抵达滨江市,也是在这一天,乔玖笙住进了医院,为明天的手术所准备。

    手术前要禁食八个小时,禁水四个小时。这天,方俞生都不敢在乔玖笙面前吃饭,怕眼馋她。事实上,他挺为明天的手术担心的,根本就没心情吃饭。

    庄龙下了飞机,直接来了医院,看了乔玖笙的所有检查报告单,确认没有问题,就说,“明天上午九点钟手术,术前你可以洗个澡,洗个头发。”

    “好。”

    初四的这个晚上,乔玖笙睡得很好,方俞生却几乎没闭眼睛。

    第一遭做爸爸,他有些激动,以至于感到不知所措。

    他们的产房只住乔玖笙一个人,但这栋楼是VIP产房和普通产房混住,就他们产房这头,还有两三间普通产房。晚上,方俞生实在睡不着,就穿好衣服,一个人去走廊外站着。

    大概到了十一点钟的时候,有三个人来了住院部。一个孕妇,孕妇的老公,和她的婆婆。婆婆在护士台那里给孕妇做登记,老公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孕妇就靠在墙边。

    大概是阵痛太厉害,那孕妇几乎有些站不稳。她一会儿哭一会儿哭,哭得方俞生心乱如麻。

    偏偏那老公是个呆头鹅,就提着东西站在那里干着急,都不知道让护士先给他老婆安排个床位。方俞生看不过去,忍不住朝那呆头鹅吼了声,“没听到你老婆疼得厉害吗,傻站着干嘛,当柱子啊?不知道让护士先给你安排个床位,让你老婆躺着?”

    那男的被方俞生一吼,先是一懵,接着才丢下东西去找护士要床位。

    方俞生摇摇头,心叹:就这智商还做爹…

    他看着那男人扶着他老婆去了病房。

    夜里很安静,所以他家那孕妇哭的时候,就显得特别大声。

    他几乎一个晚上没睡,那孕妇大概痛了一个多小时就去产房了,大概凌晨四点钟左右,护士推着那孕妇回了产房。方俞生见了,挑了挑眉,他等那产妇躺下了,见产房门开着,也厚着脸皮走进去。

    那男人看到方俞生,还朝他笑了笑,并说,“你老婆生了没?”

    “没,明天动手术。”

    “哦。”

    男人喂他老婆喝水,方俞生跑过去看了眼孩子,可能这孩子是别人家的缘故,他就觉得别人家的孩子长得不好看。但方俞生不好意思说,他看了会儿就回房了。

    乔玖笙已经醒了,刚才还去上了个厕所。

    她见方俞生回来,就问,“你去哪儿了?”

    “出去坐了会儿。”

    方俞生扶着她躺下,这才说,“我今晚是睡不着了。”

    乔玖笙觉得好笑,也就笑了,她哭笑不得地问方俞生,“生孩子的是我,你跟着失眠做什么?别自己吓自己。”

    方俞生也知道他是紧张过度了。

    他在陪护床上侧躺下来,看着乔玖笙,忽然说,“明天我们这房间,就是四个人了。”

    乔玖笙嗯了声。

    方俞生将右手压在脑袋下,他说,“这感觉有些奇妙。”

    “嗯?”

    “就是吧,一想到那两个小家伙就要跟我们见面,我就觉得挺…挺什么呢,不止是开心激动,总之就是…”方俞生想不出来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他的心情,索性闭嘴了。

    乔玖笙能理解他的心情,因为她跟他是一样的。

    她就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隔壁床的人说话了。“阿笙,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

    乔玖笙闭着眼睛,方俞生以为她睡着了,正打算闭眼假寐会儿,这时,他也听到乔玖笙说,“嗯,我也谢谢你。”

    方俞生嘴角往上一挽,没再说话。

    第二天早上,庄龙来了,戚不凡、魏舒义、徐萍菲跟方俞卿和方俞安都来了。快九点钟进手术室的时候,季卿跟乔森才匆匆赶来。魏欣最近去了法国,有些忙碌,但她也抽空打了个电话,祝乔玖笙母子平安。

    乔玖笙本来不紧张的,结果看到所有熟人都来了,也觉得紧张了。

    季卿握着她的手,说,“你放心,我们都在这里等你,闭眼睡一觉就好了。”

    乔玖笙用不平静的口吻嗯了一声。

    乔森也说,“别怕。”

    “嗯。”

    魏舒义也说,“等你醒来,就能看到你的两个宝宝了,想想这个,就不紧张了。”

    “嗯。”

    无论他们说什么,乔玖笙都只是嗯。

    了解她的都知道,她这其实是太紧张了。最后,还是庄龙说了一句,“你的紧张是对我医术的侮辱。”才成功的打消了乔玖笙紧张的心。

    是的,有庄龙在,她的紧张的确是在侮辱庄龙。

    乔玖笙进了手术室,被打了麻醉。

    剖腹产一般都是打半麻,乔玖笙能清楚地看到庄龙和几个助产士的一举一动。

    …

    没过多久,乔玖笙就看到助产士提起来一个婴儿,另一个助产士帮助剪掉脐带,乔玖笙听到那孩子哇哇啼哭了两声,很快就不哭了。助产士给孩子做了初步清理,才说,“第一个孩子出生了啊,九点53分,五斤二两。”

    很快,另一个助产士将第二个孩子提了起来,这个孩子哭声特别有活力,还哭个不停,哇哇的声音,听得乔玖笙眼睛发热。“第二个孩子出生,九点58分,五斤四两。”

    “哥哥比弟弟轻一些耶。”

    乔玖笙侧头,看着助产士将孩子们抱起来,总算是安了心。

    庄龙对乔玖笙说,“马上我要为你缝合伤口,很快就好。”

    “谢谢。”

    乔玖笙就一直看着那两个孩子,等穿好了衣服,助产士将两个孩子抱了过来。每个孩子的手上都套了标记带,一个助产士说,“这是哥哥,你现在不方便亲他们,看一眼吧。”

    乔玖笙细细观察期两个孩子来。

    说实话,这么小的孩子,看着模样都差不多。

    他们体重相差不大,看着几乎一模一样,老大的眼睛虚眯着,显然是畏光,没有睁开。老二睁开了一只眼睛,他没有看乔玖笙,他现在的视力也看不清人。他望着灯光,眼睛都不眨一下,不过,总算是没有哭了。

    一眼,乔玖笙就看出来,哪个是在她肚子里好动的那个了。

    弟弟应该是那个调皮的家伙。

    反观哥哥…

    乔玖笙看向哥哥,发现哥哥不哭不闹,倒是那张嘴唇反射性的做出吮吸状。

    她问助产士,“我什么时候可以给他喂奶?”

    “这个没有具体时间规定的,看你身体状况,如果可以,尽早让他们吃奶比较好,初乳最好都给宝宝吃掉,不要浪费哦。”

    乔玖笙记下了。

    她凝视着两个小孩子的脸,心里一阵发酸发涨。

    为人母,为人妻,上一世的乔玖笙,都不敢产生这个奢侈的念头,但这这一世,方俞生全部带给了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