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12章 朋友是拿来互相伤害的
    没多久,庄龙就缝好了伤口。

    乔玖笙被推出手术室,她一出来,就看到方俞生和乔森跑了过来。方俞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见她还能对自己笑,这才安了心。

    庄龙对方俞生说,“都很平安,哥哥五斤二两,弟弟五斤四两。”

    “谢了。”

    方俞生推着乔玖笙的病床,季卿和徐萍菲各自抱着一个孩子,一群人回了产房。

    被移到床上,乔玖笙口干舌燥,方俞生用棉签给她擦了擦嘴皮,她太累了,趁麻醉效果还没彻底失去,就先睡了。否则等麻醉失效了,伤口太疼,不一定能睡着。

    这时,方俞生才有空去看看乔玖笙为他生的两个孩子。兄弟俩穿着一样的小棉衣,戴着纯棉的小胎帽,棉衣外还裹着一个抱被。

    两个孩子都在睡,这会儿老大睡得很安静,老二虽然也闭着眼睛在睡觉,但一张嘴却做成O形,不停地张张合合。

    方俞生见了,心里腹诽小儿子:怂货!

    方俞生看了会儿,回头问徐萍菲,“徐姨,他是不是饿了?”方俞生都想把手指伸进去,给他儿子舔一口了。

    他刚朝孩子伸去一根手指,徐萍菲见到了,立马动手打他。

    方俞生讪讪地收回手,被徐萍菲骂了一句,“你手上有细菌,有你这么坑儿子的么?以后不许这样了。病从口入,你做爸爸的要仔细些。”

    被徐萍菲骂了,方俞生感觉有些奇怪。

    以前,徐萍菲对他一直都客客气气的,他这是第一次被她骂。深觉自己大少爷的崇高地位可能不保,方俞生心情就更复杂了。

    果然全天下奶奶都是一个德行,有了孙子忘了儿…

    徐萍菲没有察觉方俞生那微妙的心思变化。

    她一脸慈爱地看着两个小孙子,笑得特别慈祥,尤其是在看到弟弟那样子的时候,眼神更慈爱。徐萍菲说,“孩子刚生下来第一天不吃东西也没关系,等明天阿笙精神好些了,尽量让他们吃妈妈的奶。”

    方俞生摸摸鼻子,哼了声,“便宜他们了。”

    徐萍菲先是一愣。

    待理解了方俞生这话的意思后,她又忍不住数落方俞生,“你怎么做爸爸的?自己的孩子你也跟他们争风吃醋?”

    方俞生表情讪讪的,没有吱声。

    快下午一点钟,大伙都还呆在产房里。方俞生让戚不凡带着他们去吃饭,又让他安排酒店,让季卿和乔森住下。等他们都走了,产房这才安静下来,就剩乔玖笙跟方俞生,以及留下来照顾乔玖笙的徐萍菲。

    快两点钟的时候,乔玖笙伤口发疼,醒了过来。

    听见她哼,方俞生心里就不好受。

    他赶紧挨着她坐下来,忙问,“是不是疼得厉害?”

    乔玖笙摇摇头,说,“也不是特别疼,就是有些不舒服。”

    方俞生低下头,无法感受到乔玖笙的痛苦,他只能干着急。他觉得自己挺没用的,阿笙生了两个孩子,他一点忙也帮不上。

    下午三点钟,戚不凡提着食盒来了医院。

    他给方俞生和徐姨带了饭来。

    乔玖笙闻到那股香味,只觉得饿的要崩溃了,但她还没有排气,只能干看着。徐萍菲打开饭就开始,方俞生将乔玖笙那幅饿惨了又不能进食的样子看在心里,心里挺不忍心的。

    方俞生去打了盆子水,给乔玖笙擦了擦脸,手臂,然后又擦了擦脚。

    等他擦完,乔玖笙见他还不去吃饭,就催促他,“你快吃饭啊。”

    方俞生摇摇头,闷声说,“我不饿。”

    乔玖笙自然不信他的话。

    她也能猜到方俞生心里在想什么。

    她挺无奈,但也有些感动,她觉得这样的方俞生有些傻乎乎的,但傻的可爱。“你快吃,吃了有事让你做。”

    “做什么?”

    “吃了再告诉你。”

    见方俞生还是不配合,乔玖笙假装冷下脸来,她骂方俞生,“你不吃的话,我就生气了。”

    方俞生见乔玖笙是真的要生气了,这才吃饭。

    他将菜全部夹到碗里,一个人跑到走廊的尽头,飞快几口扒了。

    他很快就回来了,乔玖笙看见了,却蹙起眉头。“你胃不好,吃饭应该慢些。”

    方俞生摇摇头,说,“没事,你要我做什么?”

    乔玖笙先是让戚不凡出去,她让方俞生和徐姨一起,帮她换了床单上的产褥垫,又让方俞生给她换了裤子,这才说,“把吸奶器拿过来,帮我把奶拔出来,喂给他们喝。”

    虽说新生儿第一天不吃东西也没有关系,但乔玖笙不忍心。

    方俞生依言照做。

    没生产之前,方俞生就经常帮乔玖笙做胸部按摩,那几天,他倒是吃了她不少豆腐。所以做起这事来,方俞生挺熟练的,他拔了十多分钟,也没拔出来多少,徐萍菲却说这很正常,头两天都这样。

    小心翼翼抱起老大,方俞生要先喂他。

    方俞生抱小孩的姿势的,严重的不合格。

    他生怕力气大了,会伤到他们。所以就僵直了一双手,用双臂将孩子拖着,就跟捧圣旨似的。

    最后是徐萍菲抱着孩子,方俞生来喂孩子。

    老大还在睡,但睡着也不妨碍他吞咽奶水,他只吃了几勺子就不吃了。倒是老二,吃得多些,吃着吃着就醒了,吃完了还要哭。方俞生不得不哄他,这孩子还特有脾气,一哭就不肯停。

    好不容易哄睡了他,方俞生忍不住翻白眼,还跟乔玖笙吐槽,“我就说儿子都是来讨债的,你还不信。”

    乔玖笙没说话。

    到了晚上,徐萍菲离开了,半夜里,那两个孩子倒是睡的香,方俞生忍不住表扬他们,“真乖,一晚上都不怎么吵我们。”

    乔玖笙忍不住笑了笑,说,“等他们再大些,你就会知道他们有多可怕。刚出生的时候,睡觉时间长,以后会越来越皮的。”

    那会儿方俞生没将乔玖笙这话放心上,结果他们出院没几天,两个小家伙的脾气,就一天比一天大。随着他们睡觉时间的减少,醒着时间变多,就特别磨人。

    方俞生又不肯找保姆,又没有个正经的职业,他就在家当起了全职老爸。往往一手抱一个,一边唱歌一边走路哄孩子。那段时间,方俞生日子过得像陀螺,忙得没时间休息。

    这也就导致了后来,无论如何,方俞生都不肯要第二胎的原因。

    乔玖笙是在第二天下午排的气,她终于能进食了。

    锦姨已经回滨江市了,她们老一辈的说法是,女人生孩子后就要多吃猪蹄和鸡,但现在科学坐月子,医生却建议产妇前妻多吃些清淡的食物。于是,锦姨就给她熬了萝卜汤。

    乔玖笙将一大碗萝卜汤全部喝光了。

    她实在是饿了。

    庄龙这段时间也忙,在术后第三天就要回A国。

    临行前,他去产房看了乔玖笙,见她身体恢复得不错,也放了心。

    方俞生难得认真的跟他道谢,“这次谢谢你了。”

    庄龙挑眉,他脸色一正,说,“道谢就不必了,你看,给孩子见面礼这事,我可以省了吧?”孩子还没出生前,方俞生就嚷嚷着要他们几个给孩子见面礼,他说了,给现金不能少于八十万,给礼物必须是跑车。

    那会儿苏珊娜还问他:“你孩子那么小,我们送他们跑车也没用啊。”

    方俞生说,“那就先留着,等他们大了再开。”

    庄龙撞了撞方俞生的胳膊,说,“我带他们来到这个世上,我想当他们教父。”方俞生不信基督教,但庄龙是虔诚的教徒。见方俞生在思考,庄龙忙说,“我忘了,你不是基督教徒。”

    方俞生点点头。

    庄龙又说,“那就当干爹,行吧?”

    方俞生一挑眉,说,“行啊。”

    庄龙微微一笑,他转过身,打算去抱抱他的干儿子再回国。这时,他身后的方俞生突然说,“身为我的兄弟,可以免了你给孩子们的见面礼。”

    知他还有后话,庄龙就回头,看着他,露出疑惑的表情。

    他听见方俞生又说,“但是,作为我孩子们的干爹,你总不能一点礼物也不给他们俩吧?”

    庄龙笑脸凝固。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一直没有思考出结果来。方俞生,你能帮我解惑么?”庄龙这话题转变的太快,方俞生愣了愣,才说,“什么问题?”

    庄龙说,“像你这样见钱眼开的极品抠门货,为什么也会娶到老婆?”

    方俞生:“…”

    方俞生忽然说,“我也有个问题。”

    眉头一皱,预感到方俞生下面要说的不是好话,庄龙还是很配合的问他,“什么问题?”

    走近一步,方俞生盯着庄龙的那张脸,认真地看了片刻,才说,“像你这么杰出的男人,为什么会被自己的老婆甩了?”

    庄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shit!”咒骂一句,庄龙朝方俞生竖起中指,然后转身就走,连干儿子都不再看了。

    乔玖笙一直旁观他们的对话,见庄龙走了,她忍不住埋怨方俞生,“你是不是太残忍了?”前些日子,潇离跟庄龙要离婚的新闻,时不时就要见报。就在几天前,还有人拍到潇离带着儿子庄麒麟跟另一个A国的大明星布鲁斯吉布森约会…

    方俞生无辜地摇头,他说,“朋友就是拿来互相伤害的。”

    乔玖笙翻了个白眼。

    那头,庄龙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下车直奔回家,他一进屋,就看到了潇离。潇离穿着一件撞色长礼服,上身纯黑,是半透明的蕾丝,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内衣和平坦紧实而性感的小腹,下身却是孔雀蓝色的裙摆。

    十厘米的高跟鞋踩在脚下,她斜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根女士香烟,一边抽,一边跟庄麒麟说话。

    庄麒麟坐在地上玩乐高,他一边玩一边教育潇离,“妈咪,虽然你抽烟的样子的确很美丽,但是,请不要在你可爱的儿子面前抽烟,好吗?”

    潇离仰头,露出秀美纤细的一截脖子,金色长发顺着肩头,落到她的腰间。

    这样的她,妩媚到摄魂。

    她朝天吐了口烟,才说,“你现在这么矮,我把烟吐到上面,你吸不到。”

    庄麒麟翻了个白眼,“妈咪你这样不对哦,吸烟对你也不好哦。”

    潇离啧了一声,直接用她涂成黑色的指甲,将那一点红光熄灭。她放下烟,慵懒扭头,看到刚归家的庄龙。目光微微一顿,又不在意地扭开了。

    庄龙看着她,心情有些复杂。

    他上次看到她是两天前,在A国的娱乐八卦杂志上面。看到的还不止潇离一个,还有另一个男人。

    庄龙迈步走进去,看了眼潇离,问她,“今晚要出席聚会?”她盛装出席,看来是要去赴一场很看重的宴会。

    潇离嗯了一声。

    一家三口吃了晚饭,庄麒麟被管家带去看电视,一个钟头后洗澡,九点半准时睡觉。

    餐厅里,顿时只剩下潇离和庄龙两人。

    ------题外话------

    今天520,本歌掐指一算,适合庄龙与潇离离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