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13章 方...方铁蛋?(二更附小剧)
    庄龙用手帕擦了擦嘴角,他觉得,他应该跟潇离谈谈。虽然,他不爱潇离,但潇离却是他的妻子。他不爱这个女人,不代表他乐意被这个女人戴绿帽子。

    事关男人的尊严问题,庄龙必须让潇离清楚地认识到她的错误。

    唇瓣一掀,庄龙刚要开口说几句,却见潇离打开她手边那只镶钻的晚宴包,从里面拿出几张纸来。她用修长的二指夹着那纸,顺着餐桌桌面,推送到庄龙的面前。

    眼里露出疑惑而意外的目光,庄龙挑眉,拿起那张纸,没有打开,他问潇离,“这是什么?”庄龙眼里的疑惑,一览无遗。

    “你打开看就知道了。”潇离喝下最后一口Martini酒,浅蓝色的双眼里,装着懒洋洋的情绪。

    庄龙皱了皱眉头,带着困惑,打开了那纸。

    入眼,庄龙就扫到纸上最上面两个词——

    DIVORCE—AGREEMENT。

    离婚协议。

    庄龙那双看上去永远都玩世不恭,不在意一切的眸子,瞬间变得暴戾起来。

    “离婚。”与他暴戾的目光截然不同的是,是他冷淡平静的嗓音。离婚两个字,他说的很冷静。庄龙夹着那张纸,抬头望着对面的潇离,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

    潇离点了头,“没错,离婚。”同样,她也在笑。

    目光在她的笑容上停顿一秒,庄龙忽然转变话题,问潇离,“你今天晚上,没有宴会要参加?”

    潇离又点了头。

    庄龙眸子里的暴戾因子,越发浓烈起来,他脸上那份漫不经心收敛了许多。他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再说话时,庄龙语气却依旧平稳、镇定而从容,他问,“你穿成这样,只是为了跟我离婚?”

    他的情绪,似乎没有波动的时候,哪怕是在面临离婚这件事的时候。

    潇离点点头,说,“对,离婚总得体面点。”她目不斜视地与庄龙对望,看见他目光中的危险,她依然冷静的开口说,“毕竟我们结婚的时候,太难看了些。”

    她没说错,他们婚姻的开始,的确很难看。

    按理说,潇离愿意离婚,庄龙应该感到开心才是。可他心里却有些烦躁、郁闷。

    目光,又落到潇离身上。

    庄龙认真地打量她,他很少正眼看潇离,在他眼里,潇离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为了得到他,不惜用孩子来捆绑他。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心机深重的女人,同样有着让人心跳加速的美貌。

    她今晚特别的美,衣美人美笑容也美。

    她盛装出席,却是为了告别这段婚姻。胸腔里,好似燃起一簇火苗。庄龙深吸口气,压下那股愤怒,这才轻笑一声,用讽刺无比的口气对潇离说,“潇离,你这个样子,真的很难看。”

    闻言,潇离脸上神色微变分毫。她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生气,她依然在笑,笑得像璀璨的星辰,光芒四射。

    今晚的她,美得让庄龙移不开眼。他欣赏她的美,却不欣赏她这个人。

    庄龙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口气很难听,但他控制不住情绪。

    女人喝了酒,口红沾了杯,唇色淡了些。她拿出口红,又掏出小镜子,当着庄龙的面,描绘那对性感的唇。庄龙喉咙一紧,眸子眯了眯。潇离魅力大开,她抿了抿唇,偏头,望着庄龙,蓝眸平静双唇红艳,她这时才不急不忙地开口说话。

    她说,“你永远只看得到我的丑陋,我深重的心思与不堪。但是,自然也有别人,欣赏我的美貌与聪慧。”

    “庄龙,你永远都拿着有色眼镜看我。你只看到我对你使用手段,逼你娶我,你却没有看到我为了你,主动放弃罗森家族的继承权。”罗森家族,是数百年屹立不倒的大家族,这个家族,财势雄厚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但这个家族,也有着无数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家规。

    其中,有一条最为出名,也最令人愤然——

    任何家族成员,不得嫁娶外姓人。

    也就是说,罗森家族的人,都是三代开外的近亲结婚。近亲结婚,生的孩子,要么极聪明,要么极愚钝。潇离他们这一辈中,共有十三个兄弟姐妹,四人夭折,一人畸形,三人痴呆,一人有遗传心脏病,两人普普通通,剩下潇离和她的堂哥,都是智商极高,经商天赋非凡的天才。

    尽管这个家规变态而不可理喻,但罗森家族一直都在执行着这条家规。

    为什么?

    因为,哪怕数十个孩子里面,有一个是天才,那都是值得的!

    可想而知,爱上庄龙的潇离,想要与庄龙在一起,到底付出了多少。

    为了嫁给庄龙,潇离首先要放弃罗森家族的继承权,其次,她的所有财产都被家族回收。除了庄龙和肚子里的孩子,那时的潇离,一无所有。但就是这样一个对庄龙执念颇深的人,现在竟然看开了,要跟庄龙离婚了!

    庄龙也想到了那些事。

    一时间,他变得沉默起来。

    他以为,这个女人会纠缠他一世也不放手。

    潇离起身,踩着高跟鞋来到庄龙的身边,她从包里拿出钢笔,俯下腰,在那张飞快签上名字——

    克丽丝,罗森。

    庄龙看着那个名字,有些恍惚。他都快忘了,潇离的真名了。

    “这些年,我们各花各的钱,也不存在资金纠葛。我不贪你的名,你也不贪我的财,庄龙,签字吧。”潇离将笔递给了庄龙。

    低睨着那张钢笔,庄龙忽然问,“那麒麟呢?我们离婚,麒麟是会被送去别人家抚养的。”A国现在的法律就是这么变态、专政。尽管他们都是不缺钱的人,但政府不会允许单身人士抚养孩童,理由是他们给不了孩子所需要的正常的成长环境。

    这很操蛋,但庄龙跟潇离都得遵守。

    “你也不用担心,说不定我很快就会再婚,麒麟依然跟着我,不会被送人。”

    再婚?

    庄龙目光阴郁,他离婚协议还没签,她就打算再婚了…

    潇离又说,“再说,凭我如今的能力,还是能留下他的。”

    庄龙怒极反笑,“你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不签字的话,岂不是坏了你的事?”庄龙拿过那笔,唰唰几下,签了他的名字。

    看着自己的签名,庄龙呆了一秒,心里竟然有些不舒服。

    空落落的,也不是疼,就是难受。

    这晚,庄龙登上OK软件,发现软件里死气沉沉。

    言诺和季饮冰闹矛盾了,一个人在躲一个人在找,方俞生忙着照顾老婆孩子,自然也没空上线。他盯着群聊对话框,沉默了许久,打了一句话。

    庄龙:【我恢复单身了,微笑脸。】但屏幕后面,庄龙却笑不出来。

    群里一片安静。

    庄龙忽然来了气。

    妈的!

    现在连这群损友都不理他了!

    他一个人气了十几分钟,才有人回复了他。

    言诺:【恭喜。】

    庄龙一愣,他离婚了,言诺竟然说恭喜?

    庄龙:【恭喜什么?】

    言诺:【你不是单身主义者么,以前经常说要离婚,还可惜潇离不同意。现在终于离了,自然要说声恭喜。】

    庄龙愕然。

    是啊,他可是单身主义者啊!

    安:【单身主义者?】

    安:【你以后别哭着求着去求潇离复婚,我们会看不起你。】

    庄龙立马回复了方俞生,【我会哭着去求她复婚?呸!当年老子脑子是进了水,才娶了潇离。我现在正常了,摇摇脑袋,没水声了。】

    苏珊娜也跳了出来。

    苏珊娜:【坐等打脸。】

    安:【坐等打脸。】

    言诺:【坐等打脸。】

    季饮冰:【坐等打脸。】

    言诺:【你在哪儿季饮冰。】

    季饮冰无视言诺的话,又发消息恭喜方俞生。

    季饮冰:【安,恭喜你当爹地,礼物我已经快递给你了,收到通知我哦。】

    方俞生在言诺和季饮冰的头像上扫了扫,看这样子,季饮冰是没打算原谅阿诺。

    安:【好。】

    言诺:【冰冰,私聊。】

    季饮冰:【各位,我先下线了。】

    说完,季饮冰就下线了。

    言诺还没来得及点开季饮冰头像跟她私聊,就收到消息提醒,说季饮冰已经下线。

    他瞬间就觉得胸口的枪伤又开始疼了。

    苏珊娜:【阿诺,你身边那条美人蛇怎么处理了?】

    言诺:【送人了。】

    言诺说的送人了,是真的将薇拉送人了,送去给了一个黑帮小头目做奴隶了。那小头头,没别的爱好,就爱玩点儿多人游戏。

    苏珊娜:【那也够狠的。】

    言诺:【她不是喜欢爬男人的床么?我就把她送去男人堆里,让她爬个够。】

    方俞生将这话截图,发给了季饮冰。

    下线后,方俞生对乔玖笙说,“庄龙跟潇离离婚了。”

    正在喝汤的乔玖笙,听到这话,有些惊到。“真离了?”

    “嗯。”

    乔玖笙总觉得庄龙对潇离是有爱的,但他们竟然离了,这让她一时消化不了。她叹了一声,说,“在一起真不合适,离了也好。”

    “等着吧,以后有庄龙哭的。”方俞生已经预见到了庄龙凄苦悲惨的未来。

    乔玖笙问他,“你也觉得庄龙对潇离是有感情的?”

    “没有感情的话,会在吵架的时候,一言不合就妖精打架?”上次他们两人的婚礼上,庄龙对潇离的所作所为,已经足以证明他对潇离的心思。“那傻子,作!”

    自己作天作地作婚姻,以后有他好果子吃。

    乔玖笙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你扶我下床走会儿,医生说要多走走。”

    “好。”

    在医院住了五天,乔玖笙终于出院了。

    他们暂时仍住在一楼,等乔玖笙伤口恢复了,再搬到楼上去。

    给孩子洗澡,有方俞生。给孩子换尿布,有方俞生。抱孩子晒太阳,有方俞生。乔玖笙月子坐得很舒服,除了喂奶,基本没有需要她操心的地方。

    给孩子上户口的时候,方俞生询问了乔玖笙的意见,最终,老大取名叫方子程,老二叫方子恺。乔玖笙给哥哥取了个小名,方俞生则给弟弟取了小名。

    哥哥好静,也不怎么哭,眼睛乌黑乌黑的。

    那天乔玖笙正在吃卤蛋,卤蛋是台湾那边产的,乌黑乌黑的,特别好看。乔玖笙瞥见包装袋上的字,忽然跟方俞生说,“哥哥小名就叫铁蛋好不好?”

    陪着两个小崽子晒太阳的方俞生听到这话,惊得瞌睡都行了。

    “铁、铁蛋?方铁蛋?”方俞生想为他大儿子抹把辛酸泪。

    乔玖笙点点头,说,“是啊,铁蛋好听又好叫…还好吃。”她仰头看向方俞生,问他,“不好听么?”

    方俞生看了看他白白嫩嫩的大宝,犹豫了,目光充满了同情和惊恐。

    “好、好听…”

    ------题外话------

    上幼儿园,老师让大家做自我介绍。

    第一个孩子说,“大家好,我叫刘雨桐,英文名字叫cidy。”

    第二个孩子说,“大叫好,我叫张瑜,今年四岁,我没有英文名,我妈妈经常管我叫宝宝。”

    第三个孩子…

    第四个孩子…

    第五个孩子走了上去,那是一个粉雕玉琢,模样精致到让男人女人都新生疼爱的小男孩。他能坐着就不站着,必须站着那也是靠着。他一脸酷酷地说,“大家好,我叫方子程,乳名方铁蛋。”

    从此,校园谁人见了方家小大少爷,不得尊称一声铁蛋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