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15章 我是你的什么?
    魏舒义下午还有课,在席间只喝了一杯红酒,就不再碰其他酒水。

    吃完饭,又去抱了抱那两个可爱的小孩子,这才开车回了学校。

    今天风有些大,他拢紧衣服,慢步往办公楼走。身旁时不时有学生路过,一边走一边讨论八卦和各自的兴趣爱好,听到有人提到游戏,魏舒义就听了一耳朵。

    “我喜欢李泽言,别看他性格傲娇说话毒舌,但是他外冷内热,典型的口是心非啊!尤其喜欢他说的那一句话:以后遇到什么问题,该找我就不要自己傻抗着。你不觉得男友力爆棚吗!”

    另一个女生听了这人的话,嗤了一声,说,“许默才好。我做不到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我想要做到的,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会做到。你不觉得,这样的许默,比李泽言那样的霸道总裁更有意思?”

    几个女生互相都快要吵起来了。

    魏舒义静静地听着,是满头雾水。许默和李泽言?这又是新出的男生组合?还是某个偶像剧里的角色?

    现在的年轻人啊,沉迷追星不可自拔,真是不可爱。

    到了办公室,魏舒义去泡咖啡,路过徐老师身边,看见徐老师正捧着手机玩游戏,他瞥了一眼,以为老师是在看漫画,就说,“这什么漫画,人物画的挺好看的。”

    魏舒义以前学过画画,中二时期也曾买过手绘板,画过一些天马行空的漫画,也就是画着玩。

    徐老师抬头,推了推眼镜,说,“不是漫画啦,是手游。”

    “哦?”他低头看了一眼,发现的确跟他以前看的漫画不太一样。

    徐老师又说,“恋与制作人啦,现在很多女孩子都喜欢玩这个,我侄女也玩,她就特别喜欢李泽言。我才玩不久,发现挺好玩的。话说,魏老师你这样的漫画主角人物,应该对这种游戏不感兴趣吧?”

    魏舒义听到李泽言三个字,才觉得熟悉,想了想,可不就是楼下遇到的那几个学生讨论的对象么?

    原来是手游啊。

    他笑了笑,说,“我以前也玩游戏的。”

    “英雄联盟和王者?”前些年,很多男孩子都爱玩这游戏。

    魏舒义摇了摇头,说,“我不玩那个,我玩的是一款很旧的游戏,叫《平行世界》。”见徐老师露出疑惑之色,魏舒义进一步做了解释,他说,“是一款比较冷门的游戏,可以说是养成游戏吧。就是,每个玩家可以选择一份职业,这职业都是现实生活中有的。你选了那个职业,那么在游戏里,你的一举一动,都与你的职业息息相关。”

    “如果你是护士,那么游戏里会出现许多跟护士相关的知识。是警察的话,也会出现跟警察相关的知识。这么说吧,与其说它是个游戏,不如说是一款带有考试和学习性质的休闲软件。”

    魏舒义当时选的,就是医生,在游戏里,他可以上班救人,也要参加医生考试,还可以娶妻生子。

    所以知道这款游戏的人,并不多。

    徐老师果然没听说过这个游戏,她说,“本来生活就挺累的,在游戏里还得考试上班,那难怪没什么人玩。”

    “嗯。”

    魏舒义捧着咖啡回到自己座位,想到中二年代玩游戏时发生的一些事,嘴唇却抿平了。

    这堂课,魏舒义要给学生讲的是有关心力衰竭的内容,要讲心力衰竭,首先得教会学生,整个心血管系统的血液是如何循环流动的。

    吴佳人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正在讲最基础的内容。

    “大家看这张图,左心室这边,有两种血管,一种是红的,一种是绿的。这条红色的血管,代表里面是新鲜的动脉血,而这条蓝色的,则是静脉血。”

    “大家看清楚啊,这个是动脉血,而不是动脉,动脉血跟动脉的概念是不一样的,他们命名角度也不同。什么是动脉血呢,就是血液中,氧含量比较高高的血液。而动脉呢,则是进入某个器官组织,向这个器官组织提供新鲜血液的这条血管,就叫动脉…”

    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应该是有消息来了。

    魏舒义面不改色,继续讲课。

    猜到他是在上课,吴佳人也没再发信息骚扰他。

    下了课,魏舒义带走自己没用完的那截粉笔,拿上书和电脑,直接回了办公室。去洗手间,将手指上的粉笔灰洗干净,又将手吹干,魏舒义这才掏出手机,查看信息。

    丝毫不意外,会看到吴佳人的短信。

    在手机响起那一瞬间,他就猜到了是吴佳人。

    小流氓:【魏老师,我是你的什么?】

    魏舒义有些无奈,眼里却生出了笑意,他回了短信。

    吴佳人乘公交车来的滨江医大,她坐在医大小道旁的石椅上,听到手机响了,忙掏出看。只见,魏老师回了一个字——

    【猪。】

    她柳眉一竖,魏舒义又来了短信。

    这次,他讲话补全了。

    魏舒义:【你是我的猪。】

    吴佳人又气又想笑,就算是猪,那也是他魏舒义家养的不是?

    他总算肯承认,她是他的了。

    这是一个小小的进步。

    吴佳人回了一句:【养猪糙汉,介意陪你圈里的猪吃个晚饭么?】

    很快,魏舒义回了短信:【猪圈里吃还是出去吃?】

    猪圈,就是魏舒义的家了。

    【出去吃。】

    【…行。】

    魏舒义回去办公室,将电脑和笔全部装进包里,他提着东西去了停车库。他刚走到车身旁,一道蓝色的影子忽然袭来,跳到了他的背上,并且蒙住了他的眼睛。

    “魏老师,猜猜我是谁。”那人说话的时候,嘴巴还在他后脖子的皮肤上,亲了一口。

    魏舒义全身发麻。

    这么流氓的人,只有吴佳人了。

    “猪啊。”

    “切。”吴佳人从他背上跳下来。

    魏舒义打开车,下意识将公文包放到副驾驶。吴佳人扫了眼副驾驶,默默地拉开后车厢的门,坐了进去。魏舒义系好安全带,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瞧见她穿了一身特别淑女的灰色蕾丝连衣裙,外面则是一件天蓝色呢子大衣,还戴了一顶灰色小贝雷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吴佳人今天也化了妆,妆容很淡,却涂了正红色的口红。

    瞧见魏舒义在打量自己,她朝他抛了个媚眼,左腿往右腿上搁着,不由得挺胸翘臀,朝他问,“怎么,第一次发现我很好看?”

    “脸呢?”

    魏舒义收回目光,开车出了车库,却是再也没有看她一眼。

    吴佳人有些失望。

    她双手把玩着小小的一只挎肩包,脑袋却侧头望着窗外。

    滨江医大地址位于滨江市大学城内,出了滨江医大,附近还有其他大学,着名的滨江大学,就在医大的对面。车外,是许多的学生,吴佳人看着那些打扮时尚,笑容俏皮的学生,忽然说,“其实,我以前梦想的大学,就是滨江医大来着。”

    魏舒义有些惊讶,终于回头看了她一眼。

    “当护士?”

    吴佳人说,“医生哦。”

    吴佳人在笑,那笑容里装了许多内容。

    魏舒义一时分不清,她究竟是在说真话,还是又在说撩他的假话。

    他也就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便问,“那怎么跑去当警察了?”

    吴佳人回过头来,用一种叫做复杂和失落的眼神看着魏舒义,可惜魏舒义在开车,没看见。但他听到吴佳人说,“我曾经吸毒。”

    嘎吱——

    魏舒义受惊吓了,把车停在了路中间。

    他愕然回头,瞧见吴佳人笑得有些欠打,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她耍了。

    魏舒义怒瞪她,赶紧继续开车,不要耽搁了后面的车行。

    笑了会儿,吴佳人收起笑容来,才说,“医生太多,厉害的医生也不少,你就挺厉害的。我连你都比不上,还是不当医生自取其辱比较好。所以咯,我就去当警察。”

    “那为什么要进禁毒科,当一名缉毒警察?”

    吴佳人抿了抿唇,很快又笑了,还是那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样子。她说,“这个职业高度危险,像我这种无亲无故的光杆司令,正好适合。死了也不会有家人难过。”

    魏舒义却笑不出来。

    他心里有些烦闷。

    余下的路,魏舒义没再开口说话。

    吴佳人也看着车外。

    车子,停在一家自助餐厅外。

    吴佳人睨了眼魏舒义,说,“怎么来自助餐厅?这家自助餐厅挺贵的,一个人位要三百,我上次来过。”

    魏舒义瞥着她,莫名地说了句,“量足,管饱。”

    吴佳人琢磨了下,觉得他这话是暗指她食量大。

    餐厅在二楼,他们直接走楼梯上去。

    吴佳人走在魏舒义前面,魏舒义的目光,落到吴佳人挎包上挂着一枚亚克力动漫小人挂件上。那是一个穿白衣大褂,绑着头发的小姑娘。

    魏舒义伸手拽住那挂件。

    吴佳人低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挺深的。

    魏舒义把玩了下那个小人儿,问吴佳人,“这是你哪儿买的?我也去买一个。”

    闻言,吴佳人的眼里,飞快滑过一抹失望。她抢回挂件,说,“只此一家,买不到。”

    “挺好看的。”

    见吴佳人将那挂件收进包包里,像是怕被他偷了或抢了,魏舒义有些尴尬,他摸摸鼻子。“这么宝贝啊?”

    吴佳人哼哼,扭头继续爬楼,不再理他。

    魏舒义盯着那个挂件的扣子,微微蹙眉。

    怎么觉得,这挂件人物有些眼熟呢?是某个动漫里面的人?魏舒义中二年代也是看漫画的人,时间太久,一时想不起来,他也就不想了。

    吴佳人中午只吃了一桶泡面,这会儿早饿了。

    反正自助餐她给钱了,也就放开吃了。

    魏舒义瞧见她那大吃特吃的样子,满头黑线,暗想,按照她这个饭量,以后做饭至少要煮两碗米才够吃…

    魏舒义脸色微变。

    想什么呢?

    都想到未来过日子去了…

    “怎么了?”瞧见魏舒义脸色变来变去,吴佳人以为魏舒义哪里不舒服。

    魏舒义摇头说没事,见吴佳人终于吃饱了,不再吃饭,开始慢悠悠的吃水果玩手机。他觉得好笑,就问她,“你说你喜欢我?”

    “是啊。”

    魏舒义点点头,就说,“女孩子在自己喜欢的男生面前,不都应该矜持,注重形象么?”他两眼瞅着吴佳人,越看,目光越是一言难尽,“你这样,在我面前,可没有形象可言。”

    吴佳人眼皮都没抬一下,回了他一句,“所以婚后离婚的多。”

    魏舒义哑然。

    吴佳人放下手里的橙子,手指在纸巾上擦了擦,她说,“如果谈恋爱的时候,女生一直端着,可能的确会给男方留下好的印象。他们可能好感倍增,因此结婚,但婚后,当女人端不住了,渐渐地原形毕露,男人发现妻子与他所认识的那个人不同了,就会见异思迁,三心二意,最终离婚。”

    “其实,不是你爱的那个人变了,而是你根本没有看清过她真实的样子。我是个端不住的人,索性一开始就放开了,你就这样凑合凑合吧,凑合惯了,说不定也会欣赏我放浪不羁的美。”

    吴佳人讲起道理来,歪理也能被她讲得头头是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